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彩虹般幸福 > 全文阅读

正文 16-18完结

16-18完结

第 16 章

小雨:如果老天爷给我一个愿望,我会希望把这段感情忘掉。现在的我不再去追求不属于我的幸福。因为越是幸福,换来的痛苦就越大。我只希望,我可以快点走出这场伤痛。

早上的阳光很明媚,但是在小雨眼里,它并没有照亮自己的世界。

“小雨,”杰诺在小雨身边注视着她,“你身上的伤好了吗?”

“没什么了,只是偶尔有点痛。”小雨说话有些犹豫。

“真的没事吗?我看你精神不太好。”杰诺轻轻地抚摸着小雨的头发。

“没事,”小雨向杰诺笑了笑,“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我精神好得很。只是我昨晚没睡好。你是知道的,我在学校是睡不好的。”

“要不你等一下就不要上体育课了。这太阳太大了,我怕你会受不了。”

“杰诺,”小雨转头看着杰诺说,“你是不是太神经兮兮的了。我什么事也没有,你不要太过保护我了,你知道我是不需要保护的。”

杰诺看着小雨的眼睛,他看到的不是坚强,而是脆弱。杰诺知道,小雨摘不下她那伪装坚强的面具,他能做的只是守在小雨的身边。

太阳的确很大,把整个操场晒得热烘烘的。站在操场里可以感觉的一股股的热气往上冒。小雨站在那里,脸上的汗不停地往下滴落。很快的,小雨的衣服就被汗浸湿了。

突然间,天色大变。明媚的阳光被一朵朵乌云遮住了,轰轰的雷声在天空中叫嚣着。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偌大的雨滴就哗哗地掉下来了。

“啊!”大家一窝蜂似的跑到操场旁边的观众席上躲雨。这场雨来得可真及时,它帮大家逃了一节讨厌的体育课。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回课室肯定避免不了一身湿。男生倒是无所谓,但是女生比较拘谨,不可能像男生一样让自己身子湿透的。没办法,大家只好等着雨停。但是这场雨下得这么大,压根儿没有想停的欲望。只要到了下课时间,大家还是不得不冒着雨回到课室。

“小雨,你湿了吗?”杰诺一边说一边拍去小雨头发上的水珠。

小雨弄了弄衣服说:“一点点吧,没什么关系的。”

等了好久,雨终究还是没停。就快到下课时间了,大家都准备好当落汤**了。就在大家蓄势待发的时候,子熙拉住了小雨的手。

“你不要淋雨,你会生病的。我回去拿伞给你吧!”还没有等小雨做出反应,子熙就置身于雨滴中。

子熙的行为引起女生们一声哗然,但是让大家更想不到的是,小雨追出去了。小雨在雨中拉住了子熙的手,然后又放下了。

“现在你不需要为我拿伞了。”小雨看着子熙的眼睛说。

小雨的行为让子熙无法理解,也无法接受。“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你真的就那么想和我划清界线吗?难道你就那么不理解我心里真正的想法,真正的感受?”很明显,小雨和子熙吵起来了。

观众席上,大家都注视着事情的发展。没人想去阻止,也没人敢去阻止。雨还是哗哗地下着,根本没有顾虑到雨中的两个人。

“我……”小雨欲言又止的。

“小雨,那天你肯来我就知道你是相信我的。你相信我喜欢你,你相信我对你付出的真心,你相信我不曾想骗你。你知道Yoki的事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子熙静下心来向小雨解释这一切,“虽然那天出现了一些意外,我没能好好保护你,但是我真的很在乎你。”

“我相信你。”小雨流着泪看着子熙说。那是小雨第一次在大家面前流泪。“我相信你喜欢我,我相信我不是一个愚蠢的替身,我相信一切的一切只是个误会。但是,子熙,你知道吗?我居然不相信我自己了。那天,我看见你拉着茵妮的手跑走了,我居然没有太多心痛的感觉。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喜欢我,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是不是还能勇敢地喜欢你。我知道如果我失去你,我会很难过,但是有时候我宁愿失去你。可能吧,你对我来说没那么重要。或许你只是我的一个依靠,失去了依靠当然会很心痛,但是这种痛总会好的。”

“你现在是在骗我还是在骗你自己呢?”子熙紧紧抓住小雨的手,看着小雨的眼睛说。

小雨眼光闪烁,没有回答子熙的问题,甩开了他的手,在雨中独自走了。

雨还是哗哗地下着,好像在为这段曲折的恋情增添几分伤感。子熙没有走,依然呆在了雨中。他想让这冰冷的雨滴浇醒自己,可是这杂乱的雨点让他的心情更加混乱。

小雨不知道雨下了多久,小雨只知道子熙没有回来过教室。豌豆般大的雨滴肆无忌惮地打在了窗台上,溅到了课室内。小雨貌似在听课,但是她的心却还没从操场上回来。她心里的某个角落在挂念那个人现在在哪儿,那个人是否在淋雨,那个人会不会生病。其实有些事情骗得了别人,骗得了自己,却骗不了自己的心。无论在多么窘迫的局面下,自己的心早已帮自己做出了选择,只是自己愿不愿意诚实面对罢了。

时间如流水,高考的日子一步一步地逼近了。小雨虽然成绩不错,但是她也要为自己的未来做准备了。经历了一场没有结果的感情风波后,小雨变得没有什么活力,做起事情来也没有以前的冲劲和魄力了。现在的小雨也很难引起汪倩谊的兴趣。

“小雨,你很累吗?”惜月走到小雨的旁边轻声问道。

“没什么,”小雨报以惜月一个微笑,“我只是昨天复习太晚了。”

惜月看得出,小雨在跟她讲话的时候偷偷地瞄了一下子熙的空位子。自从那天后,子熙如以前一样,只要和小雨出现问题,就不会回来上学。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在做什么。小雨每天注意着这空位子,希望有人能够再次使用它。

惜月看着小雨的眼睛说:“小雨,你知道吗,你不再像是以前的小雨了。你现在身上有着子熙的影子。子熙以前的眼睛是没有灵魂的,现在的你,也是丢了灵魂的。我听说,只要一个人喜欢着另一个人,他的身上就会有另一个人的影子。”

“乱说!”小雨抱着书,站起身来,“惜月,我要回宿舍看书了,就这样。”说完,小雨就急急忙忙离开了教室。

惜月看得出来,小雨还是活在逃避之中。当然,杰诺也知道。但是他们两个都无法将小雨拉出这种境况。

高三的日子十年如一日,都是那么枯燥乏味。每天不是做题就是考试,想过点别的日子,恐怕是妄想了。当大家对这种生活叫苦连天的时候,小雨却渐渐喜欢上这样枯燥而忙碌的生活。因为在这样的忙碌中,她可以暂时放下一些东西。

自从上次惜月跟小雨短暂的谈话后,就没有人向小雨提起过子熙了。当然,班上也没有人说过子熙的事情。一来,是杰诺,香儿和惜月的意思;二来,是因为子熙太久没有在学校出现过了。无论怎么样,子熙在某种程度上在小雨的生命里消失了。小雨也开始学会了不再注意那空位和天台了。现在的一切都像小雨所希望那样——恢复了“正常”。小雨每天和香儿一起在学校里嘻嘻哈哈的,看起来和原来没有什么不同的。但是旁人看得出,小雨的笑声里失去了原来的生命力。她现在是为了笑而笑。

时间如流水,经过了一番艰苦的奋斗,高考终于结束了。班上的同学将做过的试卷和复习用的课本全都抛向了空中,那就像是一颗颗礼炮在宣示大家又踏过了人生的一道阶梯,接下来的会是崭新的开始。但是,那开始会是美好的吗?还是重复着过去的伤痛?

对于小雨来说,高中生活的结束意味着她又要回到那个充满猜忌的家。但是,小雨现在不同了,不再追究她父母给她的伤害了。因为,更大的伤害她已经经历过了。现在,在小雨的父母看来,小雨只是一个不爱说话不爱往外跑的女生,所以对她的监视也就放松了不少。

高考结束后,香儿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总是找不着人。小雨猜想,她大概是看上哪位帅哥,约会去了。所以,小雨也不去多打扰她。反而,小雨和惜月的关系一天天的密切了。她们有时候会聊上几个小时的天,说得都是些生活上的琐事,但是她们就是有种开心的感觉。小雨心里清楚,每次惜月来电话都是为了自己和子熙的事,不过惜月每次都是顾忌小雨的感受,没有说起过子熙。

一个大晴天,杰诺给小雨打了电话。

“喂!”小雨的声音慵懒,好像没睡醒的样子。

“小雨,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没起来。我看你在这个假期里胖了不少吧!”杰诺和小雨打趣的声音让人听起来总是那么舒服。

“你才胖了呢!就算是胖了,只不过是胖了那么一小点嘛!”小雨听见杰诺拿自己寻开心就急得坐了起来。

杰诺听见小雨抓狂了,在电话里头笑了两声。“你快起来吧,我带你出去。十分钟后我在你家附近的邮局旁边等你。”

“但是……”小雨犹豫着要不要和杰诺出去。

“没有什么但是的了,”杰诺是不会让小雨呆在家里胡思乱想的,“现在过了一分钟了。等一下你迟到了,我会给你好看的。你会受到惩罚的。”说完,杰诺就把电话给挂了。

小雨还坐在床上拿着手机在发呆。蓬松的头发遮盖住了脸,开起来就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妇女。时间“嗒嗒”地过去了,小雨还没意识到十分钟的时间是多么的短暂。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晚了。小雨只好急急忙忙地洗漱好,狼狈地跑过去了。还好没有迟到,可是让杰诺看见小雨这副德性,小雨也够受罪的了。

杰诺憋住笑,把小雨拉上了车。“小雨,”杰诺实在憋得难受,“你这是什么造型啊?我看你是放假放疯了吧!”

小雨狠狠地盯着杰诺说:“什么,还不是因为你。你突然打电话给我让我出来,还不能迟到。你让我在这么短时间内怎么把自己打扮得正常呢?”

“你不要狡辩了,你肯定听完电话后就坐在床上发呆了,对吧?”杰诺一眼就看出了小雨的借口,这让小雨感到十分窘迫。但是她面对的是杰诺,这种窘迫感还多了分开心。

“杰诺,你要带我到哪里呀?你不跟我说明白,我怕你把我给拐卖了。”小雨一边说,一边整理着自己的仪容。

“你等一下就知道了。”杰诺故作神秘地说。

小雨给杰诺翻了个白眼,说:“哼,又在装神秘,你们男生就是爱这样子。”

“子熙也曾经这样做过吗?”杰诺开启了小雨最不愿意提起的话题。

小雨直看着杰诺的眼睛,然后故意装作很困的样子说:“都是你啦,把我吵醒了。我现在要睡觉了,到了就叫我起来呀!”小雨故意岔开话题,靠着窗户睡下了。

杰诺把小雨的头轻轻地放在了自己的怀里。让小雨依偎着自己睡觉是杰诺一直希望做的事情。

杰诺再次把小雨带到了摩天轮上,小雨就像第一次来的一样,靠着窗子向外张望。偶尔还会发出一两声惊叹。

“你为什么把我带来这里呢?我发现呀,你还真喜欢把我带到摩天轮来。”小雨冲着杰诺做鬼脸。

“你呀!”杰诺捏了一下小雨的脸,说,“你还真是不知足。我不是知道你喜欢摩天轮才带你来的嘛!为了你,我连特权都用上了,你还在这里抱怨。”杰诺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特权?”小雨对杰诺的话产生了疑问,“什么特权呀?”

杰诺知道自己说漏嘴了,只好慢慢向小雨解释:“你还不知道吧!也对,我也没向你说过我家里的事。其实我家是这座游乐园的大股东,所以我才可以随时带你来坐你喜欢的摩天轮。要不然你以为你可以这么好运每次来都可以坐到。你可要知道,这座摩天轮是游乐场中最受欢迎的。”

“那么,第一次来的时候,我离开了一下下就可以从排尾走到排头,难道就是你搞的鬼?”小雨盯着杰诺看。

“你终于明白了,小笨蛋!”杰诺摸着小雨的头,看起来就像是在逗小孩子玩。

“哎哟,”小雨不禁叹息道,“虽然我一直知道你们是有钱人家的小孩,但是你们有钱得太夸张了吧!像我这样平平凡凡的女生,怎么会认识到你们这样的人呀?我越来越觉得我们之间有着一条鸿沟。”小雨一直以为自己不会为了家庭背景的差异而去影响大家的友情,可是当事实来临的时候,又怎么不会在意呢?

杰诺也是顾虑到小雨这样的想法才一直不把自己的家庭背景说清楚。杰诺坐近了小雨,对她说:“小雨,不可否认,我们的家庭背景相差很大,但是这么久以来我们都是好朋友呀。我的家庭没有让你为难,你的家庭也没有让我难堪。无论是我,是惜月,还是香儿,我们在乎的是友谊,是小雨,而不是背景。如果我们在乎背景,我们也不会到普通的学校读书,我们也不会为了小雨而担心。”

“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我只想让你知道,我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我永远会是你的依靠。”

小雨的脸上逐渐露出了笑容。

杰诺伸出了手,想将小雨拥入怀中,但是又把手缩了回去。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这么喜欢把我带到这里来呢,不惜用上特权?”小雨抬头看着杰诺,就像是个天真的小女生。

“你记得这是我第几次带你来这里了吗?”

“第三次。”小雨脱口而出。

杰诺微笑着对小雨说:“第一次,你和家里闹别扭了,不肯回家,每天都是一个人在伤心。第二次,你和子熙因为我而吵架了,你为了自己能够坚强起来,强忍着眼泪。这一次,你和子熙分手了,即使你心里很难过,但是你也会像往常一样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

“杰诺……”

“没错,每次你一遇到不开心的事的时候,我就会带你到摩天轮上看看风景。我希望这个地方能够解开你的心结,虽然我不知道有没有用。”

“有用的,”小雨微笑着说,“真的有用的。在这里,我可以散去我的烦恼。第一次可以,第二次也可以。”

“那么这一次呢?我知道你很想忘记子熙,很想快点走出这次的伤痛,你能做到吗?”

小雨的眼睛转向了窗外的风景。他们所在的座舱已经到达了摩天轮的顶端,是离天空最近的地方。“我在努力……”一股暖流划过了小雨的脸颊,这次小雨不想在强忍了。有时候,坚强的面具在信任的人面前是可以脱下的。

第 17 章

小雨: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子熙了。虽然我正在努力忘记有关他的一切事情,但是我越想忘记,那些珍贵的回忆就越会出现。可能是在我心底的最深处还有一丝感情是与他相连的吧!有时候我在想,是子熙让这段感情死去,还是我让这段感情死去的呢?我的答案还是一样——我不知道。

“你终于出现了。”子熙出现在海芋园里,杰诺一个多月来的等待没有白费。

子熙看见杰诺的出现也不会感到吃惊,仿佛他是早已猜到了。“你一直等我,是想跟我说什么?”子熙在花园的大阳伞下坐下了,他拉开了身边的一张凳子,示意让杰诺也坐下。

杰诺接受了子熙的好意,对着他说:“你记得小雨在雨中跟你说的话吗?”

“小雨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子熙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温柔,但是这丝温柔瞬间消失了。

“小雨现在在很努力地忘记你。”

“哦,我猜得到。这很像小雨的性格。”子熙的回答看似平淡,但杰诺却可以看出他内心的痛苦。

“不过小雨现在还是喜欢你的。我想她心里也明白你是真心喜欢她的。”

子熙的眼睛出现了光芒。

杰诺接着说:“你是知道的,小雨总是戴着坚强的面具,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的心。自从她认识你以后,她慢慢地尝试把面具摘除了。她相信你会保护她,不会伤害她的心。可是,你伤害了,而且是重重地伤害了。现在,即使她心里再怎么相信你,她都不会把她的面具拆除了。”

子熙很感谢杰诺跟他讲这些,但是他心中产生了疑问:“杰诺,你是喜欢小雨的。只要我跟小雨分手了,你就可以有机会追求她。你现在为什么要来告诉我这些,帮我让小雨重新接受我呢?”

杰诺顿了顿,说:“自从我第一天认识小雨的时候,我就发现她是一个戴着面具的女生。我没有明显地追求她,而是一直在她身边保护她,逗她开心,是想让她发现,她身边有我这个人,这个可以放心依赖的人。我希望她有一天能够在我面前摘下伪装坚强的面具。本来我就快等到那一天了,可是你的突然出现让我的希望破灭了。开始的时候我真的很想阻止小雨与你接触,可是我渐渐发现,你可以让小雨更幸福。是你让小雨情绪不稳定,是你让小雨露出幸福的笑容的。有你在身边的小雨,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小雨,也是我不能找到的小雨。今天来这里告诉你小雨的想法,我的心里当然很纠结,但是我想让小雨能够开开心心地笑。在情人和守护者之间,我选择了后者。我当小雨的守护者,小雨会更幸福。”

子熙拍了拍杰诺的肩膀,说:“谢谢你,谢谢你一直好好地守护着小雨。你是让她幸福的人,当然我也会是。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我会让小雨在我面前再次摘下她伪装坚强的面具。就算是赌上生命,我也会让她看清楚自己的心。”子熙似乎对这件事有了办法,眼神中带有坚定。

“我会帮你的。”杰诺站起身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后天,我们一起到上次的那个海边度假吧!你帮我约小雨出来。”从子熙的言语中可以看出,他对小雨的事是想了很多的。想必他一早就想好了解开小雨心结的办法了。

“嗯。”说完,杰诺就离开了。杰诺希望小雨能够继续幸福,但是要自己亲手断绝自己的希望来换小雨的幸福,无论怎么说都是残忍的。

杰诺说会帮子熙的忙就一定会帮。可是小雨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家伙,要带她去子熙的别墅里度假,简直比登天还难。

“小雨,你就去吧!给子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呀!何况有我,惜月和香儿陪你,你是不会有事的。”杰诺把小雨约了出来,打算凭借自己,惜月和香儿的力量,让小雨屈服。

但是小雨好像没有要改变自己心意的意思。“不要,我是不会去的。杰诺,你知道的,我和他是没可能的。无论做什么事情,不属于我的位置,我还是不会得到的。”

“小雨,你真的不想搞清楚那个位置是不是你的吗?你一直说子熙心里的那个人不是你,你只是一个替身。你就真的甘愿当个替身,不去问清楚子熙这件事。”惜月耐不住了,要说句话让小雨的脑袋清醒一点。

香儿当然不会在一旁看热闹,也插嘴进来了。她嗲声嗲气地说:“小雨,你就去嘛!我还记得那个海滩很漂亮的。你不是说很想到再那里度假吗?现在有机会了,你怎么不去把握呢?唉,为了陪你去,我连男朋友有丢下了,你还要不领情。”

“我……”

“小雨,相信我。”杰诺抓着小雨的手,给她力量。

小雨虽然嘴巴再硬,也硬不过三个人的。很快,小雨就如杰诺所预料的那样——屈服了。

似乎一切都没有变,天还是那么蓝,海浪声还是那么令人陶醉,就是连小雨所住下的房间里的摆设都是和过去的一模一样。只不过是来的人的心情发生了变化罢了。

小雨来别墅的时候没有看见子熙,这是令小雨庆幸的事。但是小雨知道他们的见面是不可避免的。小雨在房间里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后,走下了大厅的沙发里坐着。她透过玻璃呆呆地看着一起一伏的波浪,仿佛那就是她的心情。

“小雨!”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是子熙,肯定是子熙。小雨该怎么办,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对他呢?小雨慌乱了。过了好一段时间,小雨才转过身去,挤出笑容,对子熙说:“你来了,我去叫杰诺他们下来。”小雨话都没说完就跑上楼了。

按照惯例,小雨总是被拉住的。“小雨,不要躲着我,我只是想跟你好好谈谈。请你给我一个机会。”

“我没有躲着你呀!”小雨的回答有点避重就轻的感觉,“我找杰诺有点事,我先上去了。”小雨拽回了自己的手,一个劲地往上跑。小雨知道她应该勇敢地面对这件事,但是这件事对她来说是一场噩梦,她不想一直在噩梦中徘徊。她害怕她会再次毫无保留地相信子熙,然后把自己卷入另一场噩梦中。

这一次到别墅来不想是度假,更像是重游故地。在别墅里已经住了好几天了,大家没有什么特别的活动,只是杰诺他们带着小雨在别墅周围走走而已。至于子熙,大家只见过他一两次,大多数时间他都是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没有人知道他在干什么。

直到一天的早晨,太阳才刚刚在海平线上崭露头角,小雨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小雨好不情愿地坐起身来,声音懒懒地接了电话:“喂!”

“小雨……”是子熙打来的电话,电话的那端传来了哗哗的海浪声。小雨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

“子熙,我……”

“不要挂,小雨,给我们一个机会。”

小雨缩在了床边,想了好久,才做出了回应:“嗯!”

“最近,我一直在想,我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我虽然一开始就认定了你,但是就如你说的,你在我眼中只是Yoki的影子。”小雨的心抽了一下,她不希望在听到自己是影子的事了,但是她没有打断子熙的话。“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打了我一拳,那时我被自己的思想蒙骗了,没有发现你的特别。后来我们相处久了,我看到你做事情的样子,和汪倩谊吵架的样子,还有对待朋友的样子,慢慢认识到,你和我想象中的那个人有很大的不同。直到我们一起出去旅游的那一天,你被汪倩谊关在门外。你明明很想找杰诺帮忙,却装作自己可以料理一切;你明明心里很难过,你却假装毫不在乎。那时我才发现,你坚强的外表下藏着一颗软弱的心,从那时开始,我眼中开始有了你,我真正想好好保护你。我想那是我喜欢你的开始。”电话那头的海浪声越来越大了,但没有阻碍小雨聆听子熙的心声。小雨把自己的头埋得低低的,细细地想着子熙说的话。

“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欺骗你,当我知道我做错了的时候,我很想第一时间告诉你事情的真相。但是我没有那个勇气,我害怕你会离开我,就像现在一样离开我。我原以为守住了秘密,好好地爱你,就能给你幸福。谁知道,我的秘密终究还是泄露了。小雨,我很后悔,你过去是那么地相信我,而我却不相信你会谅解我。弄成今天这个局面是我应得的惩罚。”子熙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说:“小雨,你记得你想吓唬我和杰诺,在海里越走越远的事情吗?那次,我真的吓倒了,我以为我会永远失去你。那次,你让我看清了我的心。我知道,现在你的心也被蒙蔽了,你看不清了。我会让你看清的。”接着,电话那头沉默了,小雨听到的只是海浪声。小雨反复琢磨子熙的话,觉得有点不对劲,赶紧下床,跑到可以看到海的窗户。在模模糊糊之间,小雨看见一个身影正一步一步走向大海。翻腾的海水拍打在那人身上,可是那个人却没有在意,只是坚定地往前走。

小雨在窗户边看了好一会儿,突然尖叫着跑到了外面。“子熙,不要,不要这样!你这样很危险,快点走回来!”小雨没有意识到她已经哭了。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可是她知道在她面前正往海中走去的那个人就是子熙。

子熙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远远地看着脸色苍白的小雨。这时海水已经漫上了他的腰。他用温柔的声音对小雨说:“小雨,我喜欢你。我相信你会看清楚自己的心的。”接着,子熙再次转过身,往海中走去。

“子熙,不要啊!我求你快点回来!”小雨歇斯底里地喊着。她的泪水在不知不觉之间把她的衣服浸湿了。

小雨的哭喊声惊醒了杰诺他们。他们猛然起身跑到了海边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当他们到达海边的时候,海水已经漫到了子熙的脖子上了,而小雨则不顾一切地往子熙的方向跑去。海浪一次又一次地让小雨站不住脚,摔倒,可是小雨一次又一次地从海水中挣扎着站起来。小雨最终是会跑到子熙身边的。

这时,一个念头在杰诺的脑海里闪过:小雨不会游泳,再这样下去,小雨会出事的。杰诺立刻跑了过去,一把把小雨拉住,用尽了方法把她往岸边拉。香儿和惜月也跑过去帮忙了。虽然,小雨总算被带回来了,但是子熙还在无边的大海中。小雨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远处,她看着子熙逐渐被大海吞噬。她整个人都呆住了,像是死了一般。还好杰诺反应快,游泳技术好,没过多久也把子熙从海里带回来了。但是他与小雨不同,他完完全全受到大海的折磨,神志十分不清醒。

小雨看见子熙被带回来了,连跑带爬的到了子熙身边,一把抱住了他,然后跌坐在沙滩上。

“子熙,你怎么样,你还好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一定要用这么激烈的方式让我看清楚我自己吗?”小雨还是泪流不止,她捧着子熙的脸,向他嚷着。

可是子熙显然不清楚小雨在讲什么。他只是用半开半闭的双眼看着小雨的脸,嘴里一直念着:“小雨,我喜欢你。”

无论小雨对着子熙怎么喊,子熙都是没反应。小雨知道事情严重了。她让子熙坐了起来,从他身后抱紧了他,在子熙的耳边说:“子熙,你听得见我说话的,我知道你听得见的。以前你很喜欢这样抱着我说你心里话,现在我也想试一次。可是我说完后,你一定要给我反应哦,要不然我以后都不这样跟你说话了。子熙,你说你要让我看清我的内心,现在我看清楚了。我很确定我喜欢你,我也很确定你是喜欢我的。我清楚我不会是Yoki的影子,因为我在你眼中看到的是我自己,不是另一个人。以前我总以为是你不够信任我,原来是我不够信任你。我居然会怀疑你对我的感情,我居然不相信你对我说的话。弄成今天这个局面的人是我,不是你。我错了,子熙。对不起,子熙。好了,我说完了,你总该给我个答复了吧!”小雨紧紧地抱着子熙冰冷的身体,她希望听见子熙温柔的声音,即使是骂她的话也好。可是,子熙还是没有反应。

小雨的心仿佛碎了,她抱着子熙大喊道:“高子熙,你跟我耍什么花样啊!你怎么能够骗我呢?是你说的,你要我给你答复的,是你说过要保护我的,是你说要带我看最美的世界的。现在你这个样子,你还怎么兑现你的诺言。高子熙……”小雨整个人崩溃了,抱着子熙痛哭流涕。

杰诺他们在旁边看着也觉得很心酸。杰诺走上前去安慰小雨说:“小雨,没事的,子熙答应你的事,他一定会做到的。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了,子熙很快就会没事了。”

惜月和香儿也去安抚小雨的情绪。救护车很快就把子熙带走了,小雨一刻也不肯离开子熙,也坐上了救护车。而杰诺他们换下了湿的衣服后,让司机载他们到了医院。

医院的墙壁白花花,让人看起来有点晃眼。杰诺很快就找到了小雨,她坐在了急诊室的外面。她衣服还是湿漉漉的,滴着水。杰诺看得出小雨又哭了好几遍,眼睛已经红肿了。

“小雨!”杰诺脱下了外套披在了小雨的身上。惜月和香儿抱着小雨,给她温暖。突然,香儿看见小雨脖子上多了件闪光的东西。

“小雨,”香儿问道,“你脖子上挂的不是子熙送那时你的项链吗?我记得你已经还给子熙了,现在怎么……”

小雨用指尖抚摸着那会让她看见七色光芒的链坠,眼中出现了复杂的感情,可以说是幸福,可以说是伤感。“在来医院的途中,我发现子熙手中紧紧地握着这条链子。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它从他的手中拿出来。我记得子熙说过,我叫小雨,小雨这个名字太忧伤了。他希望我戴着这条项链能时时看见彩虹,时时开心。这是他给我快乐的凭证。”小雨的眼泪就像是河水,源源不断地流出来。“他真是个笨蛋!他想让我快乐,可是没有他的陪伴,我怎么能快乐呢?”

“小雨,你不要想这么多了,子熙是不会有事的。他只想让你看清楚自己,他也想听见你的答案的啊。小雨,我了解子熙。我知道子熙不会在事情没有结果的时候就放弃的。”惜月让小雨的头埋自己的怀里,把小雨抱得更紧了。仿佛她就是小雨的保护伞,她不忍心让小雨受到更大的伤害。

急诊室的门打开了,医生走了出来。小雨猛然起来,抓紧了医生的手臂,询问着子熙的情况。医生脱下了口罩,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对小雨报以微笑,说:“放心吧,病人没有什么大碍。他的意外溺水让他患上了轻微的肺积水,但是只要在医院治疗几天就好了。不过病人的身体异常衰弱,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疲劳过度和营养不良。”徐管家终于赶来了医院。他穿过来来往往的人,走到了医生的身边说。

“那好,我知道了。”医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毕竟子熙看起来是个有钱人。

医生走开了,护士把子熙转送到头等病房。

小雨抓住徐管家的衣服说:“什么疲劳过度,营养不足,你在说什么?”

徐管家叹了口气,说:“小雨小姐,难道你不知道少爷这段日子是怎么过的吗?我不是想责备你,但是我觉得你的做法实在是太狠心了。少爷知道你不相信他的话,知道你一直想忘记他,不想看见他。少爷很想见到你,可是你一直对少爷不理不睬的,甚至不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少爷想,如果他在你身边消失了,你或许会更快乐,所以少爷再也没有回学校了。在高考的那段时间,少爷用学习来麻痹自己。他没日没夜地看书,只是不想让自己想起他对你做出的那些事。高考结束了,少爷就每天出去跑步、打球,直到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他才肯回来。在做完这么耗能的运动后,少爷都不肯吃东西,他总说不饿。有时候他被我们搞烦了,就随便吃上两口。我知道,少爷在那段时间里,根本不想当一个头脑清醒的人。一旦自己清醒了,他就会发现他的身边没有你了,他伤害你了。”

小雨越听越痛苦,流泪已经不是最好的发泄方式了。杰诺看见小雨痛苦的表情,便对徐管家说:“好了,不要说了,够了。”

可是杰诺的阻止并没有让徐管家闭上嘴巴。徐管家对小雨是一种埋怨,甚至说是一种愤怒。他继续说道:“小雨小姐,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少爷呢?我就算是一个管家,我也看得出少爷喜欢的人是你。开始的时候,我也很害怕少爷会把你当作是Yoki小姐的替身,我怕那样会伤害到你。可是我后来发现少爷对你的态度有了变化。我第一次发现少爷可以离开Yoki小姐过去的照片;我第一次发现少爷的感情是那么丰富的;我第一次发现少爷可以放下架子去讨女生开心……自从少爷认识了你,我看见了许多过去少爷没有的样子。少爷的转变是家里每个人都看到的。小雨小姐,你是一个聪明人,你怎么会没发现这些呢?你非要少爷做到这一步你才可以看清楚你自己吗?”徐管家的情绪越来越激动,讲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了。

现在的小雨除了对徐管家说对不起之外,她真的想不出能够说出什么别的话了。

子熙住进了头等病房。那里装饰得很温馨,米黄色的墙壁,粉色的沙发,还有精致的茶几。如果不是子熙躺在那儿,没有人会想到这里会与医院扯上关系。

小雨和杰诺他们被徐管家带到了子熙病房的门口。即使徐管家心里对小雨有再多的不满,他还是希望小雨能够去看看子熙,毕竟这是子熙一直以来所希望的事。

“小雨小姐,请进吧!少爷一直想见你。”徐管家为小雨打开了房门。

杰诺,香儿和惜月都快速走了进去,看看子熙的情况如何。只有小雨,低着头站在了门外,没有进去的意思。

“小雨小姐,怎么了?”管家奇怪地看着小雨,说,“如果是为了我刚才的话,我向你道歉。”

小雨的声音很微弱,几乎是耳语:“子熙他……醒了吗?”

“没有。”徐管家失望地说。

“那你就让我呆在这儿吧!”小雨转过身,背靠着墙,蜷缩着坐在了地上。

“小雨,你快起来呀!你这是在干什么呢?”杰诺赶紧出来,蹲在了小雨身边,想把她扶起来。

“杰诺,你不要管我。”小雨的头抬了起来,在灯光下,杰诺可以清晰地看见小雨苍白的脸和红肿的眼睛。“在他醒来之前,你就让我坐在这儿吧!”小雨抹了抹眼角的眼泪,继续说,“你是知道的,我一向倔强。我现在要他亲自叫我进去,要不然我就在这儿等他醒来。他睡一天,我就等一天,我看他能在里面躺多久。”

杰诺还想说点什么,可是被惜月阻止了。“好的,你就在这儿等他。子熙这么疼爱你,他不会让你为他吃苦的。他一定很快就醒来。”惜月摸着小雨的头,安慰她。

这时,香儿也出来了。她看见小雨现在这副憔悴的样子,心里难受极了。她对小雨说:“小雨,你衣服都湿透了。要不然你先换套干的衣服再回来这里等,好吗?我怕你会生病。如果你生病了,子熙会很心痛的。”

香儿很少用温柔的声音跟小雨说话。小雨听见香儿的声音,心里顿时温暖很多。小雨微笑着回答香儿:“在子熙醒来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一秒也不会。”

“但是……”

“如果我真的生病了,那更好,就算是对我的惩罚吧!”

他们知道拗不过小雨,只好让她坐在那儿。他们走进病房,探望子熙。子熙就那么静静地躺着,偶尔听到吊瓶的声音。他们细细地看子熙,发现他的脸好苍白,犹如一张白纸,就快与白被单融为一体了。如果再看仔细点,就能发现子熙真的比原来瘦了很多,两边的脸颊都凹陷下去了。他们现在知道小雨为什么不肯进来了,因为只要看见这病怏怏的子熙,小雨就能发现自己对子熙的伤害有多大,自己所做的一切有多愚蠢。

“高子熙,你为什么这么傻呢?难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办法吗?这是什么烂方法,伤害了自己又伤害了小雨。没错,你是让小雨彻底地看清自己了,但是你所付出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呢?”杰诺在床边坐了下来,对着没有反应的子熙埋怨,“你知不知道,小雨在外面等着你醒来呢!她全身都湿透了,但是为了你,她不肯换衣服。我看你最好还是快点醒来,如果小雨因为你生病了,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子熙没反应。

“子熙,对不起。”惜月的声音有点哑了,或许是因为她在啜泣,“一切的事情都是我不好,都是我搞出来的。我不应该放纵着茵妮,我不应该退让,我更不应该擅自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小雨。你知道吗,自从你们出现问题后,我就好内疚。我希望你们和好,希望小雨能够像以前一样那么幸福。子熙,小雨已经可以给你答案了。你快点好起来,好不好?你要去让小雨幸福呀!”子熙还是没反应。

香儿站的位置离子熙有点远,但是也要跟他说两句。“子熙,小雨在等你。醒来吧,子熙!不要让小雨等太久了。我清楚小雨,她现在是在硬撑着,她快要崩溃了。”子熙依然没反应。子熙依然没反应。

徐管家看了看昏迷的子熙,本来不信神的他,也希望有个神能保佑他疼爱的少爷。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阳光逐渐被黑暗吞噬。现在已经是晚上11点了,子熙仍然没醒来。不是子熙不想醒,而是他那虚弱的身体只能让他躺着。香儿已经被司机送回家了,惜月也被徐管家劝走了。只有杰诺从始至终呆在病房里。与其说他想照顾子熙,不如说他想守护小雨。杰诺知道小雨是不会接受他的陪伴的,他只能用这种方式继续当小雨守护者。

时间滴答滴答地流走,小雨一直坐在门口外面。夜已深,气温下降了。小雨穿了一天的湿衣服,现在又遭受寒气,开始出现感冒的症状了。但是小雨还是不肯离开。越是生病,小雨就越开心,因为,小雨需要惩罚来安慰自己。

半夜三点钟,小雨的头靠着墙壁,睡着了。杰诺出来过好几次看小雨,也试图将小雨带到病房里面睡。但是,小雨怎么说也不肯进去,也不肯离开。杰诺能做的,只是将自己的外套脱下,盖在小雨的身上,免得她着凉。他悄悄地坐在了小雨的身旁,看着小雨熟睡的脸,突然有想把自己心里话说出来的冲动。

“小雨,其实我……”突然小雨动弹了一下,不过很快又安定下来了。杰诺的声音也收得真快,一点风吹草动就足以让他闭嘴。过了一会儿,他看见小雨并没有醒来,他那颗悬着的心也就安定下来了。他头靠着墙,闭上眼睛,享受着和小雨在一起的感觉。突然,小雨的头滑落到他的肩膀上。杰诺怔了一下,身子也做直了。杰诺轻轻地扭头看着小雨。虽然杰诺和小雨的关系很好,但是他们的脸靠得这么近还是第一次。杰诺细细地观察着小雨的脸,他发现小雨的脸其实有很多瑕疵,大大的眼袋,点点的雀斑,干裂的嘴唇……就是小雨这样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完美才让杰诺迷上她。杰诺这样看着小雨越久,他的心就跳得越快。在无意识之下,杰诺亲吻了小雨的额头。

“小雨,我喜欢你。”这句话脱口而出,杰诺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已经说开了,他也就说下去了。“原来感情这种东西真的很奇妙,不是先到就先到的。或许是我追求你的方法错了吧!”杰诺叹了一口气,继续说,“我以为只要默默呆在你身边守护着你,你就会被我感动,看清我真正的心意。没想到你是个感情白痴,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只有你还是傻傻的把我当作你的好朋友。本来以为你的幸福是我给的,没想到子熙的出现会改变这一切。开始的时候我很不甘心,但是看见他可以给你我不能给的幸福,我就认输了。在我心里,只要你开心就够了,真的够了。”杰诺把秘密说了出来,心里也轻松很多。

“小雨,放心吧!我永远都是你的依靠,只要你需要,我都会在你的身边。”杰诺再次在小雨的额头上印上自己的吻,这是对小雨承诺一辈子的凭证。

清晨,一股寒气袭到小雨的身上。小雨睁开了朦胧的睡眼,打了一个寒颤。这时杰诺已经不在身边。至于杰诺昨晚的话,小雨似乎听到了,但她只把这些当作可笑的梦罢了。很快,小雨的心思就集中到子熙的身上。她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手脚。这时,徐管家听见了动静,出来了。

“小雨小姐,你醒了。你要不要进来休息一下。你昨天在门外呆了一天了,应该累坏了吧!”徐管家的语气比昨天温和了很多。他看见小雨这么折磨自己,也就不忍心责怪她了。

“徐管家,子熙怎么样了?他醒了吗?”小雨边问边往病房里张望。

“还没。”徐管家失望地说。

“哦!”小雨无力地跌坐在地上。“他还没醒。他身体那么健康,怎么会还没醒呢?是我把他弄成这样的,是我造成的,是我造成的……”

徐管家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小雨,觉得有点不对劲。他发现小雨的脸微红,嘴唇白得像纸一般,而且,她在微微颤抖着。徐管家蹲了下来,伸手摸了摸小雨的额头,不禁立刻缩了回来。“小雨小姐,你在发烧啊!”徐管家大喊道,“小雨小姐,你先起来,我帮你叫医生。”

“不用了。”小雨对徐管家挤出一点笑容,“我不要医生,我只要子熙醒来,我只要他醒来。”小雨的眼泪一滴滴地往下落。“徐管家,你不要理我了。这一点小烧是不会有事的。我会一直等他醒来,一直等。这是我欠他的。”

徐管家虽然很不放心,但是还是回去了。他悄悄地通知了杰诺,但是杰诺除了心痛以外,也就是祈求子熙快点醒来,把这个倔强的小雨带去看病。

时间过去了好久了,从骄阳初现到了日落西山。惜月来过劝小雨好几遍了,但小雨除了上厕所以外,就呆在房门外面。更令他们烦恼的是,小雨不肯吃任何东西。小雨的胃不是太好,只要小雨不吃东西,胃就疼得厉害。想必小雨已经受够胃痛的煎熬了。还有更严重的就是,小雨的体温在不断上升。小雨的样子很快就憔悴下去了。即使在这样的时刻,小雨还是口口声声地喊着子熙的名字,对子熙说着抱歉。

杰诺看不过去了,站在子熙的床前对他大声斥责:“高子熙,你要么就睁开眼睛,要么就永远不要起来。小雨现在在外面等着你醒来呢!难道你想让她受煎熬吗?高子熙,自从小雨跟你在一起后就没有过一天安稳的日子。你总是给她伤害,给她泡沫般的承诺。如果我早知道结果是这样,我就不会让小雨呆在你身边。”

病房里沉默了,只有那“滴滴”的输液声让大家知道这个世界还在运转。突然,有个微弱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是不会让小雨离开我的。”

杰诺和惜月愣住了,仔细揣摩着这声音是从哪里来。他们看了看子熙那张苍白的脸,只见他的嘴在微微颤动。

“子熙,你醒了吗?”惜月凑上前去,轻轻地问着,似乎是怕惊动了某人。

“小雨呢,小雨在哪里?”子熙真的醒过来了。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坐了起来,拔掉了手上的吊针,不顾惜月的阻拦要下床去。

徐管家见少爷醒来了,管不着高兴,立刻冲到外面找医生过来。这时,小雨已经病得迷迷糊糊了,连子熙醒来的事也听不清楚了。

“子熙,你现在不能下床。”惜月努力地阻止子熙这不理智的行为。“哎,子熙。”

在一番推攘之下,惜月承受不住子熙的重量,他们一同重重地摔在地上。但是子熙还是不死心,依然用尽力气爬了起来。惜月想去阻止,但是被杰诺拦住了。

“惜月,算了吧!”杰诺叹了一口气,说,“他们需要诚实地面对自己。”

子熙的身体非常衰弱,走路一晃一晃的,随时会摔在地上。那短短的几米路,对子熙来说就是漫长的几十米。但是子熙还是尽自己的努力走过去,即使是爬,他也愿意。因为那里有个人在等他醒来。

子熙终于来到了小雨身边,他坐了下来,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抱紧了小雨。他把小雨滚烫的身子抱进了怀里。

他轻轻地抚摸着小雨的头发,在她耳边温柔地说着话:“小雨,对不起,对不起。我醒了,你跟我说句话吧!”子熙的声音像是抽离了灵魂,那么空洞。

小雨依然是迷迷糊糊的,不断地念着子熙的名字。

“小雨,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子熙病糊涂,紧抱着小雨的头,流着泪,不断说着对不起。

徐管家领着医生跑了过来,只看见两个脸色苍白的人坐在了地上,紧紧地抱着对方,昏睡了过去。

医生走上前去,发现两个饱受病痛折磨的人脸上露出甜甜的微笑,那是经历痛苦后最幸福的微笑。

第 18 章

小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我终于了解幸福是什么。对我来说,幸福就是雨后的彩虹,是痛苦过后的微笑。只有经历了最痛,才知道什么是最美的。现在的我,爱上了彩虹。

半个月后

手机响起了动听的乐章。小雨在床上蹭了两下,很不情愿地爬起身来接电话。

“喂!”小雨的声音懒懒的,一听就知道没睡醒。

“天啊,小雨,现在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在睡觉!”电话的那一端传来了香儿惊讶的声音。

“什么嘛!”小雨起身看了看时间,原来已经十一点多了,她立刻蹦了起来。她连忙为自己找借口:“香儿,你要想想我半个月前发了一场高烧,我这是生病的后遗症。我需要睡觉来补充体力。”

“好好好,你就吹吧!”香儿敷衍道,“谁不知道你壮得像头牛一样。那高烧对你会有多大的后遗症啊!”

小雨一时语塞:“好啦,你找我有什么事啊?你不会是无聊找我麻烦吧?”

“如果我无聊我会去拍拖的,不会找你!”

“哼!”小雨不屑地撇撇嘴。

“哈哈,我开玩笑的啦!”香儿开始进入正题,“你怎么没有接子熙出院啊,你们不是和好了吗?”

“哦,子熙出院啦!”小雨想回避这个话题。

“小姐,你不会不知道子熙出院了吧!好歹子熙是因为你才进医院的,你有点良心好不好。他真是看走眼了才会选上你耶!那么一个帅哥,留给我也好嘛!”

“唐香儿,大白天的,你发什么花痴啊!你要知道,我也因为他生病了,我们这叫做互不相欠。你懂不懂啊!而且也没有人通知我他出院的事。”小雨“理直气壮”地说。

“好,那你现在要怎么样?你要主动找他吗?我摆脱你早点把这事解决掉,要不然我就没法好好约会了。你要知道,杰诺和惜月多么紧张你们,三天两头就让我来问你怎样了。”

“那他们怎么不直接来问我呢?还是你没有人跟你约会,然后找借口呢?”小雨坏笑。

“你妈现在不会看你的短信和通话记录吗?你妈妈根本就不知道杰诺和惜月是谁。如果你的通话记录里经常出现他们的名字,你就惨了。”

“哦!那谢谢你了。”小雨好像有所醒悟。

“那你要怎么办?亲自去找他吗?”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想找他给他他想要的答案。毕竟是他让我知道这个答案的。但是我又不想那么轻易就放过他,他还我吃了那么多苦。”

“小雨,你也害他吃了很多苦好不好。你就不要再这么折腾了,好吗?”香儿不想再为他们俩的事烦恼了。

小雨顿了顿,说:“其实我很希望,无论我在哪里,我喜欢的人都会找到我,不让我一个人。这样我就再也不用害怕寂寞了。”

“小雨,你是韩剧看太多了吧!”

“或许是吧!”小雨笑了笑,说,“好啦,我的事我会自己处理,你就不用担心了。顺便你帮我转告一下杰诺和惜月,我会处理好我和子熙的关系的。就这样,Bye!”

小雨放下了手机,弄了弄自己蓬乱的头发,走下床,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微笑着。

小雨换上了子熙在他们第一次约会时送给她的白色裙子,戴上了那条项链走出了家门,正确来说,她往她的幸福走去了。

自从子熙出院以来,他天天都会在大厅里呆着,时不时往外面张望,然后失望地叹一口气。当然,今天也不例外。

“少爷,”徐管家走了过来,手上拿了件外套,“把外套披上吧,天气已经开始转凉了。你才刚出院,不能再生什么大病了。要不然老爷和夫人非担心死不可。”

子熙没有的目光注视的窗外,嘴角落出一丝不屑的微笑,说:“你不用拿我爸妈来打压我。我知道你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他们,要不然他们早就回来了。现在外面的阳光很好,我不冷,不用给我穿外套了。我没有那么孱弱。”

“可是……”

子熙把头靠在沙发上,软软暖暖的小绒帽轻抚着子熙略带苍白的脸。他渐渐地闭上了眼睛,像是沉思,像是享受,像是怀念。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子熙猛地睁开了眼睛,满怀希望地寻找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声音。不一会儿,他的眼神的黯淡下来了。

“子熙,你身体还好吗?”来的人是杰诺和惜月。他们在小雨身上改变不了什么,只好来子熙这边式式了。

“他能坐在这儿等小雨,我看他身体肯定好了。”杰诺调侃道。

子熙瞄了杰诺一眼,语塞。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话:“小雨……还好吗?那时她发着高烧,现在怎么样了?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那么晚才醒来,小雨也不会生病。你们当时应该把我从床上拽下来,把我弄醒,这样小雨也不会生病。”只要提起小雨,子熙的愧疚感就出来了。

惜月在子熙身边坐了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既然你这么内疚,你为什么不去找小雨呢?你应该知道小雨在等你的。”

“对呀,小雨在等你问她要答案。”杰诺也坐了下来,喝了一口茶。

“其实在住院的这段时间里,有很多次我都想偷偷溜出医院去找小雨。但是,我发现我突然丧失了这种勇气。我很害怕这就是一场梦。我怕我找到小雨后,她会告诉我她不喜欢我,她要放弃我。现在我不去找她,或许我就有希望存在。”

“那不是梦,那是真的。”惜月大声说道,“子熙,小雨把自己搞成那样,就是为了告诉你她真正的心意和决心。你不用怀疑。”

“但是……”

“子熙,你做事一向果断,这次你怎么会那么婆妈呢?你是不相信小雨还是不相信你自己?如果你依然缺乏对你们这段感情的信任的话,那么我希望你可以离开小雨。”杰诺死死地盯着子熙的眼睛看。

子熙也毫不示弱,用眼神向杰诺表示自己对小雨的坚定。“好,”子熙坚定地说,“我会去找小雨说清楚。”

子熙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突然手机响了。是小雨。子熙的眼睛都笑开了,就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男生似的。

“小雨!”子熙起身,走到了花园接电话。声音轻轻的,冷冷的,但是还能让人感觉到其中的温柔。

“子熙,你身体还好吗?”小雨的声音让人难以琢磨,不知道它是包含着什么样的感情。

“我很好,你呢?对不起,小雨。我害你生病了。我听杰诺说你烧得很厉害,现在都好了吗?”

“哈,我好得很,香儿都说我壮得像头牛,这一点小病是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对话陷入了沉默,从开始到现在,两人都感觉到很尴尬。他们都有想说而又不敢说的事。

子熙深吸了一口气,决定说出自己心里的话了:“小雨,你有答案了吗?”

“有了,我给你打电话就是为了这个答案。”小雨说话依然让人摸不着头脑。

“那……”

“子熙,我现在在某个地方等着你,你出来吧,我会给你答案的。”终于听得出小雨的声音有点紧张了。

“你现在在哪里?”子熙有点兴奋,恨不得马上奔过去。

“我相信你可以找得到的。一个小时后如果你还不出现,或许我的答案就会有所改变了。”说完,小雨就挂了电话。

“喂!喂!小雨,你在哪里呀?”子熙冲着手机大喊。

子熙气急败坏地回到了客厅。杰诺和惜月正在悠闲地品着茶,他们看见子熙这个样子都吓了一跳。

“子熙,”惜月问得小心翼翼,“你和小雨吵架了?”

“没有。”子熙皱紧眉头,努力想着小雨到底在哪个地方。

子熙很认真但也很吓人,周围的空气都好像凝结了一般,没有人敢打破。

突然子熙站了起来,对徐管家说:“快点给我准备车,我要马上出去。”话还没说完,子熙就往外跑了。

杰诺跑上前去把他拦住,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雨都跟你说了些什么了?”

“我晚点跟你解释。”子熙没心思和杰诺耗时间,绕过杰诺跑出去了。

“是不是小雨跟你提出了什么稀奇古怪的要求了?”

子熙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杰诺说:“你知道些什么吗?”

“没有。”杰诺耸了耸肩,转身走回了客厅。子熙也跟着走回了客厅。“我想像小雨这样缺乏安全感的女生,加上被你狠狠地骗了一次,她应该做些什么才会有信心和你再在一起。”杰诺坐在沙发上,拿起杯子,抿了一口茶。

“她让我在一个小时内找到她在哪里,要不然,我想她也不会和我在一起了。”子熙无力地坐了下来,想必是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复原的缘故。

“那她有什么提示吗?”惜月凑了过来问。

“没有,她让我在这个城市里找到她。”

“我想她会去一些你们曾经去过的地方。你仔细想想!”根据杰诺对小雨的了解,他只能想到这些了。要怪就怪小雨让人太捉摸不透了。

“可是我和小雨去过很多地方,如果每个地方都去找,肯定是来不及的。”子熙垂下了头,努力想着小雨会去什么地方。

“子熙,我刚刚打电话问过香儿了。”惜月收起了自己的手机,说,“香儿在大概十一点的时候打电话找过小雨,小雨好象是临时决定做这件事的。现在也只是十二点多,没过多久,小雨是不会去很远的地方得。你用心想一下你给小雨最美好的回忆是在哪里,比如告白的地方,送她礼物的地方。”

“送礼物的地方……”子熙仔细地想着,突然站了起来,“对了,小雨应该在那里。”说着就跑了出去了。

在家里已经花了二十分钟了,加上子熙家离市区还是比较远的,能不能赶得及还是个问题。但是无论如何,子熙都会赶过去的。

小雨拿着手机,一直在看时间。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二十分钟,四十分钟,现在只剩下十分钟了,子熙还是没到。小雨开始后悔自己玩了一个这么愚蠢的游戏了。如果子熙准时到了还好,如果没有到,她是该原谅他好呢,还是不原谅他好呢。

小雨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走来走去,走来走去。时间还剩下五分钟了,小雨不断向外张望着,希望可以看到子熙的身影。小雨在想,如果子熙来了,不管他有没有迟到都好了。

眼看时间剩下没多久了,小雨很想给子熙多一个小时。但是小雨又不想拉下面子说这件事,毕竟,这规矩是自己定下的。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小雨还是忍不住拿起了手机给子熙打了个电话。

“子熙,你还没来到吧!”小雨装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其实她自己知道自己的底是虚的。

“我……”小雨能清楚地听到子熙急促的呼吸声。

“我想一个小时你是赶不过来的了。我也想了一下,我给你的时间是有点短了。我再给你一个小时,如果你还是来不了的话,我们就……”小雨希望子熙能过来,她希望给自己一个更好的理由和子熙在一起。

小雨依着墙蹲了下来,蜷缩成一团,一只手紧握着项链,沉默了。电话的另一端也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子熙才说话:“如果我没到,你会离开我吗?”

“……”小雨依然沉默。

“小雨,你不会的。”子熙深吸了一口气,带着笑意说,“因为,你需要我。”

“乱说!”小雨狠狠地回了他一句。

子熙忍不住笑了两声,继续说:“小雨,你小孩子的脾气还是没有改。你不要再口是心非了,你刚刚多给我一个小时,你是怕我来不及找你吧!如果我没猜错,你是后悔自己要和我玩这游戏了。”

心思全被子熙猜着了,小雨不急才怪。“子熙,少臭美了。好了,现在一个小时已经到了,但是你还没有出现在我面前,我要走了。我不会给你答案的!”小雨站起身来,对着手机大喊道。

“哎!”子熙不解了,“你不是说给我多一个小时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就走了呢?如果我到了,我要找谁呀?”

“我管你要找谁,反正你是找不到我了。我现在就给你看看什么是嬗变的女人!”说完小雨就迈着大步子往门口走去。她那有力而又响亮的脚步声真的可以吓死人。

“小雨,你的脾气还是没改,一样那么孩子气。”一个男生被靠着门框,抿着嘴笑。风吹起了那个男生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他那俊秀的脸显得更加迷人了。

“子熙!”小雨呆住了。

子熙快步地走了过来,一把将小雨拥入了怀里。

这个温度好熟悉,小雨的不安都被这温度融化了。“子熙,你真的找到我了,你真的找到我了。”

“当然,你是我的小雨。我跟你说过的,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子熙抚摸着小雨的秀发,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着。

小雨用手勾住了子熙的脖子,俏皮地笑着,说:“你是怎么知道我会在这座大厦的天台里的?”

子熙假装沉思了一番,然后说:“因为我曾经在这里送了你一条彩虹项链,那是代表着我对你的承诺。而我记得我在进医院前我手里还是握着那条项链的,到我醒来后,杰诺他们说你把它拿走了。这说明你很珍惜它,也很珍惜我对你的承诺。而且依照你这么直白的思想,你应该会把地方定在这里。我看你穿上我送你的裙子,我想我是猜对了吧!”子熙的表情好骄傲,让小雨看着就“不爽”。

小雨从嘴里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了一边,不理睬子熙。

子熙笑了笑,把小雨的头拨回了原位,继续说:“小雨啊,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你的答案了?”其实,子熙心里已经明白了答案了,但是还是忍不住捉弄小雨一下。

“什么答案?你不是知道了吗?干嘛非要我将啊?”小雨的眼睛不断到处乱瞟,试图脱离子熙的“逼问”。

“哎!”子熙直直地盯着小雨看。

小雨犹豫了很久,脸都涨得通红。一阵风吹过,带起了小雨的裙子。只见小雨踮起了脚尖,昂起了头,亲吻了子熙的嘴唇。

阳光很灿烂,照射在这对恋人的脸上。小雨脖子上的项链在阳光的映照下折射出七彩的光芒,久久不散。彩虹,就是幸福的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