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业余教练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八十一章 想不想

第八十一章 想不想

作为英格兰历史最悠久的杯赛,足总杯为什么会超越其他的赛事成为英格兰俱乐部最重视的杯赛之一,除了能够为荣誉室增加一座具备足够分量的奖杯之外,足总杯附带的欧战资格,才是许多无法在联赛中挑战传统豪门的中小俱乐部所看中的。

当然,即便是这样的中小俱乐部,也不是现在的剑桥联可以比拟的。所以,唐华说剑桥联赢得足总杯的几率不到一成,实际上如果这句话传出去,没有人会觉得唐华是在谦虚,相反,这跟口出狂言其实也没太大的区别。

剑桥联能够从资格赛当中杀出重围并且在淘汰赛中两度晋级,这的确是个不错的成绩,然而,众所周知,足总杯第三轮,才是许多像剑桥联这样的中小俱乐部的终点,因为从这一轮开始,英超俱乐部正式参战。

而根据刚刚过去不久的抽签,剑桥联在足总杯第三轮的对手,恰恰正是一支英超球队,这支英超球队,不再是像去年那样的曼联大奖,而是一支一度给林森留下过深刻的印象的球队,埃弗顿。

面对埃弗顿,剑桥联有几成的机会继续前进?反正没有任何媒体看好。

“那么,锦标赛呢?”林森接着问道。

如果说足总杯是成功率最低的杯赛,那么,全名英格兰联赛锦标赛的这项专属于低级别联赛的杯赛,则无疑是眼下剑桥联最可能获得的荣誉。

作为一项低级别杯赛。英格兰联赛锦标赛的赛制简洁明了,赛事分为南北两个赛区,每个赛区五轮。除了南北两个赛区各自的争冠站采取主客场双回合淘汰制之外,全程一场定胜负。当然,剑桥联之所以在这项赛事当中更可能夺冠,并不是因为赛制,而是因为,这项杯赛的参赛对象仅限于英甲和英乙两级球队。

“五成。”唐华的回答依旧很现实。

和足总杯的不足一成比起来,唐华对锦标赛只有五成成功率的预估。显然更加“谦虚”,不过也更加贴近现实。毕竟,在这项历史上剑桥联为数不多曾经夺冠的这项赛事当中,剑桥联能碰到的对手,除了目前英甲联赛的对手之外。乙级联赛的对手对他们来说也不陌生,但正如眼下剑桥联在联赛中的成绩,唐华依然不敢说自己稳赢。

五五之数,是最现实的比例。

听到唐华的回答,林森也明白了为什么“沉默”了半个赛季的唐华会突然打破沉默。四线作战的剑桥联,如何在接下来的多线作战中做出取舍?这可不是足球教科书上能得到标准答案的问题。

四线作战,这种状况曼城时代的林森几乎每个赛季都会碰到,当然,并不是每次都能走到最后。对于这种状况。林森曾经有过一个形象的比喻,那就是抽奖。一旦你参与,你就有可能获得所有的大奖。但大多数情况下,你最终获得的,可能都只是个谢谢参与。

眼下剑桥联的状况,对于唐华来说,说得通俗一点,就是几张已经开了几个数字的彩票。足总杯是个大奖。只可惜只开了两个数字,锦标赛不算是个大奖。但却只剩下最后的两个数字没开。给你一个只有一成可能中一千万的机会,再给你一个九成可能中十万的机会,你会选择哪一个?

刨去一些钻牛角尖的可能,每一个人在这个时候都可能成为不折不扣的赌徒。一个不慎,四线并进,就很容易变成四大皆空。在这方面,风险和收益,从来都是成正比的。

在回答完林森的话之后,唐华就一直在看着林森,而林森也知道对方在等待着自己的答案,所以他并没有让唐华等待多久。

“你知道什么是赌徒的心态么?”林森说道。

“……总是认为自己能够翻盘?”唐华沉默了一下,似乎在寻思着林森问这个问题的深意,然后他说道。

“这只是其中的一个表现。”林森点了点头道,“永远都心存侥幸,这才是赌徒的心理。他们总是能够为自己的每一次找到借口,然后正如你所说的,总是认为自己下一次一定能够翻盘,但每一次,等待他们的,几乎都是头破血流。”

“……你认为,我应该把重心重新放回到联赛?”

唐华当然不会认为林森的话只是在为自己定义什么叫赌徒,所以,自然而然的,他认为唐华的话是在定义现在的他,或许说,是在警告他不要成为赌徒。只是……

“不。”林森摇了摇头,“放弃不是我的风格,我也不希望那成为你的风格。现在球队正处在一个充满际遇的时刻,没道理放弃。至于如何取舍,我不可能给你一个标准答案,我能要告诉你的只是,你已经坐在了那张桌子上,你可以有那个身份,但,绝对不能有那个心态。”

那张桌子,是赌桌,那个身份,是赌徒。那个心态,自然是侥幸的心态。

这个世界上终究没有太多侥幸的事情,剑桥联当然有获得足总杯的可能、甚至也不是没可能成为四冠王,但,如果在此之前,你认为这个可能可以成为现实,那就是侥幸,而有这种心理的人,一般距离重新认识一下现实有多残酷也就不远了。

成为赌徒是躲避不了的,因为赌局就在那里,但想不想成为赌徒,却取决于个人。

每个赛季,每当有球队面临多线作战的时候,总有媒体喜欢为他们免费分析应该如何取舍,而且条条是道,但是,有时候这个问题并没有那么复杂,虽然当年的林森也不是没经历过像眼下唐华这样的困惑,但对于后期的林森来说,这个问题,却却从来都不是什么问题。

因为他并不心存侥幸,所以,他不会刻意放弃某条战线,也不会刻意着重某条战线,换个傻瓜式的做法,就是只把目光,放在下一场比赛。

唐华并不愚钝,在外界媒体口中已经开始出现“林森二世”称号的他,很快就理解了林森话中的意思,心中的疑惑一解,他的申请似乎也一下子轻松了不少,然后,他把话题从自己,转移到了林森的身上。

“我看到有消息说你可能会去德国?”

“看来德国方面的保密工作做得实在不怎么样。”听到唐华的问话,林森笑着说道。

“是真的?”唐华有些意外。

好教练从来不缺市场,就和好球员从来都不怕没人要一样。每当某支球队陷入困境,某个主教练陷入麻烦的时候,总有一些替代者的名字会被提起。而能够让媒体想起林森的,自然不会是什么普通的球队,就如同去年夏天的皇家马德里,而现在,这家俱乐部换成了德国的拜仁慕尼黑。

坦白的说,拜仁慕尼黑当下的成绩并不糟糕,瓜迪奥拉在拜仁慕尼黑的处境也没到下课的程度,除了在德甲依旧一骑绝尘之外,拜仁慕尼黑在欧洲从未失去竞争力,几乎每个赛季都是欧冠的有力竞争者,而瓜迪奥拉给拜仁慕尼黑带来的改变,也的确有目共睹。

只可惜,瓜迪奥拉始终还是没能把拜仁慕尼黑带上欧洲之巅,当然,本赛季除外。对于瓜迪奥拉,拜仁慕尼黑给予了巨大的信任,无论是拜仁的名宿还是他们的管理层,都公开力挺瓜迪奥拉,而瓜迪奥拉,也坚称自己不会离开拜仁慕尼黑。

但,千万言语,还是抵不过一个事实,那就是,瓜迪奥拉和拜仁慕尼黑的三年合同即将到期,而面对这份现在只剩下几个月的即将到期的合同,两边居然都闭口不谈续约一事。就如同是一对在媒体面前恩爱无比的明星夫妻,私底下却已经来到了离婚的边缘。

林森不知道拜仁慕尼黑和瓜迪奥拉究竟是个什么状态,但事实是,拜仁慕尼黑已经在为瓜迪奥拉寻找替代者,虽然到目前为止,只是非正式的接触,放在球员转会市场上,也就是暂时只是互相表示好感的这个阶段。

拜仁慕尼黑没给林森任何“定情信物”,林森也没给拜仁慕尼黑任何承诺。

所以,面对唐华的问话,林森只是半开玩笑的回答。

“半真半假。”

“你的身份没关系?”听到林森的话,唐华心中多少有些羡慕,并不是说他对剑桥联不忠诚,但又有多少主教练能够去年夏天得到皇马邀请而今年夏天又可能执教拜仁慕尼黑呢?唐华实在没法想象自己需要执教剑桥联多久才能够得到这样的“礼遇”。

“有什么关系。”林森淡淡的说道。

唐华口中林森的身份,指的自然是林森在剑桥联的身份,虽然没有什么明文规定一个足球投资者就不能从事和足球直接相关的职业,但有这么一层身份,终归还是难免引人遐想。只不过,正如林森所说的,有什么关系呢?

别说英甲和德甲原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联赛,哪怕退一步,这两个联赛有一定的联系,林森在剑桥联明面上也根本不担任任何职务,如果他想规避这个嫌疑,那其实再简单不过,把股份转到博雅的名下即可。

到了那个时候,又有谁能够对他指手划脚呢?所以,问题还是林森想不想,而不是能不能。(未完待续)

提供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业余教练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