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丞相撩人 > 全文阅读

正文 3

3

☆、苦肉计开始上演

卿晨的脸色猛然沈了下来,“王爷,此事不能胡说!”虽然嘴上这麽说,但是卿晨心里却相信了,而且这也解释得通了为什麽今天他会那样,还有思妍公主为什麽一夜未回。卿晨告诉自己不要介意,其实她心里介意得要命,不过,想到季风中毒了,虽然送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瞬间也担心得不行了。

“我当然没有胡说,其实思妍公主早就喜欢四哥,这次进宫是早有准备,她在四哥的酒杯里下了梦生死,四哥一时没注意,才喝了下去,你也知道梦生死的威力,要是不和女子交欢,三月之内必定慢慢衰弱而死,所以四哥才会把思妍公主留下来,以得到解药,我就纳闷了,为什麽四哥不随便找个女人直接解决了就好了,而且,思妍公主不就挺好的吗,他不是要娶她思妍公主吗?”说着,季源还开始念叨了起来,其实,这些,确实都是他的疑惑,这些都是十哥嘱咐他给老师说的,老师又不是御医?给老师说了有什麽用?而且十哥还让他不准说出来是十哥让他说的,真是奇怪了。“对了,老师,你千万别说出去,四哥不希望这件事情张扬,如果不能逼出解药,他想自己配置解药,我是看你是我的老师,我一直有什麽事情都不会瞒着你,所以这才告诉你的。”其实,这也是季牧为什麽选择让季源告诉卿晨的原因,这麽多年,只要有事情,季源一定会告诉卿晨,这样则是为了避免卿晨起疑心。

而卿晨的脑子猛然乱成一团了,她现在只想着季风,脑海里不禁浮现了他的那句话,我只要你,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上次是中了春药,现在是中了毒药,他这样做,只会让她更加的动摇决定,本来已经下定了决心,要离开,但是没想到,他如此,这让她怎麽忍心离去。长叹了口气,最後,卿晨决定了,去先看一看他的具体情况。

“王爷,我还有事找皇上,你先回去吧。”说完,朝季源点了点头,然後转身向着宫里走去,甚至,不觉的,步子有点急。

而看着卿晨突然离去的季源,有点莫名其妙了,老师这是怎麽了,刚刚明明看着他是往外走的,怎麽现在就有事情找四哥了。

一听是丞相来了,皇帝的寝宫里马上就有人去通报了,一小会儿,就有人来让卿晨进去了。

进门,在太监的带领下,卿晨走进了季风寝宫的内室,其实,这儿她不止来过一次,只见季风正半倚在床沿上,脸上全是苍白,整个人显得特别无力,但是手里还拿着奏折,见着卿晨来了,朝她微微一笑,“晨儿,你来了。”

季风挥了挥手,四周的人全部退下了,只留下俩人。

“你是怎麽了?为什麽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卿晨语气淡淡,但是心里却是担心。

“哦,我只是赶上了点风寒,晨儿,你怎麽来了?”季风说话的时候,整个人的苍白无力让卿晨看着,心里很是不舒服。

“你确定只是风寒?”卿晨的眉头微微挑起,目光直视着季风,才几天的时间,他就变成如今这幅德行,卿晨想要让自己不在乎,但是心里却是一阵心疼。

季风的眉头微微一皱,故意的装作无辜与不解的样子,似乎不明白卿晨再说什麽,“太医刚来看过,只是普通的风寒,用了几帖药就无碍了。”看着卿晨这样,季风的心里是一阵高兴和欣喜,他就知道她舍不得,她舍不得他,但是面上却没有半分的显示,卿晨的智慧他是知道的,一不小心就会露出破绽,所以每一步,季风都走得很小心,为了卿晨,他愿意如此,因为,为了她,值得。

作家的话:

更新了,更新了,求关注,求关注,昨天没更,灰常抱歉,灰常抱歉

☆、许下诺言

卿晨的眉头皱了起来,“那好,皇上不说实话,也就是说对微臣已经不信任,微臣留下来,也没有用了,既然如此,微臣再次请皇上允许微臣在这个月月末离去,皇上也知道微臣有着先皇的旨意,只要微臣愿意离开,希望皇上不要阻止。”说着,甚至跪了下来。

“不要,晨儿,你不要走,我告诉你,我告诉你。”季风说话的语气是着急,但是心里却是更加确定,这一步是走对了,果然,苦肉计是最好的办法,季风整个人瞬间就变得轻松了起来。

卿晨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季风,似乎为了确定季风不是准备继续说谎,然後才缓缓开口“你说。”

季风故意叹了口气,声音悠悠,“晨儿,昨日一不小心,我喝下了思妍公主下了梦生死的酒,她不愿交出解药,我本来想着自己配置解药的,没想到被你知道了,可是这件事情,知道的只有几人,晨儿,是谁告诉你的?”最後,季风聪明的加了这麽一句话。

本来心里已经确定了事情,现在经季风的口里说出来,卿晨的脸色还是沈了下来,“谁告诉我的不是重点,现在重要的是你的身体,你就那麽确定,你能够在你死之前配置出解药?”对於季风这样不在意他自己的身体,卿晨心里很不舒服,语气也变得很不好起来。

季风的心里偷偷一乐,然後脸上依旧是一脸的苍白,“这点,晨儿,你不用担心,有三个月的时间,我想,就算思妍公主不把解药拿出来,我也有办法配置出解药,我的医术有多好,你也是知道的。”更加像是安慰卿晨的话语,其实,每一句话,季风都是想好的,他知道,要怎麽说,才能让卿晨不怀疑。

这话时季风早就想好的,但是听在卿晨的耳里,也确实像是他在安慰她,这让卿晨的脸色更难看了,他这样,她怎能放心离开?可是他说过,除了自己,他谁都不要,卿晨的心里现在很矛盾,到底要怎麽做,真的要留下来吗?卿晨想到此,目光忍不住看了季风一眼,他真的会如他所说,一辈子只锺於她一人吗?目光里带着疑惑,带着怀疑,她真的很想问他,今生,他真的只会锺情於她一人吗?季风曾经给过承诺,但是他也曾经说过让自己伤心的话。

“晨儿,你是不是有什麽话想要问我。”季风说完这句话,顺了口气的样子,他看出了卿晨眼里的怀疑。

卿晨目光再次停留在季风的脸上,最後还是问了出来,“季风,你真的这辈子都会只有我一人吗?”

季风心里一滞,但是即刻懂了她的意思,然後很坚定的点头了,没有半丝的犹豫,他知道,此刻只要有半分的犹豫,卿晨就会远去,而且永远都不会回来了,机会既然只有一次,而且现在就在自己的眼前,怎能将机会放走。

“以後不准骂我,不准说让我伤心的话,不准让我伤心,你做得到吗?”卿晨说话的语速极慢,仿佛是经过深思熟虑才说出来的,目光却一直注视着季风。

季风自然是马上点头,“我做得到。”但是心里还是一惊,很明显,她还在在意那天他对她说的话,心里後悔死了,他以後再也不会那样了,他再也不要该死的什麽自尊了,他只要她,只要她在自己的身边就好。

卿晨深吸了一口气,此刻,她竟然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而且还有一阵的欣喜,看着季风,卿晨说出了一句话,“我们成亲,你让人挑个日子,下个月。”说完,卿晨发现自己的心里竟然无比的舒畅,成亲,其实也挺好的,卿晨的嘴角不觉扬起了一个很小的弧度,很小很小。

季风一愣,这个惊喜,让他太惊喜了真的,太惊喜了,“好好,好,我马上吩咐人去选挑日子,去准备。”季风一想着不久就能光明正大的拥有她了,整个人都变得激动起来了。

听完了季风话,看着激动的季风,卿晨的心情莫名的变好了,自从决定离开,她的心里一直好想被什麽堵着似的,现在竟然没有了这样的感觉了。

婚事如卿晨的愿意,在次月的初一就举行了,而当朝中众人知道卿晨是女子的时候,都是惊讶无比,但是当知道卿晨要和季风成亲的时候,朝中的大臣竟然都是祝福,没有半分的反对,仿佛,季风和卿晨本应如此。婚礼自然是如期进行,皇家婚礼,繁杂无比,但是幸好有季风,卿晨只要跟着他走就好,终於完成了最後一项礼仪,卿晨被喜娘带着进了新房。

作家的话:

肉肉马上就要上来了,大肉,绝对是大肉,将近一万字的大肉即将奉上,敬请期待哦哦哦,嘿嘿嘿

☆、新婚之夜 1

仿佛,季风和卿晨本应如此。婚礼自然是如期进行,皇家婚礼,繁杂无比,但是幸好有季风,卿晨只要跟着他走就好,终於完成了最後一项礼仪,卿晨被喜娘带着进了新房。

新婚之夜,满室的红,正红色,皇帝娶妻,自然如此。卿晨一人坐在房间里,心里说不忐忑是假的,虽然在朝十几年,什麽大风大浪都见过,可是,今天,卿晨竟然紧张了,而且是无比的紧张,双手死死攥着自己的袖子,红盖头将她遮住了,但是她依稀可听见外面的热闹,而且,屋里的一片红色,她也是能够隐隐感觉得到。

此刻,卿晨心里是有点不安,思绪也有点繁杂,自己就这麽成亲了,一个月前,她还坚定着要离开,现在却一辈子都离不开了。卿晨的思绪乱飞着,胡乱想着,同时也在那儿等着季风的到来。

终於,听到了从外面而近来的脚步声,然後是宫里的其他人都被叫出去了,卿晨知道,她知道,那是他,是季风。

看着一双黑色的短靴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卿晨的紧张更甚了,双手更加用力地绞着自己的袖子,似乎在缓解着自己的紧张。。

“晨儿,我来了。”熟悉而温柔的嗓音响起,然後,卿晨的红盖头被掀了起来,卿晨一惊,抬头,俩人的目光对上了,今天的他,也是一身的红色,就连束发的金冠也变成了一个红玉镶嵌的玉冠,一时之间,卿晨看得有点呆了,她知道季风好看,但是,此刻,带着一脸温柔的季风,穿着红色的衣衫,是那麽的让人移不开眼,她从他的眸子里看到了自己,他的眼神是那麽的专注,那麽的迷人。

季风嘴角微微一扬,今天的她,是这麽的动人,从来没有看过她穿女装,第一次就是穿嫁衣,鲜艳的红色衬着的娇嫩的肌肤,不施粉黛,但是却如此的迷人,不过,当目光触及到她头上沈重的凤冠的时候,季风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宝贝儿,戴了一天的凤冠,真是辛苦你了。”

季风这一说话,才惊醒了卿晨,也提醒了她,这凤冠确实挺重的,“恩,好重,你给我把它取下来,都戴这一天了。”

卿晨不经意间带着的撒娇让季风的嘴角扬得更高了,“好,我这就帮你把它取下来。”说着,季风已经上前了,然後小心的帮卿晨取下了凤冠,从上而下,今天卿晨穿的是女装,里面的胸部没有裹胸,只是一个肚兜,而给她打扮的嬷嬷又故意的把她的外面的衣服穿得比较松,所以她白嫩的乳房就这样在季风的眼下了,季风忍不住喉结动了动,那麽白嫩的一对乳房,而且还是自己心爱的女人的,要他不心动,太难了,所以,明明已经将凤冠取了下来,但是季风还是没有动作,只是定定地看着卿晨的胸部,从上而下地看着,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他瞬间就变成了色狼。

作家的话:

亲麽,求投票票哦,肉肉就要来了,肉肉就要来了

☆、新婚之夜 2

“季风,你弄好了吗?”直到卿晨忍不住说话了,季风才回神,目光恋恋不舍的从那一对小白兔上移动回来,然後缓缓将自己手里的东西放在一边,心疼地帮卿晨揉了揉她的脖子,“宝贝儿,让你戴了一天的凤冠,真是辛苦你了。”

卿晨不语,任由季风为自己纾解着脖子上的酸痛,但是却没有注意到,季风的目光又再次停留在了自己丰盈的双乳上。

季风一边温柔地按摩着卿晨的脖颈,同时目光却死死地盯着她胸前的那抹丰盈,终於,季风缓缓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他担心,再多看一会儿,自己就会化身为狼了。

该到喝交杯酒的时候,此刻的季风才发现,卿晨的害羞,心里更是一阵惊喜,原来,自己的女人也有这样的一面,真是太可爱了,看着卿晨微微红羞的脸蛋,季风的心情是瞬间很好。两人喝了交杯酒,卿晨变得十分地局促起来,接下来,要发生什麽,她自己是非常清楚,周公之礼。

季风自然看得出卿晨的紧张,也不着急了,虽然他很想要她,非常想,但是不能让她害怕,他说了,要给她一个难忘的第一次,那麽就不能食言,“晨儿,我们聊聊天好吗?”季风突然发现,俩人都已经成亲了,但是除了公事,以前都没有好好的聊过。

听季风这麽一说,卿晨猛然间松了一口气,脸上竟然露出了季风从来没有看过的笑容,当然,偷偷看的不算。“好啊,但是我能不能先脱了这身繁重的衣服,好累。”卿晨理了理自己身上的嫁衣,这是季风专门命人做的,虽然好看,但是有好几层,穿着好累,卿晨本来一直习惯穿男装,样式简单且数量不多,一件里衫衬着一件外衫就好,舒服又方便。

“好。”季风是事事顺着卿晨,看着卿晨难得的娇态,季风心里的欣喜那是无比啊,什麽事情都依着卿晨,而且,季风马上就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卿晨不会脱着女子的衣裳,当然,季风立刻就动手了,红色的几层纱衣退去,露出来的是卿晨的肚兜,卿晨猛然发现不对,只想着要脱衣服,但是却忘了自己里面穿的不是白色的里衫了,一时之间,脸上变得红羞无比,急忙找了件东西,随便的遮住了自己身体。

季风自然看的是唇舌欲动,她那丰满的胸部刚刚就那样呈现在了自己的眼前,看着卿晨的样子,季风也猜到了,某人一定是忘记了这件事情,她不穿女装,也不知道多少年了,一时之间,忘记了,也是在所难免的,季风失笑地摇了摇头,宝贝儿,也太可爱了,同时,也很诱人。

季风肆无忌惮的目光让卿晨瞬间就恼怒了,“再看我不介意挖了你的眼睛。”毫不犹豫地,卿晨出言威胁了,这男人,真是的。

谁知,季风不怒反笑,靠近近了卿晨,然後连人带被子将卿晨抱入了怀中,“娘子,我眼睛要是瞎了,谁来养你一辈子?”完全是一个无赖的语气。

作家的话:

亲们,记得投票哦,谢谢,苏小牧再次谢过了,我会努力的

☆、新婚之夜 3

“你──”卿晨窝在季风怀里,从来不知道这个男人能这样,“季风,你真是个无赖。”半天,憋出了这麽一句话。

季风将怀抱收了收,“就算无赖,也是你的相公,我们已经拜了堂了,我就是你一辈子的相公,就算是你想赖也赖不掉。”怀里抱着卿晨,季风的心里是非常满足,今生有她,真的知足了,此刻,季风觉得,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能够拥有自己爱了这麽多年的女人,他还有什麽不知足的呢?

卿晨也懒得和他说,不过,卿晨倒是很喜欢季风这样抱着自己,其实,卿晨对季风的怀抱一直都觉得很舒服,虽然他们亲密才是几个月的事情,但是,卿晨却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开始依赖他的怀抱了,习惯他的怀抱“季风,你知道吗,娶了我,你会失去很多美人,就算有一天我变老了,你也不能有其他的人。”卿晨悠悠地说道,一只小手伸了出来,把玩着季风垂下来的头发,因为季风只是拥抱着自己,没有更多的动作,卿晨变得有点放松起来,卿晨说话的声音很浅,但是却透着一股淡淡的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撒娇。

季风微微一低头,看着自己怀里正在玩弄自己头发的小女人,嘴角洋溢着宠爱的笑容,“有你就够了,女人太多了,我应付不过来。”低沈的嗓音,透着深深的柔情,“我今生只要你一个,一个就够了。”再次述说着他的承诺,在她面前,他不必隐瞒,他要让她安心,好好和他在一起,让他宠着她,爱着她。

卿晨不语,而是打了一个哈欠,从天不见亮就折腾到现在,刚刚是因为紧张,而现在,人完全放松了之後,困意就上来了,又被人舒服的抱着,自然是想睡觉了。

“晨儿,你喜欢我吗?”这是季风第一次问这样的问题,目光注视着有点犯困的人儿,其实心里有点紧张。

卿晨开始迷糊了的脑子里转动了一下季风的话,喜欢?心里似乎有点疑惑,喜欢是什麽?想了想,然後慢慢吐出了几个字,“我不知道。”说完这句话,卿晨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真的好累,好想睡觉,可是,这时候,卿晨却感觉到有点不对劲,自己明明没有穿多少衣服,而且这又是晚上,怎麽会感觉有点热呢?而且是从内而外的热气,这让微眯的眸子泛起了一丝疑惑,但是她没有多想,因为实在太累了,真的想要睡觉了。

可是,也就是一小会儿的时间,卿晨已经热得有点难受了,开始感觉热得有点受不了了,这让卿晨的脑子突然变得清楚了,猛然睁开了眼睛,“季风,你有没有发现,好热。”说着,卿晨感觉自己的热意更甚了,可是反观季风却没有半点的反应。

“晨儿,你怎麽了?”季风这才注意到卿晨的不对劲,脸蛋变得通红,甚至额头上开始泛起了汗珠,季风的脑子猛然一滞,急忙将卿晨的手腕抓了起来,然後开始仔细地把脉。

作家的话:

似乎我预计早了,离肉肉还有那麽几章,呵呵

☆、新婚之夜 4

亲们,说好的,大肉,今天来了,来了,之後的几天,都是大肉,记得支持哦,谢谢。

“该死。”季风暗咒一声,竟然有人给卿晨下了春药,可是到底是谁呢?季风仔细思索着,到底有谁会有这样的能力,在皇宫里给未来的皇後下药?突然季风的脑子里闪过一丝精光,想起了一个人的笑脸,急忙将自己刚刚和卿晨喝过了交杯酒的酒杯用内力拿到了面前,轻轻闻了闻,果然是她,思妍公主。季风,我帮你背了一个黑锅,那麽最为回报,我自然会给你一个麻烦,不过说不一定是一个惊喜哦。这句话在季风的脑子里开始回旋开来。

思妍公主说的时候,季风没有在意,现在,没想到,卿晨竟然中了春药,这是东陵的为新婚女子特意甚至的春药,夫妻二人喝了交杯酒,男子无事,但是女子却会变得渴求欲望,在东陵,一般女子的地位本来就不是很高,男人只要自己享受,根本就不管自己新婚妻子的疼痛。但是,自己会很温柔,不会让晨儿过於难受的。

这时的卿晨已经热得有点迷糊了,不单是热,而且还有种奇怪的感觉,卿晨感觉到自己在渴求着些许东西,但又不知道是什麽,实在热得难受,最後,卿晨干脆将自己的身上的棉被给扯了下来,似乎有着一丝凉意透进来,但这是暂时的,马上,卿晨就发现,自己需要更多的凉意,这点不够,於是渴求的目光投向了季风,“季风,我好热,好难受。你帮帮我,帮帮我”似乎是无助的呢喃

季风瞬间动了动喉结,本来当卿晨一揭开被子的时候,她那丰盈的乳房隔着大红色的肚兜,就让季风心动不已了,而现在的卿晨有这麽的魅惑,让季风如何不想行动,该死的思妍公主,真是该死,不过,要不是她,自己也看不到这样的卿晨,多美,看着她,忽然地,季风猛然一个动作,将床上的被子完全掀到了地上,然後卿晨整个人就一条白色的底裤,红色的肚兜,展现在了季风的眼前。

毫不犹豫地,季风整个人向前倾,然後唇瓣就附上了卿晨的双唇,而且一只手毫不犹豫地附上了自己渴望已久的乳房,感受着唇间和手上绝美的触感,季风的心里是一阵慰藉,好舒服,即使已经有过如此的对她的疼爱,但是此刻,还是觉得,她是如此的美,甜美的小嘴,富有弹性的双乳,还有那扭动的身躯,无一不让自己沈迷其中,真是极品,自己的女人真是极品的好。

“恩。”季风的贴近,让卿晨感觉到一丝舒爽,嘴唇上的亲吻,让自己感受到了丝丝的凉意,还有,自己双乳上的揉捏,力度正好,正好让自己的的空虚似乎得到了一点点的缓解,随即卿晨更加贴近了季风,凭着感觉,想要得到更多。

而季风自然不会拒绝,一只手隔着肚兜揉搓着那富有弹性的nǎi子,另一只手则是从卿晨的後背,往下慢慢种下火种,然後在她的挺翘的小屁股上,轻轻地掐了掐,真好,触感一级棒。

在卿晨的的唇瓣上停留了许久的季风,在感觉到卿晨真的快要喘不过气了,才将她的唇瓣放开,心里微微一乐,小东西,都亲了这麽多次了,换气还是不顺畅,真是可爱,目光停留在卿晨红肿的双唇上,看着卿晨小口喘着气,真是诱人,就像一颗红润的樱桃,等着别人的采撷,而此刻,他就是那个采撷者。

目光继续往下,停留在自己揉搓的双乳上,虽然隔着红色的肚兜,但是依旧可以看到那两枚可爱的rǔ头已经挺立了,忍不住,季风停留在卿晨的小屁股上的另外一只手也伸了回来,然後手指一挑,将那碍眼的红绳给挑开,卿晨的双乳就这样展现在了季风的面前,而此刻的卿晨已经完全沈溺进去了,甚至根本已经没有察觉到季风的动作,而且,此刻季风的动作只能让卿晨很舒服,至少可以让她身体里的热气给舒缓开来。

☆、新婚之夜 5

看着沈浸其中的小女人,季风嘴角露出邪气的一笑,看来,他真的要感谢一下思妍公主的春药了,但是只是感谢春药,不感谢人,就算现在的晨儿多麽的迷人,但是,他可舍不得他这样,这是她的第一次,按照这春药的分量,一次是绝对不行的,至少要让她高潮三四次,但是三四次之後,明天,受罪的还是他家的宝贝儿,今晚只能这样,今晚之後,要准备带着晨儿去温泉里面泡泡,然後还要上点药,要不然,他家宝贝儿可是很难恢复,也亏得季风了,这时候,还想着这些事情。

季风的两只手,又重新恢复了一上一下,一只手,在上面亵玩着卿晨的nǎi子,她的乳房很白很嫩,而且不算小,至少,她穿着男装的时候,绝对看不出,她有这麽一双漂亮的nǎi子,季风边想着,边用手揉捏着那两团柔嫩的乳白,好软,好舒服,这是季风的感觉,而另外一只手,则是往下直探,直到到了清楚两腿之间的私处,季风的手已经感觉到了那柔软的黑森林,也感觉到了当他的手指靠近的时候,那私密的地方马上做出了反应,卿晨的双腿马上就闭上了,几乎是本能的,想要阻挡异物的侵入。

季风微微一笑,他已经感觉到了卿晨私处的湿润,虽然只是短暂的一试,但是他很清楚,卿晨已经动情了,当然,这主要是春药的原因,要不然,他家的宝贝儿那麽的生涩那麽的害羞,要动情,还要有反应,至少要好好等待一会儿,自己至少要挑动好一会儿,才能让她可爱的xiāo穴吐出点水来。

“宝贝儿,乖,我不会伤害你的。”季风也不着急,在她下方的手只是温柔地来回抚摸着,等待着她为他打开双腿,而且,嘴唇也在卿晨的脖子间轻点着安慰的吻,想要让卿晨主动张开双腿,他要给她一次美好的初夜,而且,还要让她心甘情愿。

终於,在季风来回的抚摸之下,卿晨的大腿终於张开了,而季风的大手马上就伸了进去,而且是毫不犹豫地,探进了那两片隐藏在黑森林里面的花瓣,轻轻的来回揉捏着,尽量让她感觉到舒畅,而上面的手也时而温柔时而用力地揉捏着她的乳房,目光则是一直注意着卿晨的反应,哪怕她轻轻皱下眉头,季风都会看在眼里。

而卿晨却确实感觉到舒爽了,季风上下的夹击,让她很舒服,乳房上的揉捏好舒服,还有自己的私处,好羞,可是,好舒服,但是,舒服只是外面的,卿晨感觉自己身体的更深处似乎更需要季风的慰藉,於是开始扭动着身子,以求得季风更多的触碰,“季风,我还要。”嘴巴里,也吐出好听的话,这让季风非常满足,这是自己的女人,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希望自己给她更多,他当然很乐意。

季风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在卿晨下面的手,感受着卿晨的xiāo穴里面源源不断的aì液,而且,两人紧贴着的身子,季风可以清楚感受到,卿晨身体的热度,看着卿晨如此,季风是有喜有忧,卿晨为自己动情自然是好事,但是看着她这样难受,心里又有点不忍,虽然,她已经完全动情,但是,她的身子本来就没有承受过男女之事,虽然自己之前和她有几次不彻底的欢爱,让她初感情事,但那毕竟是没有真正地进入她的身体,这次,自己必定要享受到最美好的她,同时,他知道,卿晨也会承受不可避免的痛楚,初夜破处,一定是疼痛的。

☆、正式被吃 1

“季风,我好难受。”卿晨体内的热气更甚了,她想要更多,想要季风来填补自己身体里的空虚,自己的身子里怎麽会这麽难受,感觉十分空虚。

季风安抚似的亲了亲卿晨可爱的下巴,“宝贝儿,别急,我现在能够给你更多,但是太急了会伤着你,听话,别急。”一边亲吻着卿晨,抚慰着她的身体,一边轻声细语的安慰着她,他知道,现在卿晨想要更多,但是她的身子太过於娇弱,当然不能太急,急了伤害到可是她,伤到她,他可舍不得。

看着卿晨的反应,她的脸色娇红,甚至整个身子都泛着好看的淡红色,感觉着卿晨下面的xiāo穴里面流出来的水越来越多了,季风在卿晨xiāo穴上揉捏的手伸出了一个手指,然後缓缓推了进卿晨水润的xiāo穴里,瞬间,自己的手指就像被吸了进去一样。

“恩。”卿晨马上就感觉到不对劲了,虽然渴望被填满,但是突然进来的异物却显得过於的撑了,“好撑,难受。”卿晨眉头微微皱了起来,xiāo穴开始收缩着,似乎要将异物给推出去。

季风看着卿晨爱娇的样子,眉角微微一挑,小东西,原来也有这麽可爱的时候,要是平时也这样,自己的日子就好过一点了,自己的日子一定会有更多乐趣。

想归想,季风的动作却没有停下“小东西,都这麽湿了,还不能承受一根手指,待会儿怎麽能接纳我的ròu棒?”感觉自己的一根手指被卿晨紧紧包裹着,紧致的感觉,如天鹅绒一般包裹着自己的手指,想象着这是自己的ròu棒在抽插她的小嫩穴。

“季风,你闭嘴。”因为体内的不适应,卿晨的脑子微微清醒了一点,一听清楚季风这句话,卿晨马上就回驳了,这男人真是无赖,说话更像是给无赖。

看着卿晨的样子,季风的动作加大了,加快了手指抽插的动作,至少要能容纳他的三根手指,她的xiāo穴才能承受自己的巨物,想着自己的巨物马上就能够享受着至美的xiāo穴,身体就更加的动情了,裤子也被自己的分身给顶得很高,索性,季风直接腾出一只手,直接将自己的衣服裤子全脱了,彻底地与卿晨赤裸相对,贴着她的肌肤,让季风感受到那种细腻的触感,让季风的性欲更加高涨了,自己可爱的娘子,真的是个宝贝儿。

“季风,你慢点,难受。”卿晨微微有那麽一点清醒的样子,马上就被季风的抽插弄得迷糊了起来,本来就中了春药,加上季风的撩拨,就算卿晨再是怎麽的淡然,也不能自已了。

“不要,我偏要快,快了才能舒服,要不然宝贝你就感觉不到这极致的快乐。”季风感觉到卿晨的xiāo穴已经适应了自己的一根手指,冷不妨地,又伸进去了一根,果然,卿晨的xiāo穴内壁马上就做出了回应,针对这一点,季风可是相当满意地,他的宝贝真是敏感得不像话,包裹着他的手指更是舒服。

“恩,好撑,你出去。”感觉到自己的私处又多了一根手指,卿晨感觉自己的xiāo穴里面都被填得慢慢的,有点撑,但是却很舒服,似乎正好能够满足的身体里的渴求,而季风两只手指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小浪物,真是浪得好看。”季风轻声说道,虽然卿晨只是轻声呻吟,但是却是最美好的声音,听着就让季风心里高兴,更是想要好好疼爱卿晨,看着闭着眼睛在那儿微眯着享受的卿晨,季风的心里是一阵满足,即使自己忍耐着,ròu棒有点难受,可是,看着卿晨这样,自己的忍受都是值得的,只要她好他就好。

卿晨已经开始享受了,季风的疼爱让她的身体里燥热得到了缓解,所以,不自觉的,卿晨更加贴近季风了,似乎想要得到更多的疼爱,想要让他的手指更进去一点。

作家的话:

写肉肉,写得激动万分,大家要支持啊,谢谢

☆、正式被吃 2

“小淫物,真是浪荡,别急,你急着贴近了让我好好疼爱你吗?让我填饱你的小嫩穴吗?”季风自然很满意卿晨的动作,即使她是因为中了春药,下意识的动作,但是季风的心里依旧很高兴,突然,季风感觉到卿晨的xiāo穴内壁紧缩,而卿晨的呻吟声也微微加大了一点,“季风,慢一点,慢一点,难受。”

季风不理卿晨的话,他知道,她的高潮要到了,能在自己的手指上高潮,虽然这不是第一次,但是季风还是很高兴,很骄傲,因为,她是自己的女人,季风加快了手指进出的速度,突然,季风感觉自己的手指猛然被强烈的包裹,然後下一刻,手指被一股暖暖的潮水包裹住了,好爽,季风脑子里不禁浮现了这麽两个字,还好,自己忍了忍,要不然,只差一点点就释放了,看着自己依旧挺立无比的巨物,季风的无奈又多了一份,就是这样看着她高潮,自己都能够如此,真是满足。

“小妖精,你真的是个小妖精。”宠溺的语气邪气地说道,沙哑着嗓子,温声慢语,同时季风感受着自己手指的被包裹的舒服感觉,而且还享受着卿晨此刻的娇羞,可爱,动人,明明就是已经到了高潮,小嫩穴里也在挥洒着yín水,但是娇艳中偏偏又透着些许的清尘,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样子,偏偏在卿晨的脸上看到,一点违和感都没有,季风看着那动情的小女人,自己更是动情了。

卿晨感觉自己的xiāo穴里面现在很舒服,自己身体里的燥热已经得到了缓解,眯着眼睛,卿晨似乎在享受着高潮之後的余韵,脸色绯红,身体粉红,小嘴微张,似乎在喘着气,乌丝铺在身後,衬着卿晨粉嫩的肌肤,显得肌肤更加动人了,更显得妖惑了。

“宝贝儿,你高潮之後的样子真动人。”季风嘴角轻佻,看着此刻全身都充满诱惑的小女人,她脸上此刻全是欢愉和满足,平时总是静然如水的小脸上,现在全是自己喜欢的神色,要是她以後一直都能这样就好了,想着卿晨微微带着冷意的平时的神色,和眼前动情了的女人一对比,季风瞬间就满足了,她这样美好的一面,只会在自己的面前出现,她的不为人知的一面,都是属於自己的。

卿晨体内的药物因为高潮的到来,已经得到了暂时的缓解,高潮过後,再加上季风故意地让她休息,卿晨的神志也慢慢恢复了,脑子变得清醒起来了。

看着卿晨的眸子慢慢变得清凉起来,季风知道卿晨体内的春药已经被暂时缓解了,但是只是缓解,只是暂时的,於是,季风又开始抽插了,手指有规律的律动着,刚刚清醒的卿晨马上就被带到了情欲的另一端。“小浪物,後面的才是你真正的快乐,相公我会让你的小嫩穴得到完完全全的满足,待会儿,相公一定会把你的小嘴给填满的。”说着话,季风试图着加入自己的第三根手指到卿晨本来已经似乎撑满了的xiāo穴里,在季风的第三根手指进入的时候,自然会抵触季风手指的入侵,“宝贝儿,放松,我必须要好好给你扩充,不然待会儿你的xiāo穴容纳不了我的ròu棒,会受伤的。”季风低声哄着卿晨,好让她放松,看着满脸不耐的卿晨,季风自然知道她有点不好受,可是不好好扩充,待会儿她就要吃苦头了,自己的大ròu棒,可是比她的小嫩穴要大很多,要是不好好扩展,到时候,自己的大ròu棒怎麽能进去呢。

虽然自己还是有点难受,但是季风温情柔软的话语还是让卿晨下意识的开始放松了自己的身子,慢慢地,季风感觉到了卿晨的身子放松了,然後慢慢地将自己的第三根手指插进了卿晨水润而紧致的xiāo穴里面,合着自己的两根手指,三根手指,开始慢慢地抽插起来,虽然卿晨的水穴里面已经充沛了动情的汁液,但是还是过於的紧致,季风的手指进出起来还是过於的困难,“宝贝儿的小嫩穴真是紧。”赞扬地说了一句,然後继续自己的动作。

季风轻咬着卿晨柔嫩的一边乳房,而本来就流连在卿晨另外一边乳房的大手慢慢加大了揉捏的力度,“小东西,你真是紧,动情到了这个地步,还这麽紧,待会儿要被你的小làang穴包裹着我的巨物,那一定很爽。”说完,季风又开始舔舐着卿晨的nǎi子,白嫩的乳房让他爱不释手,他的女人真的是个宝,不但xiāo穴嫩,yín水多,而且nǎi子还又大又软,无论哪一个地方,都是自己上乘的享受之地。

作家的话:

亲们,肉肉继续,大家投票,评论哦,谢谢,谢谢

☆、正式被吃 3

由於季风的动作,让卿晨的注意力得到了转移,本来所有的触感都集聚到了下面的私处,现在却集中到了自己的双乳上,季风的力度用得正好,让卿晨很享受,不觉得,卿晨再次凑上了自己的身子,想要得到季风更多的宠爱,让自己更多的享受,自己的乳房在他的揉捏之下,酥酥麻麻的,很舒服。

季风轻笑,在卿晨xiāo穴里的手指开始缓慢抽插了起来,果然,分散下她的注意力是有用的,自己的手指进出顺畅多了,感觉卿晨的xiāo穴能够勉强适应了自己的三根手指,季风啃咬着卿晨乳房的嘴唇离开了鲜嫩的乳肉。

感觉着卿晨已经完全适应了,季风的手指开始快速地律动了起来,速度极快地进出卿晨的xiāo穴,好听的娇吟声从卿晨的嘴里轻轻地飘了出来,春药在卿晨的体内现在已经完全扩散开来了,虽然刚刚已经得到一丝丝的缓解,但是这是上好的春药,即使有着季风的疼爱,卿晨感觉自己的身子开始有点空虚了起来了,卿晨开始扭动起了自己的身子。

看着卿晨的反应,季风自然知道原因,他知道春药已经在卿晨的身体里渗透开来了,而且卿晨的xiāo穴此刻已经开始了第二次的剧烈了的收缩了,但是这一次,季风没有让卿晨马上绽放,而是抽出了自己的手指,看着自己手指上湿漉漉的汁水,季风的眉角邪气地挑起,将手指挪到手边,然後伸出舌头,慢慢舔干净。“宝贝儿,你的汁水真甜,这说明了,此刻有多浪,你看,我的手指刚刚出来,没有了手指的,你的小sāo穴里面的汁水全部流出来了,似乎在召唤着我的手指去插,你说,这可怎麽办?”已经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王者冷然,此刻的季风整个人透着一股邪魅的味道,“好好张开腿,让我好好疼爱你的小làang穴。”季风说话越来越下流,但是他自己却没有丝毫的察觉,季风已经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在一个女人身上释放了,好多年了,而且,以前就算是和别的女人,季风也只是全程无语,释放了就走人,完全不同於对待卿晨的态度,卿晨是独一无二的,在季风的心里,卿晨是独一无二,所以,对待卿晨的态度,也是特别的。

季风手指的抽出,让本来就正好处於要高潮的卿晨,瞬间感觉自己的私处空虚不已,开始摩擦起了自己的双腿,似乎想要得到更多的慰藉,“季风,我难受。”卿晨睁开迷胧的双眼,双眸里含着雾气看着季风,整个人显得可怜兮兮的,似乎在控诉季风的暴行,自己明明需要他的慰藉,但是他却在这个时候抽出了手指,卿晨难耐的扭动着身子,看着季风邪肆的舔舐着他自己的手指,上面依旧可以看到她身体里的津液,这更加刺激了卿晨,“季风,给我。”卿晨更加不安地扭动着自己的身子。

季风看着整个人就好像发情了的小兽的卿晨,嘴角的弧度挑得更高了,“宝贝儿,你是不是感觉自己的小sāo穴很痒,很难受,很想被我插?”其实,季风微微低下头,在卿晨的脸上吐着热气。

“恩。”卿晨虽然很害羞,但是还是很诚实地承认了,她确实难受,而且里面好痒好空虚,好难受,“季风,你坏。”双腿摩擦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这个认识让卿晨瞬间就更加委屈了,小声埋怨着季风,撒着娇。

季风似乎很满意卿晨的表现,轻笑一声,“马上就给你了,小东西,别急,相公马上就给你更大的,把你的xiāo穴填得满满的,好不好?”季风说着,双手将卿晨的纤长的大腿给打开了。

卿晨自然是配合地打开了自己的双腿,她知道,现在只有季风能够满足自己,只有他能让自己xiāo穴里的空虚得到缓解。

季风在打开了卿晨的大腿之後,将自己的下半身抵到了卿晨的两腿之间,同时将自己早已叫嚣的巨物放到了卿晨湿润的xiāo穴处,将ròu棒头部抵着卿晨湿润嫩滑的xiāo穴,然後,季风开始亲吻卿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