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竖瞳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什么叫叔可忍婶不可忍?

第一百二十八章什么叫叔可忍婶不可忍?

兰斯特轻轻地推开房门。

屋子里似乎有一种熟悉的,可恶的味道。

对于吸血鬼兰斯特来说,他的眼睛固然在黑暗中视物清晰,他的鼻子更是灵敏无比,即使多年前闻过的味道,只要再次闻到,他立刻就能辨别出来。

“真是可恶啊!”兰斯特低声嘀咕着:“为什么每次都会遇到你?是忍可,孰忍不可了!”

兰斯特的声音虽低,但瞿南在山中苦修一年,耳目比起以前聪敏了何止十倍?早将他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不禁笑着说:“一年不见,领主大人气色不错。只不过您的中文水平还是那么糟糕。容我为您纠正一下,这句话应该这么说,是可忍,孰不可忍……”

林吼笑道:“叔可忍,婶不可忍!”

黑猫娇滴滴地:“忍无可忍,何必再忍!”

兰斯特被这几个人搞糊涂了:“我承认是我弄错了,可是什么叫做叔可忍,婶不可忍?”

林吼大笑:“就是你叔叔我忍了,可你婶婶我媳妇她不愿意忍,所以今天我们就要收拾你个老不死的吸血鬼!”

兰斯特的中文就是再差,林吼这么明显的占他便宜,他还是能够听得懂的。吸血鬼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不管了,拼着受到家族的责罚,我也要吸干你们的鲜血!”

“啪!”客厅中间的水晶吊灯亮了,亮如白昼的客厅中,两个男人正面带着调侃的笑容看着兰斯特。

“我见过你们,而且下手留情……”

“不,先生,您又说错了,是手下留情。”瞿南彬彬有礼地纠正了他。

兰斯特被这个吹毛求疵的年轻人搞得快要发疯了:“咱们是来打仗的,不是来咬文嚼字讨论语法的!”

“先生,这叫打架不叫打仗……”

“我来看看你的灵力和文化成不成正比!”兰斯特不再和这个好为人师的年轻人废话,两只手爪暴涨,弹出一尺多长的利爪,带起一股爪风向着林吼脖子抓去。

“靠!吃柿子拣软的捏啊!”林吼倒是颇有自知之明,知道这吸血鬼虽然语法不佳,但实力却是摆在那儿的,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刚才之所以信心满满出言挑衅,完全是因为有瞿南和黑猫这两个实力突飞猛进的高手在旁边押阵,没想到这吸血鬼倒挺聪明,不去对付那俩,反而冲着自己来了。

情急之下林吼就地一个打滚避开了迎面而来的爪刀,与此同时瞿南已经接替他的位置迎上了兰斯特。

一片耀眼的刀光闪过,瞿南手里拎着大了不少的水晶刀片,随手转了几圈,潇洒至极地挽出几个刀花,笑嘻嘻地迎上了兰斯特的利爪。

“叮”的一声轻响,总算兰斯特缩手得快,水晶刀刀锋过处,只削掉了一小截指甲。

“啊?!”兰斯特大吃一惊向后急退,嘴里还没闲着:“你变厉害了?”

兰斯特原来的计划是先放倒最厉害的林吼,然后那只死猫和中文教师就简单得多了,没想到瞿南实力大涨,灵力竟然也配得上他的文化程度了。

背后有一股无声无息的寒气袭来,兰斯特下意识地一缩脖子——“妈的!被这家伙躲过去了!”

黑猫缩回爪刀,发出一声娇滴滴的诅咒,兰斯特这才感到头皮凉凉的,眼前大片金色的长发在空中飘散。

“你,你是上次冰箱里那只死猫?”

“你妈才是死猫!你全家都是死猫!”说起这个黑猫就一肚子的不痛快:上次被这吸血鬼堵在冰箱里,自己为了保命,情急之下使用龟息术骗过了吸血鬼老外。

虽然龟息术听起来很高大上的样子,其实说来说去,骨子里还是两个字:装死。黑猫内心深处很以这件事为耻,没想到这死老外哪壶不开提哪壶,专门揭它的短处。

黑猫全身的毛乍了起来,看起来像是胖了一大圈,它猛地蹿起来,改良版的爪刀弹出,闪着蓝汪汪的光华刈向兰斯特的脖子:“还敢说!去死吧你!”

虽然面对的是一只猫,但兰斯特不敢轻敌,对面的年轻人去年还是个战斗力为五的渣渣,仅仅一年不见,就变得如此厉害,只一个照面就差点削掉了自己的利爪。

这会说话的黑猫是和他一起的,保不准有什么蹊跷,更何况,兰斯特在这只黑猫身上感到了强烈的敌意和强大的灵力。

他脚下一蹬,闪电般地向后滑了几步,右手已经从胁下抽出一把古色斑斓的短剑。武器在手,兰斯特顿时自信了许多,他也潇洒地挽了几个剑花:“一日不见,如隔……啊哟不对!士别三日,当挖目相待……”

“去死吧傻逼鬼佬!是刮目相待!”黑猫娇声笑骂,蹿了起来,蓝色的爪刀弹出,准确地从剑花中间切了进去!

兰斯特对自己的这把武器很有信心。这是家族中珍藏了多年的一把极品武器,考虑到东方灵能者的强大,家族在他来中国之前,把这把武器赐给了他。

蓝汪汪的爪刀和黯绿色的短剑短兵相接,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摩擦声!

黑猫一个跟头向后翻了过去,黑色的猫毛四处飘散!

兰斯特面目苍白,眼神惊恐,不敢置信地盯着手里的短剑——短剑上出现了一个米粒大小的崩口。

黑猫同样的郁闷无比,它的右爪正在流血!

特么老子多少年没流过血了!

黑猫忽略了一件事,它的爪刀是坚固锋利不错,但是它的前爪却还是猫爪,被匕首划到还是会流血的!

这也是黑猫见机得快,缩得也快,否则的话,那只右爪就得留下来给兰斯特炖猫爪汤了。

瞿南急步抢到黑猫身边,抬起它的右爪察看!

兰斯特怒不可遏地伸手抚摸剑锋上的缺口,忽然张开大口,露出雪白的獠牙,仰面向天长吸一口气!

室内气流激荡!

紫红色的窗帘无风自动,不安地飘舞起来!

兰斯特的胸部高高地鼓了起来,越鼓越大,到最后简直就像是被无良小贩注了水的牛肚子,又像他肚子里有一个气球不停地在充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