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东方之幻想乡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一百五十集 默然离去

第一百五十集 默然离去


(19-)
“哎……真的假的?”

河城荷取感到有些难以理解,如果视为男生,对方的那张脸确实过于可爱了一点,但是也并非没有那样的家伙。可假如真的是女孩子,为何要穿着男性的服装呢?

“不信的话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堀川雷鼓差点就忍耐不住吼上那么一嗓子,只要检查一遍身体,就能证明自己并没有撒谎了。

不过,目前的时间跟地点,貌似都不适宜做那种事。

说到底,自己干嘛要那么在乎别人的看法呀?自己是男是女,跟她们有什么关系吗?

“荷取,雷鼓的确没有骗你哦!”

就在少女放弃了解释的时候,魔法使小姐却开口了。

“她千真万确是个女生。”

都一起洗过澡了,自然不可能还搞错了的。

“嗯……”

河童眼中的疑惑之光渐渐隐去,魔理沙所说的话可信程度无疑是很低的,然而在这一件事上,她没必要欺骗自己。

“真是奇怪的兴趣。”

河城荷取摇摇头,感叹了一句。

她已经看出付丧神小姐的身份了,所以更加没办法明白,要是真喜欢那样的打扮,为何不一开始就选择以男性的姿态诞生呢?加上道具本身是没有性别的,就算现在对方想要做出改变,也不是非常困难的问题。

“这家伙,实在是多事。”

若非初来乍到,还什么都不熟悉,堀川雷鼓说不得要跟对方好好理论一番的。

自己喜欢穿什么样的衣服,凭什么要被人评头论足。

“太失礼了,荷取。”

键山雏有点看不下去了,过来按住河童少女的脑袋,强行要她向付丧神小姐赔礼道歉。

“对不起,这孩子其实并不是坏人,只不过有时候说话会不经过大脑。”

“太过分了啦!”

河城荷取也觉得自己说得有点过火了,因而对于厄神小姐的行为,也没有表现得多么抗拒。可是一听到这句话,就再也忍不住了。

“做事不经大脑的,是那边的家伙吧?”

少女所指的,不是别人,正是魔理沙。

“呵呵呵呵……”

魔法使小姐斜眼望着河童,面无表情的冷笑了几声。

“看来荷取你那个背包,是到了该更新换代的时候了啊!”

如今妖怪之山对她几乎是不设防的了,所以这帮山里的乡下妖怪们,似乎都忘记掉魔理沙大人的可怕之处了呢!

“……”

河城荷取连忙反手捂住了自己的背包,她倒不是担心对方会抢走她的东西,可是总被这家伙惦记着,也不是什么好事。

“行了行了,大家都少说几句吧!”

这种时候,还是必须键山雏出来打圆场了。没办法,不提真实年龄,这里的女生当中外表最为成熟的,就是她了。

“呐呐。”

挂在男人身后的女孩子不仅仅是o酱,现在又加上了一个古明地恋。

“知道她们在说什么吗?”

那些人谈论的话题,有不少是小姑娘听不明白的,剩下那部分也属于半懂不懂的状况。

“ヲ。”

o酱摇了摇头,让古明地恋立刻明白,对方也和自己是一样的。

“啊!恋大人,原来你在这里呀!”

看见那两个正在窃窃私语的小女生,河城荷取不禁有些欣喜。

虽然非常奇怪对方为什么也在这里,又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但是这些都无关紧要。

“你家的小猫正在到处找你呢!”

在遇到键山雏她们之前,少女就遇到过火焰猫燐,当时她已经着着急得差不多要哭出来了。由于必须去寻找真由美几个,河童小姐只能很遗憾的表示,自己暂时帮不了她。

结果没成想却在这地方遇上了古明地恋。

而且还跟东方大人在一起。

这肯定不会是什么巧合!

“阿燐吗?她找我干嘛?”

“当然是带你回去了。”

敢情这孩子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处乱跑的行为给火焰猫燐她们增添了多少麻烦呀!

当古明地家的宠物真是辛苦。

“不要。”

一听说是想要带自己回家的,女孩立刻摇头了。

“人家才不回去呢!”

开什么玩笑,难得终于见到了大哥哥,她才不会那么快就返回地灵殿的。

“反正我就是告诉你一声而已。”

河城荷取也没有在意,她这边就有一大堆问题等着处理,哪有多余的时间去理会别人的家务事。

“暂时不回去也可以,不过,我认为最好通知她们一下。”

“嗯,我听大哥哥的。”

古明地恋低头思索了片刻,便同意了男人的建议。

“这件事,交给她们三个去做就行了。”

河童少女指着真由美、冬和以及绿,说道。

“居然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私自行动,必须接受惩罚才可以。”

不然的话,今后她们还会犯下同样的错误的,到时候就没办法保证还那么走运了。

“诶!!!!”

刚经历了一番死里逃生,体内的伤都还没有全好呢!真由美此刻只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实在不愿意再四处奔波了。

“可是人家刚受了……”

正打算推辞,冬和与绿便神色一变,冲上来捂住了她的嘴巴。

“白痴,要是把事情说出去,不就让荷取大人担心了吗?”

无论如何都必须隐瞒住,对方已经为自己三个操上太多的心了。

“嗯嗯。”

真由美目光一闪,点了下头,表示自己也明白了。

“喂,你们三个在那里嘀咕些什么?”

当着自己的面说悄悄话,不管怎么看都透露出一股十分古怪的味道。

“没有没有。”

冬和跟绿立刻放开了真由美,面向河城荷取不停摆着手。

“我们一定会尽快把消息转告给觉大人她们知道的。”

“没错没错。”

“好可疑……”

这三个傻瓜的神态如此不自然,要是没有问题才怪呢!不过目前并非适宜寻根究底的时间,只能留到以后再慢慢盘问了。

“有什么事情,等回去了再说吧!”

“好的。”

“回家咯回家咯!”

众人当中魔理沙是最为激动的一个,出来那么多天,她已经无比怀念朱狄加里的一切了。包括那帮调皮捣蛋的小鬼,都恨不得每个人都抱一下。

这一次是准备离开这个地方,就不需要像之前那样穿过森林,直接从空中飞过去就行了。

“对了,那个人呢?”

正要出,冬和四处看了一遍,却没能找得到坂田合欢乃。

“已经走了。”

山姥小姐的离开,我是看见了的。原本还打算挽留一下,可是刚想开口,她就已经跑掉了。

仿佛连一分钟都不愿意继续留在这个地方。

对此我也没怎么觉得奇怪,并不是所有的妖怪,都擅长与其他人相处的,有些还相当抗拒别人接近自己。

“什么时候的事情?”

“她们刚一来到。”

“怎么会……”

三只小河童的神色立时变得有些黯然,那个人的本意或许并不是打算救她们几个,但不管怎么说,全靠她的出手,大家才总算活了下来。可现在那个人就这么静悄悄的离开了,连说声谢谢的机会都没有。

“放心,只要她还在山里面,总有一天还会碰到的。”

我摸了摸真由美几个的头,说道。

“嗯!”

听到这句话,三个小姑娘脸上的阴云迅散去了。

“等一下,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还没有听过事情的经过,河城荷取自然不可能明白那些话的意思了。

“‘她’又是谁?”

除了在场的他们,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吗?

“她是……”

真由美正打算回答,话到了嘴边,才想起来自己都没问过那个人的名字呢!

“是个长着一头白色长的女人。”

冬和想了想,接着说道。

“手里还拿着一把很可怕的菜刀。”

“穿得跟原始人一样……这是魔理沙说的。”

“喂……”

这帮臭河童,是故意那样讲,试图惹怒自己的吧?

话说起来,那个白女好像报上过自己的姓名的,不过一时间记不起来了。

三名女生你一言我一语,大致的描述了一番坂田合欢乃的外貌。

“白头,衣服很古老……嗯,难道,会是她吗?”

河城荷取托着下巴,沉思了很久。

“荷取大人,莫非你认识她?”

“不,大概是另外一个人。”

应该是不可能的,那个人,据传闻早就已经死了。

被那个疯子,黑色的巫女打下了悬崖。

伤得那么重,即便没有当场死掉,也没办法活得到现在了的。

“别说那么多了,快点走吧!”

不单是魔理沙,我也同样迫不及待,想快点见到那帮孩子了。

“是。”

停下了对往事的回忆,河城荷取跟随着众人,飞向了天空。

飞出了一段距离,我转回头看了一眼。

在那里,有一双眼睛默默地目送我们的离去。

直到那些人完全看不见了,坂田合欢乃才把目光收回来。略一沉思,她便跳进了那个圆形的大坑里面。过了十几分钟,她才从坑中爬出来,手上已经多了一样东西。

全身都沾满了泥土,显得脏兮兮的,山姥小姐却浑然不在意,只是面带微笑,凝视着手中那块闪耀着七色光芒,犹如一颗星星般的美丽水晶。

“太好了。”

坂田合欢乃不知道这东西叫什么,又是从哪里来的,唯一清楚的是,只有这个地方,才可以找得到它。

假如不是这种梦幻般的水晶,她的生命早在很久以前便凋零了。

不过,这恐怕已经是最后一颗了呢!

“这下子,真的是不走不行了啊!”

  26_26822/200000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