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不穿袜子的小恶魔 > 全文阅读

正文 91-95

91-95

☆、第九十一章 水蓝走了

“真幸福啊,不用高考了!”韩滋轩一脸哀怨地看着莫万水蓝,水蓝拿着机票和护照打了一下韩滋轩的头,动作亲昵自然。

“别装了,你什麽时候为那种事情上过心啊!”水蓝丝毫不给面子地揭穿。

“别总是喝咖啡,对胃不好。不要去夜店,那种地方太乱。别总是惹麻烦,万一遇到厉害的呢。别跟那些黑帮的接触,他们太危险了。”水蓝一一叮嘱到,颇有家长的味道。

“水蓝王子,你什麽时候变性了?变成女人了?”轻松躲过水蓝这个跆拳道高手的一脚,吐吐舌头,装可怜,“你好狠心的说,对人家下毒手。”就差咬手帕了。

“滋轩,别这样,我有点冷。再相信你的可怜加可爱,我就是脑残。”水蓝想起韩滋轩前几次骗他,都是用的这招。

韩滋轩“切”了一声,将脸转向了一边,伴随着水蓝的航班登机提示的响起,韩滋轩踮脚紧紧拥住了水蓝,“水蓝王子,大家族很复杂的,到了那边要小心哦!”韩滋轩在水蓝耳边轻轻地说道,还是不放心啊!

水蓝吻了吻韩滋轩的发顶,转身拉着皮箱走了,不回头地挥了挥手。水蓝不敢回头,眼眶有点发热,“滋轩,等我回来!”水蓝在心里默默地说。

“你们和盛又少了一个人才。”

“回去对他有好处。”何子腾没抬头地看着文件。心想那小子敢碰我的人,要不是碍於小轩不喜欢那种事,岂有你小子的命在,把你踢到英国去,已经很仁慈了,你小子还得感激我,给你免费找了爹呢!

“你知道?”韩滋轩想了想,“你做的。”韩滋轩不是疑问的口气而是肯定的口气。

“他那种性子在这边只能一辈子呆在他母亲身边,成不了什麽大事,那边不止他一个儿子,必要的斗争对他有益无害。”何子腾抬头观察韩滋轩的表情,但是却什麽也看不出。

韩滋轩也在快速地消化重组这些信息,何子腾为什麽会做这件事?为了让莫万水蓝离得远一点儿,排挤情敌吗?韩滋轩不太确定,这种事情偏偏又是问不得的。他是怎麽做到的?还有什麽事情是他做不到的,如果以後出了什麽事情,自己想逃想躲恐怕都很难吧!

一路无言,两个人都在暗自盘算着。

☆、第九十二章 虾仁真鲜!

韩父韩母并不知道他们要来,有点吃惊,见了俊美非凡的何子腾很是高兴,再回头瞧瞧自家仍然不注重外表的丫头,还真是有够上火的啦!好歹也打扮一下嘛!这样才不会被抛弃嘛!韩母又是端茶,又是点心的伺候着,何子腾都是微微笑一下,颇有教养地说:“妈,辛苦了,不必见外的。”

这一声“妈”给韩母叫得合不拢嘴,美得差点找不到北了。怎麽看何子腾怎麽舒服,数落着韩滋轩不如人家懂事云云。韩滋轩就当没听见,继续啃着何子腾搬进来的热带芒果。

何子腾拿下韩滋轩正啃得乐呵的芒果,韩滋轩正要瞪他,“小轩,少吃点,你的气管对这个敏感,吃多了会咳嗽的,来吃香蕉吧!”何子腾剥好皮,递到韩滋轩手上,还送上一个巨甜美的微笑,韩滋轩很自然地拿过就吃。

顿时看得韩父韩母目瞪口呆,想这何家少爷不会平时就是这麽伺候小轩的吧,就连吃芒果这种韩母都不太清楚的小事,都记得一清二楚,韩父韩母大大地放心了。

晚饭韩母倾尽厨艺,做了何子腾搬进的各种海鲜,韩滋轩对於母亲的厨艺一直处於忍耐的状态,自打吃过何子腾做的东西之後,就不断地替自己吃了十八年的胃肠感到悲哀。韩滋轩吃饭的时候仍然是没有任何表情的,不过却很期待何子腾的表情。

没想到那家夥的心里承受能力太顽强了,居然吃得很香,大赞母亲厨艺,席间谈笑风生,完全不理会韩滋轩的怒视,偶尔还将剥好的虾仁蟹肉之类的东西,放在韩滋轩的碗里。好!好!你就装吧!韩滋轩在母亲不断的使眼色和桌下踢中,不得不剥了只虾子给何子腾,不过就这麽递过去肯定就不是韩滋轩了。韩滋轩看着虾仁,抿嘴一笑。

当着全家的面,把那虾仁舔了一遍,想你这个有洁癖的何家少爷怎麽吃,恶心死你,让你饭都吃不下,再夹了好大一块芥末一起送过去,美滋滋地看着何子腾。

何子腾边说笑边非常自然地把那个虾仁放入口中,像品尝无比美味似的,细细嚼着,就当着全家的面咽下了,韩父韩母无语了,何子腾仍然自在如初。

韩滋轩不禁暗骂,靠!这小子一定有病,他不嫌恶心,自己都嫌恶心,完全失算了啊!本来打算应该不会吃下去的嘛!爸妈可都看着呢,以後都不要做人了。一顿饭下来韩滋轩的脸憋得通红,何子腾笑得更迷人了,显然心情很好。

车里何子腾舔舔嘴唇,一个极尽魅惑的笑,“那个虾仁真鲜呢!”

气得韩滋轩直喊:“停车,停车,我要下车!”

“乖,别跟一只虾仁一般见识,别吃醋啊!那虾仁再鲜,也没有你鲜啊!”何子腾的黑眸在暗中越发的亮,看得韩滋轩不敢做声,只能傻傻地被看着。

偶尔扫过的灯光,映出俊美的五官,漂亮修长的眉不仅不显女气还微微地透出一股英气,直而高的鼻梁,天生用来接吻的性感嘴唇,还有那丝毫瑕疵没有的白皙肌肤,韩滋轩觉得自己还真是色啊,看一个男人竟能看得如痴如醉的。进行着激烈的心理斗争,一边白色的小天使说:“没什麽,我就是看看,又没怎麽样。”一边黑色的小恶魔说:“你还想怎麽样,难道压倒人家啊,知羞不?”

何子腾一旁偷偷观察,方才呆呆地看着自己,然後一会儿坦然平静,一会儿紧紧皱眉。何子腾笑了,看来快了。

☆、第九十三章 被围堵了

“小姐,这是您要的资料。”秘书将一份文件递给陈佳禾,陈佳禾的红唇微微翘起。

“看来也不是什麽了不得的人物嘛,不就有个清纯劲儿嘛!何子腾,我要让你看看你的清纯少女是怎麽浪的,也许还不如我呢!”摆摆手,招来一名助手,耳语了一番。

有的时候只需要行动是不需要语言沟通的,譬如韩滋轩现在的情形,一群黑西装在校门口守着,四处张望,本来就等着大家都走得差不多的时候出来的韩滋轩,没了什麽屏障,想要躲都躲不掉,当然是三十六计跑为上啊。

韩滋轩就一边跑一边思考,最近也没得罪过谁啊!澜帮?不会!段天傲和段元培不会做的。天一帮?不会!除非谢荣不要活了,他也没有那个胆子。

韩滋轩回头看看追来的人,嗯!速度还行,跑了这麽远还挺执着,值得夸奖!韩滋轩调整速度,不用全速,单手翻墙而过,利落地着地。

嘲笑地看看那群笨拙地翻墙的人,向着人家挥挥手,再来一个飞吻做告别,气得那群大汉眼睛充血,嗷嗷直叫,眼睁睁看着韩滋轩背着水粉色的小书包,故意一扭一扭地走了。

哼哼!用这种货色来截我?等下辈子吧!姐姐我的越野跑都比你们走的路多!

“什麽?你再说一遍,让那丫头跑了?你们一群大男人竟然让一个十几岁的丫头给甩了,还真是没用!全都给我滚出去!”陈佳禾大发雷霆,没想到韩滋轩竟不是一个文弱的书呆子,运动神经那麽好。看来不下一记猛药是不行的了。

想了想拨通了一个号码,立即把声音调整为四个加号:“荣哥,近来可好啊,想死妹妹我了!”结尾还拖着长音,听得人觉得好像吃东西有点被腻到了的感觉。

“呦,是佳禾妹妹啊,怎麽回国了也没告诉哥哥一声啊!”谢荣听得浑身舒爽,立刻想到了陈佳禾玲珑有致的身材,漂亮的脸蛋,还有那会勾人的眼神和听得人痒痒的魅音。

“这不是有人欺负你的佳禾妹妹嘛!妹妹心里不畅快,都好久没出家门了,恐怕要憋出病来了。”本来想向澜帮的段天傲求助的,结果听说段天傲为了一个女人酗酒,不问帮中事务,想来也不会有心思搭理自己。只好向这只老狐狸求助了,高手都在这两帮中了。

“呦,谁敢欺负我的佳禾妹妹啊,荣哥我定不饶他。”

“荣哥,只是个小人物罢了,不劳烦荣哥亲自动手,只要荣哥借妹妹点好手,妹妹就感激不尽了,事情过後,妹妹自会去府上谢哥哥的!”看来也只能让谢荣那个老狐狸占便宜了。

哎!不巧啊,否则是段天傲就美好了,那男人的身材长相真是没话说,危险又诱惑,让人热血沸腾呢,家世虽是黑道,也是没话说的稳固,也算是能与何子腾并驾齐驱的人物了,只是上回见面被别人捷足先登了,没勾到手。

怎麽着,又是这情形,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啊,天天有人在学校门口候着,也太奇异了!韩滋轩根本不看人,转身就跑,基於上次的经验,也就没有用全速。

随着脚步声的临近,韩滋轩知道了,这次的人和上次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上的,这次的人都是高手,都是有些功底的,和普通的保镖不同,像是经过训练的职业杀手。

一次又一次地玩这种你追我赶的游戏,韩滋轩有点不耐烦了,到底是什麽人这麽穷追不舍的?总之也错失了加速的良机,倒不如看看他们耍什麽花样。韩滋轩减速,佯装跑不动被围堵了。

☆、第九十四章 英雄救美

一拳迎面而来,韩滋轩计算好时机正要还击,却被一人拦下,和那群人厮打起来。那群黑西装虽是围攻,韩滋轩也看得出是佯攻,那救人的也不过是三脚猫的功夫。

看来这演得是英雄救美啊!韩滋轩看看自己的角色只能是被救的小白兔了,既然要演戏,自己也得配合点啊!韩滋轩摆出受惊吓的模样,时不时再来个两声“啊!”、“啊!”的害怕惊叫声。

等那名帅得不成样子的英雄以一敌众全胜地打跑来犯之後,冲着韩滋轩灿烂一笑,韩滋轩敬业地挤出了惊吓加感激的泪水。那模样怎麽看怎麽让人怜惜,就算是水蓝看了,也一定会照样上当。

年轻帅男拿出洁白的手帕,温柔地递给韩滋轩。韩滋轩心里笑得满地打滚,暗暗想今天何子腾说了要晚回家加班的,陪你玩玩也好。

抿嘴笑道:“谢谢你。”摘掉眼镜,看那男子面露惊艳的神色,心里无限地鄙视了,果然是演戏啊!

“小姐有没有受什麽伤,要不要去医院看看?”男子回神温柔问道。

“没有,幸好先生你及时出现,否则……”韩滋轩面露惊吓的样子,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直叫人好不怜惜。

“小姐,受惊了,这样回家去,父母见了也是担心,还是找个地方歇一会儿,压压惊吧!”男子露出关心的神色。

看看露出狐狸尾巴了吧,想也应该不是什麽好东西。平时倚靠家里有点钱势的公子哥,难道都是这样钓花的吗?

韩滋轩做犹豫不决状。

“如果小姐信得过在下,在下倒是知道个好去处,离这里也不远。”

“你刚刚救了我,现在又要照顾我这些,恐怕太麻烦先生了吧!”韩滋轩不好意思地说。

心想这一片地方是天一帮的,店面也是天一帮在照应,眼神不觉暗了暗。

“怎麽会呢!我们快点离开吧,说不定一会儿他们会找帮手,到时候就难办了。”

韩滋轩点了点头。

“来这种地方恐怕不太好吧!”韩滋轩环顾酒吧的四周,因为天还没有全黑,夜生活还没开始,酒吧里很空。

“虽说不好,不过这里也不是很容易找,只要一会儿就好,小姐是信不过在下吗?”男子有点失望的地说,抿了一口红酒。

“啊,没有,先生误会了,我没有那麽想!”韩滋轩有点紧张地说,用喝果汁来掩饰。

“小姐是不是得罪了什麽人,如果小姐愿意信任在下,不妨跟在下说说,是不定可以帮上忙。”男子诚恳地说。

“我也……不知道……”韩滋轩趴在了桌子上。

男子意味深长地笑了,“我改变主意了,不用找别人了,这个丫头,我要了,按准备好的就行了。”

“谢少,那丫头可是你碰不得的,我让别人动她,别人死活我可不管,可是你……”陈佳禾并不想让谢荣的侄子来做,谢荣没有儿子,这谢荣唯一的宝贝侄子有个什麽闪失,可不好交代。

“陈小姐,你是求我们谢家办事的。一个高中生有什麽碰不得的!”男子低沈微怒的声音让陈佳禾不能再言语了,谢言是很瞧不起陈佳禾那种女人的,倒是对韩滋轩这类清纯学生妹颇有兴趣,要不是二叔谢荣派高手出来,自己好奇,才不会有这种艳遇呢!

☆、第九十五章 是不是太坏了?

陈佳禾潜意识里有不安,万一这谢言看对眼了那丫头,反过来倒咬一口,可不是糟了,立即开车带人赶过去。

“谢少,这丫头有什麽好的,如果谢少你喜欢这样的,改日妹妹我再给谢少送人来,你看好不好?”陈佳禾赔笑,陈家的主要事业在石油方面,是经商的,没有黑道的关系,要说办事攀上了谢荣除了靠自己的姿色,也就是靠雄厚的财力。而且陈佳禾坚信没有钱办不到的事情。

“陈小姐,你那风流史也不用我说了吧,你送的人,我怎麽敢要呢?没看到床上的人儿吗?快点出去,别坏了我的兴致!”低头看看韩滋轩粉嫩的小脸,想这孩子还真是招人疼,没心情跟陈佳禾说话。

“来,宝贝儿,尝尝这个,管保你喜欢!”谢言拿出一颗白色的药丸,扶起韩滋轩。

“还看什麽,把陈小姐请出去啊!”谢言向着手下吩咐道,特意加重了“请”字。

大手捏开韩滋轩小巧的小巴,韩滋轩突然睁开眼睛,吓得谢言一怔,韩滋轩快速地用手刀劈晕了谢言,保镖一看不好,都冲上去。

陈佳禾一看连连往後躲,只以为韩滋轩身体素质好,善於跑步,所以家里的保镖没追上,没想到韩滋轩会如此动作。那场戏演完高手都回帮中去忙帮中事务去了,加上谢言在自己地盘上活动,自己又会功夫,保镖根本不是韩滋轩的对手。

眼看陈佳禾溜到门边,要逃,韩滋轩怎麽能放过,闪人,动作迅速地又一个手刀劈晕她。

五分锺不到的功夫,地上躺着七七八八的人,韩滋轩踢踢脚下的人,微笑着说:“滚回去给你们帮主报信,告诉他,陈佳禾要的人是小凉。你们的少爷先留在这儿,我候着你们帮主。”保镖都赶快爬起来,回去报信儿了。

韩滋轩拿起谢言手中的药丸,用酒柜中的威士忌杯倒了酒投进去,一人一半地喂了陈佳禾和谢言。

抿嘴笑道:“是不是太坏了?”出门锁好,自己是健康的好孩子,都没有偷看现场版哦!

韩滋轩摸摸自己的肚子,“就喝了一杯果汁啊,还是加料的,真是亏待你了!不过现在咱们补偿一下吧!”韩滋轩痛快地点了吃的,什麽贵就点什麽,天一帮这个第二大的帮派也不缺自己这点吃食,所以韩滋轩吃得很心安理得。

“我大概还得一个多小时到学校附近的路口,在那里等我就行了,好了,好了,知道了!”韩滋轩有的时候觉得何子腾真的很罗嗦,就像自己没受过训似的。

想到这里,韩滋轩不禁笑了,那个谢言也真有意思,自导自演了一场英雄救美,还以为演得很成功,给自己下药,等下辈子吧!韩滋轩受训时对这个方面了解得最深,又喜欢化学,下药对韩滋轩是没什麽作用的,有的是根本没喝下,有的是喝下了也有良好的抗药性,一般新药韩滋轩都是有解药的,当然了这种解药肯定少不了马来的贡献。

今天那种催眠剂根本就是小儿科,在趁谢言不注意的时候,韩滋轩早就投了解药进去。

韩滋轩吃饱喝足,满足地舔了舔红艳的嘴唇,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向那关人的包厢走去。师父啊,爸爸妈妈啊,原谅小轩吧,小轩不是故意要看的啦!小轩只是要拿到证据而已!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