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冥国秘密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六十五章 路上

第六十五章 路上

听到苏菁讲话的我一呆,“等等等等,你刚刚说的什么,再说一遍?”我带着点机械的语气说道。“哈哈,我说我是高兴的苦的。”苏菁捂着肚子笑着渐渐的因为笑的气力不足而卷缩在了位置上。我呆呆的的看着狂笑的她,突然有一种默默蹲到副驾驶好好哭一场的感觉,这货的思维到底是有多跳跃啊,我突然明白了儒非之前的深意,也对我之前觉得能轻易的看懂苏菁的想法感到天真,江生啊江生,你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啊!我无奈的盯着前面毫无形象可言,笑成傻逼的可人儿,“你确定不是应为太害怕而脑子短路了才这么想的?”我抱着点侥幸问到。但是回答我的却是苏菁一张笑的抽搐的小脸。“怎么会害怕,我本来就对这这个家族没有半点感觉,现在离开我开心还来不及呢。”她撅着小嘴说道。“那,那族规呢?”

我傻傻的问道,“族规?你指的是叛族么,本小姐巴不得能和他们拉清关系,这点罪名算什么,这一刻,我就不是苏家的人了,是你的人了!”苏菁开心的说道,语气里面完全没有半点担心。“喂喂,什么叫是我的人。”我连忙说道,“好朋友的意思,别多想。”她抬起头看着我说道。“那你就这么不回苏家了?”我弱弱的问道。“是的,以后我就跟你混了,你只要出点小钱赞助一下我的科学研究和大学费用就可以了。”苏菁理所当然的说道。“你确定是出点小钱?”我听到以后弱弱的说道。“小钱绝对的小钱,二三十万左右一年吧。”她淡淡的说道。我果断选择无视了这句话,连忙转身问秦立国:“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到。”,“不要着急,我们现在先去火车站,晚点达到云南,之后转车去丽江,大概三天左右吧。”秦立国平静的说道。

三天……也就是说这三天我都不得安宁了,我看了看旁边脸上因为笑起来而升起红晕的苏沫渃,这个丫头一脸傻笑的看着窗外的风景完全没有我的紧张。真的是天真啊,跟她姐姐苏沫渃比起来简直就是两个极端,一个极端聪明,一个极端二,她身上还穿着之前弹奏古筝的华服,整个看起来跟穿越过来的一样。“那个,江生。”她突然转过头来说。“嗯?”我疑惑的看着她,“以后等你有钱了,能不能……帮我把我的古筝从苏家拿回来呢,它陪了我这么久,我不能让它一个人在苏家受苦。”苏菁看着我的眼睛,语气少有的严肃,我看着她,心里突然一动,“好的呀。”我微笑的说道。她听到我的回答以后又变回了之前逗比的样子,满意的转回头看着窗外。我看前面开车的秦立国,突然感觉自己冥冥之中欠下周围的人好多,真的……还得完么……

时间慢慢的过去,天色渐渐变亮,但是我完全没有半点睡意,然而苏菁已经靠在我的肩上睡着了,这货睡得舒服可是苦了我啊,当一个男的被美女靠着睡觉的时候完全是不能动。其次,苏菁这小妞睡觉也就算了,她还乱动!我这个血气方刚的男人简直要被她折磨死了。索性,天色慢慢的变亮,我连忙擦了擦她留在我肩膀上的口水,掐住她的脖子使劲的摇晃。“喂,苏菁,醒醒!”我大声的说。“嗯,嗯?”她在我的剧烈摇晃之下渐渐的睁开了眼睛,睡眼惺忪的眼神让人升起了无穷的保护欲,但是,保护欲归保护欲,叫醒她还是必不可少的不然我这个宅男分分钟要失控的。

“到哪了?”她迷迷糊糊的说道,之后缓缓的撑在我的大腿上直起身来,抓了抓头。我看着她可爱的样子感觉自己叫醒这货就是个罪过,但是那每年二三十万的代价时时刻刻的提醒我这货就是世界上最险恶的人。“我也不知道。”我无奈的说道。“马上就要到火车站了,等我们开到距离火车站一小时路程的地方的时候我们就得步行过去。”秦立国插嘴说道。“为什么?”我几乎和苏菁同时问道,我可不想没有早饭吃还步行一小时。“一小时以后会有摄像头出现在路上。”他淡淡的说道。“那这关步行什么事情。”我皱着眉头不解的问道。“这车是我偷的,偷之前我被发现了,我就把主人打晕了。现在估计已经报警,所以我必须在摄像头的区域外面就放弃掉这辆车。”秦立国悠悠的说道。瞬间,我一脸黑线,原本还以为这辆车是他自己的呢……

“好吧。”无奈的我只能同意,但是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旁白的苏菁,看着她穿着这身华服,就算是坚持走到城里我们不被当成神经病就好了。“那个,立国,我们不先解决一下她的衣服么。”说完我用手指了指旁边的苏菁。苏菁一听到这话,小脸上瞬间“腾”的升起了红晕,“什么解决!我,我就穿这身衣服怎么了!”她抬高声音强调到,但是脸确实越来越红了。“得了吧,我的大小姐,您这样的衣服别说一个小时了,三个小时都到不了火车站。”我鄙视的看着她说道。“谁说的!”她恶狠狠的瞪着我说道。“我说的,不行,你必须得换身衣服。”说完我转头看向秦立国,完全无视苏菁的抗议。“你去后备箱看看,我之前抢劫的刚好是一个卖女装的人,之前他堆在椅子上的货物都被我放在后备箱里面了。”秦立国通过后视镜看着我说道。之后放慢了车速。

“哦?辣么巧,看来你打劫的还是有一点用处的么。”我赞叹道,突然感觉到一道寒光锁定了我。我连忙转头,看见苏菁一脸不爽的,撅着嘴巴看着我,这小妞怎么长这么大了孩子脾气还是没有变呢,我好奇的想到,“看什么,你都说了,你先在是我的人,跟我混了,我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给我乖乖的换衣服。”我回瞪着说。“哼!”她重重的哼了一声,紧了紧身上的华服,别过头去,但是我明显的发现她的手正在慢慢的握紧。紧张了?她紧张个什么?我想到。“当然是紧张你们了。”儒非突然说道,委实吓了我一跳。“紧张我们干什么?”我不解的问道。“人家一个女孩子,你们两个大男人,现在强迫她换衣服是你紧不紧张?”儒非反问。“这……会啊,但是不应该出现在她的身上的啊,不是应该出现在保守一点的女孩子身上么。”

我弱弱的问,“你凭什么这么肯定,你难道以为她性格调皮就是现在你记忆里面那种在世俗环境里面长大的女孩么,她不是。”儒非振振有词的说道。“不要忘了,她姓苏,苏家的制度是完全不允许自己的儿女在没有完成训练和应有的知识之前出门的,顶多在整个家的范围里面活动,而且你不要小看他们家族的教育力度,苏沫渃那是列外,她已经有资格并且是被默许了诱惑你的。”儒非冷冷的补充道。“那你这么说,她是在害怕我们对她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我不可置信的说道。“是的,那么你现在觉得自己还能看懂女生么?”儒非问道。“并不能。”我弱弱的说道,完全没有了当初的自信。“那你想办法缓解缓解她的紧张吧,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你就不用学习第三课了,直接打包回家吧。”儒非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直到消失。我无奈的看着旁边望着窗外的苏菁。“喂,你不会是怕自己换成我们这种穷人穿的衣服就不好看了吧。”我带着点微笑的说道。

“你说什么!”她瞬间红着脸转过头来说道。果然,美丽是天下女人的软肋。“啊啊啊,没什么,不过比起你现在的这个样子我还是比较喜欢你穿现代衣服的样子。”我回答道。“为什么?”她的拳头渐渐放松看着我问道。“因为你穿现代衣服才没有现在穿这身衣服一样的老太婆气质嘛。”我故意抬头俯视着她,“屁嘞,江生你再说一遍!”苏菁马上站起来大叫到,但是我完全没有理他,径直出了车门走到后备箱前面,一下子拉开,“所以,你换还是不换?”我大声的朝着里面说到,之后就听见了苏菁那饱含愤怒的声音,“来了!”,声音才发出,人就已经到了我的面前,一下子把我撞开,之后随手扒拉了两三件最漂亮的衣服,迅速的跑进了车里面。

之后我就听见了一声,“出去!”的大叫,几乎没把我耳朵震聋了,下一刻,秦立国就施施然的走出了驾驶室,之后走过来和我呆在了一起,苏菁则是眼疾手快的拉上了吉普车上面遮盖货物的窗帘,开始了换衣服,我们两个大男人就这样站在外面被太阳烤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