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刘珂传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刘珂称帝

第二百一十四章刘珂称帝

第二百一十四章刘珂称帝

建邺城吴王宫外,大殿的台阶之下。\\\\本书实时更新吕meng一人独自跪在地上。周围却是一个人都没有,而头顶之上却也是炎炎的烈日。

此刻的吕meng已经在台阶之下跪了足足两个时辰,太阳的照she之下吕meng脸上尽是汗珠,汗珠不停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吕meng也有些摇摇yu晃,身子也是极不稳牢,眼看着就要倒向一旁,但却是一晃一稳,想要倒下却是并未倒下。 【】

正午时分,一天之中最炎热的时候,此刻的太阳正是最炎热之时。吕meng嘴chun干裂,终于经受不住“扑通”一声倒在了一旁。

台阶之上的太监远远看到吕meng倒下,轻轻一摇头便急忙转身小跑进了大殿。口中还不停地喊道:“吴王,吴王,大都督倒下了大都督倒下了”

孙权心中怒急,脸se更是勃然变se喊道:“喊什么喊孤王知道了”

太监一看此刻正撞在孙权枪口上,急忙低头不语。 ”小说“

但那孙权却是怒气不减,来回不停地走动,口中还是喃喃说道:“十八万大军,十八万大军,就这没凭空没了让孤王如何向江东父老jiao代他还有脸回来见孤王”

太监看着此刻看着发怒的孙权却是一句话也不敢说,将原本打算替吕meng求情的话生生憋了回去生怕得罪了孙权降罪给自己

孙权来回走动了片刻,心中的怒意已经消去了大半对着太监问道:“吕meng现在还在外边躺着吗?”

“是”太监低声道

孙权骂道:“废物还不赶紧让太医救治”

太监看着此刻孙权对着自己发飙,也不敢反驳便是急忙离去。

太监慌慌张张心中却是不停地诽谤孙权。明明是自己将吕meng放在烈日下晒晕,竟然还怪罪于自己,这还有天理吗?

太监心中虽然这样想但却是真的没地方说理,此刻站在台阶之上往下一看哪里还有吕meng的影子,心中便是咯噔一下暗叫不好,自己才离开这小小一会,这怎么一个大活人就这样不见了吴王还让自己请太医给吕meng诊治呢,这倒好吕meng人都不见了

太监心中一想本来孙权还是有些怪罪吕meng,不过刚刚的话锋之中不难听出,这孙权对于吕meng还是有提携之意的,就算眼下吕meng吃了大败仗,但还不至于威胁到吕meng的xing命但现在吕meng这大活人生生不见了,若是让孙权知道岂不迁怒于自己?

太监此刻真是着急了,台阶上下以及附近了别说吕meng,就连一根人mao都没有看到。这死罪恐怕自己是逃不了本想赶紧逃走,但转念一想这里是吴王宫,只要自己人在江东随时都有可能丢命,与其如此还不如直接回去向孙权禀报,这吕meng虽然是重犯但好歹也是江东的大都督呀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呢

就在太监有些失魂落魄回到大殿之时,一眼看到眼前的不就是大都督吕meng吗?只见这吕meng虽然脸se有些苍白,但还是活人一个,看到此情景太监心中方才安了心

孙权虽然心中对吕meng有几分的赏识,加上吕meng此人的脾气秉xing又是跟自己相合,最主要的其实还是吕meng一直想扩大江东的疆域,这点才是孙权最喜欢的,但现在的情景却是吕meng大败,如果不加以处罚恐怕不但是江东的几个老家伙就连寻常百姓心中也必然气不过毕竟十八万兵马,将近占了江东的三分之一的兵力,一战竟是灰飞烟灭。??5?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若是这样还无处罚,恐怕日后孙权必定难以再树立强大的威信

“吕meng此战你战败有何话说?”孙权一脸不悦地问道

“末将无话可说”吕meng垂头丧气地道

孙权眼珠一瞪问道:“孤王要责罚于你可有怨言?”

“没有”吕meng道

孙权点点头道:“好重则一百军棍,降为士卒”

吕meng却是一脸的惊讶,本想此次必将难逃一死,此刻竟是重则,虽然是重则好歹还留了自己一条命不是

“谢主公不杀之恩”吕meng叩头说道

孙权却是转身背对着吕meng摆摆手,只见两名大汉押着吕meng便是到了殿外,不多时便传来了吕meng的惨叫之声。

孙权闻其声心中虽然有一丝的不忍,但此刻却真是吕meng有大罪于江东,此次若不狠心处罚吕meng必然无法向江东百姓jiao代

就在吕meng被军棍责罚之时,程普,韩当二将却是快步走来,一看便是看到了正在受责罚的吕meng。

程普急忙上前制止道:“住手,你好大的胆子,江东大都督你都敢责罚,是不是不想活了”

那兵丁却是反驳道:“此乃吴王之命,你若有意见可去找吴王去说,别在这里碍事”

程普刚要发作但转念一想这里乃是吴王宫,眼下这些虽然只是小卒,但这些小卒却是吴王宫的小卒,丝毫不能大意。便强压下怒火朝着大殿走去

“程老将军求见”吴王宫大殿men口的太监尖声地喊道

“速速请老将军进来”孙权不敢有丝毫懈怠急忙吩咐道

片刻之后,程普进殿但是却是快步上前到了孙权近前“扑通”跪倒在地喊道:“老臣请罪”

一旁紧跟的韩当也是一言不发地跪倒在一旁。

孙权一愣急忙问道:“老将军这是为何,快快起来”说着急忙走动程普的近前搀扶着说道

但程普却是执意不肯去说道:“主公,此次战败末将也有责任,请主公责罚”

韩当跟言道:“末将也有责任,请主公责罚”

孙权见状一愣说道:“老将军快快起来,老将军乃是江东的支柱,不必如此”

程普却是说道:“主公我军战败末将请求责罚,并请求主公减轻大都督的处罚”

孙权一听说道:“吕meng此次乃是主将,战事竟成这样吕meng罪不可恕,不斩杀当场已是格外开恩了”

程普却是说道:“若不是我军偷袭荆州水寨失败,胜负还是难以预料,此次大军虽然有些损伤,但罪责不能让大都督一人承担”

“末将也请求责罚”

孙权却是一愣说道:“老将军年事已高,还为江东出力,孤王怎能责罚于你?”

程普却是说道:“可是这次我军战败,末将也有责任”

孙权道:“老将军此战吕meng乃是主将罪责必然难逃。老将军不必再说,其实眼下孤王不过就是要摆明一个态度即可,而且此次过后吕meng已经不是大都督,江东大军以后还有仰仗两位将军呢”

韩当,程普相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惊讶之情。本书实时更新

“老臣不敢”程普说道

“唉老将军不必再说,眼下除了老将军谁人资历跟能力能比得过老将军,由你暂代大都督最合适不过”

程普心中一想便也不再推辞。

而站在一旁的韩当也是被赞赏了一番,委以了重用

相比较而已吕meng就有些悲惨了

宛城

刘珂将密信一把撕开,只看到心中所说击溃江东水军十六七万,击毁战船达七十余艘,便是呵呵一笑传于众将传看。

法正说道:“主公,眼下我军两战皆是大胜,更是占据了坚城长安,何不将府衙搬至长安?”

刘珂一听点点头便道:“如此也可以”

法正继续说道:“主公既然如此英明神武何不称帝自立?”

刘珂一听此言却是一愣,急忙阻止道:“孝直不可luan语”

法正嬉笑道:“主公,此乃法正真心话,如今汉室江山大半陷入jian人之手,而主公又是汉室宗亲,若是称帝自立岂不是顺应天意,更是顺应民心”

“可是,可是皇帝就在宛城”刘珂有些语顿的言道

法正一笑说道:“就是因为皇帝在宛城,所以才建议主公称帝”

“恐怕于礼制不合吧?”刘珂有些担心地说道

法正言道:“如今天下三分,只有主公乃是汉室宗亲,而皇帝懦弱无能,将士们若是为此君征战天下,恐怕难以服众吧加上现今形势于我军大利,此刻主公登高一呼必然有人响应皇帝无能此乃不争的事实”

刘珂听闻这话却是有些犹豫不决,虽然心中不止一次想过,但要是真的做起来恐怕还有人会坚城发对,毕竟这是军国大事,随意的废立皇帝只是权臣jian党做的事

“此事容本王想想”刘珂道

“主公,天下大任,刘氏的江山此刻陷入敌手,难道主公还要无动于衷吗?”法正道

刘珂却是说道:“此事以后再议”说完便是起身离去

刘珂起身离去其他文臣武将却是围着法正言道:“主公决心似乎不是很大,这如何是好?”

法正笑道:“他不下决心,咱们就帮他一把”

“军师说怎么帮?”一名武将问道

法正冷笑道:“bi宫”

汉献帝的临时寝宫

虽说只是皇帝的临时寝宫,但修建的也是极其奢华,毕竟这是身份的象征。

汉献帝坐在寝宫之中,虽说这寝宫修建的如此奢华,但汉献帝却是无心观察于此。

想想自己的经历,当皇帝恐怕没有比自己更窝囊的了自从自己登基开始便是像一个木偶一样被人玩nong于鼓掌之中,先是董卓,后是曹cao,现在竟然是自己的皇兄刘珂。

虽然心中自己这个皇帝的待遇与日俱增,但这些并不是自己想要的,自己想要的是自己执掌军权,振兴大汉的江山,但现实却是如此的残酷,还没等到自己小lu锋芒便是被扼杀

懦弱的汉献帝骨子里最后的那一点点勇气也消磨的一干二净了,或许自己真的不适合当这个空架子皇帝,自己也当够了这样的皇帝,过够了看人脸se的日子

自从上次表lu过心态以后,不少老臣都是极力支持自己亲掌军权,可是那全军权都是刘珂的,自己的这点小想法还没来得及成为现实,便死了三名老臣,如此情势之下汉献帝只好佯作不知,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般,但心中却是升起了一股子的惧意,那就是相比较董卓跟曹cao而言,这刘珂似乎温和了一点,但仅仅的只是那么一丁点。皇亲国戚亦是靠不住的此时此刻汉献帝的心中才升起了一股子悔意,但现在就算是悔青了肠子也是于事无补。

“启禀万岁,法正求见”太监道

汉献帝此刻身边除了自己的一个老婆,剩下的竟然全是刘珂的亲信,自己的一言一语恐怕刘珂都能知道,但这法正为何要见自己。这难道又有什么yin谋不成?

这法正乃是刘珂的军师,跟自己似乎并没有jiao情,现在要见自己一定有什么yin谋汉献帝在心中暗暗想到。

“微臣拜见陛下”法正跪在地上喊道

汉献帝一愣,自己并未传唤只见这法正竟然自己主动进来,现在看来不但只是刘珂恐怕就连这个小小的文官都已经不把自己放在了眼里

“平身”汉献帝到

“谢陛下”法正说道

“不知道爱卿有何要事竟然要到朕的寝宫禀报”汉献帝脸se有些不善地问道

法正却是好像没有听见一般,直冲冲地问道:“微臣只是有一事不明特来请教陛下”

“何事?”汉献帝虽知不一定是什么好事,但还是开口询问道

“陛下自己觉得比起汉中王来,威望如何?”法正道

“不如”汉献帝道

“陛下觉得自己比起汉中王来本事如何?”法正再次问道

“不如”汉献帝道

“陛下觉得自己比起汉中王来魄力如何?”法正问道

“亦不如”汉献帝道

法正紧bi一步追问道:“那陛下既然知道自己皆是不如汉中王。为何还身穿龙袍,头戴王冠何不将龙椅让个汉中王,自己讨得一个清闲安安稳稳过完下半生?”

汉献帝听了法正的话竟是嚎啕大哭,言道:“朕自登基一来虽然名为皇帝,但又何尝真真正正地当过一天皇帝你们,你们都bi朕朕难道都欠你们不成?”

“陛下息怒”法正道

“说,朕欠你们什么?你们这么bi朕,非得把朕bi死你们才开心吗?才会称心如意吗?”汉献帝哭丧着吼叫道

“陛下”曹皇后上前一把抱住汉献帝,只见汉献帝虽然身体不停地抖动,但还是怒目圆瞪地将话说完

“陛下不适合这个位置,请陛下退位”法正道

“退位?”汉献帝冷笑道

“请陛下退位”法正则是丝毫不退让再次强言道

汉献帝一看这法正如此的强势,自己的心中竟片刻间没了底气,原本自己的那点勇气现在的一点也没有了

“陛下不就是一把破椅子吧?让给他们,让他们去坐,咱们安安心心过咱们的日子”曹皇后哭丧地说道

汉献帝一听却是看着曹皇后问道:“爱妃,你真愿如此?”

曹皇后点点头道:“陛下现在与其被囚禁起来,还不如退一步将这皇位让出来,陛下轻轻松松做人”

汉献帝看着曹皇后的言语,心中却是极其的感ji,夫妻之间患难见真情此言果然不假。

汉献帝此刻听了曹皇后的话以后再也不强辩,低声说道:“都是汉室兄弟,谁人当皇帝还不是一样,更何况皇兄本事又比朕的大,威信又高,将皇位禅让给皇兄,也不会辱没了祖宗的在天之灵”

法正一听大喜道:“谢陛下”

汉献帝苦笑道:“不要喊什么陛下了,我已经不是了,我宁愿跟爱妃过与世无争的小日子”

法正一看汉献帝主动退位,心中更加的高兴,笑道:“待微臣去请汉中王来”

不多时,刘珂到了汉献帝的临时寝宫

“陛下唤珂有事?”刘珂看着皇帝问道

“皇兄,这皇位让给你了”汉献帝道

刘珂一愣问道:“陛下这是何意?”

汉献帝苦笑道:“几十年皇帝,几十年木偶,我当够了,以后再也不用自称朕,我只是一个小民”

刘珂一听这话急忙问道:“陛下为何如此说话?江山永远都是陛下的”

“皇兄何必如此?你我皆是汉室后人,不过眼下皇兄的才能威望皆在我之上,眼下我大汉刀兵四起,百姓民不聊生,皇兄应该平定内luan建立一个祥和的王朝,而我宁愿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小民,了此残生”汉献帝说道

刘珂却是问道:“是不是有人跟陛下说了什么?陛下告诉珂,珂必定严惩于他”

汉献帝摇摇头道:“朕心中就算有那么一丁点的壮志也早已化为乌有了皇兄会比我更加适合这个位置。因为有更多的人会主动拥立皇兄”

刘珂却是说道:“君是君臣是臣此不可luan”

“我意已决,皇兄不必多言,三日之后我将这皇位让与皇兄”汉献帝说道

刘珂道:“既然陛下执意如此,珂只有勉为其难了”

汉献帝一听这话却是暗道刘珂狡诈

三日之后

这日宛城的百姓早已闻知这百年难遇的大事件,禅让,这个早就陌生的词汇今日竟然再次出现。

汉献帝一身龙袍装束,一手将yu玺jiao到了同样一身龙袍装束的刘珂手上。而后在两名太监的伺候下,汉献帝刘协脱下了身上那身龙袍。

刘珂却是一手举起yu玺喊道:“天佑大汉,振兴华夏一统**,扫灭群贼”

“大汉威武”

“大汉威武”

“大汉威武”

疯狂的汉中兵在喊叫,而刘协却是悄悄地走出了人群,站在人群之外,呼吸一口空气都是感觉是那样的清新。

“王爷”一名仆人装束的汉子对着刘协喊道

刘协一看四周方才指着自己问道:“你喊我?”

那人点点头道:“汉中王已经任命您为逍遥王,封地便是在蜀中,现在咱们走吧?”

刘协正在发愣之时,却听到不远处的一辆马车之上,一个粗衣布衫农fu装扮的nv人喊道:“夫君咱们上路吧”

刘协仔细一看竟是自己的曹皇后刘协便不再犹豫点点头便是上了马车赶往了传说中的天府之国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