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灵武奇迹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六十四章 江陵

第六十四章 江陵

寒风刮过光秃秃的树梢,发出呜呜的声响。这里离大龙江很近,地势平坦开阔,远远的就望见了远处过来的大队人马的影子。张灵海和张灵渊两弟兄在韦青松的陪同下,忐忑不安地翘首盼望着大师队伍的到来。

队伍前头的护卫一队一队地从面前经过,等了很久才看见士兵抬着一巨大的灵柩缓缓过来,灵柩的左首有一少年身穿白色袍服手扶灵柩走在最前面。两兄弟是见过灵武的,二人当即快步上前,扑倒在灵柩前放声大哭。

兄弟二人平时生活放纵,又怕苦怕累,四十多岁了,一事无成。仗着父亲和爷爷的威名,作威作福,逍遥自在,自以为张家势大,可以如此一生无忧。哪里知道会天降灾祸,爷爷和父亲双双去世,自己一夜醒来,竟成无依无靠之人。想到此处,不由的哭得更是厉害。

灵武虽然在大师府也曾见过二人,却没有什么交往。只是听别人说二人的不是,大舅提起他们也只是摇头,不说一句话。灵武心里对这两个表哥也没什么好感,不料今日一见,这二人哭的那个伤心,自己都心里难受。灵武边落泪边心想,两个表哥如此情真意切,看来也不是大家说的那样不堪。想到这里,急忙上前将二人扶了起来,好言相劝:“两位表哥请节哀啊!大舅一生英雄,自是看破生死,不愧大将风采。今日大舅回家,我等切莫伤悲,让大舅不得安宁。”

张灵海双手拉住灵武泣不成声:“表弟啊,父亲一生东征西讨,战无不胜,怎么会就丢下我们一家大小不管了呢?教我们怎么活的下去啊!”

灵武正要说话,总管林云过来一把拉住两兄弟,抢着说:“两位世侄猝失亲人,难免悲伤。我与你父亲交好几十年,心中也是难过。你们就放心吧,今后有什么事就来找我,你们不要担心,我们都不会忘记如龙大将军的,也不会不管你们。你俩不要光顾了哭,现在灵武已是侯爷亲自拜封的大师了,又是这江陵的府主。你们快给大师见礼吧!”

张灵海和张灵渊早已知道,当即向灵武行参拜大礼。灵武念在二人悲伤,急忙扶起他俩,口中说道:“免礼了,一家人不要多礼。我们还是早点进城吧。”

江陵城本来就处于富庶之地,加之张如龙深受侯爷和大师器重,自是与其他府不同,城池建的高大雄伟,有些双龙城的影子。

府主大门前早有一群人等待,却是张如龙妻子、两个儿媳和三个女儿带着一众后辈,一家人哭哭啼啼。好多灵武并不认识,大舅的三个女儿倒是有些印象。灵武刚到大师府的时候在一起吃过饭,后来这三位表姐还和舅母一起帮自己安顿住处,见过几次。舅母和表姐对自己非常关心,人又温和,特别照顾自己,就像自己亲生母亲一样,灵武当时也很喜欢,可是没多久她们就回江陵了。

灵武几步快速跨了过来,屈膝就要大礼拜见舅母,舅母一把拉住他,连说:“使不得,使不得。”

灵武不依,跪下给舅母行了礼:“侄儿灵武给大舅母请安!”大舅母和张灵海两兄弟也赶忙扶灵武起来,灵武拉着大舅母的双手,两人相对无言,想到大舅对自己的各种好,不由的又落下泪来。

林云见状,上前劝道:“林云给弟妹见礼了。如龙兄弟不幸离开,弟妹心中悲痛万分,为兄本不该相劝。只是如龙兄弟从南陵万里之远回家,理应尽快让他安息。加之你侄儿灵武新任了大师,又兼任了江陵府主。大家都在府门口,大师难以入府,自是不妥。从今往后,弟妹和大师处在一地,自然是亲近方便,待入府之后再细说不迟。为兄言重了,还请海涵!”

张如龙的妻子那是见过世面的,大师府没有女主人,他在未到江陵之前一直是大师府事实上的女主人。她连忙说:“林总管说的在理,是我等不妥了。请大师先进府吧。”

“大舅母不必客气,我看还是先将大舅的灵柩安顿好,林总管你有经验,看如何安置最妥当?”

“禀大师,按规矩灵柩应在墓前停放七日供众亲友瞻仰。就由张灵海和张灵渊两兄弟扶灵前往墓地,如龙的三个女婿也由他们的儿子送到墓前,告知亲朋好友前来吧。这些事情大师就不要操心了,有我和两个侄儿操办,大师你尽管放心。你进府去照顾好你舅母就行,别让她太过伤心了。”

灵武双手扶着大舅母,进得府来。舅母让灵武坐了主位,自己陪在右边,仆人奉上茶水。就听大舅母说道:“灵武啊,你二舅早就来信,告诉我发生的事情。你大舅嗜武如命,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仗了,我们都知道玩刀的刀上死,耍枪的枪上亡。只是想到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下就不见了,心里真是难受!我年纪也大了,要不了多久也会去陪他的,倒也想开了。只是这一家子人,真是让我不放心啊!”

“大舅母说哪里话,我是你亲侄儿啊。两位兄嫂,三位表姐都是我至亲的人,我怎么会让你们受委屈呢?过去怎样现在还是那样。还要请大舅母如同在大师府上一样照顾我呢。”

“灵武长大了,嘴更甜了。时间过的真快啊,那时你那么小就离开了家。几年就成大人了,真是变化大啊!”

“还不是你们照顾我,我现在都还记得表姐带我在大师府玩呢,我喜欢在银杏树下抓蟋蟀了。”听到灵武回忆那时的情景,想到灵武当时的样子,大舅母和几位姐姐都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渐渐地大家也就不再拘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