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传奇大英雄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英雄落幕

第二百六十九章 英雄落幕

会议进行地相当的枯燥无趣,讨论的事无非是各个领主出多少粮多少钱的事。lala如您已阅读到此章節,請移步到 筆趣閣(WWw.BIQuGE.lA )閱讀最新章節,也可在百度直接搜索“笔.趣.閣”或者“WWW.BiQuGE.LA”,敬請記住我們新的網址筆-趣-閣 http://WwW.BiQuGE.La△頂點小說,

领主们毫无风度地争吵着。事关切身利益,他们是一个铜子都要争个明白,毫不退让。

在公国和奥拉基王国的边境问题上,伯维尔亲王也是含糊其辞,虽然说双方休战了,虽然说前段时间雷霆刀圣出面斡旋了,但还是偶有摩擦,让大公不能完全放心。

他们打了几百年了,背后捅刀子的事时常发生,尤其如今的奥拉基国王太年轻,行事有点莽撞和不知轻重,大公就更没法完全将注意力投向达维尔要塞了。

不过吵归吵,众人都有一个共识在,南方的亡灵是全人族大患,必须首要解决。

尤其是连圆月剑圣堕落这个重磅消息垫底,所以会议上的争论都有一个底线,虽然激烈异常,但始终没有谈崩。

这样的口水战,罗林向来非常讨厌,不过他也知道这是必要的,所以他也不发言,就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这会一开就是半天,半天后,勉强达成一个基本协议,但细节仍旧有待协商,估计这个国宴后面大部分时间都要用来开会了。

眼看会议要结束,罗林才开口:“作为枫叶伯爵,我刚到领地不久,不过我的领地还算富裕,而这次亡灵之灾已经是大陆的灭顶之祸,所以我在此宣布,我将毫无保留支持大公。在今后半年里,我会分批次地向达维尔要塞运送足够十万人马吃上一年的粮食。”

这种力度的支援,几乎是罗林当前力量的极限。的确可以说是倾其所有。毫无保留了。

他这么做。就是给出一个表率,传达一个信息,南方的亡灵已经危险到了极点,现在并不是藏私的时候。

大公感激地看了罗林一眼,赞道:“好!我雷曼家族会牢记枫叶伯爵的巨大贡献。”

其他贵族领主脸色各异,不过眼中都有沉思。尤其伯维尔亲王和科罗恩,更是小声交谈着,交流着各自的看法。

会议就在这一片静默中结束。各个领主们满腹心思地走了。

罗林刚来火狮城就被喊来开会,还没休息,所以大公也没留他,让侍从带他去了城中的绿茵公馆。

没有意外的话,之后几天肯定也是在开会,但罗林已经明确表态,所以他懒得去参加,只喊了自己管家乔尼代自己去旁听,记录一些重要信息了事。

他有这么干的正当理由,因为第二天一大早。红月剑圣就让人喊他去湖畔城堡见面。来的也不是别人,而是扎克罗。

红月剑圣德高望重。他的邀请是必然不能拒绝的。

火狮城还是很安全的,所以罗林也没穿战铠,穿着一套轻便的皮衣,拿上自己的剑,骑着马和扎克罗一起往城外赶去。

“老人家最近身体还好吧?”罗林随口问道。

没想到扎克罗却眉头皱起,摇头:“不瞒你,最近越来越差了。”

“哦。”罗林并不意外,红月剑圣真的老了,对照着前世游戏中的时间,也差不多了。

“导师这次找你,应该是要指点你的武技。等下别让他累着。”扎克罗嘱咐道。

“我明白。”罗林点头。

之后一路上,两人随意闲聊着,大多都是一些武技的事,扎克罗有意讨教,罗林也就指点几句,话不多,但都是真知灼见,两人聊得倒也挺融洽。

很快就到了湖畔城堡,门口已经有人迎接了,也是个熟人,正是大公的女儿安吉拉。她一身戎装,长发也剪成了齐耳短发,拄着剑站在门口,见到罗林,她笑道:“许久不见,伯爵。”

“没多久,几个月而已。”罗林笑道,上下打量了下安吉拉,见她的力量又有所提升,很是满意,看来他没白教。

“你跟我来。”安吉拉道。

扎克罗便告辞:“我公务繁忙,就不进去了。”

罗林便跟着安吉拉,沿着熟悉的道路一直往前走,最后到了练武场,场中一切依旧,只不过场中的老者显得更加虚弱,真正是老态龙钟,连精气神都有些把持不住了。

“你来了?”红月剑圣几乎是瘫在一旁的椅子上,一双眼睛都有些浑浊了。

罗林没说话,上前低头行了一礼。

“前些日子生了一场病,我就感觉我不太行了。你也看到了,我这样子估计是没多少日子了。”红月剑圣平静地道。

罗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对方似乎已经看透了生死,根本就无需他劝慰,所以他只是沉默地听着,安吉拉也同样如此。

“我这辈子没多少遗憾。但最近一直有个心事。”剑圣看向罗林。

罗林恭敬地道:“您请说。”

剑圣稍稍歇了口气,继续道:“我看了安吉拉,她的武技大有进步,想必已经得了你武技的精髓,这很不错。而我这辈子有两个弟子,但都不大成器,如果没有外物辅助,晋升传奇是没希望的,可以说,我并没有真正的传承者。”

说到这里,剑圣拿起身边的一柄木剑,扔给罗林,而自己则拿起另一把:“听说你和摩罗沃根交过手了,说说你对他的看法。”

罗林回想当时情况,依旧心有余悸:“圆月剑圣……”

“圆月剑圣已经死了,他不过是一个亡灵而已。”红月剑圣打断了罗林的话。

“是,摩罗沃根剑术极精妙,尤其是崩山劲,名不虚传,配合他体内凝聚的死亡魔力,威力惊人。如果不是我的战铠上有绿龙维安娜的传奇生命魔力,我可能一剑都挡不住。”

老剑圣点头:“的确如此,当年我和他切磋过。虽然没分出胜负。但我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如果一直打下去,胜败难料。当日你和他交手的情况,你演给我看看。”

说完,老剑圣拿起了木剑,他似乎一下就变得精神起来。

罗林点头,手持木剑朝老剑圣刺过去,剑上几乎不带任何劲力,速度也是尽量放慢。只是复制当日自己的剑招,

‘咔嗒’木剑相交,一股清晰至极的奇特劲力从对方木剑上传过来,罗林顿时就产生一种站在翻腾波浪上,站立不稳的错觉,幸好这力量并不强,所以罗林一定神,就稳住了。

“仔细体会,只有一次。”老剑圣帕拉森声音非常凝重,是的。就一次,他垂垂老矣。这已经是他保留的最后一点力量。

罗林立即凝神,顿时就感觉周围的一切都静了下来,心中只有剑,只有剑上流动的凝聚力量。

波浪劲,一发就如大浪翻涌,摧敌根本,在这种劲力的影响下,罗林就感到自己怎么用剑怎么别扭,始终无法顺畅地出手,十成力量发挥不出七成。

终于,当日的二十一剑使完,当两木剑最后一次交锋时,‘咔嚓’一声,剑身终于承受不住其中的劲力,断了,断口满是碎末。

老剑圣也彻底瘫倒在椅子上,费劲地喘着气。罗林则沉默着,甚至连姿势都没变,他在回味着刚才的交锋。

刚才,老剑圣的劲力流动异常清晰,还特意放缓了动作,所以罗林能清晰地感受其中的精妙之处。

波浪劲、滴水劲,两者看似不同,但隐隐间又有想通之处,这感觉难以言说,但已经足以让罗林忘却周遭一切事物,深陷其中。

一开始,他站着一动不动,足足持续了好一个多小时,他才忽然抽出自己的魂炼开天剑,在练武场演练起来。

起初,他感觉练武场有人在看他,他没去理会。过了不知道多久,天色暗了下来,他同样也没有理会。最后,周围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什么都看不见,但罗林已经对练武场的地形了若指掌,他如一个幽灵一般,在黑暗中行走着。

最开始的时候,他练几剑就停一会儿,慢慢地,这剑越来越顺畅,其中的劲力流动越来越随心所欲。直到深夜之时,虽然周遭一片浓墨,但他心中却有一张盏明灯悄然亮起。

剑出剑回,都是悄然无声,但这练武场的空气却某种力量搅动着,风起,刮起了地上的落叶、尘土,围绕着罗林不断旋转,不断旋转,就像一条土龙一般。

‘呼呼呼’风不断刮着,风势越来越强,土龙不断旋转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中有剑光猛地一闪,然后虚空中一切力量突然消散,风消叶落,罗林身边围了一圈细细的粉尘,有那么一刹那,他手中的剑上显闪过一道明光。

这光芒如水波,但水波之中却有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漩涡流转而过,拉出一条一条流畅、精致、张扬的地光影曲线,蕴含一种难以描述地力量美感。

几乎在同时,智脑传来信息。

领悟武技:漩涡劲。

力量利用率提升20%。

获得经验10000.

你的等级提升了一级,当前等级38级。

竟然38了,罗林并不感到意外,他和摩罗沃根这种大陆巅峰武者对阵,受益匪浅,又在战斗中得到维安娜不遗余力地灌输生命魔力,潜力值比过去只强不弱,如今借着领悟新武技的机会一举升级,非常正常。

38级,穿上传奇精灵护甲,力量将达到540左右,离40级的传奇之境只差两级了。

‘啪啪啪’有掌声从黑暗中响起,然后有火把被点亮,罗林转头看,发现剑圣和安吉拉依旧站在练武场等着。

剑圣看起来非常虚弱,但脸上满是笑容:“剑光如海,深不可测。摩罗沃根的剑叫银月,你的剑叫什么?”

罗林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魂炼开天剑,觉得开天这名字太霸气,却失了一种韵味,和他的力量不符,回想之前剑上流淌的精致剑光,他开口道:“漩涡劲,云纹剑。”

“好!今天就到这里,你和安吉拉就走吧。”红月剑圣下了逐客令。

安吉拉看着老剑圣虚弱的模样,有些不放心,想开口说话,却被剑圣挥手止住:“走吧,我要静一静。”

没法,罗林和安吉拉只能离开练武场,剑圣也没说留客,管家就直接将两人送到湖畔城堡门口。

两人只能骑着马,深夜赶回火狮城。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消息从城外传来,红月剑圣离世。

一时间,举国皆惊。对此,罗林早有预感,听到消息之后,只是长叹口气,又一个不世英雄落幕了。

公国刚刚进行到一半的开国庆典直接就取消了,改成了剑圣的葬礼。原本为南征亡灵的事争来吵去的贵族领主们集体失声,所有人都感到了深重的危机感,会议进程开始大大加快。领主们开始全力支持大公。

葬礼当晚,罗林回到绿茵公馆,刚进门,他就发觉不对劲,大厅里太静了,抽了抽鼻子,却又没有血腥味。

正疑惑间,一个全身裹着兽皮斗篷的高大人影从楼梯口中走出来,低沉地声音传出来:“罗林伯爵,我们又见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