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忘记 把你忘记 > 全文阅读

正文 21-27完结

21-27完结

☆、Rainy 21.报应。

杨听雨的身子一直发抖,她不觉得冷,可是却抑制不住地抖。乱伦,那样刺目的字眼对她来说是难以承受的,不是……她跟杨镇并不是!

她不知道是怎麽离开疗养院的,也不知道是怎麽回到家的,更不知道是不是白羽漫把杨镇叫回来的,只是看到眼前的男人时,泪水便立刻决堤而出。

她伸手,想要杨镇的拥抱。

他立刻上前将她揽入怀里,温柔轻声的哄着:“别乱想,小舅舅在……”他从白羽漫那里得知杨听雨见过欧阳隽了,可是白羽漫也并不清楚他们两人到底说了什麽,只知道杨听雨一走出病房时就是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小舅舅,我们……不是乱伦,对不对?”杨听雨紧紧的攥着他的衣服,手也还是不停的颤抖。

“当然不是!”杨镇搂紧她果断的否认,虽然户籍上他们确实是舅甥关系,可他们是毫无血缘关系的,怎麽能算得上是乱伦。

“小舅舅,我不应该那样对他的……那时候,我明明就知道我心里爱的人是你,却偏偏还去招惹他……”遇见欧阳隽的那一年杨听雨17岁,他是他们班的转学生,阳光帅气的他很快的成为情窦初开年纪的女生偷偷倾慕的对象。

可杨听雨是个例外。因为她身边早就有了一个爱她多年的男人——她的小舅舅杨镇,可是她却一直无法厘清自己对他的感情到底是亲情还是爱情。如果说只有亲情的话,她不会对他的表白那样心动,可又……好像还不是爱。

也许正是因为杨听雨这个唯一的例外,恰恰引起了欧阳隽对她的注意,他开始接近她,用着那个年纪男孩的方式吸引她的注意。

而杨听雨则是抱着想要试试和其他男生接触是否会有和杨镇一起时的那种心跳,这才和欧阳隽交往的。

其实,她很快就发现,杨镇带给她的心跳,是其他男人无法给予的。

她快刀斩乱麻的和欧阳隽提出分手,没想到他不但不同意,还强吻她,她抵死不从,结果嘴唇被欧阳隽咬破了。

嘴唇上的伤自然是瞒不过杨镇的,杨听雨不知道他是怎麽找到跟欧阳隽的,也不知道他们谈了什麽,只是在那之後,欧阳隽便不再搭理她了。

这是杨听雨想要的结果,可是她却受不了欧阳隽那见她如同见鬼的态度,最後她实在忍不住,於是拦住放学正要回家的他问个清楚。

没想到欧阳隽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杨听雨,你真让我觉得恶心,竟然跟自己的舅舅乱伦。

对於17岁这个敏感的年纪来说,这样的话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杨听雨大脑瞬间空白,结结巴巴的试图解释:不、不是的……他、不是我亲舅舅……

你从小在他身边,和亲的有区别吗?真恶心。杨听雨忘不了那时欧阳隽极其厌恶的眼神和态度,永远忘不了。

而就在两天之後,欧阳隽没有再来上课了,班上和他相熟的朋友说他出了车祸,休养了一段时间之後,他甚至出国了。

事情的巧合让杨听雨不得不想到了杨镇,她质问他,问他到底跟欧阳隽说过什麽?为什麽他会说他们是乱伦?

杨镇异常冷静的告诉她,我只是告诉他我是你小舅舅,我不同意你们早恋,让他不要再纠缠你。

杨听雨摇头,她不相信……她不相信他什麽都没有告诉欧阳隽……如果不是他说了什麽,他怎麽会认定他们是乱伦?而他,又怎麽会出了车祸?

就这样,在杨听雨确定自己爱上杨镇的那一天,又同时被他所做的事情伤害,从一开始,他们的感情就不健康,带着爱也带着伤害、折磨彼此、爱恨纠缠了整整7年。

她以为终於要迎来他们的幸福了,她以为他们终於能像正常人那样相爱了,可为什麽……“小舅舅,你早就知道欧阳隽的眼睛……看不见?”

杨镇闭上双眼,深深的叹气,“听雨,知道那样的事情对你并没有好处。”

“……如果我不知道,就能安心的跟你在一起,是吗?”当年欧阳隽的事情是促成他们更快在一起的契机,尽管杨听雨对杨镇的做法还是心存芥蒂,但对他的爱却也越来越深,在她18岁生日的那天,她甚至把自己交给了杨镇。

“听雨!”杨镇松开她,紧紧的钳住她的肩膀,“车祸是意外,和你无关。为什麽要一再的用别人的不幸来惩罚自己?”

杨听雨哭得泪眼朦胧,“小舅舅,这是报应对不对?”欧阳隽、陆离,都是因为他们而受到伤害的人。

“报应就报应在我一个人身上!”他重新将她搂紧,要他的眼睛也好,要他的这个命也罢,只要杨听雨能好好的,只要她好好的。

作家的话:

有想小舅舅的咩?XDDD

☆、Rainy 22.为什麽。

“小舅舅……”杨听雨挣扎着张开双眼,喊着杨镇从梦中惊醒,眼光落在她身旁的位置——没有他。

她坐起身来,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在见过欧阳隽之後,她和杨镇好像忽然间就疏远了。他还是会常打电话给她,说要来见她,可是都被她找各种理由拒绝了。

她说,希望他能给她时间好好想想。

杨镇答应了,甚至主动提出让她继续原本打算取消的出国游学。而他,同样也打算用这段时间来好好处理他们之前的问题,不管是欧阳隽还是陆离,甚至是柳馨。

出国……杨听雨并不想出国,她不想离他这麽远。可是,他像是铁了心执意要将她往远推,越远越好。

“听雨,你还好吧?”白羽漫敲了两下门,她就在杨听雨隔壁的房间,听见她的喊声便立刻过来看看。

“漫漫,你进来吧。”杨听雨一个人住只会更加的胡思乱想,而白羽漫也刚好和贺森出了点问题,所以就索性两人住在一起了。

“怎麽了?”白羽漫走到床边,见杨听雨示意她一起躺下便爬上了床,和她窝在同一个被窝里。

“漫漫,我和小舅舅,不能在一起,对不对?”从七年前开始就是这样,每当他们的情况好转的时候,总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腾空出现,像是要阻止他们相爱一样。

“乱说,”白羽漫敲了敲杨听雨的额头,“好事多磨,知道吗?”那麽用力相爱的两个人,为什麽不能走在一起?!

杨听雨将头靠在白羽漫的肩膀,不知所措的摇了摇头,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他们该怎麽走下去。

白羽漫也沉静了下来,脑海里回忆的是那天在疗养院从门缝中偶然睨见的欧阳隽的脸,总觉得他……很熟悉。

“听雨,见过欧阳隽了。”杨镇的表情是藏不住的烦躁,不知是因为欧阳隽,还是因为眼前的男人,抑或,都是。

“你是不是应该告诉她真相了?”坐在杨镇对面的男人同样是一脸的沉重,他也没想到,杨听雨竟然能找到欧阳隽。

杨镇心烦气躁的抓过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支,点上。

“听雨迟早会知道的。”男人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吐着烟圈的男人。

杨镇只是沉默的听着,弹了弹烟灰。

“杨镇,你知道听雨看我的是什麽眼神吗?她看的并不是我,只是我和欧阳隽有几分神似的脸。当年即使你不逼听雨离开我,我们也不会在一起的。她爱的一直都是你,没有别人。你们今天走到这一步,要怪只怪你自己,最伤害听雨的人,一直都是你!跟别的女人结婚,这样的事情你认为哪个女孩能受得了?”男人一口气说了许多,像是把这麽多年藏在心底的话都倒了出来,他深深的舒了口气,他希望能点醒这个男人,能让那个他很想保护的女孩,幸福。

杨镇就这样看着指尖快要燃尽的烟慢慢一点点的烧着他的皮肤,他当年为什麽要结婚?他为什麽被杨听雨的几句话就轻易的激怒了?

他为什麽要介意她说她跟陆离上过床了。

他为什麽要介意她说她为了逃离他甚至不惜打掉了他们的孩子。

为什麽?为什麽!

作家的话:

嘤嘤~终於生出一章听雨了~

☆、Rainy 23.散场。

陌生而又熟悉的学院路,路的两旁罕见的种满了芒果树,每到夏天就会开满芒果花,继而结出青涩的芒果。

可惜现在早已不是芒果盛开的季节。

“为什麽带我来这里?”杨听雨将视线从芒果树转到身旁的男人。

“我记得那时你穿着一条碎花裙子,就站在那里,愣愣地看着我。”陆离指着不远处的一家旧书店,那是专门售卖学生二手课本的书店,他和杨听雨第一次相遇,就在那里。

她稍稍一惊,没想到他竟然还记得当时她穿的裙子。

“然後我正要离开的时候,你却忽然跑过来抓住我的手,问我叫什麽名字。”陆离噙着笑,那个画面至今仍清晰可见。

杨听雨羞赧,她将一侧的头发拢到耳後掩饰自己的害羞,“都什麽年代的事情了啊。”

“因为我和欧阳隽有些像,是不是?”陆离清淡的话语让她浑身一震,惊讶的看着他。

“尤其是这个位置。”他指着自己的眉宇,那是他和欧阳隽最相像的地方。

“……你怎麽知道……”看见陆离的第一眼,杨听雨就觉得好像看见了欧阳隽,几分的相似和心底的内疚让她不自觉的想要接近他。

“因为是我安排的。”在他们身後传来一道杨听雨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她猛地转身,“……小舅舅?”

“小舅舅,你到底想干什麽?你先把话说清楚。”杨听雨想要挣脱杨镇紧紧握着她的大手,让陆离先离开,却把她带来电影院,真的不知道他想做什麽。

“先看一场电影。”他直接包下整个电影院,因为她总是埋怨他不能陪她完整的看完一部电影。这次,大概是他最後一次的机会了吧。

“小舅舅,我现在真的没心思看电影。”杨听雨固执的看着他,在黑暗的环境中,她竟能看到他眼里的……不舍?

“听话。”杨镇紧了紧他们相握的手,让她安静。

杨听雨叹气,将视线转回电影屏幕上,却一个字一个画面都看不进去。

直到电影放映近三分之二时,杨镇忽然开口了:“是我让陆离待在你身边的。”

不可思议的转过头,杨听雨不敢相信她听到的话:“怎麽可能?你一直反对我跟他交往。”

“因为欧阳隽的事情,我们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糟。我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学校见到你和陆离,第一眼我就看出来了,他有几分像欧阳隽。我看见在他身边的你,会笑、会撒娇、会生气,会拥有在我身边所没有的一切快乐和幸福表情。所以我私下找他,希望他跟你交往。”只有天知道,杨镇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带着怎麽的心痛去请求另一个男人给他心爱的女孩幸福的。

可是,那个时候他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看着杨听雨一天比一天消瘦,一天比一天沉默,一天比一天憔悴,他真的觉得自己快要心痛死了。

两者相比,他宁愿用他的痛彻心扉来换她的快乐。

“……可是……你後来很反对我们交往。”杨听雨不断的摇着头,不可能的……

“因为……陆离要带你出国。”陆离比杨听雨早一年毕业,当年他毕业之後就准备出国继续深造,而他也跟杨镇提出,他要带听雨一起出国。

杨镇可以忍受她在另一个男人身边,可是他忍受不了见不到她。

杨听雨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狠狠的将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掌中抽出,“杨镇,你真的好自私。我是一件礼物?还是垃圾?随便你想丢就丢,想要回来就要回来?”

他只能沉默,因为她说的一点也没错,他就是这麽自私,自私的爱着她。

“可是,不管是礼物还是垃圾,都不是想你要就能回来的。”杨听雨从位子上站起来,“即使你不阻止,我也不会跟陆离一起出国的。你知道吗?我跟他……没有上过床,我在他面前脱光了衣服,可是他却看也没看一眼,因为连他都知道,我爱的是你!”

“其实,我比你也好不哪里去,我也是一样自私,为了让你放我走,我说的谎也远不止一个了。”杨听雨带着哭腔却呵呵笑了起来,“当年我根本没有怀孕,我说我打掉了我们的孩子,只是为了气你。”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是真的希望,你跟柳馨结婚。”看见杨镇抬头望向她的眼神充满了震惊,杨听雨觉得真痛快,原来善於算计的他也会有这样的表情。

距离电影散场还有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可是,他们终究没有等到。

作家的话:

想CC的请举手~~~来嘛~~~~^3^

其实陆离对听雨的感情比较复杂,不是单纯的爱情~是喜欢中带点心疼~心疼这个女孩的遭遇和她的逞强~

谢谢tim840330送的两朵粉花,づ ̄ 3 ̄)づ

谢谢蓝蓝送的黄花,不用送啦,因为估计也快倒闭了吧~XDDD

谢谢mandy5c送的黄花,づ ̄ 3 ̄)づ

谢谢bio6622送的应考笔,づ ̄ 3 ̄)づ

谢谢希柔送的魔法棒和两朵粉花,新朋友咩?来给CC亲个~

☆、Rainy 24.等待後的绝望。

“听雨,听雨……”白羽漫将一瓶水递到杨听雨面前,她似乎发着呆,白羽漫知道她又在胡思乱想了。

她们还真是苦情姐妹花,一个感情失意,一个婚姻不顺,於是两人决定出来旅行散散心,第一站就是着名的山上温泉。

“漫漫,一会让我来开车吧。”杨听雨回神,她需要专注某件事情来分散她对杨镇的想念。

她对他说了那样狠绝的话……当时是很痛快的,可是很快她就後悔了。他们的这段路本来就走得极为艰辛,现在这样,似乎是再也走不下去了。

“……好,”白羽漫主动让出驾驶的位置,“听雨,会好的。”她握住杨听雨的手,给她安慰,也给自己安慰。

“嗯。”杨听雨朝她笑着点头,伤口再大再深,也终究会好起来的。

可是让她们都没想到的是,一切都还来不及变好时,她们竟然遇上了一场可怕的车祸。

杨镇心绪不宁了大半天,早上他收到白羽漫的简讯,说她们已经出发了,这会应该也差不多到了吧?

他拿起手机想要打给杨听雨,却又怕引来她的反感。可是,他们之间还有更糟糕的情况吗?他还是决定按下她的号码,心跳的越来越快,结果等来的只有漫长的等待音。

她没接电话,他更加不安。

杨镇强迫自己沉静下来,然後他才想起应该再打一个电话给白羽漫,正要拨下她的号码,她的名字就在下一秒出现在屏幕上。

他不敢耽误的立刻接起,那边传来的是白羽漫几近绝望的哭声:“小舅舅,救命!听雨她……不行了……”

他只觉得眼前一黑,脑袋像是炸开了一样轰轰作响,无法思考。

杨镇不知道自己是怎麽赶到医院的,一路上他疯狂的飙车,闯了无数红灯、逆行、超车,甚至差点和几辆车子发生碰撞,他没有其他想法,只想快点去到杨听雨身边。

赶到医院时,杨听雨已经被转到手术室进行手术,杨镇第一次觉得自己这麽无助,他什麽也不能做,只有等待。

手术进行了足足六个小时才结束,主治医生说杨听雨的颅内出血已经止住,正常的情况下,三天之内会醒过来。

杨镇只觉得心被硬生生的撕裂成两半般的痛,医生的那副标准官腔他怎麽会听不明白,正常是三天之内,也就是说,有可能三天之後她也无法醒来……

他不敢想,一想心就更痛,他也没时间多想,在她醒来之前,他能做的就是好好照顾她,陪着她,等她醒来。

三天过後,杨听雨没有醒来。杨镇纵然失望却没有灰心,每天24小时的陪在她身边,念她喜欢的书给她听,替她翻身、洗脸、梳头,甚至还会在白羽漫来探望她的时候一起帮她画个淡妆。

等待的滋味不是不绝望的,就连杨进生和周青淑都几乎承受不住这样的等待,然而杨镇却能日复一日的像杨听雨醒着的时候那样待她、陪她,彷佛她只是睡去,很快就会醒来。

经过这次,杨进生对杨镇彻底改观了,只要他能解决好他的婚姻,他不会再反对听雨和他在一起了。

而杨听雨也终於在十八天之後醒来,她睁开双眼第一个看见的人就是杨镇,她清楚的看见他有多激动,甚至红了眼眶。可她却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清了清乾哑的嗓子问了一句:“我爸妈呢?”

杨镇全身一震,被她过於平静和冷淡的态度刺痛心脏,他强装镇定:“他们出去吃点东西,很快回来。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杨听雨很轻的摇了摇头,“小舅舅,你答应让我出国的事情,还算数吧?”

“……什麽?”他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如果她不是一字一句说的那麽清楚。

“我想尽快出国。”说完,她闭上双眼,似乎不想再多说什麽。

杨镇见状也没有再追问,毕竟她才刚刚醒过来。

这一刻,他是绝望的,从她昏迷至今都未曾这样绝望过,她的话无疑是宣判了他们之间是死刑。

作家的话:

听雨也准备完结啦~XDDD

谢谢hibiscus送的小马和爱的花束,番外CC正努力的构思啊,不好写啊~你知道贺先生实在太难写了嘛~CC会努力的~爱你~~~

谢谢moon.09送的魔法棒,嘿嘿,对哦,因为听到小moon爱的呼唤嘛~~~

☆、Rainy 25.暂别离。

韩国的今年的冬天特别的冷,尤其是对於杨听雨这个自小便生活在四季如夏的南方城市的孩子来说。

她拢紧脖子上的围巾,往那家她已经很熟悉的中国餐馆走去。

一份再简单不过的粤式快餐,一碗有点家庭味道的老火汤,让杨听雨吃下第一口时就有想哭的念头。

她想家,想妈妈,想爸爸,想……他。车祸之後,她休养了不到一个月就不顾家人的反对坚决要出国留学。

杨听雨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对杨镇那样决绝,也许是车祸带给她的恐惧太过巨大,本就疲惫的身心真的承受不起这麽多的伤害,纠缠了七年的感情,真的让她好累好累……

好几次她都想就这样在梦里长睡不醒,她太需要时间来愈合她身上的各种伤口了,不论最後她和杨镇是分是合,她都需要这样一个让她独自沉静的时间。

杨听雨没有让杨镇等她,甚至来韩国的这三个月她都没有跟他联系过。

她对他的残忍,又何尝不是对自己的残忍。可她——他们都需要时间。

吃过晚饭後,杨听雨拎着一袋子刚从超市采购回来的物品回到家,还没等打开门,就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她吸吸鼻子、深吸口气,让自己放松心情,口气轻松的接起电话:“妈~”

“宝贝,冷不冷呀?我看天气预报说首尔已经下了好几场大雪了。”周青淑心疼又心急,女儿的身体才刚刚康复不久,而且她又一向怕冷。

“还好啦,住的地方都有暖气啊,你不要担心。你和爸爸怎麽样?身体好不好?”杨听雨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出钥匙开了门。提着袋子走进屋里,第一时间就开了暖气。

“我们都好,就是想你,你爸天天吵着说要过去。听雨啊,妈妈就是想问,寒假不是刚好过年嘛,你……回来吗?”周青淑最後一句话问的有些小心翼翼,似乎想让她回来的原因并不仅是因为过年的缘故。

“……我不知道,语言那边还没太跟上,想说利用寒假多学学语言的。”杨听雨表情极不自然,一听就知道她这个是藉口。

太快了……她,还没有心理准备面对杨镇。

“这样呀……本来想着如果你不回来我就跟你爸爸过去看你的,可是最近你秋霞外婆身体不太好,加上柳馨又怀孕了,我也不太走得开……”周青淑自言自语般的烦恼着不知该如何是好,似乎没察觉到自己说了什麽。

“砰”的一声,一袋子的物品掉落满地,几个罐头更是滚落至远处。杨听雨愣愣的看着满地的杂物,她明明是想把袋子放到餐桌上,结果手一抖,袋子就掉在地上了。

因为她听到——柳馨……怀孕了。她怀孕了……那孩子的父亲……是杨镇?她不敢问,也没有力气问,胸口堵得厉害,让她连呼吸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

杨听雨已经完全听不进电话那边母亲说的话,她缓缓地蹲了下来,豆大的眼泪不断的落下。她一边哭,一边在心里骂着那个让她哭得这麽伤心的男人,杨镇,你这个混蛋!

作家的话:

小舅舅是大坏蛋~

谢谢蓝蓝送的应考笔、魔法棒、紫花和粉花,想当年蓝蓝在《还是》的时候来给CC送礼物的时候真的非常羞涩可爱啊~啧啧……

谢谢希柔送的11朵粉花和爱情花束,哇哇哇,谢谢希柔送了这麽多花花给CC哦,虽然你没留言,不过CC猜想你应该也是喜欢戒你的吧?嘿嘿,爱你哦,亲一个呗?(打飞

谢谢philia送的花苞秘密和粉花,貌似philia总是能抽到花苞秘密啊,呜呜呜,CC一个都没有抽到~爱你~~~

☆、Rainy 26.谅解。

杨听雨回国时,国内已经是一片浓烈的新年气氛了。一走出机场,她便立刻脱去身上的羊绒大衣,这个城市的温度对此刻的她来说简直算得上是春天了。

回到家,她洗了个澡,然後就倒头大睡。因为晚上有一场需要花费她极大心力应付的饭局,所以她要预先养好精神。

傍晚,杨听雨和父母一起来到外公家,她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躲进外公的书法室,而是先去看了看王秋霞,她一直都在住院,过年期间才特地接她回来小住几日的。

“秋霞外婆,还要再吃点吗?”杨听雨再喂给王秋霞一瓣橘子,这是她特地从济州岛带回来的橘子,特别的清甜多汁。

“够了,不吃了。”王秋霞接过杨听雨递来的纸巾擦了擦嘴,“听雨啊,回来吧。”

“嗯?”杨听雨擦了擦手,听见王秋霞的问话才抬头看向她。

“阿镇他已经解除了你们户籍上的舅甥关系了。”她早就知道,这个儿子要做的事情是任何人都阻止不了的。

“……”这句话听得杨听雨一怔,她没想过杨镇会这麽做的。

“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处理吧,我没有能力也不想再干预你们了。”一场重病过後,王秋霞只想好好的、安静的过剩下的日子。儿孙自有儿孙福的这个道理,她现在才懂。

即使王秋霞不再反对他们在一起,可他们要重新走到一起又谈何容易?杨听雨穿过走廊时,头一偏,透过落地玻璃窗正好可以看向不远处的大门口,她一眼就认出刚在门口停下的车子——是杨镇的。

只见杨镇下了车,快速地绕到另一边打开车门,小心翼翼地扶着柳馨下车。

杨听雨觉得双眼刺痛得很,她怎麽会忘记,柳馨怀孕了。

柳馨先一步走进屋内,见到迎面而来的杨听雨脸上立刻露出了高兴的笑容:“听雨,什麽时候回来的?不是听淑姐说你今年不回来了?”

杨听雨笑得有些牵强,“嗯,妈妈说秋霞外婆身体不好,所以就回来了。”这是原因之一。

随後杨镇拎着几大袋东西走进来,杨听雨只觉得心脏一下就停止了跳动,再跳动起来的时候已经比之前的速度快了好几倍。

不过是三个月没见,她对他的想念怎麽会比她想象的还要多这麽多呢?这一瞬间,她忘记要克制自己的感情,眷恋的紧盯着杨镇看,他瘦了,显得眉宇间的皱褶似乎更深了。

杨镇早就知道杨听雨今天要过来的,所以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建设了,勾勾嘴唇,就像往常那样温柔的笑着走近她,溺爱的摸摸她的头顶:“回来了?”

如亲人一般的抚摸让杨听雨鼻头一酸,是她多心吗?为什麽她觉得杨镇对她就真的像是舅舅对外甥女那样?纯粹得没有掺杂一丝其他的感情。

一顿让杨听雨食之无味的晚饭之後,柳馨主动邀请她到房间看看她今天购买的战利品,杨听雨看着满床的婴儿用品,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杨镇,应该会是一个好爸爸。

柳馨将杨听雨的脸上明显的难过看在眼里,在杨镇跟她坦白之前,或许她应该告诉她一些事情了,“听雨,你知道当年阿镇为什麽要跟我结婚吗?”

杨听雨浑身一震,下意识想逃避这个话题,她……不想知道。

柳馨及时拉住她的手不让她离开,“因为你。”

意料之外的答案让杨听雨不可置信的抬头,正眼看向柳馨,等待她接下来的话。

“如果不是你逼着他跟我结婚,你认为这世上还有什麽人能让他乖乖就范?”柳馨笑着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轻抚着自己的小腹,“而我,也正好需要一个这样名义上的婚姻。我的男朋友生意失败,被追债的人打成重伤,可是我的家人见死不救,而我又没有任何能力承担昂贵的医药费,我只能借用杨镇的钱和他的势力,来救我的男朋友。”

“小半年前,他终於醒过来了,我和杨镇的离婚手续也一直在办,不过,那时又刚好遇上你的车祸所以耽搁了下来。听雨,我占据‘杨太太’这个虚名太久了,对不起。”柳馨真心的道歉,她为他们本就不平顺的爱情制造了更多的麻烦。

“……你不要这麽说……”一个小女人能为自己的男朋友付出这麽多,杨听雨真的很佩服她。

“阿镇已经答应要当乾爹了,至於乾妈的位置,非你莫属。”柳馨笑着起身,留出空间让杨听雨一个人好好想想。

作家的话:

再一章完结吧~XDDD

谢谢moon.09送的应考笔,小moon都不来留言了~T口T

谢谢hibiscus送的小金马,CC一直有在想的,不过还是觉得灵感不够啊啊啊啊~~~

谢谢ysdcy送的樱花树,CC也爱小y哦~~~亲个~

谢谢sheff1988送的紫花、黄花和粉花,新朋友来亲一个呗~~~

谢谢晨安送的魔法棒和紫花,呜呜呜,小晨安CC好想你哦~据说鲜是要倒啦~所以小晨安快来给CC留言呀~

☆、Rainy 27.爱著爱著就永远。(终)

杨听雨随意拿起床上的一件婴儿衫,粉嫩的颜色柔软的质地让她的心也变得软软的,如果,她也有一个孩子——一个像他的孩子……

门房敲了两声後打开,杨镇探入半个身子,“吃饭了,”却只见杨听雨一人,“柳馨呢?”

“小舅……她刚出去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麽忽然改口,柳馨的话确实在很大的程度上缓解了藏在她心里多年的结。虽然杨镇早就说过他跟柳馨之间是清白的,但是她却不曾想过他们竟连拥抱亲吻之类的接触都不曾有过。

“嗯,出来吃饭吧。”杨镇极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多看杨听雨一眼。正当他要转身离开,身後的她却叫住了他,“小舅舅……”

他定在原地,却没有转回身。

杨听雨站了起来朝他走去,将他拉入屋内并关上了房门。“听秋霞外婆说你已经解除我们户籍上的关系了?”

杨镇轻蹙眉,不明白她会这样问的意思,於是他点了点头。

“你和柳馨姐的离婚也已经在办了?”杨听雨明知故问,无非是想听他亲自告诉她。虽说他的婚姻是她一手促成的,可也正因为这样她才会那麽的介意。

当年,她实在忍受不了杨镇的种种手段,先是欧阳隽,再到陆离。为了能离开他,她只好说谎,那个时候,她确实是希望他能和柳馨结婚的,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彻底两清。

而杨镇,如她所愿的结婚了,她离开他重获自由。不过也就半年的时间,在陆离提出要带她出国时,杨镇就先一步将她再次禁锢在他的身边。

也是从那时开始,杨听雨真正的恨他。恨他结婚,恨他强留她在他身边。

“听雨……”杨镇没有告诉她这些就是不想让她有任何负担,他在她面前极力的当回一个普通的舅舅就是不想在她还没想清楚之前给她压力。

“还有什麽是我不知道的麽?”她知道他在改变,不再像之前那样只是一味的将她绑在身边,而是默默地做着一件件为她好的事情。

杨镇继续深锁眉宇,他不知道柳馨到底跟她说了多少,只好全盘托出:“欧阳隽那边,这几年我一直都有联系各国权威的眼科医生为他会诊,希望他能重见光明。不过这不容易,但我会坚持下去。”

杨听雨眼眶开始泛红,在她恨他、怨他的这些年里,她以为他只会不断的掠夺,掠夺她的身心还有她的自由。可她,却一直都没看到他的付出。

“小舅舅,”她张开手臂环住身前男人的腰身,他僵直着身体一动不动,这让她微微扬起嘴角:“给我点时间好吗?”

他们之间的阻碍已经被杨镇一个一个的解除了,而剩下的,就是杨听雨回到他身边的决心。

“好,不管多久我都会等。”杨镇将她搂紧,有她这句话就足够了。

半年後——

杨听雨放学回到家,刚进门口就闻到一股饭菜香,她将包包随手丢在沙发上,拖鞋也没穿就蹦到厨房,看着那个高大的男人在她的小厨房里忙来忙去的身影,她心里堆满了甜。

“回来了?”杨镇回头,扬扬下颌示意她看向餐桌上的那杯柳橙汁,“先把橙汁喝了。”

杨听雨点头,拿起玻璃杯子一口气喝了半杯,“今天什麽事情让你亲自下厨呀?”她的厨艺不好,而他也很少会将时间花在做饭上。

杨镇说给她时间,但其实这半年间他几乎大部分时间都留在韩国陪她。当然,名义上是他的事业刚好发展到韩国而已。

“明天我要回国了,所以想着今晚在家吃。”熄了火,他将已经煮好的菜盛盘。

些微的失落让杨听雨没有胃口喝完剩馀的橙汁,她放下杯子有些负气道:“你早就该回去了。”

“生气了?”杨镇长臂一伸将她捞进怀里。也许真的是小别胜新婚,这半年来两人的相处方式虽然不像以前那样紧密,思想上却多了几分依赖和思念,感情更细水长流。

“我生什麽气啊。”她鼓起腮帮,本来想要告诉他的事她现在根本没心情说了。

杨镇戳了戳她的小腮帮,顺势低头亲了亲她嘟起的小嘴,“我明天就走了,还跟我闹别扭?”

“……不行,你不准走!”思来想去,为了那件事,杨听雨决定抛开那些完全没有必要的矜持,踮起脚死死地搂住他的脖子。

“……雨儿……”杨镇无奈的轻叹,如果不是有紧急的事情他也不想丢下她回国的。

“小舅舅……”她扁着嘴,一双大眼里满是委屈,身子不断的贴近他的,光裸的小腿甚至磨蹭起他的小腿肚。

这样再明显不过的撩拨让他心头猛地一阵悸动,这小丫头早就不喊他小舅舅了,大多是在两人亲密的时候她会这样叫他,这反而变成了一种情趣。

大掌直接伸入她的裙底扯下内裤,修长的手指捻起花唇搓弄,感觉到微微的湿意之後才挤入mī穴内。

“嗯哈……”杨听雨闭上双眼承受男人给予她的快慰,至於她怀孕的事情,还是等这场欢爱之後再告诉他吧。

作家的话:

本来应该让小舅舅再等个几年的,但是时间上要跟忘记同步,所以就放过他了~XDDD

终於把手上的文全部完结了!!!撒花!!!

谢谢一直陪伴CC的宝贝们~真心爱死你们了~呜呜呜~~~~~T口T 伤离别伤离别啊~~~

谢谢moon.09送的应考笔,没有留言……T口T(躲回角落画圈圈)

谢谢ysdcy送的爱的抱抱,CC也祝小y天天都快乐~嘿嘿~

谢谢蓝蓝送的爱的花束和爱的抱抱,今天521也算我爱你~嘿嘿~~亲个~

谢谢tweety_chen送的应考笔,谢谢tweety一直的支持哦~你的礼物和长留言都是CC的动力啊~~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