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文圣天下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七章 请君退位

第七百一十七章 请君退位


(31+)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今夜的南疆,在秋城与王城之内,竟然出现了如此巧合。

片刻之前,云后以一己之力迎挡天下,无人能敌,而在片刻之后,妖帝天玑也即将面对十数万魔军的围杀,却不知他可有云后那般举世惊叹的实力?

毫无疑问,这两方战场最后的胜负,或许便是这场圣战的终局了吧。

若云后败,魔军败,则天下可安。

若天玑败,联军败,则历史长河逆流倒退一百年!

浅夏的这一席话,终于让天玑眉梢微扬。

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何佑生肯与他拖延时间,而魔族众将又为何不出声劝阻。

但这还不够。

天玑轻轻一笑,扬起了双臂,对浅夏说道:“圣女大人果然好算计!却不知你有没有提前算到,今夜在朕的王城中,还有一支你们无法战胜的力量呢?”

这是今夜天玑首次自称为“朕”。

当他垂钓大漠河,手持墨玉鱼线的时候,或许看起来只是一个寻常老翁。

但当他决定向世人展露自己的强大,震慑宵小的时候,他便是这天下间最了不起的帝王!

言毕,一道道无比强横的气息突然自王城的四面八方升腾而起,一尊尊遮天蔽月的金影随之而现,虽然数量不及百,却让场间十数万魔军噤若寒蝉。

因为在一百多年前的魔都,正是他们,击碎了魔族人头顶上那副高高在上的王冠。

在这一百多年间,还是他们。镇守于域外战场的南方,令魔族大军无法逾越半尺。

他们是一百多年前南疆妖域的皇族,更是以一当万的超级强者。

龙族现世!

自圣战开启以来,从未出手的龙族众强者,原来竟是被天玑藏在了王城之内。为的,就是在此刻给予魔族众将士最沉重的一击!

可令天玑感到不安的是,即便到了这一刻,浅夏的眼中也并无丝毫的惧意,她的眉眼中带着轻笑,嘴角掀起了一丝难以察觉的讥讽。

“原来这便是陛下的后手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有些失望了……”

话音落下,浅夏缓缓抬起头,看向空中那数十头威风凛凛的巨龙,浅浅行了一礼,再度开口道:“诸位。莫非到了此时,你们还没有看清那帝君丑恶的嘴脸吗?”

“一百多年前,各位前辈退位让贤,亲身犯险,自大漠河潜入域外战场,突袭我族魔都,浴血奋战整整五日,死伤者不计其数。若论功绩,您们才是上一场圣战中最值得世间敬仰之人。”

“圣战结束后,为了将我族众将士永困域外。再不得归,您们不惜耗费了百十年的光阴,枯守域外战场,期间一应牺牲,我族中人是看得最清楚的,若论德行。您我虽然立场不同,但即便是我族男儿。也不得不说一声佩服。”

“可你们这位帝王,都做了什么?”

“他什么也没有做!”

浅夏面露肃然。转过头看向天玑,严声而道:“百年前各位前辈呈牺牲之义,强袭魔都,自困域外,但当年的龙族太子殿下,却犹在人间!敢问陛下,您做了什么?可曾差人寻找?可曾回报龙族当初的让位之恩?”

“百年之后,我族众将士侥幸得以自域外归来,诸位龙族前辈也重获自由,但凭什么,您却仍旧牢牢把持着这帝王之位,不肯让贤?敢问陛下,您对那些在圣战中牺牲的龙族先辈,可有敬畏?您在诸位龙族族人回归之后,又给予了如何的尊崇?”

字字诛心!

这番话一出,场中的气氛突然变得无比的凝重了起来,近百头黄金巨龙纷纷转过头,看向天玑,眼中闪烁着难以读懂的深意。

天玑脸上的神色终于不如之前那般轻松了,可凭借他的智慧,当然不会就此让对方颠倒黑白,混淆视听,当下冷哼了一声。

“圣女大人!亏朕还以为你是魔军阵中最有谋略之人,却不曾想,今日竟说出如此可笑之言!”

“且不论你我立场敌对,此话中到底存了几分挑拨离间之意,就说今日之形势,如今天下大乱,你魔族大军重临人世,这是什么?是战时!两军对垒之时,撤换主将乃军中大忌,更别说是更朝换代!”

“若朕真的如你所言,在龙族众卿归来之时,便退位让贤,那我南疆岂不大乱!岂不正从了你们心中所想?”

“你以为,凭你这番话,便能引起我族争权内斗,便能让龙族众卿倒戈相向吗?在如此重要的时刻,竟施以这等拙计,圣女大人,你真是太让朕失望了。”

对此,浅夏并没有穷追猛打的意思,只是简单地问了一句话。

“既然陛下这么说了,那请容我再代龙族众前辈问上一句,若等到此战结束,天下安定之时,您可愿退位?”

天玑轻轻拂了拂衣袖,沉声道:“那是自然!”

“好!”

浅夏微微颔首,然后向前迈了三尺,直视天玑双目,一字一句地说道:“战争,是永远都不会结束的,一个文明,也是永远都无法被彻底剿灭,不留任何痕迹的,即便今日我族败了,但只要留有一息火种,他日便能再度燎原!”

“所以在这里,我想承诺陛下,若今夜您将王位还给龙族,那么,我族十数万臣民,愿就此褪甲受俘!永不叛乱!”

言毕,浅夏将双手执于胸前,单膝轻跪于地,便如同在这片寂静的夜空中,砸出了一道惊雷。

闻言,天玑瞳孔微缩,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又是否是出自于云后的授意,但在此时此刻,他绝不敢轻易相信这样的说辞,可空中那数十头巨龙的凛然目光,就像是在他的脖颈套上了一层难以挣脱的绳索,让他更难拒绝!

“简直是一片妄言!皇权更替岂是如此儿戏的事情,即便今日朕退下王位,龙族众卿中又应由谁人接替?谁能服众?圣女此言,居心叵测!”

浅夏抬起头,温婉一笑:“陛下此言差矣,还记得我刚才曾说过,百年前的龙族皇太子,尚存人世吗?”

话音未落,在浅夏的手腕间,已经亮起了一抹无比绚烂的金色光芒,映得人睁不开眼。

随之响起的,还有浅夏那无比肃穆的声音。

“烦请诸位与我一起,恭迎太子驾临!”

下一刻,一位身着黑衣的少年,眼中带着无比的惘然,来到了场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