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奴之篇/欲奴 > 全文阅读

正文 21-26

21-26

☆、欲奴-(21)

此时的琴清跪坐在地上,双膝上因碰触到尖锐的石头而犯著些些血丝......

她好似没了知觉的娃娃般,但不管是脸上的痛楚或是膝上的都是如此的鲜明......

“唉哟~琴清阿!你怎麽跪坐在地上阿,现在这还是有些尖锐的石头,别坐了起来!”大娘远在琴月阁之外,本想来看望看望琴清的,却看见琴清在琴月格外的小花园中跪坐著,眼神呆滞!

”阿.....是谁把你的脸蛋打成这样的!?”大娘走道琴清的身旁,用手心疼的抚摸著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是谁把她打成这样的,只是她没那权力帮琴清出这口气,毕近李亚心她是府上的客人,又是君乐天的入幕之宾,自己有只是这府的管家而已,只有君乐天才能对她的行为做出处分阿!

见到琴清眼中储满了泪水,好似下一刻就要掉下,大娘心中好不心疼!

”是不是那李小姐?”大年轻声的说

下一刻琴清的泪水落下,她不断用手擦拭著,但泪水就是一直不由自主的落下

”......不,不是她”哽咽著

”别骗大娘了,大娘都知道,那李小姐老丈著她是礼部尚书的千金,又老是装做自己是当家主母似的,唉~你是挡住她当当家主母的一个障碍,她一定会处处针对你的阿!”

大娘看著琴清脸蛋上那火红的掌印,就知道李雅心那人有多麽的狠,她以後一定会继续折磨她的,在她继续做出这种事之前,应该先去和将军说说才行,以免到最後做出无可挽回的错误!

”好吧!既然你不想追究那就算了,来乖乖回房你吧,好好的休息!”

”嗯......谢谢大娘”

看著琴清入房之後,大娘转身,她决定要告诉将军,告诉他那坏女人的种种恶行,还有最重要的是,她对琴清做出的事!

此时,厚重的云层掩盖住天空,而天气也即将迈入冬季......

*  *  *  *  *  *  *  *  *  *  *  *  *  *

今晚琴清又辗转难眠了,自从君乐天那日对羞辱後,她就一直没见著君乐天,每当夜晚她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君乐天,想起他那温暖的胸膛......

今夜在琴清的窗外有一道快速人影闪过,他快速的穿过窗,在黑暗中寻找那他该死朝思幕想的人儿!

轻手轻脚的走到床沿,看向琴清的睡颜,就算是在军中已训练成再黑暗中也看的十分之清楚,所以他又藉著月光,看清楚了琴清

此时琴清的面颊有些肿肿的,就和大娘所说的一样,是被人打的,而那人就是李亚心!因为他父亲的缘故,他给李亚心礼遇,结果却当起他家的主母来著!起初听见琴清被打时,脸上却显现出毫不在乎的样子,只不过天知道他心里有多麽的烦乱著,弄不出他的感觉,其中就有著心痛!

”该死的!我对你到底是啥感觉呢?”他抚摸著琴清有些肿肿的小脸说著

”嗯......”琴清现在是在浅眠著,所以感觉到好似有人正清柔的抚摸著她的脸,好舒服,这让她像猫咪一样露出了可爱又慵懒的动作,靠近轻轻抚摸她的人......

*  *  *  *  *  *  *  *  *  *  *  *  *  *

各为最近小乖有著烦恼,不只是因为家人的反对!

最近我常在想大家的喜好,大家喜欢著什麽样的文章呢?

其实我写文章是自己高兴的啦,只不过我还是希望大家喜欢,

我总觉得我写的不够好(唉!我烦恼~),说到下一部作品.....

应该偏向『禁忌之恋』吧!!!名叫『翡翠』

***请多多投票,多留言,多推荐****

☆、欲奴-(22)

”可恶,我到底是怎麽了”君乐天嘴上粗鲁的说,但抚摸琴轻的手却十分的轻柔

是梦吗?琴清感觉有双好似将军那双带著厚茧又十分温暖的手,她感到十分熟悉,每每欢爱时这双手都会爱抚他每一寸肌肤......

好温暖好熟悉喔,是梦也好,我好想将军喔,就算自己已让他腻了,我也不想离开将军,就算只是远远的看,我也己愿足以!

当君乐天欲转身离开时---

”别......别离开!”琴清感觉到温暖的温度消失,她急忙喊到

”将军......别离开好吗?呜......别离开我......”

琴清此时紧著闭眼双颊以流下泪水,再空中胡乱挥舞著手,似水中挣扎的人,想要抓住浮木

君乐天转身坐回床榻上,伸出双手抱起琴清,他像是抱起珍宝般,轻拍她的背,说”乖......怎麽了?”此时君乐天自己都没发觉自己对琴清是如此的温柔!

”将军......你可否别离开琴清,琴清好害怕将军不理我......”琴清以为她还在梦中,所以说出心中的话,她紧抱住君乐天,怕他离开

”不......我不会离开的,乖别哭了!”君乐天看到琴清这副模样,心中实在怜惜

”可是之前我惹将军生气......我好怕......我好怕将军会离开我,呜......”琴清泪还是不止

”乖别哭了,我答应你,你不会离开我身边的”此时君乐天心中有中想法,他不会让她离开他身边的!

语毕,君乐天为证实他所说不假,他低头吻住琴清......

两人的唇舌热烈地交缠著,有力的长舌采入檀口,舔过贝齿,翻搅著小嘴里的蜜津。

琴清粉舌热情地勾缠著他,偶尔闪躲著,引起他的追逐,吮弄著、轻舔著。

激情的吻交缠出淫浪的银白唾液,两人的喘息渐浓,属於他的男人气息充满著她的口鼻,让她意乱情迷。

”将军......”琴清轻声嘤咛,美眸凝著一抹娇媚,舌尖轻舔著薄唇,甚至主动抬起右腿环住他的腰际,轻轻磨蹭著柔软腿窝。

此时的琴清以清醒,她想留住君乐天,想待在他身旁......

她的浪荡让他轻抽口气,忍不住挺动腰杆,让早巳坚硬的热铁隔著两人的衣物顶撞著敏感凹处。

”你变浪了!”君乐天低声轻笑,舌尖霸道地舔吮著小嘴里的香津,加重力道翻搅吸吮著香软小舌。

大手也跟著探入衣襟,扯下绑住胸乳的白布,粗砺的指腹拈住一只粉嫩乳蕾,轻轻摩挲著。

手指玩弄著乳尖,手掌也跟著托起饱满雪乳,用力揉捏压挤,让雪白胸乳变得沉甸,敏感的乳尖坚挺。

“嗯……”随著他的揉弄,一抹酥麻快戚从胸乳泛开,让琴清忍不住拱起胸乳,让雪乳更贴向他的手。

”你看,这麽快就硬起来了......”手指轻弹著乳尖,君乐天邪魅地笑著,指尖轻扯著,热烫的男性也不停顶著腿心,一下子,濡湿的花液就已沁出,微微染湿两人的布料。

”还有这......也湿了。”他轻声说道,男性硕大开始画图似地隔著湿透的布料磨蹭著花心。

”不......嗯......”燃起的欲火让琴清觉得口乾舌燥,忍不住抬起臀部,让私处更贴向火热男性。“将军,我好难受……”

她欲火难耐地看著他,不再抗拒他之後,她再也无法压抑热情的天性,浪荡地哀求著。

”哪里难受?”君乐天哑声问道,听著她的娇媚呻吟,让他体内的欲火燃烧得更加狂炽。

手指轻扯著嫣红乳尖,五指更放肆地揉捏著嫩乳,强壮的身躯也跟著贴上娇躯。

结实的胸瞠挤压著她胸前的浑圆,舌尖轻舔过细致的锁骨,火热的湿痕慢慢往下移动。

而湿热的唇舌也跟著来到另一只雪乳,舌尖轻舔过粉嫩乳尖,“要我用舔的吗?”

”嗯......要......”琴清轻颤了下,乳尖因渴求而转深色泽,诱惑著他的视线。

湿热的长舌忍不住在娇蕊上轻轻舔吮著,舌尖在乳晕四周轻绕著圈,再以舌尖轻弹著乳蕾,让乳蕊在舌尖绽放、尖挺後,才甘心张嘴含住。

唇舌一边吸吮著乳蕊,大手也没放过另一只嫩乳,手掌一边揉挤著雪乳,更用指缝夹住乳尖,轻慢地磨蹭著。

而另一只手也往下探,粗暴地扯下腰带,隔著雪白亵裤,以手指厮磨著花缝。

偶尔,更以指尖顶著花缝,压挤著湿润花瓣,让花液沁得更多,将亵裤弄得湿漉漉的,手指也染上了丰沛湿意。

“嗯......嗯啊......不要......”她受不了他的逗弄,小腹不由自主地抽搐著,引出更多花液,将腿窝染得更湿。

就连胸乳也因他的爱抚而肿胀疼痛,沉甸甸的,让她觉得舒服又难耐。

”将军......我要......”琴清忍不住伸手来到他的下腹,隔著裤子轻抚著早巳坚硬的男性硕大。

虽然隔著一层布料,可是她的手还是清楚感受透过布料传来的烫度,让她兴奋得发颤。

眸儿水润,小手开始不停来回轻抚著他的男性,小嘴轻哼著细吟,渴求著他的进入。

“嗯……”她的热情让君乐天轻抽口气,呼吸变得更重。

他放开嘴里含住的乳蕊,粉嫩乳尖早因他的舔吮染著淫亮水光,晶亮亮的模样,有如沾了露水的花瓣。

那诱人的模样,让他忍不住伸舌,又轻舔了下。

而滑嫩的小手早已迫不及待地解开他的裤头,手心握住粗长男性,开始来回轻抚著。

”哦......嗯......”君乐天忍不住仰头呻吟,紧绷著身子,享受著她的爱抚。

火热的男性在小手的抚弄下,变得更大更烫,鼓胀著青筋,圆硕顶端甚至滴出灼热白液。

他的手也跟著扯掉亵裤,手指撩拨著被花液弄湿的细绒,长指扫弄著湿漉漉的花缝,指尖轻拈住早已豔红肿胀的花蕊。

”嗯啊......”敏感的花蕊一被碰触,琴青忍不住轻颤,小嘴逸出媚人呻吟,握著热烫男性的小手也因兴奋跟著使力。

“啊!”那不轻不重的力道刚好爱抚著他的男性,让君乐天舒畅地呻吟出声。

黑眸渴望地看著湿润的小嘴,想到小嘴含住他男性的画面,不禁兴奋得浑身紧绷。

他忍不住撤出在花穴里逗弄的手指,不顾她的抗议,让她跪在身前,布满青筋的男性抵著她的唇瓣。“清儿,先用你的小嘴帮我弄湿......”

朦胧著眸儿,琴清看著抵著唇瓣的火热男性,圆硕顶端微微渗出透明的滑液,她下意识地伸出粉舌轻轻舔去。

浓烈的男性气味从嘴里泛开,她娇媚地睇他一眼,在他的注视下,小手缓缓圈住热铁。

软嫩的掌心轻轻包覆著炽热男性,上下搓揉起来,光滑又火热的触感让她感到好奇又害羞。

”嗯......”君乐天仰起头低吟,喘息变重,男性在她的爱抚下肿胀而坚硬。

火热的硕大让她无法用一只手完全圈住,她伸出另一手,用柔软的手心开始来回套弄,小嘴也跟著含住顶喘,以舌尖轻顶著,舔著、吮著,在圆硕四周绕著圈,再轻轻顶著敏感的小孔。

”啊......清儿......就是这样......”君乐天粗喘著,男性在她的舔吮爱抚下傅来舒畅的快感。

听著他的呻吟,明明是在爱抚他,可琴清却觉得自己好热,私处不断沁出aì液,让她忍不住夹紧双腿,磨蹭著腿心,而套弄熟铁的小手也加快了速度。

感受到手心里的火热,她的心跳开始加速,被激发的情欲让她的呼吸也跟著急促起来,欲火更浓。

她忍不住贴向他,张开大腿,让敏感的腿心轻蹭著他结实的大腿,沁出的花液一下子就将他的腿也浸染得湿答答的。

“嗯......这麽湿啦!”感觉到她的湿润,君乐天邪佞地勾起薄唇,伸手握住一只晃动的嫩乳,大手用力揉捏著。

手指偶尔也跟著拉扯殷红乳尖,用粗砺的指腹轻磨著,再旋转挤弄,放肆地把玩著丰满雪乳。

”嗯......”胸乳间传来的酥麻让琴清轻吟一声,小嘴因刺激而跟著用力一吸,吮含著男性顶端。

小手跟著来到末端的两颗圆球,以手指爱抚著、把玩著,在敏感的圆球四周绕圈逗弄。

湿润小嘴紧紧包裹著粗大的男性,随著吞吐,小舌也跟著轻舔过粗长,将男性舔得晶亮,泛著湿润水光。

而握住男根後端的小手也没停止爱抚,小嘴一边吞吐著男性,手指也跟著抚弄敏感圆球。

“嗯……对……就是这样……”君乐天哑声低吟,黑眸火热地看著她吞吐、爱抚他的淫荡动作,暗红色的粗长被她舔得一 片水亮~更硬实几分。

“嗯嗯......”过大的男性硕大让琴清吞吐得有点困难,微粗的毛发轻刮著她的脸,唇瓣两侧也因吞吐的摩擦而泛红。

口中的唾液早已因嘴里充实著粗大而无暇吞咽,随著吞吐的动作一点一滴流出唇外,将男性和她的下颚都弄得湿亮不堪。

忍著不适,她努力来回吞吐著男性。偶尔用力吸吮著圆硕顶端,手指也不停地抚弄敏感圆球,想让他感觉到更多快意。

“嗯啊......”她的吸含和爱抚弄得君乐天快活不已,全身血脉债张,再也克制不住自己,挺动窄臀,让男性来回在小嘴里抽送著。

灵活的粉舌随著他的抽送,不停来回顶弄舔吮,手指微微使力地揉弄著两方圆球。

”嗯......唔......”过猛的冲刺让圆硕顶端每每进入都抵著喉咙,带来一种欲呕的感觉,让琴清痛苦地握住男根末端,眸儿眨著水光。

她摇头,想吐掉嘴里的男性,可失控的他却不放过她,大手紧紧扣住她的後脑,窄臀疯狂地来回移动,在小嘴里抽送,搅出淫亮的唾液。

”唔唔......”琴清受不了了,小手抵著他的下腹,想将他推开,齿尖随著挣扎不意间刮弄到敏感的男性顶端。

”嗯啊......”突来的刺激让君乐天大吼出声,结实的身躯一颤,窄臀一挺,火热的白液立即喷洒而出,满满地喂进小嘴里……

君乐天粗喘著,低头看著琴清。

他的男性还在她嘴里,过多的白液从唇角溢出,她的眸儿迷蒙,有点无措地看著他。

真可爱!

㊣   ㊣   ㊣   ㊣   ㊣   ㊣   ㊣   ㊣

感谢大家我回来了~~~

还有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喔~~~刚回来就那麽辣真不好意思~~~

我想赶快完成这章!!!

小乖本来可以早点传上来的,但电脑被我妈给搞坏了!!!!(要用也不要用我的!)

㊣请大家多留言,多给票票,多推荐喔!!!㊣ >3<

☆、欲奴-(23)

经过了那晚的温存,君乐天和琴清的感情明显的好了许多,也让琴卿知道将军他还是在乎著自己的!这让琴清心中注入了一股暖流^^

”将军,这是大娘特地给您熬著补补身子的,她说你常常不在家,平常又不会照顾自己,还要常到边关去,她说要让您补补才行”琴清走入书房,手里拿著一盅香味四溢的补汤。

”你放在桌上就好了”君乐天边说边批阅著桌上的文案,但心思却在琴清的身上。

琴清放好补汤,不知要留下还是出去,但看见认真在批阅公文的君乐天,她想她还是不要打扰将军好了,所以琴清走道门边欲走出去时......

”你要去哪?”刚好把最後一份公文批阅完成放置一边,君乐天抬起头来,黑亮的眼看著琴清,”还不过来伺候我喝汤?这不是大娘她特地帮我熬的汤吗?要是热了就不好喝了!”

琴清看君乐天黑的发亮的眼睛,不经看的发呆,”我......是!将军!”琴清一阵守忙脚乱的为君乐天布好汤,小心翼翼的端到君乐天的面前,因为刚刚被君乐天看的的惊慌失措,所以琴清的脸颊泛著健康的粉色,”将军请喝汤......”

可是君乐天并没有伸手去端汤,只有他哪双赤裸的眼睛,紧紧的盯著琴清......

”将军......”琴清被瞧的不自在,自从那日在君乐天的怀里醒来,君乐天就一反之前对她的冷淡,对她是越来越好,心里是高兴的,高兴将军终於肯里她了,但不知为何......心中总是觉得好像有甚麽是要发生一样.......好不安阿,她好怕在次和将军分开阿!

”来......坐在我的腿上!”君乐天对她伸了伸手,坐上他的腿。

”将军......将军您还是请先喝汤吧!要不然就如您说的,汤会凉的!”琴清的粉夹现在比刚刚更加红润了,她伸了伸手在将汤递到君乐天面前。

但君乐天并不如她所愿!他要她怎样就怎样,刚刚批阅公文已经有些疲累了,现在他只想抱抱琴清,所以他常手一伸将琴清手中的碗放到一旁,另一手将琴清揽在怀里。

”啊!将军你......”琴清被吓到了。

”我不是说了很多遍了吗?不要叫我将军!!!要叫我甚麽阿?”他在琴清的耳边低声说著,听似温柔但警告意味浓厚。

”叫......要叫......乐天”琴清越说越小声,头也越说越低,她煞是害羞。

”对!要叫乐天,来奖励一下,我要亲一个”他邪笑著,捉弄意味浓厚,他知道她现的投一定像是颗熟透的番茄,但他就是喜欢她这样,就算他们有过及亲密的行为但她还是一样那麽害羞。

”什麽?”琴清急忙的把头抬起来,惊慌的看向一脸坏笑的君乐天。

不等琴清反应过来,他马上掳获她的唇,撬开的贝齿,吸取里面的蜜汁,在找到琴清的香舌,与她嬉戏玩耍.......

终於,两片紧贴分开了,只是琴清因极度缺氧而不停喘气,双夹嫣红,看起来煞是迷人!

”好些了吗?”他拍拍了琴清的背,让她好好喘口气,”怎麽还是哪麽生涩呢?我们不是已经有很多经验了吗?嗯?”他笑看著怀中脸红的不能在红的人儿。

”将.......乐天”琴清差点说错急忙改正,不然等等均乐天一定会有可怕的{逞罚},”乐天,您在不喝汤就要凉了!”

”好阿!我想要你为我喝!”此时的君乐天像个大男孩一样,是许多人所没见过的一面。

此时的书房内正有浓浓的香味,和爱情正在蔓延......

只是他们并没有注意到,门外那双妒嫉且愤怒的眼睛......

☆、欲奴-(24)

当晚,在礼府宅底---

”父亲,你不是说只要我说啥您都会给我吗?”李亚心嘟著嘴对著他的父亲撒娇。

今天他在将军府里看见君乐天和那个贱人那麽的恩爱,看的她心里一把火,君乐天是她早已倾心的对象,虽然他之前和不少人有关系,但她最爱的还是君乐天啊,不管是哪方面,君乐天都是人中之龙的!尤其是能满足他强烈的性欲!!!他勇猛的穿插著自己的花迳,他那巨大的ròu棒......

只是想一想,李亚心的下体已流出一片yín水了......

”是阿!我的亚心想要啥呢?”李亚心是礼府尚书李庆的小女儿,所以从小就将李亚心宠的无法无天的!

”父亲,您也知道我......呜~”李亚心说到一半,就突然掉起泪来和刚刚高兴的模样完全相反,”父亲......您知导我是喜欢将军的是吧!可是.......可是......”李亚心的欲言又止,更加深了李庆的疑问与担心。

”亚心,到底是怎麽啦?”李庆担心的询问。

这时,平常在李亚心身旁的婢女,跑到了李庆的面前跪了下来,哭说:”老爷......小姐她......呜~小姐她......”

”小梅!别说阿!我不是叫你别说了吗!”李亚心叫道。

”老爷,今天小梅一定要说,就是小姐她和将军他两情相悦,可是将军他的一个小小的侍妾却......”

”小梅你别说了!呜~~’”李亚心用手巾盖著脸哭著,只不过没人看见他手巾背後的笑容......

”小梅你快说阿!”李庆著急的说著,胖胖的脸颊留下了紧张的汗水。

”小姐他被那妾侍给欺负去了,他还把小姐推到,让小姐的手割到了快尖锐的石头,好可怜的阿,还有啊!他还说将军是她的,说小姐没资格做将军的正妻!”小梅泪眼婆摩的说。

”小梅!”李亚心泪流满面的,大叫了一声就假装昏了过去,而李庆急忙的叫下人去请大夫,她还看见了李亚心手上真的有个怵目惊心的伤口,却不知这是李亚心用计把自己用伤的,好让自己的父亲相信自己的谎言。

而李庆是真的相信了,看到了女儿的伤口,小梅的哭诉,还有......李亚心肚子里有个孩子!

没错!刚刚那个大夫就是李亚心请来的,她要她的计画早点进行,否则就怕有啥耽搁了!所以就假装有个孩子,反正到了後面就假装孩子流到了,这样就没人怀疑了吧!

”亚心,这......这是将军的孩子吗?”李庆说。

”父亲......呜~~~”李庆并不知道李亚心的本性,只知道李亚心是柔弱的,却不知她有颗蛇蝎心肠!

”好了,别哭了!父亲会帮你讨回公道的,还会让你和我的小外孙找到归宿的!”

这时李庆没看到李亚心阴险的笑容......

---------------------------------------------------------------------

将军府---

”乐天,我不知道为何,我的心里一直悬挂著,好似有啥事要发生了!”琴清的头搁在君乐天的颈窝处,整个身体正趴在他上头。

”乖,你别乱想了,清儿,我会永远留在你身边的!”君乐天用从未有过的温柔对著琴清说,这也只有琴清能听到!

”乐天......我爱你!”琴清娇羞的说,脸更是紧窝在君乐天的颈处。

”我也爱你!”君乐天温柔的抬起琴清的头部,印下一个温柔的吻。

☆、欲奴-(25)

”奉天诚运,皇帝召曰:因君将军搂获战功,所以次封号为护国大元帅,领兵千万,赐军令牌,还有因君将军年少有为,但尚未娶妻,所以皇上特地帮君将军物色了娶妻的人选,是礼府李上书之女,希望将军你近期完婚!”奉皇上之命前来宣读召文的公公语毕。

”谢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君乐天单膝跪在地上,双手去承接那诏书,起身。

书房内-----

”唉阿!将军大喜之日将近了阿!真是恭喜了!”徐公公他是在皇上身边服侍的太监,也是服侍先皇的太监!皇上和将军从小就是要好的朋友,他是看著皇上和将军长大的!

”谢徐公公!”君乐天咬牙切齿的说,因为实在是没想到他的好友竟摆他一道!前些日子他才进宫说他找到了要守护的对象!没想到他竟然还鬼他搞个什麽?赐婚?真是给***赐婚!

”唉~你也别怪皇上了!皇上也不是故意要给您赐您不想要的婚!只是有人要胁皇上罢了!”徐公公语重心长的说,唉~我可怜的皇上!

”哈~有人要胁皇上?怎麽可能?就算皇赏他应付不过来,但还有那个大奸人华兰准阿,更何况还有谁能威胁他勒?宁王、沁王不都被我们给摆平了?朝中根本就是他的天下了好吗?”宁王沁王均是现任皇上刚上位时起先造反的人,但均被君乐天给摆平了!

“唉~礼府上市素来和户部、工部尚书要好,还有他们都有卷养些门徒,现在的朝中有些就是他们的手下,倘若是皇上不答应礼部尚书的要求,......,况且他们要求的指示哪麽微小的要求,所以皇上就答应了!而且......”徐公公欲言又止。

“哼!微小的要求?真***微小要求阿!牺牲我?”君乐天越想越生气,那琴青要怎麽办阿!不能让他受委屈阿?

“将军这也不能怪皇上阿!谁教您把李小姐的肚子给搞大了!”阿!不小心说出来了

“啥?我把李亚心的肚子给搞大了?不这是绝不可能的是,如果不是给她,他绝对不可能怀有我的孩子!”这点君乐天可以确定!

“况且李亚心她生活淫乱......”

“阿!将军,皇上有封密函要给您的!”说完徐公公从衣内拿出一封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皇上的诏旨很快的就在宅底里流传了,但喜忧参半,喜的是将军册封为护国大元帅,威望大大提升,忧的是李雅心竟是未来的女主人?唉~以後难过搂!

“乐天~恭喜你册封了!”君乐天一进房就看见那强欢笑的小脸,好不心疼阿。

“乖过来!”君乐天对琴清招招手要她过来。

琴清走过去,然後坐上君乐天的大腿上,双手环住他的颈脖,两人的双眼对视著,琴清非常懂得君乐天的意思。

“你不想笑就别硬笑了!这样笑起来不知道多难看呢!嗯?”现在的君乐天非常的疼惜琴清,动作温柔的掐掐琴清柔嫩的脸颊。

“我没有硬笑阿!我是真的为您高兴呢!”琴清头因心虚而为低著。

此时房内一阵寂静

“我要出远门一下!”君乐天说。

“阿?您要出门?可是皇上不是下只要......”则日完婚?

又是一阵寂静

“清儿,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我只要你一个!”君乐天突然说!

“天......”琴清落泪。

“相信我,等我办完事回来,好吗?”

“嗯......我会等您回来!”可是我们之间的天与泥的差距呢?

☆、欲奴-(26)

这已经是君乐天出门的一个月了,还是没有消息,但是李亚心却是天天来将军府上找碴!

“喂喂!你给我小心一点好吗!你知道这可是十分昂贵的瓷器ㄟ!你这奴才这被子都不可能赚到的!哼~”李亚心指高气昂的说

“真是的!没有一个我看的顺眼,阿!我的行囊带来了没阿?”李亚心问在他身旁的侍女

“小姐等等就会送来了!”

“嗯......很好,喂喂!你这个奴才!我叫你过来”李亚心教住季大娘

“什麽事?李小姐”季大娘假意的恭敬,她阿,比任何人都讨厌李亚心,因为她竟然欺负她乖巧的琴清!

”你就是这家的管家吧!我想说等乐天回来我们就要成亲了,所以我想要现在先班过来住,好了解了解这里,所以你等等将我的行囊都搬到乐天的房里!知道吗?”李亚心傲慢的说

“可是......”季大娘为难了,因为现在君乐天的房李住的是琴清阿!而自从他们俩合好後,君乐天就和琴清同床共枕了!

“可是啥?我的话你赶不听?我可是以後这个家的当家主母,以後你的主子,你赶不听我的话!”李亚心心中一直有把火,因为这的仆人一直都没将她放在眼底!好歹她以後也是他们的主子阿!好哇!那就拿这老管家来开刀吧!来个杀**儆猴

“来人!把这个不知好歹的人给我脱出去打!”

此时大厅一片寂静......

“喂!还不给我脱出去打阿!”还是没有人要听李亚心的话

“好阿!一个个要造反啦?哼哼,你们一定是想,我会不会成为这当家主母也还不一定吧”李亚心眼神锐利的瞄向众人走到大厅的主位上坐好,然後将手抚摸再肚皮上缓缓的说:”你们知道为什麽皇上要赐婚吗?就是因为我懐了将军的孩子了!”这件事连李亚心也没想到,她还真的怀孕了,不过孩子并不是将军了就对了!这孼种是她一时欲火难耐时,随便找个勇猛的家丁而来的,她那时也忘了服避孕药,所以她就将计就计......

“什麽?”众人吃惊,连季大娘也不例外,不过她想的却是另一件事......

看著众人脸色逐渐看,李亚心心中有著无限的畅快,说:”既然让你们知道了这件事,我的意思你们因该都懂吧,这主母之为我是坐定了,要是有谁在不满,就别怪我搂......”语毕,李亚心就起身就往君乐天房间走去了

“唉阿~怎麽办阿!你说说这要怎麽办阿管家!”将军府的仆人其实都是一条心的,他们本来就不喜欢李亚心,所以对她也只是敷衍,只不过现在他们听到了惊天动地的消系,让众人不担心也难阿!还有一件事......

“管家!那琴清的是怎麽办阿!”其中一个问到了众人所担心的问题,也是最为严重的!

“唉!怎麽办阿”季大娘也在烦恼......

“阿!管家,我刚刚看见李小姐进了永乐阁了!”急忙跑出来的一个仆人到,满脸担忧

“阿?什麽?”众人紧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