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不能没有你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 37 章

第 37 章

董知微在黑暗中,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仍是那个小男孩,追逐,奔跑,躲避,她眼睁睁地看着他向她跑来,身后是无数面目狰狞的大汉,手里拿着棍棒,凶神恶煞。

每一次在梦里看到他,都让她觉得难过。

他在她的梦里,再不是一个强大犀利的男人,那么小,小得让她以为,自己是可以保护他的。

她在梦里蹲下身去,第一次对他伸出双手,他离她那么近,两个人的手指都仿佛碰在了一起,可是就在她想要握住的时候,一切都消失了。

即使是在梦里,董知微都是突然一身冷汗,情不自禁地惊叫出声。

她猛睁眼,眼前一片模糊。

是梦,一切都是梦。

她喘息着,安慰自己。

但是身上随之而来的刺痛感让她猛醒,身上阴冷,雨已经停了,而她并不在车里。视线渐渐清楚,眼前只有枯草碎石,冬天里的枝叶荒凉的树木,还有不远处倾翻在陡坡上的车。

阴雨、追撞、荒僻山路还有最后的天崩地裂都回来了,不,一切都不是梦,车翻了,她一定是车子跌落时被冲力抛出窗外,才会落在这个地方。

她收拢十指,脸转向身侧,掌心是空的,身侧也是,只有她一个人躺在这里,四下死静,像是整个世界就只有她一个人。

她有一瞬间的大脑空白,然后耳边响起一个奇怪的声音,那是一种被惊恐扭曲的叫声,嘶哑而断续。

“袁景瑞!袁景瑞!”

她要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那竟然是她自己的声音,对着一片死静声嘶力竭地叫他的名字。

她不但这样叫着,还忍着痛从地上爬了起来。

已经是暮色将至的时候,她在坐起身来的一刹那无可避免地仰了仰头,看到他们所跌落的地方与她所在处数十米的落差。倾斜的泥浆与山石已经将那块路面整个吞没,并且笔直泄落到路沿之下,她已经看不清原来的路的边缘,只有一个新的还散发着狰狞气息的松软陡坡,像一条泥污组成的瀑布,盖过一切,而他们所乘坐的那辆车,只有半个车身露在泥石外,另一半早已被吞没,至于车里的情况,从她所立的角度看过去,更是什么都看不清。

她第一个念头便是拔腿便往那里奔过去,完全忘记了自己的惨状,身体抗议她这样自不量力的剧烈运动,她再次跌倒了,地上泥泞,碎石尖锐,她这一下是双膝落地的,跪在地上,就像是跪在刀尖上。

她瞪了一眼自己的手脚,真是奇迹,它们都在,看上去还都完整。

她想起来了,车子翻落的时候,她是被人紧紧抱住的。

现在的问题是,抱住她的那个人呢?

不行,她要回到车里去。

董知微咬牙,再次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往车所在的方向去,最后几步已经没有了落脚的地方,她索性手脚并用地爬了过去,一直爬到碎裂的车窗边上。

暮色渐浓,光线益发地暗下去,她趴在冰冷的泥土与碎石上,也不管那些车窗上仍未掉落的玻璃碎片,将头探了进去。

车子被掩埋了一半,还有许多泥石从破损的车窗中落了进来,车内光线黯淡,她这样探头进去,什么都看不清。

她正要开口再叫,耳边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哑着,很轻,像是某种幻觉。

有人在叫她,“知微。”

她猛地转头,顺着声音的方向,在陡坡的另一边,看到一个模糊的黑影。

董知微有一瞬间的浑身脱力,长时间的高度紧张之后陡然放松的感觉让她几乎瘫软下来,她想过去,可是身上没有一点力气,最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出来。

那声音便又低低叫了她一声,“知微。”

她立刻应了,并且强迫自己做出动作,陡坡碎石遍布,她费了很大的劲才到了他身边。确实是袁景瑞,因为在陡坡的另一侧,离车还有一些距离,夜已经来了,光线幽黯,如果没有声音,根本不可能看到她或者被她看到。

即便如此,在那样可怕的一场灾难之后,她终于能够再次看清他。他仍是完整的,坐着,只是脸色青白,一只手落在身侧的碎石上,另一只手放在身前。

她两只眼睛看住他,无数句子在嘴边横冲直撞,但最后冲出来的竟是关于她自己的。

她说,“我,我还好。”

他看着她,然后竟是笑了,又低声答她,“我知道。”

她一愣,他又说,“我检查过你,幸好,落在泥地里,只有一点擦伤,你还跟我说过话。”

董知微无法相信地,只会跟着重复,“你检查过我?我还跟你说过话?”

他轻轻地“嗯”了一声,“你说,我还好。”

他这样对她说话,声音镇定,也没有断续,语气平常,就是轻,但仍是能够让她听清的,要不是他的脸色那么难看,她几乎要错觉他们仍在公司里,两人面对面正说些无关紧要的闲事。

她已经慌乱不安了不知道多久的心居然就在这样的声音里忽然安定了下来,还知道反驳,“我没有对你说话,刚才我晕过去了,我是刚醒的。”

他微笑,“好吧,我记错了。”

大脑又开始正常运转,董知微到了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最应该做的事情,她伸手到口袋里摸电话,嘴里还说,“我打电话报警。”

“我试过了,这里没有信号。”他对她说。

“还有司机先生呢?”她突然想起另一个人来。

他这次回答前顿了一下,然后才说,“他在我旁边。”

她低头,惭愧地发现自己居然到了这个时候才发现地上还有一个人躺着,离袁景瑞并不远,正是司机张成。但张成是昏迷着的,完全没有意识,看那个样子也不可能是他自己走过来躺在这里的。

她记得张成是绑了安全带的,绑了安全带的人是不可能在车子跌落的时候像她一样被冲力抛飞出去的,也就是说,是袁景瑞将他从车里拖了出来,一直拖到这里。对了,在做这件事的之前或者之后,他还纡尊降贵到她身边,检查了一下她的情况。

她又看了一眼袁景瑞,再次确定。

她的老板,绝对不是个普通人。

他见她不动,就又开口,“怎么了?”说的时候极其仔细地看着她,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

车子倾翻的时候,他是抱着她的,也是与她一起被抛出车外的。他一直都没有松过手,两个人重重落在地面上,擦滑出去很远,幸运的是,落地的时候头部没有撞上巨石,让他当场脑浆迸裂。但他都不用检查就知道自己摔得很惨,着地的背部皮肉翻开,火烧一样的痛,左手一定是断了,又因为是抱着她的,无法调整身体避免冲撞,侧边的肋骨很可能也受了伤,吸气的时候隐隐作痛。

可他并没有失去意识,又或是剧痛让他清醒。他在第一时间检查了董知微的周身上下,只想知道她是否安好。

董知微晕过去了,可能在车子翻滚的过程中撞到了哪里,又或者是吓的。她在城市生活,从没到过这样的环境,就连普通车祸都没有经历过,而从昨天开始,一系列的威胁、追撞、泥石流,坍塌、坠崖,都被她亲眼目睹,亲历其中,对于一个普通女孩子来说,被吓晕过去是最正常的反应。

他一直都知道她是个略有些胆小的女孩子,远没有表面上那么淡然与无所畏惧,如果不是因为他,她怎么可能会遭遇到如此密集的恐怖与危险。

就在他惊慌地检查她是否安好的时候,董知微朦胧睁开过眼睛,含糊地说了几个字,还对他伸了伸手,他想与她说话,她却又把眼睛闭了起来。

他少时常打架,没少受过伤,也没少替人处理过伤,稍作检查便能确定她大致无碍。但即使是这样,他都发现自己竟然怕得手一直都在发抖。

他从未这样害怕过,即使是他十五岁那一年,被人用铁棍狠狠地砸在额头上,鲜血流过眼睛,看出去整个世界都是一片红色的时候,都没有这样害怕过。

他怕她会死,会受伤,他无法想象她会在他面前受到伤害,车子坠落的一瞬间,他抱着她,脑子里全是当年看到陈雯雯被人轮奸的那一幕时的撕心裂肺,他没有保护好那个女孩子,即使她那时已经不再属于她,他也没有保护好董知微,即使她现在还没有属于他!

他看着自己发抖的手,知道自己失控,又控制不住,幸好还有其他的事情能够分散他的注意力。司机张成仍旧在车里,车子甚至还没有熄火,这样的时候人留在车里是非常危险的,况且他还需要确定张成的情况。

他将她放下,尝试站起来,折断的左手手臂没有办法使力,地上湿滑,他用右手借力,勉强站起身来,第一步走得异常艰难,但之后便稍好了一些。

在忍耐痛苦这方面,他一向是为自己骄傲的,尹峰都不如他,尹峰就一直奇怪,为什么他狠起来对自己都那么不管不顾,可到头来却成了一个商人。

还是那种总带着一张微笑的脸的商人,让那么多不明真相的人上当受骗,看不出他分分秒秒都是在扮猪吃老虎。

他拖着脚步往前走,一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让自己不至于因为疼痛而倒下去,可每走出几步,他都忍不住要回过头去再看了一眼董知微,每次都看见她表情平静地躺在那儿,就像是睡着了。

他就苦笑了,心里轻轻念了一声。

也就是她了,这么让他放不下。

~~~~~~~~~~~~~~~~~~~~~~~~~~~~~~~~

海:《平安》已经在当当上架了,地址就在简介栏里,我的微博里也有哦

旁白:平安,我们手拉手出去玩吧,不要管她了

海:…………关于《微城》,拟定的计划是本月交稿,然后就是等待出版,相信出版过程不会像平安那么曲折的。

旁白:呸呸呸……

海:要暂时告别大家一小段日子了,希望早日看到《微城》上市,我的愿望是,一直写一直写,然后看到书架上摆满了人海中的书……

旁白:你每次交稿之后,就飞得人影都不见,而且不带着我,泪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