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不配 > 全文阅读

正文 完结

完结

番外

连月来BAIDU搜索量排名第一位的女明星是沈磬磬,隔三差五登上各大媒体娱乐头条的女明星是沈磬磬,最被圈里圈外的人津津乐道的女明星还是沈磬磬。一票抢着增加曝光率的女明星对沈磬磬羡慕嫉妒恨,一个个是又红了眼又很无奈。沈磬磬就算从一线退下来还是星光闪耀,无他,这几个月发生在沈磬磬身上的事实在太轰动,你让记者们放弃这条线,他们当然不干。

话说五个月前昏迷一年多的宁末离奇迹般地醒了,据医院内部人事称当时沈磬磬激动得半天讲不出话,没有人在以优雅著称的沈大影后看到过如此错乱的表情,似是狂喜可偏偏眼泪跟开闸的水库似的流个没完,到最后别说说话,就连呼吸都快跟不上了,压抑了一年多的焦虑、紧张、不安、惶恐在看到宁末离睁眼的刹那消失殆尽。

宁末离醒了,娱乐圈的皇帝终于醒了,由于昏睡一年,经过多次精心检查未见异状,但身体各部分机能都很虚弱,还好一年间沈磬磬细心呵护,耐心照料,全身肌肉没有出现明显萎缩,这为他日后的康复调养打下来良好的基础。

而另一件大事就是上个星期爆出的,宁末离正式对外宣布,不日迎娶沈磬磬,这将会是一场举世瞩目的婚礼盛宴。由于宁末离的身体还未完全恢复,婚礼只是在筹备阶段,又据内部人士透露,宁末离非常重视这次婚礼,慎重表示要为新娘打造终身难忘的梦幻婚礼。圈里圈外已有很多人向这对准新人送上了祝福,眼下质疑这段感情的声音早就被淹没到海底,一年里沈磬磬用实际行动证明她的爱是不离不弃,在浮华物欲、虚荣扭曲的娱乐圈,堪称典范。

由于媒体疯狂追踪,宁末离位于市区的住宅已被曝光,眼下宁氏一家四口安逸地躲藏在沈磬磬位于郊区的别墅。这里环境清静,空气清新,警卫靠谱,是不错的休养之地。宁末离醒来后一直苦于被各路媒体窥探,为了让他能更好的调理身体沈磬磬不得不声东击西,偷梁换柱,让Ted放烟雾弹,自己跟宁末离躲到别墅里。

中午,阳光倾洒在落地窗前,透过沙质的窗帘,如会流动的河,在地板上铺满浪漫的金辉。

八月天,烈日炎炎,室内的空调吹着徐徐凉风,望着窗外绿意盎然的景致,心旷神怡。

沈磬磬站在房间门口呆呆地望着沙发上的身影,他瘦了不少,英俊依然,她像是入迷了一般看得出神。哪怕已经过了五个月,她有时候还是不敢相信宁末离醒了,这会不会只是她的一场梦呢,她太希望他醒了,于是虚构了一个自己的世界,所以她望着他的身影不敢靠近,害怕梦破碎。然而,他就在她身边,他会跟她说话,会对她微笑,会拥抱她,会亲吻她,他是真实的活在她身边,一切美好得令人忍不住落泪。

宁末离回过头的时候正好看到沈磬磬端着煲好的汤愣在门边。这些日子以来她总是会露出这样复杂的表情,像是害怕又像痴迷,夜里睡觉的时候她甚至会突然醒来,打开灯把他摇醒,确定他醒来后,又紧搂着他不说话。

她很害怕,这一年她是如何咬牙熬过来的,他能理解,更是心疼。

“过来。”宁末离朝沈磬磬招招手。

沈磬磬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又犯傻了,脸上一红,走过去把汤端到他面前,低头不看他:“趁热喝了。”

宁末离往后靠了靠,没去接,他眉头一挑,笑道:“喂我。”

沈磬磬抿了抿嘴唇,在他身边坐下,端起碗舀了一勺,凑近吹了吹,又递到宁末离嘴边。

宁末离没动,侧头看着她,凤眼里揉进了阳光的颜色,灼灼烫入沈磬磬心底。

“怎么了?”沈磬磬见他不动有些奇怪。

宁末离悠悠道:“不是这么喂。”

“?”

宁末离拿过勺子反向递到沈磬磬嘴边:“张嘴。”

“?”

沈磬磬张开嘴,然后被喂进一口汤,她还没反应过来,面前的人突然揽过她的腰身,唇上一软,被人紧密地吻住,紧接着齿贝被轻松撬开,宁末离的气息骤然在她的口腔里弥漫开。他深深地吻住她,从她口中渡过鲜美的汤汁,可还不够,宁末离扣住沈磬磬的后脑继续加深这个吻,似是要让舌尖在灵魂深处起舞,让心在阳光下绽放出绮丽的花朵。

沈磬磬很久没被如此紧迫逼人的法式深吻,一时间手里的碗都要端不住了。又过了好一会,宁末离终于放开她,末了在她嘴唇上轻轻舔了舔,凤眼含春,嘴角微笑道:“继续?”

沈磬磬一愣,猛然推开他,大臊,把碗塞到他手里:“自己喝。”

宁末离支着头,有趣地看着她发红的脸,想了想说:“我刚醒来的时候,你可比现在热情多了。”

沈磬磬一呆,脑中顿时浮现出那时的场景。

宁末离醒来后,她搂着他哭得不行,医生跑进来时吓了一跳,几个护士帮忙抱着孩子,又把她拉开,可她死活不肯,这时候她已经哭得跟鬼似的。宁末离刚醒对眼前的一切处于茫然状态,但他看到沈磬磬的刹那突然抓住她的手,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个音,他的手没有力气,却不肯松开。

沈磬磬愣了愣,立即反握住他的手,眼泪跟断线的玻璃珠似的溅落在他的手背上,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有点急,可偏偏说不出话。

这时候,旁边的人似乎都静了下来,沈磬磬俯□,嘴唇微微颤抖,她贴着他的嘴唇轻轻落下一个吻,湿咸的泪水混入口中,苦涩又甜蜜。

“对不起。”她吻他的时候轻声说,“我爱你。”

回忆到此为止,沈磬磬扭过头,左右言他:“说真的,快喝了,我可煲了一上午。”

宁末离这回倒没说什么,从善如流地仰头把汤喝了,说真的,第一天看她下厨他吓了一跳。号称厨房杀手的沈大小姐在里头奋战一下午后,端出了一锅四不像的东西,这个东西正常人喝了会不会死尚是未知,给一个重伤初愈的人喝那shi是十有八九了。

沈磬磬在磨练了一周后,终于拿出了像样的东西。所以说这世上没有绝对,现在沈磬磬煲出来的汤已具备大厨潜质,营养口感都一流。

“喝完了。”宁末离把空碗放到一边,“磬磬,过来。”

“干嘛。”

君子坦荡荡:“我想吻你。”

“刚才不是吻过了。”

“一年的份不是那么快就能补完的。”

“……”

话虽这么说,沈磬磬还是走了过去,他伸出手将她拉到怀里,他贴着她的耳鬓闻着她秀发上的清香,心中顿时被填得满满的。

“知道吗,那个时候我一直听得到你的声音。”

宁末离搂着她,把头埋在她的颈间,密密地亲吻着:“但是我无法回应,抱歉。”

沈磬磬摇了摇头,捧起他的脸:“等多少年我都愿意。”

宁末离望着她有点伤感的眸子,忍不住又问了遍:“你……真的不生气?”

他的记忆还停留在那个恐怖的夜晚,她的怒颜,还有朝她奔来的汽车,如果有人问他那一刻头脑里有什么想法,他想说,没有想法,他只有一个意识,他死,也不能让她死。

但可能有那么点自私阴暗的心理,他等了她九年,在她看不见,听不到的角落扮演着守护者的角色,明明不是他的错,明明是相爱的,明明是她忘记了,如果可能的话,让她感受一下等待的痛苦,是不是就能体会他的心情了?

被撞的瞬间其实不是很痛,可能痛觉已经升入天堂,他倒在地上看到她呆呆地坐在不远处,眼神里的不可置信强烈地震撼了他未死的心灵。那一刻,他意识到错了,他一点都不想看到她痛苦的样子。

沈磬磬皱起眉不满道:“说了多少遍了,我不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你只是想保护我,对吗?”

宁末离点点头。

“其实,应该生气的是你。我忘记得那么彻底,我怎么能把你忘了?”她抵住他的额头喃喃道。

只要稍微回想一下就能察觉到他平日里细微的异样,他每次面对她的婚姻总是沉默,总是讥诮,他会抱着她说不要对他狠心,他说要相信他,然后欲言又止。

宁末离的眼里是包容:“你是因为太痛苦了。”

当爱到最深的时候,一并承受的痛苦到达了极限,痛爱难耐,唯有让自己遗忘才能活下来。

不是不爱了选择遗忘,而是太爱了,才不敢面对。

“末离。”

“嗯?”

“末离。”

“怎么?”

“真好。”

被这样的男人爱着,上天真是眷顾她。

她难得傻气,他却最爱她这副表情:“好什么?”

沈磬磬眯起眼,碰了碰他的鼻尖:“你不会再离开我了。”

宁末离的手指拂过她的嘴唇,虔诚地吻上:“这句话应该我来说。”

唇舌相触的刹那,似有电流从脊梁骨窜过,激起一阵战栗,沈磬磬禁不住圈住宁末离的脖颈,手指触到冰凉的项链,心中的情动顿时疯长,情不自禁地将身体紧靠在他的身上,恨不得与他融为一体。顾及到宁末离的健康,禁欲五月久未动情的身体哪禁得住这样的挑逗,隔着薄薄的衣衫都能感受到对方极具飙升的体温。

空调吹出的凉风逐渐失去了效用。

“磬磬……”宁末离的声音有些沙哑,渗入□的声音总是格外动人。

感觉到他身体某处的变化,沈磬磬跨坐在他身上缓慢地挪动起来。

宁末离愣了愣,少有地愕然。

沈磬磬贴着他的耳垂轻咬了下:“不是喜欢我热情吗?”

宁末离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眼底猛地燃起异样的情愫。

“别急,医生说你还不能做剧烈运动……”她坏笑一下,“我们慢慢来。”

这时候还不忘报复他刚才的话。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宁末离没说什么,只是那抹笑越发性感,他拉过她的手放在唇边亲吻,酥酥麻麻的感觉像是有一千跟羽毛挠着沈磬磬的心,他忽然含入她的手指,舌尖在指尖打转,一双凤眼眼角微挑,情深似海地望着她。

明明如此□的动作,他却能露出一副神圣虔诚的表情,沈磬磬傻傻地盯着他,顿感缺氧严重,脑袋晕晕乎乎的。

见她呆掉,宁末离眸光深邃,意有所指地说:“别停。”

沈磬磬猛然反应过来,当即不甘示弱。

擦枪走火在所难免,沈磬磬在最紧要关头狠狠刹住车:“不能做……到底,你的身体……”

“试一次,”宁末离已经扯去她身下最后一点障碍,“我忍不住了。”

原本就不坚定的神经在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倏然断裂。

结合不仅仅是肉体的缠绵,更是灵魂的融合,他们都发出情不自禁的感叹。

卧房犹如天堂,让沉醉在其中的人忘记了一切,只知道让彼此更深入地拥有对方。

所以,直到门口传来东西落地的声音,两人才同时一惊,转过头去……然后……一团小肉包不知何时爬了进来,地上是他的玩具小汽车,他忽闪着大眼睛正天真无邪地看向他正恩恩爱爱的父母。

“……”

“……”

恩爱的父母同时僵硬了。

宁末离幽幽道:“你没有锁门?”

沈磬磬毛了:“我为什么要锁门!”

谁知道会做要锁门的事!

还好了了去上钢琴课了……要不然,真是不可想象。

于是,妈妈最先反应过来,匆匆忙忙穿好衣服,赶快跑过去把小肉包抱起来,小肉包趴在妈妈的肩上仍旧用他无邪的目光看着脸色忽明忽暗的爸爸。

爸爸很爱这个宝贝,上帝可以作证,这个宝贝是他的心头大爱,妈妈也可以作证,爸爸第一眼看到这个宝贝时足足呆了半分钟,将他抱在怀里的时候,手控制不住地发抖,一遍一遍地亲吻小宝贝的脸蛋。

然而,这个时候爸爸的心情很复杂,他很想生气,可偏偏没法对这个宝贝生气。

于是,等妈妈回来的时候,爸爸黑着脸道:“这次不算。”

“什么?”妈妈的思路已经完全被另一个问题拐走,“你说他怎么能从婴儿床爬出来的?怎么可能爬出来的?天哪,这太危险了,我要去订张新床。”

“……”

再于是,很长一段时间,爸爸看小宝贝的脸都是一会白一会黑。

作者有话要说:对结局欲求不满的同学,番外来了,凌晨更的,看我多好,多爱你们!甜不甜?甜不甜?还敢BW!还敢不跳新坑!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