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绝品世家 > 全文阅读

正文 165章 心服口服

165章 心服口服

“怎么,宋泽等我这么长时间,你找我有事么?”

许一呵呵一笑,没有理会宋泽的冷嘲热讽,略微活动一下双手双臂,目光却锁定了中年道人,这个道士并没有说话,只是很安静地站在那里安静地俯瞰着京城,甚至都没有看许一烟,不过,许一却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

这个中年道士很强,许一的心里得出了结论。

“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苦心积虑地在你家的祖坟上布下风水法阵?”宋泽呵呵一笑,挑衅地看了一眼许一,“当然,你肯定也知道了,让宋一秋去强.奸乔梦琪也是我安排好的。”

宋泽的声音一顿,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目光上下打量着许一,“对了,宋一秋突然阳.痿了,无论采取什么样的手段都不能让他勃起,看样子也是你下的手喽?”

许一无奈地摇摇头,“本来我有一肚子话要问你,不过,现在已经有了答案,你们是冲着我师父来的吧?”

“不错,许道长果然很聪明,不过,乔梦琪的事情不是我的意思,我也只是顺手帮别人一个忙而已。”

宋泽呵呵一笑,“我也没想到光明宗的宗主赤松子居然是你的师父,天底下居然有这么巧的事情。”

“宋泽,你们约我到香山来不就是想要动手么,来吧,打一场再说。”许一扭了扭脖子。脱下身上的西装。露出白色的衬衣来。

“小子。我叫三空,乃是龙虎山伏虎道长的亲传弟子,就让我来见识一下光明宗功法的厉害。”

中年道士倏地转过身,凌厉的目光扫过许一的脸颊,足下一顿,纵身扑向许一,宛若一只苍鹰凌空扑击而下,他的右脚闪电般地踢向许一的腰杆。逆风而至其实骇人。

许一左手一竖挡住了中年道士三空踢过来的一脚,右手迅速地握成拳头一个直拳重重地轰在了三空的右脚小腿上,两人一触即分。

显然这一招只是两人互相试探对方的底细,三空的眼睛里闪过一抹骇然之色,刚刚踢出的那一脚他已经用了五成的力道,却没有将许一踢退一步,而许一那一拳砸在他的小腿上,现在还让他感觉到隐隐有些痛楚。

许一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不过,他的心里同样也很吃惊。刚刚那一拳他几乎用了七分的力量打出去,表面上看似他占了上风。不过三空是主动攻击,而他是被动还击,而且一个是凌空,一个是立足在地。

刚刚那一拳打上去,就好像打在一块石头上一样,看来,这个三空走的是硬功的路子,许一甩了甩手,决定发起反攻,对方可是有两个人,而且解决掉眼前的这个三空也要耗费不少的真气。

既然心里有了决定,许一就马上付诸行动,身子微微一矮,右脚从里向外一伸,右拳呼地砸了过去,顿时两人再度战在了一起。

宋泽傻眼了,他是知道许一很能打,却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这么厉害,连掌门师伯伏虎道长的亲传弟子都能抗衡,而且还能立于不败之地,这怎么可能!

三空可是自幼在龙虎山修道,练功已经三十多年了,许一才多大的年纪,就算是他从娘胎里就练功了,又能有多少年,怎么可能跟三空抗衡?

不过,接下来的这一场惊醒动魄的大战让宋泽看花了眼,就见场上的两人你来我往地打了半个小时,看得有些眼花缭乱。

三空越打越吃惊,这么多年来,就是在龙虎山上跟师兄弟们切磋也从来没有人能把他逼到这种地步,他已经竭尽全力了都没能击败许一,那小子甚至越打越来劲了。

看来要毕其功于一役了,三空闪身错开许一踢过来的一脚,脚下向后一退,双手一合,深吸了一口气,两眼紧紧地锁定了许一的双肩。

许一深吸了一口气,双掌一翻,目光死死地盯着三空的双脚,看来不动用真气是收拾不了这个家伙了,心里意念一动,丹田内的真气顷刻间就在经脉里运转起来。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交,接下来同时跃起,两只拳头在空中碰撞在一起,“砰”的一声巨响,人影翻飞。

三空被一拳打翻了出去,重重地摔落在地,许一脚下一个踉跄,连退了几步,缓缓地呼出一口气,双目炯炯有神,“三空道长,你输了!”

“对,我输了。”

三空打输了,两眼之中却是精光一闪,似乎并不介意他被打败的事实,眼神里反而更多了一种旺盛的战斗.。

“许一道友,你是不是练成了内家真气?”三空眼睛里闪过一抹兴奋的光芒,“你的肌肉慢慢的还原,而力气却从不曾衰竭,这说明你的体内有真气运转,尤其是你最后那一拳,我就好像一拳打在钢板上一样,差一点震乱了我的心脉。”

“我敢肯定,你一定是练出了真气,所以,我输得心服口服。”

“你也不用否定,我听说你在江南的阳明山清阳观前顿悟了,想必是那时候练出来的吧,如果假以时日,只怕今天也不用打得这么辛苦,很轻松就能赢了我得。”

三空一脸艳羡地看着许一,“本来我也想去清阳观见识一下的,不过,听说那三个字已经彻底消失了,这说明那三个字的灵气已经被你彻底吸收啦。”

“要不是知道了你汲取了清阳观牌匾上的灵气,我会以为你已经练就了那羊皮上的功法了呢。”

许一的心里一动,脸上却露出一丝愕然的表情,“羊皮上的功法,什么羊皮呀,我怎么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了,那是你师父十多年前在华山论道的时候抢到的,你是他唯一的传人,他不传给你难道还能传给谁?”

三空冷哼一声,“相传那两张羊皮是北宋陈抟老祖留下的修道功法,后人只要学会了就能破碎虚空羽化成仙,与日月同寿!”

“啊,还真的有人相信这样的话?”许一愕然地张大了嘴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三空,“要是真的有羽化成仙的说法,陈抟(tuan)老祖为什么自己不成仙呢,他也不过是活了一百多岁而已。”

“你懂什么,相传那是陈抟老祖故意留下的肉身,他的元神早已经飞升了。”三空白了许一一眼,“那两张羊皮相传只有巴掌大小,上面的字符非常诡异,只要参透了那功法,就能坐化升仙呢。”

“我从来都没有看多过那样的东西,也没见我师父有过。”

许一摇摇头,“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

“绝对不可能,十多年前修道界在华山论道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大家在山崖前切磋论道,突然发现了一个山洞有红光闪过,于是就一起前去查探……”

三空将十多年前的旧事详细地向许一叙述了一遍,末了才道,“最后那两张羊皮落到了你师父赤松子的手上,当年那一场血战杀得日月无光呀,最后你师父愣是从重重包围中杀出来,然后一躲就是十多年。”

“我们都以为他会大隐隐于市,各大宗派在全国各地找了十多年都没发现他,今年十月份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他一路追踪,没想到被他溜掉了,不过,这一次他受伤了,这才追踪到了长白山,发现了他的老巢。”

“不过,你师父的修为是真的高深,我估计距离武破万法的境界都不是很远了,长白山顶上居然又一次被他溜了。”

许一冷哼一声,扭了扭脖子,“然后,你们就想着拿我做诱饵,钓我师父出来,今天只是来试一试我的身手吧?”

“跟聪明人说话的感觉真的很好。”

三空呵呵一笑,“简单的几句话就能交代清楚了,还省了很多口舌,不过,你今天的表现让我很意外,要不是知道你汲取了清阳观牌匾上的灵气,我都要怀疑赤松子把那羊皮上的功法传给你了。”

“哦,如果我师父把那羊皮传给我了,你们就准备动手硬抢了?”

许一呵呵一笑,脸上露出一丝嘲讽之色,“就凭你们两个人只怕还没那么容易从我身上抢到那羊皮吧?”

他的声音一顿,一股凌厉的杀机从他身上肆意向外宣泄出来,“三空,感谢你今天为我说了这么多,下一次如果再跟我动手的话,绝不留情!”

说罢,许一很霸气地摆摆手,转身走向山去。

三空目瞪口呆地看着许一扬长而去,刚刚许一发怒的一瞬间,他只觉得一股凌厉的气息迎面扑来,让他几乎都喘息不过来,这种威压,他以前只在师父身上感受过,想不到许一这么个年轻的小家伙也能给自己这种感觉!

“三师兄,许一怎么会这么厉害,他才多大年纪呀,你说是不是那羊皮上的功法被许一练成了才这么厉害?”

宋泽伸手抚摸着胸口,刚刚他被迫连退了五步才能喘息过来,那种令他窒息的强烈压迫感让他记忆深刻。

“不可能,赤松子拿着那羊皮十多年了,也没修炼出来,更不用说许一这小家伙了。”三空摇摇头,“这次师父他们围攻赤松子的时候,赤松子的修为进步很有限,这就说明他没有练成那功法。”

“许一之所以这么厉害,应该是跟他的悟性有关。”

三空感叹一声,“清阳观的牌匾这么多年了没有一个人顿悟,许一只看了一眼就顿悟了,不能不说这家伙太有法缘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