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锁情欢 > 全文阅读

正文 完结

完结

☆、第十一章会说话了

第十一章

“女儿,你是琳儿,我女儿”刘远情不自禁的走近,想看看自己失散多年的女儿。

“别动”锋利的剑锋划破了脆弱的脖颈,一丝血痕顺着剑锋,缓缓的滴落在地面上。

“你最好小心你的剑”韩历面容冷峻,狠狠的看着那一丝血痕,嘴里吐出的话语冷如寒冰。

“哈哈,我还怕什麽,今天完不成任务,也是死路一条”男人张狂的笑着。

“你要什麽,只要不伤害我女儿”刘远冷静下来,焦急的说道。

“看来我捡到一个宝贝,呵呵,名单藏在哪,还有你们两个自我了断吧,今天的事情大家都不知道,看在多年情分上,我可以放过你女儿。”男人阴毒看着两人的神情,继续道“不然,我死她也死”

“名单在这里,我可以给你,但是这位少侠与此事无关”刘远扯破衣襟,从怀中夹层处掏出一张薄薄的纸。

“呵呵,与此事无关,但是与你女儿有关,他若追杀我,我活不过明日。你们到底想好了没”男人一边说,一边恶意将剑锋向里延伸。

“我答应”韩历满含柔情直视着球儿的双眸,缓缓的抬起手,向天灵袭去。

看到这一幕,球儿只觉得全身冰凉,爷的眼里的柔情让球儿完全不敢相信,却那又明明白白的昭示着。自己一直逃避,一直不去理会,但却深深的扎在心里。自己不管多惧怕爷,但是从未想过离开爷,那是一种本能,相信那是自己唯一的依靠。

“不,不要……不要……”清亮带着点嘶哑的声音响起,球儿满眼含泪对着韩历嘶吼。情绪激动,身子虚弱的软倒下来。眼看就要撞上锋利的剑锋,一道诡异的黑影飘过,球儿的身体随着黑色身影瞬间飘到书桌旁站定。

球儿愣愣的还不知道发生什麽事,就被一股大力拥抱住身子,熟悉的怀抱让球儿放松下来,一阵眩晕昏了过去。韩历紧紧抱住球儿柔软的身子,差一点,自己就失去她了。虽然知道黑衣不会失手,面对那一刻,自己还是停止不住的恐惧。

“我先带球儿走,他我以後处理”韩历平复下情绪,冰冷的看了一眼被点住穴道不能动弹的副将,沈声对旁边之人说道。

带着球儿回到豪华的客栈房间内,吩咐小二送来热水。将球儿小心翼翼的放进浴桶,看着脖颈处那一丝血痕。韩历眼神下闪过一道冷厉的寒光,他绝对会好好回报的。拿出药膏轻轻的擦拭着伤口,一会光滑的肌肤看不出一丝伤痕。

脱去衣物,跨入浴桶内,轻柔的拥着娇柔的女体。一只手戳弄着女人胸前的柔软,一手缓缓的从上至下的抚摸,俯首轻啄小巧的耳垂,长舌滑动,吮吸着女人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怀中的女人悠悠娇哼起来,身体不自觉的颤抖。

韩历站起身,抱起怀中的女人向床榻走去。将女人粗鲁的丢上床,韩历坐在床边冷冷的盯着女人说道“醒了”

球儿睁开双眸,怯怯的喊了声“爷”。看着爷愤怒的眼神,球儿很是害怕。坐起身,靠进爷的怀里,双手环住爷僵硬的身子。

韩历看着怀中的女人,眼神放柔,叹口气“果然一刻都不能放开你,只一下你小命就差点玩没了。午时你曾答应爷,你所有一切都是爷的,你是在唬弄爷吗。”

“球儿今後一定乖乖听话”知道自家爷在气头上,球儿也委屈,不知道何时被发现藏身之处。听着女人娇柔的声音,韩历满意的笑了,在球儿没有注意的地方,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虽然过程有一点偏差,但是结果是自己满意的。

“那就让爷看到你的诚意”韩历将身子斜靠在床头,淡睨着怀中的小女人,慑人的目光里闪动着赤裸裸的欲望。球儿有点羞涩,攀住爷有力的臂膀,伸出小小的粉舌,慢慢舔舐起男人坚实的胸膛。一点点的舔弄,来到那两小点突起,灵巧的小舌划着圈的玩弄着。双手缓缓的移动,从上至下缓缓的抚摸,经过臀部,慢慢的揉搓男人大腿根部。男人舒服的眯起眼,粗重的喘息。灵巧的双手缓慢的终於握紧那半软的昂扬,一阵满足的叹息从男人口中传出。球儿收到鼓励般,开始上下套弄着,小舌轮流舔弄了胸前的突起一会,慢慢的下滑。湿润的小舌滑入大腿的根部,徘徊着打着圈的擦过那高昂的巨物。舔舐着大腿周围敏感的肌肤,轻咬两颗柔软的蛋球。一声闷哼,男人不满的催促。

球儿勾起一抹媚笑,红艳的小嘴慢慢的含住男人昂扬,缓缓的套弄,不时轻轻咬住巨物的顶端,双手不住摩擦男人挺翘的臀。男人的粗喘越来越重,不满女人的慢动作,一手撑着床板,一手猛地插入女人的长发死死的按住女人的头颅,快速挺动起来。

“小妖精,越来越淫荡了……啊……用力吸,恩……”男人狂猛的抽插,每次都狠狠的尽根没入。噗的一声拔出巨物,男人伸手托起那人娇软的身子,重重往下一坐,巨物笔直的插入女人湿润的水穴。

“啊”“啊”极致的快感,男人女人顿时变得疯狂起来。看者身上狂野的扭动着的小女人,韩历扣紧女人柔软的翘臀,疯狂的顶弄,打桩似得一次比一次猛烈。

“爷……不行了……”女人尖叫着求饶,听着女人娇嫩的声音,韩历只觉得鼠蹊传来更强烈的快感,他想要彻底让身上的女人成为自己身体的俘虏。翻转过身体,将女人压在身下,抬起女人的双腿放在自己肩头。更有力的挺动起腰肢,双手和嘴唇不停的蹂躏着女人胸前跳动的白兔。“爷是不是干的你很爽……”

“不行了……爷……我要去了……”女人尖叫着求饶。

随着女人的尖叫声,柔软的身体开始抽搐,水嫩的xiāo穴收缩挤压着巨大的雄伟。男人被绵绵不断水穴中无数的小嘴吮吸着,一股股麻痒的感觉刺激得男人更加发狂。抬起女人的身体“睁开眼,看看你被爷操的浪荡样……”球儿乖巧的睁开眼,看着眼前淫靡的场景,青紫的巨大狂猛的贯穿着艳红一片的幽穴,漆黑的芳草上满是乳白透明的水渍,水穴紧紧的缠绕的巨大,每次巨棒抽出带出一片片粉红的嫩肉。球儿只觉得口干舌燥,刚刚高潮过得身子更加敏感,一阵高一阵的快感,压得喘不过起来。“啊……爷……饶了我吧……”胡乱的求饶声更加刺激身上双目赤红的男人。

女人受不住极致的欢爱,一阵透明的水渍狂涌而出,晕死过去。男人终於狂吼一声射出滚烫的jīng液,软倒在女体上。解铃还须系铃人,勾起嘴角,邪魅的一笑,拥着怀中的小女人沈沈的睡去。

作家的话:

这篇马上还有一个章节就结束了

感谢NARA 青柠袖子 lwhsf by 别叫我豆豆 shinhwa0825 sheff1988 gtrfde86 souryo317

sun-rain baicaiws clenemtine 风忆儿 lohsaiochu 冥漾 pearlhwang 藤宫彩 神之王

alice0067 vonka xlds0913jj iriszjsh各位亲的大力支持

我会继续开新坑写文,短片长篇不一定,很感谢大家的支持,让黎夜居然上了月度新进排行榜

这是黎夜不好意思刚刚发现的事情O(∩_∩)O~

☆、第十二章 结局

第十二章 结局

微风轻轻的吹拂,枝繁叶茂的琼花树摇曳生姿,雪白的花瓣飘落,落於树下少女青丝之间。少女轻俯在树下的软榻上,呼吸轻盈,微微翻身,胸前大片雪肤在阳光下显出诱人的光泽。

落在软榻旁久久站立的男人眼中,眼神微暗,压抑的欲望在翻滚。弯腰俯身轻轻的亲吻少女的耳垂,脸颊,额头,然後双唇停在少女鼻翼之间来回的厮磨。

球儿感觉有一根轻柔的羽毛,不停地在自己的肌肤上嬉戏。伸手想要拍开扰乱自己好眠的罪魁祸首,纤细的手腕被轻柔的握住,男人轻笑声响起。球儿委屈的睁开眼,不满的看着自家爷。回到韩府已经快半个月了,夜夜贪欢,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韩历宠溺的看着小女人娇憨的模样,可见小女人不知道被这样看着,只会更加让自己欲罢不能。爬上软榻,温柔的拥住小女人娇躯,双唇紧紧的吮吸女人艳红的唇瓣。撬开朱唇,长舌伸入甜蜜的嘴中,勾缠着小舌嬉戏,来不及吞咽的银丝勾起一丝淫靡气息。

继续向下轻吻,纤细的脖颈,诱人的锁骨,微微挺立的两点红梅。雪白的衣衫轻轻退到腰迹,女人娇喘连连,细小的呻吟声响起。“爷……”

“叫爷什麽”男人轻咬下红梅以示惩罚,胸前传来的些微疼痛,女人立刻改口“历……”

听到那声呼唤,男人呼吸更加急促,大力吮吸着饱满的乳肉,一只手掀起女人裙摆,退下底裤,摩擦着大腿根部娇嫩的肌肤。纤长的手指来回的逗弄着mī穴前的软肉,身下的女人仰起头微微的抽搐。“历……啊……”女人一声娇吟,男人的一根手指已经伸进了柔软的水穴,旋转着挖弄着水嫩的穴壁,女人的不自觉的绷直了脚尖,急促的娇喘

“历……历……”女人无助的呼喊着,男人抽出手指,送到唇边轻舔下,邪魅的一笑。俯首,吻住女人身下的mī穴,香甜的蜜汁不停流入男人口中。

“历……我要你……啊……啊……”女人在男人灵舌的抚慰下,淫叫声一浪高过一浪。看着女人娇媚的样子,男人受不住的扯下底裤,巨大的玉龙直直的没入水穴,令人失魂的快感传来,男人失控的大力抽插起来。

“妖精……夹紧……吼……对……吼……”绚丽的高潮,熟悉的快感,疯狂的撞击,交缠在一起的肉体进行着最原始的的律动。当一切结束,云收雨霁,球儿娇柔的伏在男人坚实的胸膛上,脸上的红润还未消退。看着爷胸前的艳红,不自觉的伸出小舌调皮的舔弄一下。感觉身体内,刚刚消软的巨大有抬头的趋势,球儿双瞳无辜的望着自家爷。

“呵呵……这是你自找的”韩历大笑出声,邪魅的看着球儿,准备开始下一轮进攻。

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死小子,你把我乖女儿藏哪里去了”

听着爹粗狂的喊声,球儿娇笑的看着自家爷“爷,爹来了”轻吻下爷,跳起,跑开几步整理好衣裙。回头看着爷呆呆的懊恼的样子,灿烂的一笑。又跑开几步,回头灵眸一转“历,我爱你”大声说完,红着脸,球儿跑向前院,要不自己爹真的会冲进来。

韩历看着球儿远去的身影,看着身下挺起的巨龙,抚额无奈的叹气,最近太宠她了,居然敢调戏起自己来了。但是勾起的嘴角不断的拉大,笑容越加迷人,眼底藏不住的柔情。爱吗,感觉不坏,小包子,我也爱你。

对於自己经常出现的岳父大人,韩历觉得有必要让他消失一段时间,至於小包子,晚上再好好收拾她吧。

作家的话:

锁情欢就这样结束了,有需要增加番外啊什麽的,可以留言给黎夜,O(∩_∩)O~再次感谢各位支持黎夜的亲们~

☆、番外

球儿最近很苦恼,望着旁边睡死过去的爷,不禁想到难道自己失宠了吗。已经有三天爷没有要过自己了。睡梦中的男人完全没有想到怀中小女人的心思,紧了紧双臂,将女人抱得更紧。球儿纠结了半宿,才被睡神召唤慢慢的睡下了。

清晨,习惯性的摸摸旁边温暖的热源,冰凉的床榻,让球儿惊醒过来。苦笑下,呆呆的盯着床顶一会,叹口气,认命的爬起来,想过有这麽一天,可是自己还是有些酸痛。

记得那天自己实在受不住身上爷的勇猛,晕了过去。後来的事就不知道了,一堆堆补品送过来,爷每天开始忙碌起来,一天都见不到人影。每次问送饭的管家爷爷,管家爷爷总是安慰的笑笑,什麽也不说。球儿觉得自己越来越哀怨了。

又过了几天,球儿决定自己要离家出走,这种日子还不如自己离的远远的。背起自己的小包袱,偷偷的从後门离开了韩府,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总觉得最近每个人都很忙碌。韩府上下没见到一个闲人,球儿很轻松的就跑了出来。

转过一条街,看着门上大大的写着刘府两个大字。自从上次副将行刺的事件发生後,爹花了一个月的事件处理了朝中的所有事务,告老还乡定居在扬州,买下韩府隔了一条街的大宅子,爷为这个事发了很久的脾气。想到爷,球儿心口抽痛下。

进了刘府,球儿只是说想要陪伴爹就什麽也不说了。刘远感觉有一丝不对劲,但是自己女儿来陪自己,高兴还来不及呢。以前就是去看女儿,还没说上几句话,人就被韩历那小子拉走了。

傍晚,两父女刚坐在花厅,准备吃顿饭。刚拿起筷子,门外传来大吼。“球儿,球儿出来”

球儿听着自家爷的声音,眼眶有点丝润。刘远见状觉得肯定自家女儿被欺负了。立刻冲了出去,一阵惊天动地的打斗声传出。

球儿暗叫不好,冲了出去,看着打得正欢的两个男人。无奈的走近,叫住两个发狠的男人。将爷带到自己住的小楼,决定还是说清楚。“历,你厌倦了,可以跟球儿说”

韩历听了一会,才明白小丫头误会了,低沈笑起来。“小包子,我怎麽可能放过你,回去就知道了”

“啊”球儿不甚明白,但是知道了爷并没有厌倦自己。刚想说什麽,就被爷一把抱了起来。失去平衡的感觉,让自己不自觉的惊呼一声。

轻拍了一下球儿柔嫩的小屁股,几下飞纵,沿着屋顶快速的跳跃。不一会就到了韩府大门前,放下自己,爷牵着自己的手慢慢的走进大门。只见韩府到处张灯结彩,红艳艳的丝绸随处可见。球儿缓缓的走着,不自觉的湿了眼眶。

“夫人,你可回来了”管家爷爷见到自己,焦急的脸上露出松口气的感觉。

“叫人都撤回来,下次再发生这种事,全部给我自动领家法”爷冷冷的说道。

“是,爷”管家爷爷应完话,就退下了。

回到主院,韩历低头看着哭的像个泪人似得球儿,无奈的苦笑道“你以为这样,爷就不处罚你吗,私自出府。”自己最近忙的团团转,这丫头还在旁边瞎添乱,知不知道自己身子有了身孕。韩历突然想起,小包子确实不知道,自己知道後,忙於筹办婚礼一直没来的急说。

“小包子”韩历犹豫的道

“恩,爷”球儿柔情似水的看着爷。

“你有身孕了”

“啊”球儿呆呆的看着爷,张大嘴,她听错了吗,她有了爷的孩子。灿烂的笑容勾起,球儿脸上露出母性的光辉,伸手缓缓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看着这样的球儿,韩历有点口干舌燥的感觉,但是想起该死的医嘱。苦笑着叹口气“小包子,不要勾引爷”

三天後,韩府大摆筵席,盛大的婚礼,全扬州城的人都来观礼,基本上除了一脸怨气的老丈人,全是合乐融融的场面。球儿坐在囍房内,有一丝紧张,一大早就被喜娘拉起来梳妆打扮,自己已经两天没见到爷了。按规矩婚嫁前,新娘和新郎是不可以见面的。自从爷要了自己,自己还未离开过爷的身边。

将想要闹新房的人,全部挡在门外,笑话,自己的小包子当然只能自己看。挑起红艳艳的盖头,看着小包子红艳的脸庞,韩历勾起一抹惑人的笑容。取过交杯酒,看着小包子轻抿一下,红艳的小脸更加媚人。一口饮尽杯中酒,有点微醺,酒不醉人人自醉。

褪下衣衫,爬上床,抱紧小女人柔软的身子,轻轻的吻住艳丽的朱唇,长舌灵巧的舔舐。

球儿柔柔的娇喘,挣扎着低语“历,孩子”

“没事,我轻点,大夫说没事”韩历绷紧的身体发疼,欲望在叫嚣。

球儿很怀疑爷会懂得温柔,但是欲望很快就淹没了自己的理智。男人的巨大缓缓的进入,叹息一声,额头上满是汗珠,轻柔的舔舐身下女人柔软的脖颈,等待女人的适应。再缓缓的拔出,轻柔的的顶刺,身体被欲望折磨的发疼,身下紧致的水穴差点逼疯自己。每一次想要拔出,都被一层层软肉圈紧,好想快速的驰骋。

男人汗水不断的低落,粗重的喘息,球儿也被爷磨得受不住。微微挺动身子,迎合着。男人受不了,低吼一声加快了些速度,一阵抽插,男女粗重的喘息,满足的喟叹。

“啊”一声尖叫,水穴中一股股灼热,刺激着女人高潮中敏感的身子。

韩历满足的叹息,拔出依旧挺立的巨大,苦笑一下倒在女人身旁。抱紧女人,柔声说道“睡吧”这种日子什麽时候才结束,想着迷迷糊糊满足的抱着女人沈沈睡去。

作家的话:

这个是番外,肉不多,本来想让历大爷痛苦,後来变成这样了 呵呵

最後还是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