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无限之恶魔视界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二十一章 艾尔为师

第二十一章 艾尔为师

“呲——!”

金属箭头划过同样是金属的枪身,迸发出点点火星。铭烟薇在看到浩然用【无限沙鹰】抵挡的时候下意识的手偏了一个角度,然而紧接着漆黑的枪口却无情对准了自己!

“砰——!”枪声呼啸,划过耳边。

敏锐的直觉让铭烟薇躲避了这枚子弹,他竟然用了曾经送给自己的【沙鹰】抵挡箭!还对无情的准自己的头部!那个曾经强大的男人要杀自己!在这一瞬间,伊人心中涌现出无数在异星的回忆,那曾经的诺言,那看似冷漠的守护,那指导自己活下去的教学,那……为什么,心好痛……

啊~不能哭,不能哭出来,这还在战斗中啊!“所以说,男人,是这个世界上最讨厌,最不可靠的生物了!”铭烟薇突然间变得异常冷酷起来。

浩然明显感觉到铭烟薇的气势陡变,只见她背后突然升起一对闪着亮光的羽翼,“光精灵强化?!”

“是啊,这是我强化的血统,浩然,你知道吗,你刚刚的表现,让我迫、不、及、待、地、想、宰了你!”

卧槽,刚刚自己做错什么了,让铭烟薇突然“黑化”了?浩然百思不得其解,也没空闲给他解了。铭烟薇跳到半空就是一箭,“光之矢——!”

这是血统赋予的技能,再加上武器【望月之痕】也能够根据血统提供一种附魔箭,【洞悉】得出猜测的估计也是【光之矢】,那么加成的威力就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了!

正如其名,这一箭就是一个字,快!在上一个场景最大出力能精确拦截核弹,无论是射程还是威力都没得说。

“咻——!”一道夺目的流光划过,浩然直接被洞穿可胸口!那惊讶的表情还停留在脸上,仿佛没有反应过来。

“浩然就这么轻易,被杀了?!!”

就在众人觉得已经结束的时候,浩然的“尸体”没有倒下,反而缓缓,消散了!?

“无限大气形态,对流装,开启——!”声音蓦地出现在身后,铭烟薇回眸就看见一抹银光,“唰——!”断裂的光翼夹杂着些许青丝,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伊人控制着身体朝前偏了一点才避开这一剑。

这下,难以置信的表情对换了角色,“怎么可能?!”

高速移动的瞬间,可凭自身意志操控留下自己同模型的气体外衣,利用光学折射造成视觉欺骗,楚轩的眼睛闪烁着电脑屏幕一般的图像,已然了解浩然刚刚的招式运作。

铭烟薇从半空被逼落,蹭蹭蹭在地上嗤了几米才站稳,浩然并没有趁着这个空隙做进一步的攻击,此刻他的身体好像没有重量一般,犹如一片羽毛缓缓落到地面上。

这是什么招式?围观的队员们有的说是【暗影步】,还有人推测是【瞬身之术】,更有甚者出现了【瞬步】【月步】之类的脑洞。

最有发言权的却是杜兰特,强化了【空气果实】的他一脸见鬼的表情,嘴里喃喃不知念着什么。“那家伙用的既不是【暗影步】,也不是【瞬身之术】【瞬步】【月步】,具体是什么恐怕我也说不清,但是我感觉却直指本质,可恶啊,为什么我没想到这么用!”

趁着这一间隙,浩然对铭烟薇为何突然爆发有了点推测,想必两人一把枪有着密切的过往,脑中闪过一个很无赖的战术:一攻击就用沙鹰抵挡,对于过去的感情想必会绕过破坏手枪,这样一来就有更多的空档反击,不过立马否决掉了,负面的影响恐怕会进一步的激怒对方,即使打赢了,也什么都问不出来。

(精神空间看回忆的复制体也要抓狂了:想nm个哔哔啊,快打啊,多好的追击机会。)

铭烟薇第一次感到自己的【直感】出现了问题。从刚才的攻击开始,她已经对浩然下一步的感应十分模糊。这对一个弓箭手来说十分危险,这意味着瞄准失去了准心。不行,自己怎么可能会输,谁都可以,唯独不能输给他,几段零碎的思绪掠过脑海。努力甩掉无用的杂念,在浩然落地的时候,铭烟薇也再一次搭弓拉弦。

“一弦多矢?”浩然很有信心,铭烟薇绝对不懂高等数学和量子力学。自己刚刚发动的那一招可以说是【不确定性原理】的用法,之前的战斗故意说话,吐出的体内空气作为矩阵云,由于空气扩散很快,战斗场地已在不知不觉间向着浩然偏移。

但是,自己的【叵测步】却有一个很明显的缺陷:area.of.effect,俗称aoe大范围攻击。浩然【洞悉】保持开启看着铭烟薇,没有感觉到较大的能量波动,应该不是aoe攻击,那么就是用数量弥补【直感】的模糊感。

“【多重射击】么?”

呵,就让自己的【叵测步】直接面对上【直感】吧!在铭烟薇松开弦的一瞬,浩然也发动了攻击。

—————————————————————————————

返回了《哥斯拉》世界后,浩然一直在落基山脉做着强化过后身体的适应锻炼。连带着,他也练习起了剑术。说起剑术,第一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六剑】,赵缀空曾施展过并且承认偷师于复制体的剑法。

【六剑】的每一招每一式的详解一一闪现过脑海,开启着【洞悉】的时候,感觉就像在温习一般,这不是错觉,在尝试着几下之后,浩然便使出了第一剑——【殇】!

将一切看在眼中的艾尔,并没有阻止浩然作弊般的行为。这样做虽然很取巧,但是在他眼中,刻苦的浩然并不会因此走上歧途。

就这样时间过去一天又一天,在某一天,浩然练习到【夏岚】的时候,艾尔突然提出要和少年对练,而对练的内容,只是单纯地剑术比拼。“别多想,你和我共享信息的时候,我就学会了剑法,现在我要开始履行我的职责。”

“职责?”浩然揉了揉疲劳的双眼,好奇的问道。

“你以为,我是怎么在这里的?”四周的空气仿佛一瞬间抽空了一般,气氛也将至冰点,艾尔挂着危险的微笑轻轻呵了一声。

直觉告诉浩然,艾尔要爆发,别触其霉头,不过隐隐感觉到和苏寒有关,想到这,浩然尝试着问道:“你会像教奥拓那样成为我的严师?”

“很聪明,不愧是一家人,不枉我有被算计的价值。”艾尔收起气势,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随意从附近捡来一根树枝,手指抹平了上面的枝桠,做完这一切后,艾尔对着浩然轻佻的勾了勾手指,“来吧,全力攻过来!”

—————————————————————————————

“【多重射击】!”铭烟薇右臂的肌肉紧绷着队服衣袖,接下来的每弦箭射击至少3支箭矢,在短短的几秒内已经射出去数波,那密密麻麻的箭簇群就像是一个列队的精锐弓箭手的火力压制。

【叵测步】!浩然自然轻车熟路的用上了步伐,每出现在一个点,脑中都经过了复杂庞大的瞬息运算。【直感】真是麻烦的能力,浩然每次出现,动作都不尽相同,或招架,或侧身,或后仰,或弓着身子突进状,但凡做出防御动作的每一次必定是铭烟薇【多重射击】恰好覆盖到的地方。

等到浩然随机出现在铭烟薇附近的时候,机敏的她总是能及时的展开光翼,一个后跳大步拉开距离,接着就是回眸一箭,双方又陷入了你来我往的僵持阶段。处在基因锁的状态下,是很消耗体力的,两人不约而同的都意识到,谁先出现懈怠,谁就是输掉的一方。

—————————————————————————————

“哇~~~~”浩然被艾尔用一根木棍挑飞,露出败北的哀嚎。这是理所当然的吧!浩然满腹碎碎念,这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无论哪个角度,任何距离,都是一招败北,艾尔始终都没有犯规,之前的对话让浩然都怀疑艾尔携带报复。

艾尔手中的木棍很是眼熟的方式碎裂成粉末随风飘散,“三剑你已经熟记于心,并且运用地自然而然,没有任何生涩之感。技巧和招式练到这个地步,也已经是极限了。不过浩然,以后你不需要日日苦练,也没有必要再对剑术过多地钻研琢磨。”

浩然听得一愣,疑惑难解:“啊~为什么?艾尔,如果不勤加练习,我会变得越来越生疏,从而退步吧?再说,后面的招式威力也挺不错的,我都还没学会呢。”

“你在剑术上地学习,对技巧和招式地掌握,已经到了你的极限。再说你可是开着挂呢,【洞悉事物运行的规律】,你无时不刻都在学习,耳朵上带着的宝物的被动功能看来你已经很清楚了,打个比方——很强大的cpu,极大缓解你发动能力带来的精神压力。”

浩然问题更多了:“这宝物,你知道它的名字吗?”

“呵~”艾尔轻笑一声,“在你的印象中,我去过那么多世界,有在意过什么宝物么?以你的智慧应该不难领悟这样一个道理:依赖外物始终不能超越缔造这件物品的人。”

“不只是耳朵上挂着的,还有你的眼睛,我见识过无数的异瞳:死神之眼、破灭之瞳、监视之眼、写轮眼、白眼、轮回眼、预知眼、转轴魔眼、直死之眼、火红眼、天宙眼、诅咒之眼、灼眼、圣痕之眼、邪眼、奥多之眼、义眼、妖精眼、催眠眼、复写眼、劫之眼、破幻之眼、geass、真实之眼、邪王真眼、阴阳眼……”

“喂喂,艾尔,跑题了!”浩然忍不住打断道:“我的眼睛只不过是觉醒超能后带来的视觉感官信息反馈,并不是眼睛的能力,不过我觉得还可以开发其他四感乃至第六感的精神。至于我耳朵上挂着的……额,蓝牙耳机,好吧,我会有机会查询到的。”

对于浩然的打断,艾尔不以为意,“你的起点更高,一些基础的我就不和你废话了。我旅行过很多世界,观察过很多有意思的对象,无敌流,天才流,废柴流,系统流,血统流,变异流,病毒流、穿越流……最终活下来的只有身为土著的奥拓。你所在的主神空间,是属于系统兑换流。从你的信息共享来看,很多人都是漂亮的搭积木,各种主观理解中imba的能力朝死堆,都是一个体系或是自己d.i.y的骨灰粉。你必须要正视自己的力量,可以用主神变强,但是不能靠它超脱,走出那关键的一步。”

“依赖外物始终不能超越缔造这件物品的人,吗?伏羲……”浩然脑海中闪过这样一个名字,接着关于那名为“无限”的一个个惊天内幕,心中不觉涌起一阵无力感。

看到浩然迷惘的样子,艾尔的嘴角翘起一个邪恶的弧度,“所谓知晓越多越难跨越,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想太多,现在我问你:在无限的多元宇宙中,你算哪根葱?”

“我……”【封神计划】,【九州鼎计划】……浩然想了想,很是干脆回答道:“自然什么都不算。”

“那么,”艾尔突然间迸发出一种无比自信、睥睨天下的无敌气势,笑着接着问道:“你所担心的人或者事,在无限的多元宇宙中,又算哪根葱?宇宙很大,并非洪荒绝对中央。”

点到关键词,浩然先是触动了一下,之后心中莫名一阵轻松,前一问目的是看清自己有没有参加博弈的资本,别把自己看的太重,后一问,有了足够强大的力量,有必要关注那些干嘛,看不爽的统统打爆,少年露出了久违的微笑:“我知道了,谢谢你,艾尔,我们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