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国之以下克上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五十一节:本家未来的水军

第五十一节:本家未来的水军

我跟丽璐一起高高兴兴的回去了,途中我问丽璐为什么她昨晚没有拒绝我。她害羞的告诉我这是因为昨天晚上我说出那么多关于欧洲的知识给震撼了,她说她认为我是一个博学的人,所以昨天晚上一时情迷就没有拒绝我,最终导致的就是我跟她不小心发生了关系。她对我说既然都成我的人了,所以就只好委身于我了。

委身于我,不用这么说吧。带着丽璐回到家里。我把我的几个手下都叫了过来对着他们说道:“不好意思各位,我有一个重要的消息要宣布,我要娶丽璐为妻了。” 【】

在场的几个人都露出了惊讶,不过很快的就恢复的神情纷纷向我表示祝贺。只有明智秀满非常生气。他发怒的说道:“殿下,您这是什么意思,您才刚刚娶了玉子,现在又要娶一个姑娘,您到底爱不爱玉子,您怎么能这么快的就喜新厌旧呢。”

秀满这话一出不打紧,丽璐也急了。她说:“什么,你成亲了,而且还是最近成的亲,你骗我。”

“秀满、丽璐你们听我说好吗?我爱玉子,我也爱丽璐,我不是喜新厌旧,而是对丽璐有真感情,秀满我会跟玉子解释的。另外,丽璐我没有对说过我娶过妻子我向你道歉,但是我想让你知道我是真心爱你的,我说过我会给你一辈子的幸福的,这是真的不是假话。如果你们不原谅我的话,我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没什么意思了,就让我了断了自己吧。” ”小说“

这番话一出再加上我真的把刀拔出来,丽璐急了:“好了,景幸别做傻事,我知道你爱我,既然我人都是你的了,那我不嫁给你还能嫁给谁,你放心我会跟那位姐姐好好相处的。”

这是秀满也不情愿的说道:“殿下您回去好好的跟玉子解释吧,还有这位小姐玉子她比你小,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好好的辅助你们的夫君。”

幸好顺利的解决了,其实我是在做戏了,我拔刀出来他们真的会任我自杀啊,肯定会拦着我的。安抚好了秀满之后,丽璐跟我去辞别拉菲尔和她的一些伙计了。

她见伙计一定要见到卡米尔,这小子其实早就暗恋丽璐了,我看我有必要要跟丽璐说一声了。

“丽璐,我有好要跟你说。”

“什么啊景幸。”

“其实你知不知道卡米尔他一直喜欢着你。”

“你说什么,怎么可能。”

“是真的,我从他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出来,我是想说一会跟他们告别时你跟他说清楚吧。”

“好吧,走吧。”我们到了拉菲尔的商馆,跟他说我要跟丽璐结婚,他也是惊讶的合不拢嘴,大叫上帝,不过还是很恭喜我们的。

而丽璐则告别了自己的伙计,正如我说的,当丽璐告诉他们我们要成亲的时候,卡米尔第一个就站出来反对,还好我早就跟丽璐校对好了话,丽璐告诉卡米尔说:“我们只是朋友关系,我要嫁人了,请你祝福我们吧,而不是来反对,否则我们连朋友都当不成了。”卡米尔被这么强硬的话压的不行,心神恍惚只有愤恨的不说话了。

我和几个手下一起送丽璐去了码头。我对她说道:“刚才你是不是对他太残酷了。”

“没办法,卡米尔的性格我了解,我不这么做他只会一直纠缠下去。你不跟我一起走吗?”

“不了,我还有事情要在这里办,短期内还回不去,你先住到这艘船的主人的家里,等我回去后我在带你回家。”

“好吧,男人以事业为重,我等你。以后我不能做生意了,所以我将资金都收了回来,我想你应该需要钱的,不过我只拿了一半,另一半我给我的那些同伴了,毕竟他们是陪我一起走过大风大浪的,所以景幸你别嫌少啊。”

我真的太感动了,丽璐把自己的钱都交给了我,我还能说什么。“傻瓜,我怎么会嫌少呢,你真的太好了,把自己的资金都给我,我真是幸福啊。”我说的是真话,一个女人把自己的钱都给了你为你了的事业着想,这样的女人真的值得娶。

“上船吧,我很快回来的。”我示意丽璐上船。

“沈天帮我照顾好她,那些铁炮也帮我保存好,一切都拜托你了。”

“放心吧,我一定把事情办好。”我看着沈天的船慢慢的、慢慢的离开了。

“殿下,为什么我们不做船回去呢?”一旁的东京疑问道。

“因为我们还没有在近畿办完事呢,还有好几名人才我们没有去挖掘呢?”东京方才恍然大悟。我们刚要准备离开码头的时候,却看见码头上的人都出现了异样。

我们扭回头也吃了一大惊,几艘不常见的大船正在朝码头行驶过来。

大船慢慢的靠近码头,最后船停泊在了码头,从船上下来几个人来。

“杏太郎,这个地方还真繁华啊。”

“是啊,这里可是全日本最好的港湾了。”

为什么我看他们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怎么会这样,杏太郎好熟悉的名字,一头长发,身旁的年轻人短发,身装却是欧洲风格的衣服,不会吧,难道他就是佐伯杏太郎,我不敢想,还是上去问问吧。

“阁下可是佐伯杏太郎吗?”

“正是在下,敢问阁下是怎么知道是我的。”

激动,太激动了,终于见到佐伯杏太郎了。“实不相瞒在下就是上衫景幸。”

“阁下就是上衫景幸。我听丽璐她说了,说你也是有抗击倭寇的一颗心。佩服、佩服,上衫谦信军神大人我知道,你们上衫家果然都是豪杰。”

“过奖、过奖,阁下的船还真大。看来我们要讨伐倭寇并不是难事啊。”

“当然了,这可是我特意弄到的几艘船就是为了打倭寇的。正好现在有你们的帮助那胜算就更大了。”

“佐伯殿下,在下想请问你倭寇打完,你有什么动向吗?”

“这个我还没想清楚呢,这几年做生意也够累的,真想休息一下。”

“不知道佐伯殿下能不能效力本家呢。”我说出了心埋已久的话。

“效力上衫家,说老实话,我有过想当武士的念头,可是这几年当商人,逐渐就忘了,而且在下也有自己的私事,所以您的好意我心领了。”

“哦,私事,莫非是阁下全家生亡的事情吗?”

佐伯杏太郎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他急切的问道:“阁下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是我听丽璐说的,而且我也派人去私下调查了,佐伯殿下我已经知道了事实,所以请您忍住。”

“您难道调查清楚了吗,请将事实的真相告诉我吧,我忍的住。”

“佐伯殿下事实上杀害你全家的就是你的叔叔,他为了得到你的家传之宝。”

“我叔叔,哈哈,我早就该想到是他了,他就惦记我家的那个宝贝,怪不得,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上衫殿下谢谢您,我们已经约定好了三个月之后在直津镇会合,进行对倭寇的正面打击,希望您能做好准备,我要处理自己的私事去了。”

佐伯杏太郎面无表情的离开了。“殿下您什么时候派人去调查的,我怎么不知道。”

“你该知道的就会知道,不该你知道的就别打听。我们也该离开界镇了,去京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