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武道冲天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五十四章 名仓府

第五十四章 名仓府

夏元行走在大道的官路上,他距离开梅山镇已经有三天了。夏元现在虽然远离了梅山镇,但仍然行走在徐州大名府境内。

元图大陆除了九州外,还有东岭,西荒,南域以及北海四境。元图大陆十分辽阔,不提四境的面积每一境的大小都与九州差不多大小,只是资源要贫乏的多而已。就单单说九州的大小,每一州都要比夏元前世的华夏还要大,有的州甚至还要大出许多来。如此一来,每个州下属的一府,也是旷达无比。要不是武者到了先天境就能进行飞行,恐怕没有人能将元图大陆进行一个全程的探察。

夏元正在进行着远程路途的跋涉,他离开梅山镇后,不知去往何处。正在夏元处于迷茫之时,他突然又想起了东方白这个名字,于是,夏元决定到东方白曾经大显神威的名仓府去看看。

说来,夏元与东方白这个名字也有着些纠缠不断的缘分。

夏元首次知道武道的精彩,是在于他在元州听说书人说书得知的。说书人说书的主角之一正是东方白这个名字。这也是夏元第一次听到东方白这个名字。从那以后,夏元的心便开始向往武道,这也促使了夏元在武道上的启蒙。

第二次夏元听到东方白这个名字时,便是在初入徐州之时。那时,夏元又是在听说书人说书中得知的。不过,此时的夏元的境况已经有了极大的不同。从一个衣食无着的乞丐变成了一个初入江湖的少年武者,还有着天榜第三的师傅。虽然夏元只是少林寺俗家弟子,可是这与空苦大师无关,空苦大师依旧是夏元的师傅。这是多少江湖人士梦寐以求的。

夏元虽然不会到处宣扬自己的背后有着这么一尊大佛,可是,空苦大师是夏元师傅的这件事,还是有着许多人知晓的。虽然只有一些江湖中的顶尖人物知晓。可这就是人脉,夏元总有一天会感受到的。

夏元虽然到现在还不是很清楚这所谓天榜第三的威力,可是,他的武学能一直如此顺畅的修行,空苦大师功劳不小啊!

夏元虽然有着名师的教导,可是由于他习武太晚,已经落后于人许多了。当他再次听到东方白这个名字的时候,使夏元有了全新的感触,这也促使了夏元所修行的龙象般若功的顿悟,让夏元的修为一下子从养气境的第一层飞快的晋升到了养气境的第三层,已经无限靠近大门派的内门弟子了。

第三次夏元与东方白这个名字有关系的是铁玲珑,他从东方白下属势力中虎口拔牙,硬生生的提前一步将铁玲珑先行弄到手了。这也使得天水门和真山派白白忙活了一场,几乎成为徐州,乃至于天下的笑柄。(要是让消息传了出去,二派就是这个结果。)

夏元本身则大有获益,除了将修为提升到养气境第三层颠峰,几乎随时可能晋升到养气境第四层。(这个修为已经接近大门派的核心弟子。)另外,夏元的护身神功金钟罩也达到了第三层,这在同辈中,几乎算得上是举世无双。可以说,这种情况称的上是前无古人,后来者渺渺。

夏元与东方白这个名字有着三次不同的接触,却都有着不同的巨大变化。可以说,东方白这个名字在夏元心目中已经与幸运女神划上了等号。

据说,每个人都会在自己的生命中遇到一个贵人。夏元在内心深处觉得,东方白或许就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中的贵人。

要是以前,夏元或许不会相信这些。可是,如今连穿越都发生了,夏元也只有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了。

有了这些想法,夏元自然就想到东方白曾经大显神威的名仓府去看看。虽然,肯定看不到人,夏元也不在乎这些。他只想去那边瞧瞧,或许又会有什么意外的收获。

夏元如今已经有些魔怔了。实在是东方白这个名字太旺他了,让他有些忘乎所以了。

………………

经过一个月的辛苦跋涉,夏元终于来到了名仓府。

名仓府地处徐州东部,与大名府交接,是徐州境内有名的产粮基地。上次天女教之所以潜入名仓府,就是看上了这块风水宝地,妄图加以壮大天女教。可没想到,东方白先下手为强,抢先重创了天女教,随之将名仓府名正言顺的收录为东方世家的旗下。朝廷不得已之下,也只得明令诏书,将东方世家推荐的人任命为名仓府府主。

在这元图大陆之中,由于门派的强大和局促性,九大门派不管理天下大事,但仍旧是天下一等一的大势力。而六大世家由于家族的关系,被分派管理天下。其中以六大世家之首的夏家为皇族,与天下各大世家共治天下。这天下各大世家,其中自然就包括六大世家以下的世家。

至于其它的六大外派,各有各的局促性以及隐秘性,就相当于六大商会一般。七大魔门及其下属门派嘛,他们算是失败者,被赶出了九州,只得在贫乏的四境苟延残喘。虽然最近已经开始渐渐恢复了元气,陆续到九州来兴风作浪,但毕竟没落已久,还没有到达鼎盛的状态。

夏元来到名仓府的第一件事就是进城找家客栈洗洗身上的风尘。元图大陆的赶路情况就相当于华夏的古代一般,就算是在官道上面,路上也都是些尘土。人一旦赶了远路,身上的风尘就满身都是。有些商旅到客栈内一清洗,起码能搓下半斤尘土来。

夏元身为武者,身上自然没有那么夸张,可是,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夏元一直换了三道水,才觉得清爽起来。

夏元洗漱干净后,才慢慢的起身,叫小二过来整理干净。

同时,夏元也叫小二为他准备饭菜,顺手还不忘打赏了小二。小二得到赏钱后,态度越加的谦卑。不一会儿的工夫,夏元的屋里就清理干净了,而且,饭菜也迅速的送到了。

夏元挥退小二后,也不由得感慨:钱真是一个好东西。

就这样,夏元在到达名仓府的第一天,就这么的在客栈里的房间中度过了,一步也没有迈出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