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王的继承者 > 全文阅读

正文 03.成人礼(2)

03.成人礼(2)

悠夜越是想无视心中的涌起的欲念,越是忍不住,他劝诫自己要怀着对美月的尊重,可他的眼睛却控不住紧紧盯着美月和已经他连接在一起的地方。

只见两片红通通的粉色肉瓣,像可爱的婴儿小嘴,在吸吮过他湿淋淋的肉茎后,竟然还有一根银丝连接着他顶端的小孔,他身子一震,小孔受不了刺激,一缩一放地将丝线吸入小孔之内。

悠夜惊愕地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美月的爱液被他吸入自己体内?她在他体内……

一想到这里,他的眼神像着了火一样,火辣辣的,在他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他的行为先于思维行动起来。

箍住美月的腰肢,阴茎顶在流着汁液的两片小嘴上,迫不及待的捅进紧致狭小的甬道中。

“噗嗤——”好紧!

微红的俊脸上升起一股难受又快乐的神情,他眯起眼,喘息着感叹。

美月虽然中了媚药,身体很湿润,但毕竟是初夜,显然受不了悠夜如此粗壮的巨物突然顶入,她痛的尖叫起来,小脸皱成包子,眼泪如开了水闸似的“哗啦啦”流个不停,再也顾不上眼前的人是她心爱的“熙然哥哥”,大哭大闹地拍打悠夜的脊背,小手推着他强壮的胸膛,但悠夜像山一样一动不动,美月急得可怜的大哭:“好痛!好痛!不要了!走开!走开!”

此时,悠夜又如何能抽身,他已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为了减轻美月的疼痛,他第一次为了一个女人强忍住欲望一动不动,等待美月适应。

好紧!好舒服!湿热的甬道紧紧包裹住他的阴茎,好像有无数的小嘴温柔地吸吮着他,他快忍不住了!

他这么多女人中没有一个像她这么紧的,难怪她如此痛,换做是其他女人他一定不会有丝毫迟疑,放纵自己痛快享受,哪会估计女人的感受,但如果对象是美月……他愿意忍……

俊脸通红,汗水自鬓角滑落,肌肉纠结的脊背紧紧绷着,深怕一个放松,他的粗鲁会给美月留下痛苦的记忆。

过了好一会儿,怀里的人儿终于哭的没那么凄惨了。

他试探地动了一下,黑眸小心翼翼地注视着美月布满红晕的小脸,仔细观察脸上的变化。

“嗯……”美月红红的嘴唇轻轻溢出一声如猫咪般的呻吟。

看来烈性催情药发作了, 他这才抱着美月香喷喷柔软的身体,开始律动。

浅浅退出,再稍稍顶入,不深入,温柔不激烈,但有规律的恒速律动。

这对他来说是一种痛苦的折磨,但为了不让美月受伤,他愿意。

“嗯……嗯嗯……”美月的眼眸迷蒙地望着眼前有些性感,有些傲娇的俊脸。

虽然美月看着他,但悠夜知道她根本不知道眼前要她的人是谁,她的幻觉里一定以为抱她的人是她心爱的“熙然哥哥”。

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失神间,没有控制好力度,阴茎一个深插,撞到美月体内一处异常柔软的嫩肉上。

“啊!”美月惊呼,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向后仰,她原本骑在他腰上,此时后仰,胸前白嫩饱满的美乳向前挺,紧紧贴着悠夜强壮沾满汗水的古铜色性感胸膛。

刚才突入的深插让他被穴肉紧紧箍住,舒服地眯起黑眸,再也控制不住,快速顶撞起来。

“啊!嗯……啊啊啊……好快……”美月受了激烈的冲撞,身子本能绷紧,连带着身下小穴也跟着缩紧。

“唔。”悠夜舒服的闷哼,滚烫的身体本来就强忍着,被美月这么致命一夹,加上那一声娇媚的呢喃如浓烈的媚毒,压垮了悠夜最后的理性。

他抱着美月纤细的身子,重新调整姿势,他将美月压倒在柔软的大床上,有力的臂膀将美月修长的大腿分开抗在肩上,大手抓过一个枕头垫在翘臀下,微微抬起她的臀部,粗长的硕大退到穴口,猛的,整根进入。

“啊!熙然哥哥!”极致的饱满进入,有点痛,又有点舒服,美月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不知所措、心慌意乱地抱住身前的男子,呼唤着心爱人的名字。

听到“楚熙然”的名字,悠夜越加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有些粗鲁的加快抽动,每一次退出都整个退到穴口,又重重的全部顶入。

美月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娇颜如桃花般粉嫩,红唇微启,轻声呢喃呼唤,那甜美的声音如媚药般,诱人心弦,漂亮的眼眸迷离纯净,长而翘的睫毛沾着水珠儿,让人怜惜无比。

这么美得小人儿现在是他的了,不管她心里住的人是谁,她的身子已经彻底、完整的属于他了。

而且,不久的将来,她的身体里会孕育属于他的子嗣。

想到这里,悠夜的眼神情不自禁地滑向美月依然平坦的小腹,那里将孕育他和她爱的结晶。

他的心脏激烈的悸动起来。

深邃的眼眸微微抬起,凝视着美月脸上每一丝动情的、皱眉的、难受的各种神情,将它们深深刻入他的心田里。

而身下的动作不断加快。

美月终是受不住,泪眼汪汪地求着他停下来,但此时,他已无法停下此刻疯狂的索要。

他喘着灼热的呼吸,伏在她的耳边温柔的哄着:“美月乖,再忍忍,快了。”

如黑豹般勇猛地在她身体里驰骋,身下小人儿因他而无助的战栗,他的心划过一丝欢愉。

窄小的甬道因他的进出抽插,湿热无比,让他舒服的欲仙欲死。

甬道内的肉壁渐渐收紧,压迫着他粗大的欲望,悠夜知道美月快到了,加快抽送,每一下都用力撞击深处的嫩肉,不时压住嫩肉重重研磨,那是美月的敏感点,用力撞击那处会给美月加倍快感。

“啊啊啊啊……”激烈的律动,让美月的身子跟着上下耸动,她尖叫一声,达到人生的第一次高潮,她紧紧抱住悠夜的脊背,受不住狂涌的欢愉,指甲嵌入悠夜的脊背,抓出一条条血痕。

“嗯……”温热的爱液喷洒在他的肉柱上,舒服的让他面色通红,身子一下子绷紧。

他加快抽送,抽送了数十下,硕大的龟头一下子深深顶入美月柔软的子宫里,如岩浆爆发般,激射出一波一波灼热的白液,将花壶填的满满的。

美月受不了过多的刺激,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