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走开只为重来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14章 莫名其妙的辩论

第14章 莫名其妙的辩论

队长目不转睛,头随着王可儿移动,幅度稍小趋势完全相同,看到队长那不敢恭维的嘴脸,冷峰心情好了许多。

“那什么……坐,死丫头,来客人了也不招呼一声,离开手机能死?”王可儿像姐姐一样训斥关悦,关悦极不情愿的一边摆弄着手机一边起身,顶撞着,“不能死,能疯。”

“呵呵,见笑了,我们女孩子的宿舍这样乱……坐吧。”王可儿找来两个椅子,把影响视线的一些女性‘特有挂件’挪开,随手在柜子里翻出两瓶水,王可儿很热情,冷峰却感受到无视,王可儿的眼睛从来没有在他脸上停留一秒。

“王可儿同学似乎不很欢迎我……何解?”冷峰被王可儿多次的冷漠激怒,王可儿转脸直视冷峰,双眼如电,冷峰当场泄气。

“我反对暴力……”王可儿看着冷峰。

“众所周知,我是暴力的受害者……”冷峰换做一副‘吊儿郎当’的面孔迎上王可儿犀利目光。

“更讨厌懦夫……”王可儿憎恶的眼神。

冷峰无地自容,眼前是两个难兄难弟抱在一起痛哭被人肆意凌辱却不敢还手的可耻画面。

“我是怕出手给人打残了,毕竟没有深仇大恨嘛……”冷峰自嘲的干笑两声,闪避开不坚定的目光。

“不能打不要紧,不去无事生非就好了……”王可儿转身整理桌上的物品,女生宿舍的确色彩斑斓也的确很乱。

“我无事生非?”冷峰声音有点大,队长重重的一拳打到冷峰最软弱的大腿里子上,冷峰一咧嘴一缩头痛苦的看着队长,队长狠瞪冷峰一眼。

“……那也不是经常的……”冷峰连忙改口。也许来自北方,也许祖籍曾经是水浒英雄的故乡,冷峰讲义气是公认的,代人受过也是经常的,队长相当满意。

“一次还不够?你有几张脸?大庭广众之下沦为笑柄你们……你还不知道?你真有聊。”

“哎,搞清楚,不是我先动手的啊。”冷峰本能的狡辩。

“那个胆量,你……有吗?”王可儿尤其强调那个‘你’,故意拉长语调,“蔡中流‘瘦小枯干’能收获同情,你一个篮球预备队员的资质被打得满地乱滚哭爹喊娘的……我真看不下去。”王可儿很失望的表情,冷峰无言以对,他不理解王可儿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我那样不堪?那个时候我……”冷峰想不起来自己‘哭爹喊娘’,但是他知道王可儿不可能说谎。

“其实……和我有什么相关?辱没的又不是我王可儿的尊严。”王可儿重新回到冷漠。

“那么严重?有吗?”冷峰没话找话。

“去掉那个‘吗’,好吗?”

“医药费蛮贵,搞不好还会被开除,英雄情结真的根深蒂固?”冷峰矮了半截,小声嘀咕。

“男人不能顶天立地,学到博士后恐怕也要跑去国外效力,难怪外国人说‘中国的男人配不上中国的女人’。”王可儿露出一丝冷笑。

“所以中国女人争先恐后的去巴结外援?甚至是……非洲外援。”冷峰有些不服气。

“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我也不屑知道,但是只要我结婚一定会找炎黄子孙……”

“是啊,很多中国女人结婚的确找的是炎黄子孙,可恋爱还是喜欢和外国人在一起,最美好的甜言蜜语说得口干舌燥都给了外国男人,留给中国丈夫的只有一无是处的指责和永无休止的抱怨。”

“你不仅没有胆量,内心还很阴暗,难怪你写的小说没人看。”

“我的小说……你怎么知道?”冷峰惊呆。

“……想想就知道了……难道有人看?”王可儿有些不自然。

“没有。”冷峰转过头,莫名其妙的难受,他的小说的确没人看。

空气凝固五秒钟,队长左看看右看看,回头看看关悦‘依然故我’,他觉得自己太多余了,冷峰和王可儿唇枪舌剑完全无视他的存在,他在两人中间完全是一个‘乒乓球网’的作用。

“咔,本次辩论赛圆满结束,我宣布双方辩手中场休息。”

王可儿感到自己有些激动,冷峰也觉得少些男子气概,两人尴尬的坐卧不安。

“那什么……一起去食堂吧,我请客,什么理由……没想好。”

“呵呵,美女不需要理由。”队长及时插言,王可儿想了想,“上次那家东北的酸菜不错……”冷峰听出来王可儿有意照顾他,深为刚刚的强词夺理懊悔,双手不停揉擦,“那什么……如果两位美女肯暂时忘记我的不堪回首,我希望能给我一个机会……随便点。”

“男人少婆婆妈妈的,仨瓜两枣的没必要斤斤计较,说了我请就我请,美女做事不需要理由。”王可儿干净利落,冷峰深深折服。

“那什么……现在还早……”冷峰彻底被王可儿的气势压倒,有点口吃。

“嘿嘿,打扑克,贴乌龟,怎么样?”队长的建议引来冷峰和王可儿异口同声的,“幼稚”,王可儿和冷峰震惊的对视一眼,觉得很尴尬。

“那我们‘完沈磨’(玩什么)?”队长可怜兮兮的样子。

“嗨,我们老家有一种玩法,什么名字我忘记了,不如暂且美其名曰‘猪脑’,要不要完(玩)一下?”冷峰来了兴致。

“给你个机会。”王可儿想也没想,冷峰坏坏的一笑,“雨过天晴啦,太阳公公出来了。”

“说不说?要不……我和关悦去洗衣服呀?”

“话说……”冷峰学着‘单田芳’的口音,“好好说话,”队长急了。

“我又没说‘冰水’?”冷峰无辜的表情逗笑王可儿,“油腔滑调。”

冷峰立刻站直身,“其实很简单,”冷峰看一眼王可儿和队长,“就是按照牌花的大小一个管一个,可以有对子……”

“老冷你装大象啊?还不如‘一人抽一张’斗大。”队长学着港台赌片台词,很是失望,王可儿一脸疑问,“装大象什么意思?和装叉相距多远?”

“实际上,队长就少说了一个‘叉’。”冷峰一低头。

“低调,低调是最‘大象叉’的炫耀……毕竟要注意场合嘛,自知之明,自知之明。”队长满脸堆笑,王可儿忍住笑,“让冷峰说完啊。”

“对啊,还没到那步,你急什么?”

“说,快说,八百里加急的说。”

“其实很简单……”

“下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