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神天下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二千八百三十四章:两大魔恃【大章】。

第二千八百三十四章:两大魔恃【大章】。

手机

第二千八百三十四章:两大魔恃【大章。手机端

杜少甫的空间领域早已扩张了开来,囊括了极大的范围。

那血玉灵参作为难得的宝药,也是生出了一些意识形态,知道躲避凶险。

不过,其一切动作都逃不掉杜少甫的掌控。

只见紫袍身影一闪之下,便是从原地消失而去,出现在另一处地方。

“别逃了,快到本大爷碗里来!”

杜少甫双眼冒出精光,双掌扫出,打开一大片的法则之光,向着前方的一株巨木根部围拢而去!

孙科远仇情艘学由阳主诺考

他全力而动,一点也不敢有所保留,空间法则和物质法则交织在一起镇压,更是将九尊紫雷玄鼎召唤了出来,分立各方,准备随时压盖下去!

血玉灵参单从品阶来说,不先前获得的血煞黑芝要差,甚至还要稍稍强一些,更具有遁地之效!

结远仇不鬼艘球陌阳我秘球

之前禹承彦禹承瑶张浩然滕远山等十几人全力而为,也是耗费了不少的时间才采摘到那血煞黑芝。

所以,杜少甫为了避免出现意外,施展出了浑身解数,力求最快将灵参捕获!

“嗡嗡嗡……”

在前方的那株枯木根部,一片莹绿色的光芒散发出来,不停地挣扎着,想要逃离压制!

然而,任凭这光芒如何动作,都无法逃开杜少甫的全力束缚!

不多久之后,杜少甫口低喝一声,双手猛然收回!

孙不不不酷艘球接阳接地吉

孙不不不酷艘球接阳接地吉杜少甫的空间领域早已扩张了开来,囊括了极大的范围。

后仇地远鬼艘恨由冷远我秘

伴随着的,一根巨大的胡萝卜状物事出现在杜少甫的手里,双掌都难以全部握下!

这正是血玉灵参,通体晶莹如玉,呈血色半透明,有光流转!

一头,是几片碧绿色的嫩叶在摇晃!

杜少甫的元神之力窥探之下,可以感觉到其蕴含着说之不尽的生机,磅礴到令人发指!

不说是灵参本体内,即便是那几片绿叶里面都包含着浓郁的气息!

“发了!发了!发了啊!”

敌地地不独艘球接冷毫术帆

杜少甫整个人都激动得颤抖了起来,合不拢嘴,一张小脸笑成了花!

他迅速从乾坤袋里取出一个巨大的玉盒,将这血玉灵参装入其。

心里再次喜悦了好一阵子之后,杜少甫再次在林穿行起来,继续寻找那血煞之物的踪迹。

有了血玉灵参这个意外之喜,他一点也不着急了,非常在耐性地四处转悠,意图寻获更多的好处!

不过,在大半天的时间过后,一阵巨吼之声突然响起,震得杜少甫耳鼓都发懵!

空气里,一片片血煞力量弥漫渗透,将整个空间都束缚住了,凶邪戾气暴涌!

“终于出来了!”

杜少甫目光闪动,这熟悉的气息让他知道,是那大凶出现了!

果然,在他张目而望之,一道魁梧无的身影从不远之处现形,直直地向着杜少甫扑击过来!

那巨大的脚掌踏在林地里,将无数枯木踩得粉碎!

杜少甫目视着那大凶之物,不由是暗自咋舌!

一次遇见的时候,他只急着逃跑,根本没有心思去仔细打量,眼下既然没有想着逃,那便是认认真真地看了起来!

透过那凶物身的滔天猩红之气,杜少甫可以看到那是一个异兽模样的存在,浑身长满了骨刺,犹如一柄柄形状各异的刀子插在身,极为狰狞!

凶物的皮肤呈红绿之色,暗沉无光,筋肉结实非常,释放着力量感!

“不知道这大家伙的灵智开启得怎么样了,如果拥有较高的智慧,那可不好对付了!”

杜少甫喃喃而语,浑身释放出浓烈的气机,波动在虚空里!

他整个人站在原处一动也不动,任凭那巨凶扑杀过来,一只硕大的巴掌横空压盖,伴随着刺鼻的腥风,直欲将杜少甫砸成肉泥!

结仇科地独艘术接冷早术由

孟东阳说过,这样的凶物由血煞之气凝聚而成,活人身的能量对它有着滋补之效,因此在感知到杜少甫的气息之后,它直接是跑了出来,想要将这人类击杀!

结仇科地独艘术接冷早术由“啧啧……这是凶煞之气形成的怪兽么?”

“千万别太聪明啊,你要是过于精明的话,我真的不好对付你了!”

杜少甫心里暗暗地祈祷着,但愿这凶物的灵智没有开启太多,还处在懵懂状态最好不过!

在他思考的时候,天穹的那恐怖的手掌已是荡空而下,周围的整个天地都在颤抖不已!

而杜少甫的不灭玄体直接是迸裂了开来,有着鲜血飘洒!

他心里默默计算着,只等自己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瞬间张开了荒古空间,整个人闪身而入!

“嗷……”

见到杜少甫逃走,凶物发出了一声可怕的嘶吼,显得有些暴怒!

他那一掌击在空处,轰隆一声将大地整个都拍平了去!

“大傻个儿,我在这儿,快来抓我呀!”

在这时,杜少甫从荒古空间冒出头来,朝着凶物大叫了一声。

“嗷吼……”

凶物咆哮,直接追击过去,又是一巴掌横空而至!

杜少甫哪敢耽搁,再次缩头躲了起来。

后不科不鬼敌察接孤球孙冷

此举令得巨凶吼啸不断,震得天宇成片地炸开!

等到它稍稍安静了一些的时候,杜少甫再次露头,这一次他将荒古空间张得很大,这么站在入口处。

而禹承彦禹承瑶滕远山张浩然等人,也全都走到了杜少甫的身边,每个人身都释放出浩瀚无的气机,波动在空间里!

“快来抓我啊!”

杜少甫大吼,冲着那凶物挤了挤眼睛。

“吼……”

巨凶又一次吼啸,撕天裂地一般,震得荒古空间入口处的众人皆是神魂战栗!

“快躲!”

后地科不情后球接阳不术远

杜少甫怪叫一声,带着众人向荒古空间深处掠去,在独有空间秩序的影响之下,那吼叫之音再也不能伤害到他们!

不过,他并没有将入口关闭起来,而是依旧大撑着,笼罩了巨大的范围。

结不地科情孙恨接月孙鬼科

“一定要跟进来啊,咱们这么多大活人等着你来吃呢!”

杜少甫暗自呢喃,不住地想道。

之所以不关闭荒古空间,目的是为了吸引那大家伙进来,从而将之擒下!

“这大家伙真的很可怕啊!不过越是凶悍之物,想要生出灵智的话,越需要很久的时间!以我估计,他虽然有了一些懵懂的意识,但距离完整的智慧形态还差了太多!咱们这个办法,应该是可行的!”

孟东阳目视着那巨凶之物,咧着嘴说道。

果不其然,正在他说话的同时,那凶物直接是探出了一只巨掌进入荒古空间里,想要将众人全部抓取出去!

不过,杜少甫他们躲得很深,这片空间很大,以那凶物的臂长还不足以够到他们!

“快!所有人都释放出气机,将它引进来!”

胖子樊玉树不知道何时来到杜少甫的身边,蓦然回头朝着众人大喊了一声。

他一双小眼里燃烧着兴奋,从来没有感觉这么刺激过!

“嗤嗤嗤……”

在樊玉树的授意下,两万多人均是全力释放出气息,连成一片浩大之势,弥漫出荒古空间!

此举引得那凶物吼啸连连,生人的气息对它的诱惑太大了,使它直接朝着荒古空间里飞来!

“真的进来了!”

杜少甫惊喜无度,整个人都快要蹦起来!

他实在没有想到,居然真的这么成功了,孟东阳想的办法还真是绝妙!

“嗷吼……”

随着一声巨喝,那凶物大部分的躯体都钻了进来,直面杜少甫等人!

它又是发出一道低沉的咆哮,两只硕大的手掌朝着众人袭杀而来!

“嘿嘿……进了我的地盘,那好好地给我趴下吧!”

结地仇仇方敌学战闹不故仇

结远远远方敌学陌月故情孤

杜少甫嘿然一笑,猛然调动荒古空间的力量,朝着凶物镇压而去!

两只恐怖无边的手掌,滔天伟力一瞬间被无形的秩序抹灭,消散于无形!

连带着着,巨兽的躯体亦是被带动,狠狠地栽在了地面!

“吼……”

艘仇地科鬼结术陌闹月学羽

到得这时,凶物终于是感觉到了这一方空间的不同之处,他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想要退出去!

“还想逃走么?没门儿!”

杜少甫冷哼,霎时将荒古空间的入口关闭起来!

那凶物的身后一条巨尾横扫,想要硬撑而开,但任凭其力量滔天,也根本难以撼动荒古空间分毫!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杜少甫快速地调集起力量,连番镇压下去,击得凶物不停地在地面翻滚着,吼啸连连!

并没有过太久,这凶物完完全全地被镇压,一道道法则力量凝聚成锁链状,将它牢牢地束缚着,使之不能动弹,趴在地像是一条巨大的死狗一样!

“啧啧……这是凶煞之气形成的怪兽么?”

禹承彦滕远山月悠然樊玉树等人全都是围了来,仔细打量着地的怪物,发出一声声惊叹!

这个大家伙可不同于一般之物,这可是由神魔战境的无边血煞之力,历经万古岁月而长成的!

别看它此时是一副巨兽的模样,但真要分解开来,根源还是滔天的血煞之气!

“咱们这些人可真是疯狂啊!一个不亚于不朽三重天的怪兽都被我们拿下了!”

樊玉树嘿嘿地笑着,似乎有几分自得之意。

“你能要点脸不?”

旁边,一位斩真期的强者啐了一口,道:“要不是神皇陛下的这方空间,别说是你,算是你神玄门的老祖宗来,也不一定能够打得过它!”

听着这样的话语,樊玉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讥笑不已,也不答话。

杜少甫没有理会他们,轻轻自语:“幸亏它的灵智还没有完全长成,要不然的话,我们别说是抓到它,算是想跑估计也不容易!”

他庆幸不已,只觉得这是不俗的机缘!

借助着这个凶物,摸循其生灵和灵魂生成的义理,应该可以让自己在灵魂法则方面大举突破!

这是后天生灵,即便它此时具有真正的生命灵魂形态,也必然留下了深刻的法则痕迹!

不像是人族兽族树怪藤精等先天生命,想要追寻到这凶物的根源,先天生灵要有用得多!

后远远地方孙学所冷故我学

“开始闭关,领悟灵魂法则!”

杜少甫目光灼灼地看着地的凶物,如是说道。

他根本不去多作思考,直接盘坐在了天武院长的身边,随后,一层层无形的空间力量浩荡开来,拖着那凶物来到自己的身边!

“血煞之气凝聚成的生命,那分离成原本的血煞之力好了!”

杜少甫嘴喃喃说着,伸手一指,空间里有无边的伟力,化成一柄柄长剑状的光芒激射,刺进了凶物的身体里面!

与此同时,法则之力波动开来,将那凶物层层分解着!

顿时,杜少甫的周围,煞气开始蒸腾弥漫,氤氲在每一寸空间里,将他紧紧包裹住。

不过,这些煞气被控制得极好,全部围绕在杜少甫的身边,并没有对其他人造成影响。

看着杜少甫的身影被滚滚猩红之力覆盖,禹清神国的两万多年轻子弟皆是震撼了起来,全都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那一团恐怖的血煞之力!

“神皇这可真是疯狂啊!那可是凝聚了无数年才形成的血煞之力,他居然这么坐在了里面!”

“利用血煞凶物来摸循灵魂法则真义,这种举动谁敢想啊!”

“恐怕也只有咱们陛下敢这么做了,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想到的办法!”

“若是这方法真的可行,那陛下肯定会在灵魂法则面大踏步的前进吧!”

“那样的话,神皇是在空间物质灵魂这三大原始法则方面都会有极强的造诣!”

“这要是传出去,得吓死多少人啊!”

……

艘远远仇方敌察接冷帆羽帆

所有人都感觉自己有些傻眼,不光是为杜少甫的疯狂举动,利用血煞形成的凶物来领悟灵魂法则,也因为他在法则方面的成,当世怕鲜有人拟!

饶是如此,这家伙还想在灵魂法则方面更进一步,很显然是想通过三大原始法则冲击不朽!

“咱们也继续闭关一阵子吧,我总觉得这一次他需要很久的时间!”

禹承彦看了一会儿,如是而道。

“不错!这里有时间加速,不担心外面的情况会发生什么剧变!等神皇醒来之后,咱们再去找那荒古遗墟!”

孟东阳点点头,表示认同。

随后,诸人再次进入了闭关状态。

先前留下的血煞黑芝还有不少,足够一些斩真期的修为者分些许,进行突破!

“呼呼呼……”

荒古空间,杜少甫的周围氤氲着血煞光芒,猩红可怖,犹如真正的血液一般浓稠!

孙科地不方孙恨接闹早不恨

他整个人都浸泡在里面,恐怖的煞气不断地侵袭着每一寸血肉,让杜少甫的躯体产生腐烂,连不灭玄体全力施展下去,都无法及时地修复过来!

“看来这血玉灵参现在要用掉了啊!”

杜少甫有些心疼,从乾坤袋里取出刚刚得到不久的灵参,展开力量将之化解开来,变成了一股清泉,流淌在身体之!

在这宝药的作用下,血煞之力侵蚀的力量被很快消融着,随着药力的持续分解,他的身体终于是恢复了本来的样子,煞气再也不能让他受到创伤!

杜少甫有些激动,不再多想什么,他全身心的沉浸下去,赤尻马猴元神弥漫在身体的周围。

此时的大凶之物虽然被分解成了血煞之气,但却并没有影响到它的本质,依然还是有着强悍的生命灵魂波动。

杜少甫的元神之力四处渗透,不停地窥探着其的点滴奥妙!

敌仇地地情结恨接月学术显

在这样的情景之,时间飞速而逝!

荒古空间里不知不觉间过了十年的光景,外界也是过了一月有余。

孙不科不情艘球所孤由球艘

在这期间,禹承彦滕远山张浩然等人不止一次苏醒过来,他们通过修炼,各有精进,但却并没有大举的突破!

而另外的两万来人里,一些斩真期和斩真初期的修为者,则是提升得快速一点!

他们苏醒的时候,看到杜少甫那里的状态一直保持着,似乎一时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样子。

诸人也没有去打扰,只是默默地一边修炼,一边等候!

也是在杜少甫闭关,全力领悟灵魂法则的时候,在神魔战境的最深之处,有着两条人影却是从修炼之醒来!

这两条身影,正是随同数百万进入神魔战境的年轻子弟进来的东离赤凰和沈言二人!

他们在进来之后,便是直接来到这最深之处,进行闭关,并未参与任何的机缘争夺!

“终于恢复到了不朽境界,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东离赤凰一身血袍,他身躯闭着眸子,感受着自身的力量变化,非常享受地说道。

“多少年了啊,你我两大魔侍转世重修了多少次,方才恢复了这么一点实力!”

沈言则是神色暗沉,似乎对此时的修为还有些不够满意。

“远古那一战,盘古和大罗天尊等人的实力太强了,连大人都被镇压,我们两个能够活下来,还有机会重修到这一步,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东离赤凰微微叹了一声,想到一些过往之事,如是而道。

“既然觉醒了远古时的记忆,我们两大魔恃和大人,想要达到最强状态并不太难,只不过时间或许已经不多,三十三天内隐藏的那些老家伙,绝对不会放任我们恢复巅峰!”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