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神天下

第二千八百三十三章:血玉灵参【大章】。

    第二千八百三十三章:血玉灵参【大章。

    这种美妙的状态,令杜少甫无比的欣喜!

    能够更为亲和天地法理大道秩序,这是每一个踏上修炼一途生灵的追求!

    世间的一切,莫不是由法则构筑而成,才会如此般的精彩纷呈!

    想要达到更高的境界,就必须将这些法则逐渐摸索清楚,掌控于自己手里,使自身强大!

    杜少甫的目标,是将四大原始法则都修炼到最深之处,随即才是冲击不朽境界,走一条三十三天万古以来鲜有人敢走之路!

    他知道这条路很艰难,光是四大原始法则就足够浩瀚,想要全部掌握都绝非容易之事!

    再往后在冲击不朽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会面临怎样的关卡,因为这世间应该还无人如此尝试过!

    就算是成功冲击了不朽之境,后面也还有着很长的路要走,要知道,光是物质法则一项就包含了金木水火土风雷等等诸般衍生之态,斩真境时要将这些衍生之态全部掌握,达到完满!

    而在不朽之境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法则融为一炉,合而为一,凝聚成物质法则本源!

    本源本源,追本溯源,这是一切法则衍生态的根源所在!

    唯有凝聚出本源力量,才算是掌握了世间至理,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天地自然的韵味!

    不过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不可能那么容易!

    否则的话,屈刀绝凌风龙三禹太炎等不朽九重天的修为者,也不可能被困在那个境界多年,而难以寻得突破之机,踏足坐忘!

    更何况,杜少甫的心很大,他想要融合的可不止是一项物质法则那么简单,而是要将四大原始法则全部凝练出本源力量!

    这种想法别说去做,光是说出去话,就足够令整个三十三天为之疯狂!

    “元神有了不小的提升,尝试一下感悟各大法则!”

    杜少甫轻轻吐出一口气来,浑身力量散发出去,试着与身边的天武学院院长去触碰,想要再次与之发生共鸣,从而能够让自己在时间法则和空间法则二途再进一步!

    然而许久之后,他有些泄气了!

    上一次有屈刀绝等两百多不朽相助,他才真正有机会碰触到那隐约之中的频率,与天武院长身上的气机产生共振,但这一次却不一样,自己的修为还是太弱了一点,所体悟到的东西远远不能够和屈刀绝等人相提并论!

    因此,他失败了,一直努力了很久很久,都没有进入那玄奥的状态里。

    “看来这件事情,还是需要一些机缘的啊!”

    杜少甫轻轻叹息了一声,睁眼看了下身边那被光芒包裹的沉睡身影后,再次合上眼帘。

    “既然不能与天武院长产生共振,那就自己再好好领会一番吧!”

    他心中如是想到,元神之力的提升,可以窥探到更多的天地法理大千奥义,他想让自己稍稍再进一步,便是靠自己单纯地去领悟就可以做到了。

    时间不知不觉地流淌,荒古空间里数年如一日般,很快流逝而去,一晃眼便是五载光阴,而外界也不过是过去了几天而已!

    在这五年的时间里,杜少甫不停地进行着领悟,身上气息越来越变得深邃浩瀚!

    强大的赤尻马猴元神之力,在经过千锤百炼后领悟力更胜以往!

    正是这样,他在四大原始法则上的造诣都有所精进,虽然没有作出境界上的突破,但还是有着显著的提升!

    时间法则和灵魂法则方面,这时候已经达到了斩真初期巅峰的地步,只是一个小小的瓶颈阻拦在那里,让他突破斩真中期受到了阻碍!

    空间法则上,这时候也越来越是趋于圆满,大约掌握了八到九成的样子!

    物质法则更不用说,早在乾虚靖华天族中,杜少甫就已经达到了斩真后期巅峰,这还是因为他刻意压制的结果,否则当时就可以借助虚空八卦的法则演化之能,直接达到圆满,继而有机会冲击不朽!

    “承彦承瑶他们……居然都提升了这么多……”

    杜少甫从入定之中醒来,看向了周围盘坐的众人,眼底升起一抹讶然!

    他双眼瞪得极大,发现禹承彦禹承瑶等数人的身上,气息也是变得越来越凝练,恐怖了很多!

    但更让人吃惊的是孟东阳张浩然滕远山这三个家伙,他们本就资质不俗,达到斩真巅峰境界不少年了,此时更是一剑冲上了斩真圆满,领悟到了一种完整的原始法则!

    这就可怕了,斩真圆满的修为放在任何一方大势力里,都是绝对强悍的存在!

    先前对他们出手的碧羽圣地年轻子弟里,也才一共才三人达到斩真圆满,而禹清神国这一下子就多了三个!

    这时候孟东阳三人的气息非常的内敛,丝毫不显,但整个人就是盘坐在那里,就给人一种镌刻在那里的感觉!

    “这血煞黑芝,不愧是有着提升领悟力的名头,真的是难得的至宝!”

    杜少甫不免感叹起来,啧啧而语。

    这样的结果,血煞黑芝绝对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从而让三人积累数千年后,达到了如此恐怖的境界,便是位列无上常融天的顶尖层次也不在话下了!

    “可惜承彦承瑶他们的积累还差上一些,要不然也能借着这一次的机缘直接达到斩真圆满!”

    杜少甫目光偏移,投射到了禹承彦和禹承瑶的身上。

    这二人的年纪比孟东阳三人都要小上不少,修炼岁月差了千余年。

    在修炼天赋上的优势并不是太大的情况下,这种岁月上的差距,在短期内不容易弥漫起来。

    “外面的情况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杜少甫见到周围许多人都已经醒了过来,但却无人出声,生怕打扰到一些闭关者。

    他也没有说话,只是想到荒古空间之外,还有一尊恐怖的大凶之物,也不知此时是否还守在附近。

    那大凶之物太恐怖了,实力不下于不朽三重天的修为者,以杜少甫目前的实力还完全无法抗衡得住!

    “血煞之气凝聚而成的凶物,这又是一尊妖灵啊!”

    杜少甫心中感叹,如是想到。

    那大凶之物出现在林地里,经过万古岁月的成长,已经有了一些灵智,非常可怕!

    它的存在,就是一具妖灵之身,并且和魂姬的来历有些相像,不过魂姬是残魂所化,从这一点上来说,二者又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嗯?”

    突然,正在思考之中的杜少甫神情一凝,蓦地想到了一个事情。

    “世间的许多生灵,生来便具有灵智意识,诸如人族和兽族!而妖灵则不同,它们都是后天慢慢形成的智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更加能够诠释出生命法则的义理!”

    他想到了这样的一点,越想越是兴奋,心头如同涌起了一团烈火,在熊熊燃烧着。

    既然外面那尊凶物是血煞之气凝聚而成,继而是产生了灵智,那便是后天诞生的生命和灵魂!

    若是从它身上下手的话,或许能够摸循出更多灵魂法则的玄奥之处?

    杜少甫心里不停地想着,越想越是激动万分,恨不能立刻去将那凶物解剖开来,好好地研究一下它的身体和元神!

    但一想到其凶悍强大之处,杜少甫又不禁是狠狠地打了个寒战!

    那要不是一般的凶物,太过于强大了,如果一不小心的话,恐怕会瞬间被对方一巴掌给拍成饼饼!

    再者,那血煞之气万分浓烈,也绝对不是闹着玩儿的啊,要是被入侵体内太多的话,也是会相当的麻烦,严重了同样会带来性命之危!

    考虑到这些,杜少甫的心头就跟浇了一盆冷水一样,很快凉了半截!

    如果那凶物只是相当于不朽一重天的强者,他肯定是要试上一试的,但现在……只能苦笑着摇摇头了。

    “唉……愁人呐!”

    杜少甫非常惆怅,蹲坐在地上开始长吁短叹起来。

    周围那些早已醒转过来的年轻子弟,一个个均是满头雾水,搞不明状况。

    “神皇,你在叹什么气?”

    这时一个悠悠的声音响起,来自断月宫的月悠然。

    她的实力也有所精进,和禹承彦禹承瑶二人处在相同的水平。

    “外面那只大家伙不知道还在不在,我很想把它抓进来!”

    杜少甫手指在虚空之中戮了戮,垂头丧气的道。

    “哪只大家伙?神皇说的该不会是那大凶之物吧?”

    月悠然的红唇都张圆了,不可思议地看着杜少甫!

    她可没有觉得神皇陛下是在开玩笑,他可不是随便说笑的人!

    只是,月悠然虽然没有亲身与那恐怖之物相对,但只是听闻杜少甫说上一二,就觉得浑身发寒!

    哪里能够想到,这个家伙坐在那里左叹一声右叹一声,居然是想要把那大凶之物给抓住!

    这……真让人难以想象!

    “陛下想要那大凶之物,莫非是有什么用处!”

    在许多人震愕之中,孟东阳张浩然滕远山也相继苏醒了过来,望着杜少甫说道。

    他们在突破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这时候已然将修为稳定在了斩真圆满境界!

    “肯定是有用的啊,你们有什么办法么?”

    杜少甫没有隐瞒自己心中所想,告诉他们自己是想在灵魂法则上做出突破,或许可以借助那大凶之物来修行。

    但这样的想法一说出来,众人再度被雷得外焦里嫩!

    他们都知道,杜少甫在物质法则和空间法则二者上造诣很深,只觉得这个家伙真的有可能走上两条原始法则并修之路,但何曾想,他居然还念念不忘灵魂法则!

    这就真的吓人了,每个年轻子弟对于这位神皇陛下,在这一刻更加的肃然起敬,说不出的崇拜起来!

    对此,杜少甫没有多解释什么,他有自己的想法,不需要让其他人都来认同。

    “我们三人新近突破,但想要与那凶物一点,即便联手,怕是也一点都不够看啊!”

    滕远山苦笑起来,不停地摇着头。

    他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那凶物非同凡响,以自己等人的修为,怕是一露面直接就被拍扁了。

    “我也正烦这个!”

    杜少甫摊了摊手,无奈道:“大家帮忙想一想,如果能够把它弄到这片空间里,我便能够轻松将之镇压下去!”

    他说话的时候垂着眼,并没有指望太多。

    荒古空间固然是自己的绝对掌握领域,但总得有办法让那凶物进来才可以起到作用!

    “只要能够让它进到这里么?”

    孟东阳沉吟了片刻,如是说道:“那凶物是血煞之气凝聚而成,之所以会对我们出手,乃是因为我们活人身上的气息对其有着滋补之效!”

    他来自于炼神殿,所修的亦是灵魂法则,对那凶煞之物了解得也更加的深。

    他再次思索了一会儿,随后接着说道:“只是不知道那凶物的灵智几何,如果只是诞生了一些蒙昧的意识,倒是可以诓骗一下,指不定有机会将之慑服!”

    “咦?这个想法可以一试!”

    杜少甫眼前陡然一亮,神采奕奕起来,再度跟吃了大补药一般兴奋。

    他说完,就是屁颠屁颠地钻出了荒古空间,撂下一句话语,回荡在诸人的耳边:“我先去看看那个大家伙还在不在!”

    随着这声音落下,紫袍身影已然是出离了这片空间,只留下诸多年轻强者苦笑不已。

    “咱们这位神皇陛下,还真是雷厉风行啊!”

    “不光是雷厉风行,他所行之举也绝对疯狂!”

    “但愿他能够走出一条绝霸之路,令三十三天的所有天才均黯然失色!”

    “空间物质灵魂,三条原始法则之路,想想都让人骇然啊!”

    “他若成功的话,咱们禹清神国也必当有着屹立绝巅的那一天!”

    不少人都热切地讨论起来,为杜少甫而感叹。

    他们实在难以相信,这世上真的有人能够以三条原始法则超越斩真,成就不朽之身么?

    然而事实比他们想象的还是可怕,杜少甫的打算,可是以四大原始法则超脱斩真!

    ……

    另一边,杜少甫在离开了荒古空间之后,便是落到了一片巨大的平原之上!

    “握了个草,这一切不会是被那大家伙弄出来的吧?”

    他目光惊叹地扫视着周围,原本那一片片伫立着的巨大林木,此时早已化成了灰烬,连大地都被刮去了百丈深,显露出更加鲜红一些的土壤!

    这时候一眼望去,方圆数万里一马平川,极为规整!

    “那大凶之物不知道还在不在附近!”

    杜少甫在虚空之中飞行起来,释放出自己身上的浩瀚气息,不断地朝着周围扩散开去。

    如孟东阳所说的那样,那凶物对生灵身上的磅礴生机极为渴望,杜少甫想利用这种方法将它引出来。

    不过,他一直飞了很长时间,也并没有发现什么动静。

    又是过了一阵,杜少甫几乎是将巨大的平原都踏遍了,也没有找到大凶之物的踪迹。

    “再去林中找找!”

    他稍一思考,便是折身而去,闪身进了远方的林地里。

    杜少甫很有耐性,一处处仔细地寻找着,他并不着急找到那凶物。

    反正在这枯林里或许还有机会发现什么好的宝物,权当是在寻找机缘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不停地深入,在林中穿梭来去,顶着漫天的血煞气息,飞速而动!

    还真别说,在过去了十几日的时间之后,他真的再次有了巨大的斩获!

    “这是……”

    杜少甫开口的时候,几乎是要笑出了声。

    在他前方一处阴潮之地,居然有着几片青翠碧绿的嫩叶生长着,轻轻摇曳!

    “血玉灵参!居然是血玉灵参!哈哈哈……发了!发了!哈哈哈……”

    杜少甫肆意大笑起来,恨不得就地高歌一曲手舞足蹈一番!

    师父端木穹天给自己的天灵录里,便是有着此物的记载,杜少甫一眼就是看了出来!

    这血玉灵参,乃是依靠无尽浩瀚的灵力生成长而,具有强大无比的生机,能够生死人肉白骨!

    但凡一位强者只要不是形神俱灭,都可以利用这血玉灵参救活!

    这种功效,堪称逆天!

    “发了!发了啊!”

    杜少甫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此番还能有如此巨大的收获,这简直就是苍天的恩赐啊!

    哪里需要再想,他直接就是缓缓撑起自己的法则力量,将很大一片范围都笼罩在内!

    而后,杜少甫伸出一只手,欲行采摘而去!

    “嗤……”

    就在他伸出手掌的一瞬间,那几片绿叶轻轻一个摇晃之下,发出一片晶莹的光芒,随即直接钻进了土中,消失不见!

    “还真的会跑啊!”

    杜少甫掀了掀眉毛,一点也没有感到意外。

    天灵录中有过言明,这血玉灵参拥有遁地之能,可以趋吉避凶,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采摘到的!

    “在我的领域范围内,你是逃不掉的!”

    杜少甫舔了舔嘴唇,嘿嘿而道。

    既然已经找到了血玉灵参,他怎么可能放任它逃掉呢?

    这样的宝物不拿到手里,是要遭天打雷劈的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