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神天下

第二千八百三十六章:本皇好忧心呐【大章】。

    第二千八百三十六章:本皇好忧心呐【大章。

    不止是禹承瑶,其他强者看着杜少甫的状态,全都是抑制不住心中是震撼之情!

    然而这一切,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只在杜少甫身上的空间物质灵魂三大法则纠缠交织的同时,一片更加玄异的波动再次荡起!

    这波动无声流转,所有人都无法得见,但却是切切实实存在着!

    杜少甫的身躯被包裹在其中,仿佛是置身于另一个纪元,与当世隔绝了一般,和诸人完全是处于两个不同的时空!

    “时间!这是时间法则!”

    张浩然整个人几乎是要跳了起来,放肆地大叫着,心底涌起漫天的惊骇之意!

    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

    “时间法则……”

    其他人也都是感到了骇然,杜少甫向来掌控的最强法则便是空间和物质,今日在荒古空间中,借助那大凶之物来突破灵魂法则这也就罢了,谁曾想到,他居然又引起了时间法则的共鸣!

    在所有人的感知之下,他们分明能够感觉到,那横躺在地的沉睡身影,此时身上除了空间法则之外,也是有着时间法则的波动!

    而杜少甫,正是与其产生着非常可怕的律动!

    “神皇陛下,这是要……逆天啊!”

    有强者双眼都快了瞪出了眼眶,狠狠地吞了一口唾沫,如是说道。

    三十三天内的绝大多数生灵,在斩真之境后,都只会选择一条原始法则去全力修炼,如此才能够更加专注,贪多嚼不烂的道理,谁都明白!

    即便是有极少数的强者天赋出众,会修炼两条原始法则,但这样的存在绝对稀少,放在他们同辈之中,怕是整个三十三天都找不出几百个人来!

    而在这几百个人里,又有多少能够最终成功,以两种法则超越斩真,达到不朽?

    至于同修三条原始法则,那就更加是难以想象之事了!

    更别说,杜少甫这家伙居然同时将四大原始法则都修炼齐活了!

    这种情况要是传到外界,绝对是要让所有修炼者为之癫狂,这到底是何等逆天之举!

    “如果神皇真的能够以四大原始法则,同时超脱不朽境界的话,怕是直接就可以在一重天的时候媲美不朽中阶,至少达到四重天的实力,甚至更强!”

    孟东阳整个人都僵住了,说话的同时,声音都显得很是麻木!

    他们今日受到的震惊实在是太大了,每个人都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冲击!

    杜少甫的状态太过于可怕,让他们一时间全都处在深深的震撼之中,难以回缓过来!

    “嗡嗡嗡……”

    随着四大原始法则的力量全部呈现,远处那盘坐在地的紫袍青年身上,各种力量不停地流转旋绕,开始交融变化!

    不久之后,所有法则的力量都收缩了不少,不再于荒古空间里乱舞横冲,而是束成了一个法则光团!

    如此一来,那里看上去,就更加像是一方独立的世界,其中四大原始法则在不停地衍生幻化,激烈碰撞,掀起万般异象!

    但凡大千世间中所能见到感知到之物,皆是存在包含!

    随着法则力量的凝结,禹承彦禹承瑶等众人身上的压迫之力,全部退去,所有人都松出了一口气来,刚刚承受的压力太大了,如果再持续下去的话,他们肯定无法抗衡到最后!

    “法则衍化,镌刻大千,这种手段,当世谁能做到?”

    禹承彦英俊的脸庞上带着说不出的震骇之情,口中喃喃而语。

    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四大原始法则在杜少甫一人身上呈现,相互纠缠交织之下,演化出了各种法象!

    虽然这种法象距离真实还有很大差距,但已经足够震世!

    他知道,只等杜少甫突破到不朽境界,这一切必然能够更加的趋近于真实!

    “灵魂法则突破完毕,这下时间法则还要继续突破!看来,咱们还得再等等!”

    滕远山努力压制着心里的情绪,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显得自然地说道。

    “无妨!神皇能够有此恐怖的提升,咱们就算是等上一千年也值得!”

    “不错!陛下在四大原始法则上面造诣更深,咱们在神魔战境里争夺起来也更有把握!”

    “等我们和神皇再次出去之后,怕是那些圣地神国子弟的诸多杰出传人联手,也难以是他的对手了!”

    “除非……有人能够领先一步,率先踏足不朽,如此联手,才可以与神皇一战!”

    “但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如神皇这般变态之人,别说无上常融天,就算是把整个三十三天都搜上一遍,也难以找到第二个!”

    ……

    许多人都开口说着,个个脸庞都是僵硬无比。

    他们愿意等,杜少甫的提升,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好事。

    他的实力越强,在其带领之下,禹清神国在神魔战境之中能够获得的好处便会越多!

    “继续修炼吧!”

    禹承瑶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杜少甫的方向之后,轻盈转过身去,找到一处地方坐下,陷入修炼状态。

    其他人见此,纷纷效仿。

    谁也不知道杜少甫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苏醒,在等待的过程中,这些时间可不能就这样浪费了去!

    不管怎么说,自己这些人都得有所提升才是,如此才能稍稍跟上神皇的脚步,不会被落得太远太远!

    时间如白驹过隙,无声流走着。

    杜少甫身上的状况持续了很久,他不停地在领悟,循着法则共振所产生的律动,摸索再为深刻浩瀚的法理!

    天武学院院长身上的时间之力和空间之力,实在是太过于浩瀚了,对于杜少甫来说,无疑是强盛了无数倍!

    他早已达到坐忘之境,此时更是在向坐忘第三境——望穿轮回突破,时间法则空间法则二者,对他来说早已在不朽境界融合完成,掌握到了这两大原始法则的法则本源力量!

    这时候的天武学院院长,已经是走在更深的道路上,触摸到了很深层次的大道,所追求的,是那大道本源!

    如果说四大法则本源,是这天地间最根本的存在,是一切事物存在的基础!

    那么大道本源,则是法则本源的根本存在!

    只有掌控大道本源,掌控真正的大道,才是这世间最强的生灵!

    但显然这条路也很艰辛,天武院长他老人家在神武世界也不知道是沉睡了多少年,直到如今还困在坐忘第三境之中,苏醒亦是遥遥无期!

    而这,也刚好让人能够联想到,为何三十三天的坐忘强者鲜有出世了!

    天武院长与大道本源之间,还隔的很长的距离,如今只是触摸到了深层次的大道!

    当然这种程度对于杜少甫来讲,已经是深不可测,此时连触碰的资格都不具有!

    那一层层的时间空间两大法则本源的力量在震动,借助着这样的伟力,杜少甫也在不停地剖析着时间法则和空间法则的无形痕迹,那一条条奇异的轨迹,被他慢慢梳理出来!

    近一百一十年的时间一晃而过,终于是在这个时候,杜少甫身上的时间法则和空间法则波动,都提升到了极为可怕的境地!

    他身周那方恍若独立的世界,越来越是凝实,散发出可怕的威严!

    连带着的,整个荒古空间都产生了巨震,这片空间里有着一层层浩瀚似海的力量不停地冲击着,仿佛有一方恐怖的世界在压迫!

    不过,荒古空间毕竟是天武院长祭炼之物,杜少甫身上所产生的震动虽然可怕,但还不足以真正撼动这里!

    但是禹承彦滕远山张浩然孟东阳月悠然等人则不然,他们只在第一时间就被惊醒了过来。

    每个人都用难以置信地眼光看向杜少甫的方向,身上所有的力量毫无保留发施展,维持着自身的平衡,顺带护持着其他强者!

    “神皇身上的时间法则力量,也攀升到顶点了!”

    人群前方,张浩然伸出舌头舔了舔,感觉嘴唇似乎有些干裂!

    “四大原始法则,都达到了斩真后期巅峰了么?”

    月悠然轻轻而语,花容写满震撼!

    而就在他们看着杜少甫的时候,被一团宛如真实世界般力量包裹的杜少甫,也是唰地一声睁开了双眼!

    他整个人盘坐在那里,看上却像是遗世而独力,拥有别样的韵味!

    “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那索性不再压制了,全部达到斩真圆满吧!”

    杜少甫自言自语,感受着身体力量的增长之后,如是想道。

    他说完,便是朝着荒古空间角落的诸人望去。

    “所有人退出荒古空间!”

    杜少甫发出一声轻喝,而后意念一动,将荒古空间撑开,一道缺口呈现!

    “神皇接下来肯定还会闹出更大的动静,咱们呆在这里怕会有危险,一起退出去!”

    “走!”

    在三位斩真圆满和斩真后期强者的带领下,两万来人迅速闪出了这片空间,从那缺口处消失而去。

    杜少甫看着这一幕,将空间再次封闭起来,随后又是闭上了双眼!

    “四大原始法则,都给我破!”

    他声音深沉,猛然高喝!

    旋即,一波波力量如开闸的洪水一般,再也不受压制,悍然冲击在虚空之中!

    “轰隆隆……”

    荒古空间里,发出了宛如一片片惊雷般的浩大声响!

    除此之外,各种奇异的景象亦是纷呈演化,一次次破灭,一次次复生!

    在乾虚靖华天族修炼的时候,杜少甫就已经可以直接在物质法则方面破入斩真圆满之境,但当时却是硬生生被压制了下来。

    因为他的心很大,想要在四大原始法则方面同时作出突破!

    而现在,这种机会已经成熟!

    物质法则方面,只需要释放出所有力量,就可以水到渠成的突破!

    灵魂法则,在借助那大凶之物修炼之后,也已经达到了距离斩真圆满一步之遥的境界,轻易就可以破入!

    另外,随着与天武院长身上的法则之力产生共鸣,同音同律之下,时间法则也是趋近于圆满之地,而空间法则,更是早一步就领悟完整!

    “嗤嗤嗤……”

    随着杜少甫的不停冲击,一片片的法则光芒闪耀,璀璨晦暗艰深晦涩等等诸般韵味蒸腾不休!

    这些不同的韵味,都各自代表着一种法则力量,是四大法则的衍生之态!

    终于是在某一刻,这所有的法则之力全都达到了巅峰,再也破无可破!

    斩真圆满之境,被杜少甫踏破!

    “索性一口气冲击一下不朽试试!”

    杜少甫感受着体内力量的变化,欣喜的同时,也涌起了更多的渴望!

    斩真到不朽,是一个巨大的门槛,也不知道是拦住了多少天才豪杰!

    可以说,一方大世界里的斩真修为者,可以用数不胜数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但要是说到不朽之境,当年在乾虚靖华天的经历让杜少甫知道,一界中的不朽强者,林林总总也就是数十万人而已!

    由此可见,想要突破不朽到底是有多么的困难!

    那一道玄关,宛若天堑!

    但杜少甫还是想尝试一下,那一方全新的天地,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只有达到不朽,才可以成为三十三天最强的那一摄人,当然这是在坐忘不出世的情况下!

    想到就做,杜少甫全力而动,四大原始法则都在蒸腾,释放着明烈的浩瀚气息!

    那可怕的力量在卷舞,于荒古空间里掀起一片片灭世风暴,扫荡切!

    不过,好在这里是一位坐忘强者祭炼之物,杜少甫的力量尽管太可怕,但也不能对荒古空间造成多大的损毁。

    而天武院长本人就更不必说了,他虽然是在沉睡,却也有着无形的力量在时刻防护着自身,使一切狂霸之力不能近身!

    “不行!一点冲破而过的兆头都没有!”

    杜少甫经过很长时间的努力,但都是一无所获,根本摸不到不朽境界的门槛,更别提直接破入了!

    他想了一会儿之后,干脆收起了力量,陷入深思。

    “斩真斩真,斩却樊笼,重塑真我!在这个境界里,生灵需要撇除所有的障碍,寻求到四大原始法则的力量,至少将一种原始法则的全部衍生之态掌握,由此便至圆满!”

    他一边思考着,一边嘴里喃喃:“而不朽,则是要将所有掌握的法则之力融合,回归法则本源!比如物质法则中包含着金木水火土风雷等等衍生法则,只有一步步融合之后,才能够掌握到真正的物质法则本源!”

    对于这些境界的修炼,他早已是通过禹玉前禹太炎屈刀绝,还有空老等人作过了解。

    想要冲破斩真到不朽的门槛,就必须初步融合一部分的法则之力,这样才可以迈入不朽一重天!

    “然而,我现在掌握了全部的四大原始法则,一起冲击的话,总感觉各种法则之间的力量在相互影响,不能够顺利触摸到那道玄关!但若是将四大法则分开突破,又是绝不可行之举!”

    杜少甫紧紧地皱着眉头,不停地思考着不朽门槛的问题。

    之所以在三十三天内,鲜有人以两种甚至更多的原始法则去冲击不朽,正是因为这种做法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在冲击的时候,法则力量彼此纠缠扭转,相互影响,使得这个突破的过程非常艰难!

    一个不形象的比喻,如果说不朽境界的大门只有那么宽,一种原始法则的力量刚好能够穿过,那么两种法则之力放在一起,就几乎不可能塞进去,只会顾左难顾右,陷入两难的境地!

    “四大原始法则分开突破的话,那我在斩真之境所做的一切,都将毫无意义,失去了我的本意!”

    杜少甫不免长叹,眼底有些无奈。

    屈刀绝凌风龙三禹太炎等人曾经告诉过他,不朽之境融合法则,追寻法则本源力量,在这个过程之中,一旦以某一种原始法则之力达到不朽一重天,生灵的肉身与元神,便与这种法则有着深层次的亲和感。

    而对于其他的法则之力,则会生出排斥,很难再去融合!

    所以说,杜少甫不可能放弃其他三种原始法则,而专心去突破一种!

    三十三天内,不是没有人以两种法则之力突破了不朽,但绝对都是同时达到,就如身边的天武院长一般!

    而这时候需要做的,就是将多种原始法则糅合在一起,使几种力量更加的凝实方可做到!

    “如何能够将四大原始法则都凝聚在一起,拧成一股绳,从而迈进不朽呢?”

    杜少甫还是在深思着,这个问题让他很是纠结。

    毕竟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太少了,同时修炼四大原始法则的,不敢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也绝对是如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屈指可数!

    在当世,除了杜少甫以外,恐怕还真的找不出这样的存在来!

    “本皇好忧心呐!”

    杜少甫突然苦起了脸,感觉束手无策。

    鲜有前人作为标杆让自己参与,这让他的突破之路一片黑暗,只能靠着自己去摸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