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无敌大领主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412章 撤

第412章 撤

披甲的野猪人战士,带着昂扬的吼声,冲锋向前,黑色的浪潮,就此漫过白色的谷地,汹涌向前,仿佛是要吞天噬地一般。

砰砰砰!

轰鸣的火枪,用铅弹织出了一道幕墙,前排的野猪人战士,当场应声倒地,但后排的沼泽蛮兵,却依然前仆后继,无畏死亡。

“射击!”直面野猪人狂潮的丹尼斯,在脸色煞白间,连连挥动指挥刀,命令部下全力开火。

六排的横队,以两队为单位,轮转后退,交替攻击,一时间里,枪口尽是翻卷的火舌,滚滚的硝烟,竟在狂风阵阵的谷道中,蓄积起来,遮蔽了视线。

“白云飞,定风法阵!”

钱无忧一声令下,早有准备的白云飞,便激发了树林中的简易魔法阵,微弱的元素辉光,在狭窄的谷道中,悄然无息地开辟了一道定风结界。

“我们撤后两百米,再行攻击!”钱无忧眼见狂风止息,立刻拍了拍丹尼斯的肩头。

“小家伙,你这是在玩火!”丹尼斯说话之间,便下达了全军撤退的命令,飞扬的赤红胡须中,却又冒出了爽朗的笑声:“不过这样的激烈打法,我喜欢!”

“快走!”钱无忧转身的同时,顺手就将两根枯枝编结的简易图腾,插入了积雪深处,纯粹的大地之力,在微不可查的昏黄光晕中,蔓延开来。

低效的陷地图腾,混在硝烟与浮雪的极端环境中,简直就是神不知鬼不觉,而一路撤离的矮人火枪兵。更是在两百米的后撤过程中,连续两次,向身后射出了死亡枪弹。

顶着枪弹豪雨冲击的野猪人,好不容易才杀入了滚滚的硝烟,但却没能找到预定的目标。反而被浓烈的刺鼻气体,呛得咳嗽连连。

可是这时,后方军阵中的萨满祭司,却将肉搏近战的辅助魔法丢了出来,血红的光华掠过军阵,嗷嗷的怒吼声中。一个个野猪人的躯体,骤然胀大起来。

“高尔鬃!”

狂怒的野猪人,借着嗜血术的刺激,毫无意外地进入了狂暴状态,双眼一片通红的他们。本就不算灵光的脑子,彻底成了一根筋。

“冲上去,杀光他们!”战意升腾的野猪人大队长,吼出了所有冲锋勇士的心声。

“杀!”冲天的怒吼声中,野猪人发起了更为狂野的冲锋。

但在烟幕背后,属于钱无忧等人的视角中,野猪人却完全消失在了滚滚的硝烟中,只留下一个个模糊的蹒跚身影。

厚厚的浮雪和陷地图腾的双重阻碍。大大降低了野猪人的冲锋速度——即便有狂暴的嗜血术加持,黑色的铁甲洪流,依然没能在怒火冲天中。跑出应有的气势。

“射击!”不用钱无忧指挥,丹尼斯就自顾自地吼叫了起来。

处于第一排,再次完成装填的矮人火枪兵,立刻举枪射击,连续两轮攻击过后,矮人枪手借着弥漫的硝烟。绕过队列,在五十米外的金貔貅战旗下。重新装填起了子弹。

金辉涌动的战旗之下,钱无忧和白云飞并肩而立。前者只是冷漠的注视着远处的硝烟,而后者,则在兴奋中,释放着第二个定风结界。

砰砰的轰鸣声中,六排火枪兵相继而来,提着指挥刀的丹尼斯更是大叫道:“这些野猪人果然没跑出来,嘿,照你这样的打法,真是太过瘾了。”

“野猪人已经有了警觉!快,我们边打边撤,向山口移动!”钱无忧眼前,野猪人的军阵,已经涌入了山林,并从左右两侧,包抄了过来。

丹尼斯可比钱无忧大胆多了,他大喊道:“你别急啊!我们还能多打……”

嗖!

一枚铁箭从硝烟中射了出来,当场就把矮人将军的宽边礼帽,带入了虚空——这也就是丹尼斯是矮人,若是换个人类指挥官,这一箭必然正中胸口。

“我日!快撤退!”丹尼斯冷飕飕的脑门上,瞬间冒出了一层细汗,他还没好透的伤口,更是给胸前染出了一朵猩红的死亡曼陀罗。

凌乱的脚步声中,矮人火枪兵大举后退,甚至就连持续不停的火枪声,也变得稀稀落落起来。

“稳住!不要慌!”钱无忧高声大喊的同时,压住了阵脚。

可是释放出第二道定风结界的白云飞,却一脸惊慌地退到了钱无忧身侧,他高声大叫道:“钱大哥,你看那边……那边……有骑兵!”

狭窄的山谷,根本容不下太多的兵马通行,兵力充裕的野猪人,早已沿着山坡林地迂回了过来,此刻,硕大的野猪坐骑嗷嗷乱叫,带着近百名骑兵,倾泻而下。

闪亮的斩马刀上,映出了一张张嗜血的面孔,怒吼的野猪人骑兵,在喷吐白气的同时,将兵刃横在身前,迅猛前行。

“山坡,一轮三段射!”钱无忧的巨剑扬了起来。

正后退的丹尼斯,当即咬着牙发出了攻击命令,瞬间之后,火枪带出的火舌,就指向了山坡。

呯呯声中,硝烟扬起,山坡上冲锋的大野猪,应声滚倒了数头,它们肥硕的身躯重重撞在松柏和杉木上,浮雪纷飞,木屑四溅。

后排冲来的野猪人骑兵,在措不及防中,接连撞上了倒地的同伴,翻滚的大野猪瞬间上升到了十数之多,而倒霉的野猪人骑兵,则被坐骑伙伴重重压在了身下。

乱作一团的野猪人骑兵,在慌忙绕过眼前的狼藉之地后,却发现自己失去了最佳的冲锋角度,而依然在连连开火的矮人火枪兵,却在错落有序的变阵中,越退越远。

钱无忧的巨剑再次扬了起来,这一次,他指向了硝烟弥漫的山谷。

“停止前进,全力射击!”

“全力射击!?”丹尼斯和白云飞同时惊呼了起来。

就在众人的眼前,汹涌袭来的野猪人,已经占据了整条山谷——林间、山脊、甚至就连雪峰的顶端,都被黑色的浪花淹没了过去。

“全力射击!”钱无忧立在军阵前,斩钉截铁地大吼道。

嘴角发抽的丹尼斯,在欲言又止中,最终还是执行了钱无忧的指令,他以马革裹尸的心态,用力喊出了死战的命令:“射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