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寒门崛起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三章 收贿之道

第九百二十三章 收贿之道


(28+)
向严世蕃送礼行贿,肯定用不着裕王亲自去,裕王府属官去就可以了,但为了表示裕王对严世蕃的重视,前去送礼的属官地位也不能低了。如此综合下来,适合担任送礼行贿任务的属官范围就固定在了高拱、陈以勤、殷士儋、朱平安四人之中。

那么让谁去呢?

当裕王扫了众人一圈,最终将目光看向朱平安。

既然这个主意是朱平安提出来的,那么没有谁比朱平安更适合执行这个任务了。

朱平安见状,不由的咳嗽了一声,一脸苦笑着说道:“咳咳……殿下,上个月我稽查太仓,揭开了太仓银库盗窃案,连累的严世蕃也被罚了12000银子。现在,严世蕃心里不知有多恨我呢,我还是别去了吧……”

其实,朱平安有一方面是出于这样的顾虑,当然最重要是出于为人的考虑,做人不能太贪心,自己有提建议之功就可以了,具体执行的功劳还是让给其他人吧。

朱平安说完后,裕王思索了一下,缓缓点了点头,然后将目光转到了陈以勤身上,拱手说道,“陈师,此次辛苦你走一趟吧。”

“臣愿为殿下效劳。”陈以勤欣然起身,“不过出于保险起见,还是由子厚陪我走一趟吧。”

呃,陈大人,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朱平安起身,准备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子厚,你的顾虑我能理解,不过你不觉得由你陪我一起去给严世蕃送礼行贿,会让严世蕃征服感更强烈一些吗?”陈以勤笑眯眯的看着朱平安,用了一招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把朱平安的借口全都给堵了回去。

“嗯,子厚,你就辛苦陪陈师一起走一趟吧。”裕王闻言,微微点了点头。

呃,好吧,裕王都发话了,朱平安也就只好应下了。

因为裕王府都揭不开锅了,所以行贿送礼一事刻不容缓,兵分两路,打听行情,筹措银两……

大体在上午十点左右的时候,朱平安就同陈以勤一起从裕王府赶往严府了。

两人随身携带了1500两银票,这是送给严世蕃的钱。严世蕃收礼的行情比较好打听,在圈子里几乎已经是“明码实价”了,根据打听来的行情,差不多1300两就够了,但是出于保险起见,还是凑了1500两银子的整数。

这1500两银票中有1000两是裕王从后宫杜康妃那里得来的,有150两银子是冯保听说后,主动借给裕王的,剩下的350两银子是高拱、陈以勤、殷士儋和朱平安四人凑得。

陈以勤、高拱和殷士儋都是各凑了100两,朱平安凑了50两银子。

朱平安虽然凑的最少,但是令裕王最是感动,因为裕王知道朱平安前不久刚被他父皇罚了160两银子,再往前一些,朱平安还被罚了一年的俸禄……朱平安穷的都不得不去开朱记快餐店卖猪下水去了,这50两银子,怕已经是朱平安把朱记赚来的钱以及他家里所有继续全部拿出来了。

裕王府距离严府不近,步行、坐轿太费时间,朱平安和陈以勤直接骑马去的严府。

陈以勤心系裕王岁赐,在去严府的路上,一路快马加鞭。

杀马特黑马瞅见前马的待遇,估计是怕挨鞭子,今天倒是特别争气,没用朱平安扬鞭,这货就撒蹄狂奔,几个呼吸时间就超越了前马,跑到前头去了。

大约两刻左右时间,朱平安他们就来到严府前的一条街了。沿着这条街一路往前,就是严府了。

到了这条街后,朱平安放缓马速,并没有沿着这条街往前走,而是调转马头,向另一个胡同而去。

“哎,子厚,走错了,严府在前面,不是在那边。”

陈以勤见状,不由的叫住了朱平安。

“呵呵,错不了,陈大人跟我来就是了。”

朱平安勒住杀马特黑马,转身向陈以勤招了招手,一脸神秘的笑着说道。

“子厚,严府我去过几次,沿着这条街往前就是了,你那个方向不对。”陈以勤摇了摇头,看着朱平安正色道:“我们还是以大事为重,等办完了要紧事,再去办其他事情也不迟。”

“陈大人,您就准备着这样直接把钱交给严世蕃吗?”

朱平安闻言不由笑了,调转马头,策马来到陈以勤身边,微笑着问道。

“嗯,行贿不都是这样吗?”

陈以勤点了点头,一脸奇怪的看着朱平安。

看到陈以勤的反应,朱平安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当初拜谒严嵩,被身后肥头大耳的胖子嘲笑提醒的情形。

“陈大人,这样送礼的话,严世蕃他是不会收的。”朱平安微微笑了笑,摇了摇头。

“嗯?”陈以勤不明所以。

“这种送礼的方式,很容易留下把柄和隐患,严世蕃这种聪明人是不会收的。”朱平安环视了一眼四周,然后小声给陈以勤解释道,“往前走,前面有一个胡同,胡同里面有一个书斋,名曰‘鹤年书斋’,是严府的大管家严年开的,严年字‘鹤年’,鹤年书斋专门卖扇子,每一把扇子都不标注价格,你想行多少贿,就花多少钱买一把扇子,书斋的伙计会在你的名帖后注明上你付款的价格,通过后门转交给严府。到时候,这扇子就是严府的通行证,严府的门人会优先让持有鹤年书斋扇子的人入内拜见。”

“呃......这严世蕃还真是鬼才,竟然能想出用这种方式来收贿。”陈以勤闻言,很快就想清楚了其中的门道和深意,不由得被严世蕃收贿的方式所叹服。

严世蕃收贿与众不同之处在于鹤年书斋,通过扇子买卖将行贿受贿表面合法正常化了。

至于扇子价格?!

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况且扇子上还题有书画呢,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书画可是无价的,只要你喜欢,多少钱都不为过。

退一步说,即便有什么问题,这鹤年书斋也是他严年开的,与我严世蕃有何干系?!

“严世蕃这小贼还真是不愧‘嘉靖第一鬼才’之名,今日幸亏有子厚同行,不然我怕是连严府的门都进不去,即便进去了,也办不好这差事。”陈以勤不由感慨道。

“陈大人言重了,这些都算不得什么,我不说,严府门前也会有人告诉陈大人的。”

朱平安谦虚的摇了摇头。

“子厚莫要谦虚了。”

陈以勤微微笑了笑,继而又道,“那我们就去见识见识鹤年书斋吧。”

话毕,两人便调转马头向着鹤年书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