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无限之绝对疯狂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九五二章 暴怒与狂欢

第九五二章 暴怒与狂欢

“来自九狱的魔女阿,面对这一场盛大的狂欢你难道不想做一些什么么,来吧,聆听悲鸣的世界,感受一下这从破碎秩序中散发出的灾厄与痛苦吧!”

在奎托斯的咆哮中,混沌之刃拖着近千丈长的火光,沿着一到位面轨迹将位面臂从中切开,喷薄而出的毁灭气息直接催生了当前位面轴的灭亡,又将这破坏进一步的扩散想了相邻的位面层,这名猩红条纹的斯巴达战神呈现巨人姿态,直接在虚空中划开的毁灭连锁就如两条沟渠,将整个位面系中汹涌蓬勃的毁灭狂潮引了过来。jiemei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筆趣阁/WWw.BiQuGE.La”阅读最新章节,也可在百度直接搜索“uc小说网閣 ”或者“..ucxsw.la”,敬请记住我们新的网址笔√趣Ω阁 http://WWW.BiQuGE.La。更新最快去眼快

在这种情况下寻常次元锚根本连最起码的维持都不可能,位面传送系法术更是会变成不稳定的自杀性位面裂隙,在这座情况下如果还未成形的位面通道直接湮灭在毁灭乱流中时,也就相当于被强行邀请到了这一场狂欢中。

“泰坦们的小玩偶,永远不要贸然触及那些你还不够了解的领域,相信我,那样的结果不会是你愿意品尝的……”

莉莉丝的嘴角那一抹动人心魄的笑容下,隐藏着的却是能够将灵魂都冻结的极度深寒,傲慢一直以来可都由路西法亲自带来是属于地狱的原罪,对于耶稣这种极品猎物她虽然是不缺性质,但奎托斯这样没怎么听说过的角色却是完全没有放在眼里。

随手从周围晦涩的混乱中扯来的秽恶意识,在她手中简直就犹如一团棉花糖一样温顺,很快的,如天幕般广阔的深紫色云雾就在周围环绕出了一个由黑夜主宰的世界,在点点星辰月光的照射之下,一道模糊而又庞大的轮廓突然在半空中显现了出来。

这是一只通体都由星空组成的九头巨蛇,虽然除了模糊的轮廓之外就再看不到一些其他什么了,但奎托斯还是一眼就去认出了这只怪物,他众神完成的第一个任务,许德拉。而海妖斯库拉,蛇发女妖美杜莎与欧律阿勒,毒蜥巴吉里斯克与北海巨妖克拉肯等妖兽也紧接着浮现在了周围,将奎托斯完全环绕在了当中。

作为奎托斯被众神愚弄的证明,这些妖兽的形象无疑是在直接嘲弄他的愚蠢,而只要心中的愤恨之火燃了起来那这些妖兽可以说就是永恒不灭的,哪怕被整个蒸发都可以瞬间汲取周围的秽恶气息恢复过来,更重要的是,犹豫整个圣杯位面系已经崩塌殆尽,英灵们的荣耀与记忆也会随之散乱,其中最为凶戾残暴的几乎都汇聚到了这些妖兽体内。

面对这样一群不死不灭,并且战斗意识凌驾于英灵之上的可怕妖兽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战士的噩梦,通常引以为傲的力量与战技根本排不上半点用场,但奎托斯似乎却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顾虑,哪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混沌之刃从其胸口透过没有造成任何效果,他依旧将手中锁链抡了起来,一下重过一下的砸了下去。

莉莉丝起初只是以为这是一个如狂战士般被狂怒情绪支配的家伙,一疯起来就完全没有任何理智可言,但之后她才逐步发现奎托斯口中呼喊出的除了战吼之外还有欢呼,是的,那是一种痛快淋漓之下欢愉的狂呼,他眼中根本就没有半点被杀意与怒火冲昏头脑的疯狂,拥有的只是如狼般凶残而又狡诈的神色。

奎托斯,这个泰坦众神们的杰作,本身自从降临之处起就被引进了一个直接构建在奥林匹斯神山之上的特殊世界,不论初生时候的父母妻儿或是臣民,敌国的蛮王,或是冥界船夫,甚至那个世界中高高在上的泰坦众神化身都是不惜神力锻造出的绝佳祭品,每杀死一个人,那份转化成纯粹毁灭性质的神性都会通过转化流入他的体内,只有当最终潘多拉魔盒被释放,这个世界内的世界一切生灵都被尽数屠绝后,毁灭者才能算是真正诞生。

对于这样的一个奎托斯而言,无所谓嘲弄或是羞辱,无所谓愚蠢或是戏弄,只要找到可以毁灭的目标就能够让他获得满足,他需要的,只是厮杀与毁灭本身。他挥舞出的每一刀都令他愈发的愉悦,那种有着目标可供毁灭的兴奋感让混沌之刃上散发出的烈焰逐步从猩红转化成了漆黑。

愈发扭曲的深邃黑火与周围那坍塌破碎的空间裂隙融为一体,再也难以看清楚哪些是继续坍塌的位面裂隙,哪些是熊熊燃烧的漆黑色火焰,当被从中整个切开的妖兽再度恢复成了原装时,一道道锁链突然从旁冲出直接将九首巨蛇拖入了一出位面坍塌漩涡之中,继而这名蛇发女妖竟是如被施以绞刑般凭空落下,那根锁链就这样静静的套在她的脖子上,那由星空构成的身躯竟是已经变得残破不堪,任凭周围的秽恶气息如何涌入都没有丝毫修复的迹象。

奎托斯竟是直接将其打入了位面轴之中,一瞬间就穿过了十几个破碎的平行世界,来自不同英灵的战斗意识与凶残战意都被逆向剥离,而这个位面轴的毁灭狂潮也顺着锁链不断汇聚,最终将其烧的只剩下一层来自夜之魔女的空壳。

“哈,泰坦们居然做出了一个如此精致而又危险的大玩具出来,太缺乏美感了,不过深渊那些肮脏的杂碎看到之后肯定会喜欢你的,来吧,好好的纵情享乐吧……”

莉莉丝大笑着说道。

相对于直接的杀戮与破坏,这些地狱中的统治者们无疑更喜欢与阴谋,更享受那种将生灵如扯线木偶般操控的感觉,但可不是一个可以质疑他们力量的愚蠢理由,毕竟整个多元宇宙中不论哪里每一尊王座也都几乎是用累累尸骨堆砌而成的,能够在地狱这个代表着终极秩序与邪恶的位面中立足,这本身就可以说明心性与力量足够可怕,要在这里以一个外来者的身份窃取最高王座之一,并且牢牢占据这么久的岁月,那这其中蕴含的恐怖含义根本不是寻常生灵能够想象的。

如果说之前只是又几个音符组成的短暂乐章,那么眼下奏响的就是汹涌狂烈的暗夜奏鸣曲,她竟是反过来将这股毁灭狂潮作为推动,将奎托斯记忆里那些被屠戮的诸神,以整个位面系中难以分解的古老沉淀制造了出来。

不和女神厄里倪厄斯,复仇三女神阿勒科托,提西福涅与墨该拉,火神赫菲斯托斯,智慧女神雅典娜,战神阿瑞斯与太阳神赫利俄斯这些威名赫赫的泰坦众神从奎托斯记忆深处爬了出来,以虚妄扭曲的姿态回到了这个世界上,不论燃烧着的太阳马车,代表着智慧与守护的盾牌还是那象征着至高权势的闪电,如今都如暗淡的星空般深邃,除了点点繁星之外在没有什么能够将他们与周围虚空区分开来。

**的混沌双刃不断追逐着这些曾经被他摧毁过的猎物,不论位面边缘之地,空间裂隙汇聚成了缺口甚至逐步向虚空蜕变的位面断层都成为了他们的战场,奎托斯需要猎物,他需要通过不断的摧毁来达成更大的愉悦,这种渴望成为了将那个平行世界与当下位面系直接的桥梁。

原本奎托斯杀的越多,心中的渴望就会越强,从而完成更庞大的杀戮,令更多需要曾经杀死过的目标在其中复苏,那么他就有可能反过来沉入由自己制造出的毁灭狂潮中,甚至深渊意志这个庞然大物也有可能被毁灭狂潮卷入,只是本因完美无缺的计划却被突如其来的暗红色血焰所打断。

与奎托斯混沌双刃上附着的漆黑烈焰不同,来自暴怒的血焰可不管位面裂隙或是虚空裂痕,触及到的一切都会被逐步重复分解还原的过程,直至将其点燃成为燃料为止,在兽首人身的九黎魔神们环绕之下,暗红色的庞大身影以魔兵七宗罪对上了混沌之刃,将无穷尽的暴怒直接轰在了无休止的毁灭之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