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月欢 > 全文阅读

正文 81-90完结

81-90完结

☆、第八十一章 穿衣

第八十一章

月欢从极致的高潮中回过神来,看着身上的男人,一时间有些欲哭无泪,原来他们是来偷情啊,亏她还有些淡淡甜蜜与喜悦。

声音含着些许委屈,嗔怪的道:“起来,重死了。”

冥夜当然知道女人在气什么,餍足的起身,捡起地上四散的衣物,体贴帮着女人穿上。

月欢坐起身,眼角瞄到男人精瘦却结实的腰腹,特别是那胯间的雄伟,红着脸移开了视线。一把抢过男人手上的小裤裤,恼羞成怒声的道“我自己来,你先穿上衣服。”

“呵呵,恩”冥夜看着女人脸色羞得粉红,微微嘟着双唇的小女人模样,不自觉的笑出声,在女人怒瞪下,才勉强收回了越来越大的笑意,故作正经的应了声。又实在忍不住,大笑出声:“月,你真可爱。”

月欢耸拉着肩膀,背过身,默默的穿衣服,秀丽粉嫩的脸颊又红晕了几分,简直快烧起来,心中不禁有些嗔怪,平时除了晚上或者早晨才会见冷冰冰的人稍微露出些许笑容和迷离的神色,今天一天笑的那么好灿烂做什么,让她心脏一直扑通扑通的。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孩,连床都不知道上了多少回,还这样。真是丢脸死了,都是风的错。

冥夜看着女人背过身子不理他,有些忏悔的拥着女人,脑袋靠上去,磨蹭几下,有些讨好的味道。

月欢不用回头也能想象出男人迷惘的不知所措的神色,总觉得有些罪恶感升起,仿佛男人像是被抛弃的宠物一般。想到那情形,月欢不自觉的哆嗦一下,这是什么乱比喻,那么霸道强势的人和宠物一点关系也搭不上,虽然确实在她面前,男人是有一些予取予求的模样,但是应该还没到那个地步吧。

“你冷吗?”冥夜感觉到女人似乎颤抖了一下,低低的带着关切的问道,伸手取过一旁剩下的裤子,递了过去。

“没”月欢接过裤子,将身子拔了出来,有些尴尬的套上裤子。手中一边整理一边回头有些惊愕的看着已经穿戴整齐的男人,心中感叹男人脱衣服的速度和穿衣服的速度一样惊人。

感受到月欢有些哀怨的眼神,冥夜自动自发的帮着女人整理有些零乱的头发,只是拨弄几下,本就毛糙的长发,更加乱蓬蓬的,怎么也理不顺的感觉。

月欢看着和她一头乱发折腾的不亦乐乎的男人,有些又好笑又无奈,一把拉开男人的手掌,随意的摸了两下脑袋,勉强算是能见人了。冥夜有些好奇的看着,感觉有些神奇,伸出手刚想继续研究下,看着女人怒瞪着自己的模样似乎有些生气了。乖乖的撤了手,微微一笑。

“你带我来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月欢无奈的提醒。

冥夜恍然回过神来,记起被自己忘到九霄云外的正事。搂着女人的柔软的腰肢,向着后院走去。

☆、第八十二章 湖边

第八十二章

进行完非常愉快的自助晚餐——烧烤,月欢所有的不愉快都在男人烤的焦黑的**腿和那张已经分不清是白是黑的俊脸面前,消失无踪了。果然人无完人啊,哈哈一笑,月欢吃着烤的酥黄,香气弥漫的**腿,扎巴扎把嘴,一派享受状。

冥夜看着得意的女人又好气又好笑,这算是他有生以来最狼狈的一回,原来烤肉比抓捕猎物还要难。

“这个给你”月欢看着嘚瑟够了,老老实实的递了几串烤肉过去,做人还是不能太过分,要懂得适时的收敛。

冥夜看着递过来的烤肉,蓝眸在火光的照耀下闪着动人光辉,融融的暖意倾泻,嘴角挂着有些懒有些柔又有些淡淡的孩子气的笑容,静静的凝视月欢。半响才就着月欢的手,慢慢的撕咬起来,那性感优雅的模样。月欢觉得自己有些化了,一股暖流从手指尖一直到滑到心头,身体微微有些颤抖,小脸粉红。

“你自己拿着吃”将剩下的肉串有些粗鲁的塞到男人手中,月欢扭过头气鼓鼓的啃着**腿,狡猾的男人倒是学会怎么勾引她了。

冥夜柔柔的看着女人的背影,莞尔一笑,不再做什么,有些事情过犹不及。安静的带着淡淡得逞的笑意,神情愉快的吃着手中的肉串。

两人吃完简单的晚饭,裹着薄薄的毯子相互倚着坐在湖边,看着月朗星稀的天幕,伴着湖边偶尔滑过的凉风,两人闲闲的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说了什么不重要,只是觉得这样的感觉很好,好到让人醉了。

睡意席卷,月欢嘴角带着笑容甜甜的沉入梦乡。身旁额男人专注的凝视很久很久,拥着女人,直到天色泛白,才抱起女人走到一边布置柔软的帐篷里,相拥沉沉的睡去。

(今天有点想睡了,就暂时这样吧,嘻嘻O(∩_∩)O哈哈~明天要开始~~~)

☆、第八十三章 铁盒

第八十三章

正午的阳光猛烈的炙烤着大地,月欢帮着徐奶奶收拾着东西准备出院。自从上次见面之后,月欢没事就过来陪着老人聊天,老人的身体愈加健朗了,医生说可以出院了,老人也有些想念自己和老伴的住所。老人明白她这身体时好时坏的,也就这几年,对于儿子、女儿各种争夺财产行为,老人只能无奈的苦笑。

但是月欢后来偶尔遇到老人的亲人发生些争执,却也再也不像那时一般无所顾忌,现在对于老人倒是多了几分真心,月欢想着应该是风私下弄了一些小手段吧。

“看你笑的这么开心,应该是想到你家那位了,今天怎么没看他跟着来,你们一直不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吗。”老人揶揄的看着月欢,笑着取笑道。

“他今天有事,等下来。”月欢小脸微红,有些局促的转移话题道:“徐奶奶,你还有什么东西没收拾吗?”

“害羞了,呵呵,老人家不笑你了。”徐奶奶乐呵呵的笑笑,扫了眼病床尾放置的零零碎碎的并不多的东西,老人悠悠的道:“没什么了,多谢丫头了。”

“妈,可以走了吗?”一个矮胖的妇女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数人,月欢朝着老人点点头准备退出去。

“等下,小丫头。”老人想起什么,叫住月欢,瘦骨嶙峋的手指在行礼堆中摸索一阵,片刻后掏出一个有些破旧的小铁盒,递给月欢道:“留着做个纪念吧。”

月欢接过,只当是老人的一点心意,并未在意,微微一笑道了声谢谢,转身离开了病房。

嘟嘟的电话声响起,月欢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显示的号码,是风:“喂”

“月,我还有些事要忙着处理,我让魅去接你。”男人有些歉意的说道。

“你忙吧,我没事。”月欢笑着回道,男人的忙碌她也是看得到的,不管多忙,风还是尽一切可能的抽时间陪她,她很满足也有些心疼。

男人再仔细的交代几句,就挂了电话,看来今天的会议需要延长了,希望不会出什么问题。

医院门口,月欢无聊的站在阴凉处,看着远处来往的车辆搜寻着。突然想起老人给的小铁盒,有些好奇的掀开盒盖,里面最上层的是一个银制的怀表,已经很旧了,却依旧很精致,有种别致的韵味。将怀表拿在手中,月欢看着下面似乎有些小照片,将怀表揣到口袋里。伸手取出那些有些时间的照片,开始的一张是老人乐呵呵的站在樱花树下,后面的一张是一对年青的男女一左一右的抚着老人,笑嘻嘻的看着镜头。

“啪”的一声轻响,铁盒直接砸到地面之上,月欢完全没有理会,抓着手中的老照片,双眸盯着左边笑容灿烂如阳光般的俊美男人。眼泪不可抑制的流下,如断线的珠子般,脑中模糊的身影慢慢的清晰。记忆如潮水一般涌入,月欢迷迷糊糊的向前走去,脚步越来越急,她想要离开,离开所有人,抛开所有的一切,神情恍惚的向着马路边冲去。

☆、第八十四章 车祸

第八十四章

月欢茫然无措的向前走着,脚步匆忙,脑中久远模糊的记忆仿若被开启一般,不断的涌现,虽然混乱,却异常的清晰,眼泪不自觉的模糊了视线。

月欢拼命的读取脑中的记忆,不管不顾在街道上横冲直撞。医院门口,本就拥堵的街道上出现一片混乱,车主狂按喇叭夹杂着高亢的咒骂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女人的身影仿若漂浮在暴风雨下海面的一叶小舟,随波摇曳,在波涛汹涌的车流中摇摇晃晃的有些晦暗不明。

刚刚将车停在路边,伸着头四处张望的魅,瞟了这边混乱一眼,余光中出现的熟悉的背影,差点没将他吓昏过去。

魅倒抽一口凉气,紧张的盯着那摇摇晃晃明明灭灭的身影, 手指不自觉的颤抖,慌忙间想要解开身上的安全带,却硬是解不开。

“该死”懊恼的低咒一声,手指握拳,狂爆的砸向方向盘,丝丝的疼痛唤回了些许理智,喘着粗气,稍微冷静下。身体直接一个诡异的角度钻了出去,双腿不要命似的往前冲,口中大声朝着远处的狂吼:“月,月……”

眼角瞟到女人不远处,迎面一辆来不及刹车的卡车直直的冲了过来,魅只觉的脑中霎时间一片空白,不可以!脚下发力如离弦的箭矢一般,仿若一道白影,直直的插入卡车和女人之间。

“砰”的一声巨响,月欢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耳膜被震得发麻。回过神来,错愕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有些茫然无措,刚刚发生了什么。周围的路人齐齐的向着前方跑去,月欢心底升起不好的预感,霎时间想起发生了什么事。刚刚推开自己的人是谁,月欢拼命的挤进人群,看着躺在地上的男人,难以置信瞪大眼,哪张已经血肉模糊的脸庞,是那么熟悉。

“魅!魅!你怎么了!”月欢膝盖磕在地面上,手足无措的跪在一旁,手指指甲狠狠的扣着坚硬的地面,看着那一缕缕红艳的血色,眼眶发红,心底慌作一团,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恍然间掏出手机,熟练的直接拨了过去,男人熟悉的声音响起,像是有什么安慰一般,月欢歇斯底里放肆的哭叫起来:“风,魅……魅……魅……”

月欢乱无章法的嘶吼,心中的慌乱、不安、恐惧……不停交织,过激的情绪直接让月欢脑中本就脆弱的神经接近崩溃,一阵眩晕,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手机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月,你怎么了,冷静点,魅,怎么了!”手机那头传来男人慌乱的声音。

医院的急救人员在月欢昏过去之后,刚好赶到车祸现场,直接将两人送入了急救室。

好心的医护人员拾起手机,对着电话那头已经急疯了的男人,匆忙间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和地址就挂断了电话。

☆、第八十五章 醒来

第八十五章

安静的病房内,淡淡的微风拂过雪白的窗帘,白纱微微扬起,清爽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幽香,让人不自觉的放松。噼噼啪啪极其轻微的键盘敲击声从病床边传来,身材修长的俊美男人双手快速的在笔记本电脑上飞舞,视线带着浓浓的关切和深情,时常不自觉的飘向床上安静沉睡的女人。

月欢缓缓的苏醒过来,睁开眼,刺目的阳光照得眼睛有些发疼。微卷的睫毛反复眨动几下才适应过来。看清床边神色紧张的盯着自己的男人,一时间五味繁杂,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月,你醒了。”男人坐在床边,站起身,伸手掖了掖被子,轮廓分明的脸庞虽然谈不上柔情似水,却也没了往日记忆中的冰冷高贵,像是一个最平凡的男人,专注的视线带着不容错过的关心和深情。

月欢眼神复杂的盯着男人,她有些混乱,这些日子她到底过得多么荒唐。一层层的谎言,像童话般的生活,她多希望那只是一个混乱荒唐的梦,可惜那真真实实的存在她的记忆中。

男人察觉出女人的异样,手上微微颤抖一下,有些颓然的坐回椅子上,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又有些无从开口,只能静静的等待,等待女人的宣判。仿若一个世纪之久,男人才听到一声悠悠的叹息。那声叹息,仿若一道惊雷,炸醒了男人全部的神经,心里不自觉的焦躁不安起来。

月欢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整理一下思绪,张口道:“你……”

“月,你饿了吧,我给你去拿些吃的。”男人没有等她把话说完,有些逃避的边走边压着嗓子低声说道。

“等等,冥夜”月欢急忙叫住神色匆忙的男人,有些话还是需要早点说清楚。

冥夜顿了一下,转过身,坐回原位,平静的脸庞看不出情绪,那双湛蓝的眼眸变成深蓝,有些灰蒙蒙的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月欢突然觉得有些不忍,定了定神,缓缓说道:“魅,没事吧!”

“没事,刚刚脱离危险,魂已经赶过来了,你不用担心。”冥夜平静有些木然的回道。

“那就好”

月欢松了口气,稍稍停顿一下,继续说道:“还有不要再为难阮天了,你们以前一直是朋友,也是因为我才闹到如此地步。”

冥夜抬起头,认真的盯着女人,沉默良久,才缓缓说道:“如果你希望,我答应你。”

月欢转过头去,避开男人过于灼热的视线,深深的吸了口气:“让我冷静一段时间。”

“你答应过我的,陪我一辈子。”男人声音有些低沉,带着淡淡的委屈。

“我不会逃跑了,先让我冷静一段时间,我现在没法面对你们所有人。”月欢无奈的说道。

“我给你时间”冥夜看出女人的坚持,点点头同意了。

月欢松了口气,至少暂时安稳了,至于以后的事慢慢解决吧。

☆、第八十六章 回来

第八十六章

月欢看着熟悉的小楼,有些茫然和彷徨,她不知道为什么又回到这个小书吧来了,只是从医院出来,她脑中第一次浮现的就是这里。脸上苦涩的一笑,甩开心头的抑郁,推开木制的栅栏,沿着小碎石路缓步前行,推开玻璃门,悠扬的风铃声响起。

一张熟悉的脸惊喜的看着她,瘦小的身影直接冲了过来,急切带着欢快的说道:“清月姐,你回来了,这些天你们都去哪了?岳天哥也不在……”

面对小童的一大堆问题,月欢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微微摇头道:“别问了,我刚回来就被你震得头都大了。”

小童小脸一红,反应过来自己过于激动了,腼腆的笑笑,不再多问了。

“让我泡杯茶,我们慢慢谈。”月欢放下小包,走到茶水间直接泡了两杯花茶,一杯递给小童。转个身,手中捧着另一杯热茶慵懒的坐靠在专用的小榻上,闻着淡淡的花香,心情稍稍安定了几分。

“清月姐”小童看着明显有些走神的女人,低低的唤了声。

“小童,谢谢你,一直守在这里。”月欢叹了口气,扫了一眼一切如往常一般毫无变化的书吧,悠悠的说道。

小童看着女人眼中感伤,扬起一抹甜美的笑容:“清月姐,不想说可以不用说,回来就好了。”

月欢听着小童稚气的话语,有些感动,微微一笑,不再多说什么。抿了一口清淡的茶水,身体向后仰着,抬头看向窗外。心中小童的那句话却不断的盘旋,回来就好,这里是她可以回的地方吗?风离开后,她一直都没有家,漂泊已经成为习惯一般自然。只是现在她突然有些累了,发生这么多事,她真的有些不知所措,心乱如麻是她目前最好的写照。

算了,不去想了,顺其自然吧,月欢摇摇头,有些逃避的想着。

但是月欢的平静只过了两天,就被突然出现的男人完全打乱了。看着抱着电脑老神在在的坐在藤椅上的男人,月欢撇撇嘴,男人给她冷静的时间只有短短两天。月欢有些愤愤不平,不想搭理他,男人也安静的做着自己的事,只是眼角的余光偶尔飘向忙碌的女人。

前段时间都是小童一直在打理,月欢这次回来直接让小童休息几天,看着并不算大的书吧,真的一个人忙活起来还是有些忙碌的,但是月欢并不觉的累,反而精神奕奕的,她很满足于这种充实的生活。

优美的风铃声响起,月欢抬头看着熟悉的身影,眼睛有些湿润,几个月不见他憔悴了很多。温润如玉的男人看着女人,眼眶有些微红,情不自禁的走到女人身边,声音带着几分低哑和小心翼翼道:“你回来了。”

月欢柔柔的一笑,点点头,轻声嗯了一声。

看着两人眉目传情,旁边端坐的男人有些受不住了,轻咳一声,清冷的声音淡淡的道:“阮天,我想我们最好可以谈谈了”

阮天转过头,眼神有些意味深长的看向冥夜,并没有任何惊讶,收敛起所有的情绪,温和笑笑,又冲着月欢道:“给我们都泡杯茶吧。”

月欢点头应了,一边泡茶,一边偷瞄着身后面对面坐着的二人。两人互相凝视着对方良久,依旧沉默不语,月欢却觉得小书吧中有些刺骨的寒意,冷飕飕的,抬头看着窗外金灿灿的艳阳,一时间有些无语。

☆、第八十七章 蜕变

第八十七章

良久,冥夜终于打破沉默,淡淡的语调倒是听不出有什么恶意:“认识这么久,你的本事又长进了不少。”

阮天笑笑,意有所指的道:“我别无选择”

冥夜倒是无所谓:“放心,以后不会了,对于冥门来说多个强劲的帮手比敌人更有利。”

阮天笑容有些凄然“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从未想过背叛冥门,当初我只是想带着她离开而已。”

“我知道,黑岛本来就不重要了。”

阮天看着眼前仿佛变了一个人的冥夜,有些感叹的说道:“想不到会有这样一天”

冥夜垂下头,陷入回忆中一般,蓝眸更加幽深了几分,嘴角上扬一个浅浅的弧度,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可以称作温柔的情绪悠悠的说道:“只能说,我们并不太了解自己。”

阮天也深有体会般,悠然的一笑,陷入回忆之中。

月欢疑惑的看着笑的有些诡异的两人,温柔中还带着淡淡的傻气,气氛异常的温馨。脑中不自觉的勾画出一幅画面,忽然感觉后背一阵发凉,脑中不太和谐的画面顿时烟消云散,再望向两人,刚刚的温馨像是泡影一般消失了,气氛有些剑拔弩张起来。

冥夜冷冷的盯着阮天:“你最好离她远一点。”

阮天淡淡的一笑,声音中带着淡淡的挑衅:“我相信我们应该都是等着她的选择。”

“不管如何,我都不会放手”冥夜态度坚决的道。

阮天无所谓的耸耸肩,悠悠的说道:“没有人能控制感情,神都不可以,我并不想占有,只要她开心什么都可以。我只想一直守在她,即使远远的看着就可以了。”

冥夜听着阮天话,有些震惊,脑中突然想起了魅,想起了月温柔的笑容,想起了很多他以前一直忽略的东西,心底有些抽丝剥茧般的疼痛,蹙起眉头,闭了闭眼,半响才缓缓说道:“是这样吗”

阮天看着冥夜不再说什么,有些事情,他相信很快他就会明白,有时候守候比占有来的更快乐,也更艰难,如同他们这般从黑暗中走出来人只要一旦抓住了就永远不想放开,可是有时候却不得不选择放开,一旦学会放开,才发现自己拥有了更纯粹更美好的东西。

月欢竖着耳朵听着阮天的话,心底有些酸酸的又有些甜甜的,她何德何能让他为她如此。阮天的爱就像他的人一般柔和中带着看透一切的智慧,缓缓的渗入她的心,一点点的剥开她的防备与逃避,让她慢慢的学会依赖和习惯,这样的天让她无法不去喜欢。

可是对于冥夜,这个骄傲冰冷的男人,为了她改变的太多,多到她无法承受,那么有魅力的男人,能有多少女人能抵抗,她一直守着自己的心,可是在那段失去记忆的日子还是有些心动了,不是因为他是风的替身,而是男人那时不时冒出的脆弱让她总是不自觉的心疼想要给他一点点的关怀,到现在她依旧无法完全的放下他,无法否认那种心动的存在,可是她们之间又能算作什么。

她承认她是自私的,她无法像他们那般毫无保留的付出一般,可是这种喜欢真的是爱吗?她心中有些怀疑,就算是喜欢有人能同时喜欢上两个人吗?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多,像是一个无底洞般永远都填不满,月欢只觉的更加茫然了。

“月……月……”冥夜唤了几声,女人依旧僵着身子一动不动,似乎陷入了很深的思绪中,缓缓起身走过去,伸手轻轻的拍了一下。

“啊,怎么了”月欢惊叫一声,看着疑惑的看着她的两人,回过神来有些尴尬的笑笑淡淡的问道。

冥夜不在意的举了举手机道:“刚刚魂打电话,魅已经醒了,没什么大碍了,你要去看看吗。”

听到魅没事,月欢彻底的松了口气,心中有些惭愧,发生这么多事,她几乎完全将魅抛在了脑后。这个为了她差点连命都丢了的男人。

“我帮你看着书吧,你去吧,等你回来我再离开。”阮天看着她微笑着说道。

月欢带着感激神情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阮天,他总是如此的体贴,丝毫不逼迫她做决定,总是呆在她看得见的地方等待着她。

叹口气,低低的说了一声“谢谢,我跟你一起去医院。”

脚步有些急切的取过柜台后的小包,快步的向着门外走去,她有些忍不住了。

冥夜一路静静的走在女人旁边,为她拉开车门,两人迅速的钻了进去,沉默的向着司机挥了挥手,司机会意的向着医院开去。

冥夜转头看向若有所思盯着窗外的女人,心口不自觉的抽痛了一下,他有些不敢问出口,这两天看不到她,他几乎发疯般的想着,她在做什么,有没有想他,或者有没有睡好……所有的事情都变的一团糟。可是真的看到她,他什么也不敢问,他一点也不想确定那个答案,只是那样呆着,只要能让他看得到,他就立刻安稳下来。

汽车平稳的行驶,两人各怀心事的沉默不语。

☆、第八十八章 选择

第八十八章

“滚,全部给我滚。”月欢听着门内传来的砰砰的杂乱的声响,还带着些许嘤嘤的哭声。这又是怎么回事,里面是在世界大乱吗。刚想推门进去,门自动的开启,两个漂亮的小护士哭哭啼啼的冲了出来。

月欢有些不明所以的向门内探进去一个脑袋,震惊的看着豪华的病房中仿佛是台风过境一般,能打烂的绝对没有完整剩下的。她有些不敢进去了,刚想缩回头,准备将刚刚匆匆离开的冥夜叫回来壮壮胆子。刚从洗手间出来的魂,看着月欢,大大的松了口气,直接将门拉开,将一包东西递给她,不负责任的道:“来得正好,将这些让他吃下去,我有事先走了。”说完逃也似的离开了。

月欢有些不知所谓的看着魂离开的背影,低头看看手中的药丸,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这都是什么人,难道魅有什么问题,不是说没什么大碍吗。

深吸口气,轻手轻脚的踏进病房内,看着转身背对着她安安分分的躺着的男人,松了口气,找了个安全的位置,估计也没有什么可扔的了,出声道:

“魅,你没事吧”

床上一动不动的男人,猝然转过身,“哎呦”一声惨叫。

月欢立刻移了过去,皱皱眉,担心的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只是抽筋,小月,你没事了啊,我好想你。”听着魅有些无赖撒娇似的话语,月欢一时间有些回不过味来,想起黑岛时让人胆颤心惊的毒蛇般的眼神,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

“小月”魅继续唤着走神的女人。

月欢回过神来,看着面前无辜的眨着眼看着她的男人,嘴角有些抽搐:“呃,魂让我给你送药过来,我去给你倒水。”

刚想转身,手臂却被人抓住了,魅神色认真的盯着女人,有些小心翼翼的道:“小月,难道你怕我吗?”

月欢看着男人脸上的失落和悲伤,无奈的叹了口气,什么时候魅这么了解她了。想起这些日子来他对她的关心,有些悠悠的道:“我只是想起了很多事。”

“是吗”魅收回手,低低的仿若自语。低垂的头看不清情绪,月欢却能感觉到一丝的孤寂苍凉的感觉。微微一笑道:“那是以前,现在怎么可能,你应该吃药了,我去帮你倒杯水。”

月欢说完转身四处寻找,并没有看到男人痴痴的望着她的眼神,终于在厕所找到唯一幸存的玻璃杯,月欢打了一杯热水,吹凉了,将手中的水杯和药丸一起递给男人。

魅笑着接过,微微皱了皱眉,一口气直接将十几颗药丸吞了下去,然后猛灌了一大杯水,才缓过劲来。月欢愣愣的接过水杯,第一次见人吃药是用灌的。

月欢直接取过一旁的扫帚,准备收拾屋里的一片狼藉,魅立刻叫住她:“小月,我们出去走走吧,我想出去晃晃,这里等下就有人收拾了。”

月欢有些疑惑的看着魅绑得结结实实的一只脚,淡淡的道:“你这样怎么出去”

“你陪他去吧,他在这里,没人敢进来打扫。”魂不知道什么时候倚着门边,指了指床边的轮椅,意有所指的道。

月欢有些明白过来,回想起刚刚进来时候的情景,估计这座活动火山在这,没人敢进来倒是真的。将轮椅推到中间,抚着魅,缓缓的坐上轮椅。

魅双手抚着女人的肩膀,鼻翼间传来的淡淡幽香,不自觉的有些沉醉。

月欢看着巴在她身上一脸陶醉的男人,脸色不自觉的有微红,使力拍了拍他的手臂。

男人反应过来,魅惑的笑笑,一点也不尴尬的伸手搂的更紧,有些凄然的道:“就抱一会儿,下一次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

月欢不知道怎么形容心里的滋味,一直以来,她只当他只是开玩笑多过于真心,可是发生这么多事,她有些骗不了自己,她明白魅对她的心,可是……唉,现在她感觉生活一切都乱了。

魅轻轻放开怀中的女人,脸上明媚的笑容带着淡淡的满足,悠悠的说道:“你不需要觉得有负担”

月欢听着男人的话语,叹口气,又是一个委曲求全的男人,她到底做了什么,才会让他们一个个如此。不是对她有恩就是让她难以割舍,这让她怎么选。

☆、第八十九章 故事

第八十九章

宁静的小湖边,微风拂过,湖面掀起一圈圈涟漪向着四面荡开,月欢坐在树下的木椅上,盯着湖面荡开的涟漪发呆。

魅坐在一旁,安静的看着女人,心里平静的出奇,仿佛就这样一辈子也未尝不是件幸事。

“小月,想听故事吗?”

月欢转头有些疑惑的看向魅。魅只是淡淡的一笑,悠悠的带着些许感伤的道:“你知道我和夜是怎么认识的吗?”月欢摇头,魅笑着继续说道:“你一定猜不到,我们是在抢垃圾的时候认识的。”

月欢震惊的看着男人,这般娇贵的两人到底……

“我从小是被扔在大街上的孤儿,翻垃圾堆的食物已经是种本能,我记得第一次看见夜,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夜穿着我从未见过的华丽衣服,却完全不管不顾的翻着垃圾堆里面的食物,我们为了争夺一块只剩下一口的面包大打了一架。那种如野兽一般发狠的拼命似的打法。”

“所谓不打不相识就是这个道理,渐渐我们熟悉了,我知道了他,穿着那样华贵的衣服却过着连乞丐都不如的生活。他不敢吃任何人送来的东西,也不敢睡觉,更不敢亲近任何人,包括他的亲人。”

月欢看着魅眼中的孤寂,心底微微有些发酸,他们都和她一样,只是比起他们,或许她幸运的太多太多……

魅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就这样胆战心惊的活了六年,八岁那一年,我们终于走进了黑暗,那是我们第一次杀人,鲜血让我们恐惧也让我们找到了安全感。我们都变了,夜越来越强势狠辣,而我开始学会利用自己唯一的武器——我的容貌。”

“十三岁那一年,我第一次成功的勾搭上我第一个金主,从此以后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越来越享受那种纸醉金迷的奢华,内心却越来越寂寞。夜也是一样,我们像毒蛇一般潜伏着,等待着,报复成为我们唯一的目的。”

“呵呵”魅自嘲的一笑,望向天空,眼角滑落一滴泪却深深的烙印在月欢的心头,久久难以散去。

她静静的听着他的述说,什么都不敢说,过于沉重的故事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的难受。

魅狭长的凤眸认真的看着一直安静的月欢,沉默良久,才悠悠的说道:“我说这些只是希望你能试着接受夜,他离不开你,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同情。”

月欢低垂着脑袋,眼泪刷刷的往下落,她投降了,她应该照着她的心走,不应该困在自己设置的笼子里,对他们太不公平了。可是,三个人,让她同样怜惜,她该怎么办?

魅看着无声抽泣的女人,心底一阵酸,又有着难以描述的幸福。这么多年走过来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过这些,已经不再痛的伤口撕开了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难受,所有的痛随着女人的眼泪奇迹般的都消失了,仿佛一切的苦都只是等待这样一个为自己哭泣的人一般。

“谢谢你,来到我们身边”

树后的冥夜无声的望着天际,缓缓的走了出来,看着魅,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带着时过境迁的洒脱。

魅无奈的朝着他努努嘴,带着些许宠溺的看着怀中哭的晕过去的女人。

冥夜会意过来,伸手小心翼翼的将女人抱起,蓝眸认真的看向魅,淡淡的道:“只要她愿意,你也可以呆在她身边。”

说完抱着女人大跨步离开,魅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嘴角扯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朝着冥夜大声喊道:“让女人喜欢上我,可是我的强项哦,你可要小心了。”

“放马过来”冥夜头也未回的甩了一句。

☆、第九十章 结局

第九十章

微风拂过,月欢渐渐回过神来,眼帘眨动几下缓缓的睁开眼,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俏脸微微涨红,有些不知所措的羞涩,脑袋不自觉的向后仰去。

“砰”的一声脆响,小脑袋直接撞到车窗上。

“呵呵”黯哑带着磁性的嗓音忍俊不禁的轻笑出声。那双湛蓝的眸子说不出的神韵,月欢只觉得自己一直往下坠,往下坠,软软的提不起任何反抗的力量。

“我很好看吗”男人眼中闪过一抹流光,温柔的拖着女人的脑袋揉了揉,抵着女人的额头,柔柔的低声问道。

“好看”月欢完全放松下来,放心的枕着男人的手臂,明亮的眸子直直的望着男人。听了那样的故事,她突然觉得这个一直高高在上的男人仿佛被从天上扯下来一般,再也不遥远,让她不自觉的想要疼惜,想要关心。

“呵呵,真好,月,你知道吗,我爱你,很爱很爱你。”男人低低的述说,蓝眸越加湛蓝了几分,幽深的海洋却不是以往的冰冷,柔柔的暖意完整的倾泻。月欢只觉得全身暖洋洋的,连心底每一个角落都暴露在阳光下,暖融融的快化掉一般。

“你不用觉得负担,只要你留在我看得见的地方,我就满足了,偶尔让我这样抱着你就好了,只要这样就好了……”男人拥着女人,不停的耳语,低喃。

月欢拼命的忍着,眼泪打了几个圈还是固执的落了下来,一滴一滴,滚烫的炙人。

“我喜欢你,冥夜”

看着男人嘴角越来越大的笑容,有些傻气,月欢忍俊不禁的噗嗤一笑,主动凑上去,吻住男人那性感的唇瓣,小舌在门口稍稍滑动一下。

男人反应过来,揽住女人的脑袋,张开唇瓣,长舌霸道的卷着小舌疯狂的舔舐。

车前驾驶座上面容冰冷的管家,瞟了后座缠绵的两人一眼,微微扯动下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前后座之间的隔板缓缓的升了上来。一切都陷入在融融的春光里,属于恋爱的季节。

(亲们~番外会提到魅和阮天的结局,都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