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神天下

第二千八百四十三章:四大原始法则齐出【大章】。

    第二千八百四十三章:四大原始法则齐出【大章。

    杜少甫和其余的强者全部转眼而望,只见不远处的虚空陡然一阵波动!

    而后,便是看到一条血袍青年从中踏步走出,伴随着的,还有漫天的红雾氤氲在一旁,迅速凝聚成了另外一道黑袍身影!

    这出现的二人皆是青年模样,身躯修长,英俊无比!

    只不过,他们眉宇之间却是蕴含着诉之不尽的凶煞之气,浑身亦是有滚滚阴晦的气息弥漫,极为慑人!

    虽然这二人气息无比的血腥凶戾,但气机却相当的隐晦,很难看出他们的具体修为,但不难感知到的是,他们的实力必然是十分强大!

    “你们是何人,居然如此出言不逊,难道是想与整个无上常融天为敌吗?”

    这时,一位圣地弟子跳将出来,指着这出现的二人就是骂道。

    不少人亦是怒目而瞪,眼神凶狠地看向两个青年。

    不用说,之前开口讽刺他们的,就是二人其中之一!

    这些圣地弟子往日受到无数优待,不管是走到哪里都受到无数人的敬仰!

    但今日,却是这两位不知道从何处冒出来的青年,竟然借着他们被杜少甫压制的机会,出言嘲讽,是可忍孰不可忍!

    放眼三十三天,有几个人敢于将整个无上常融天的势力全部骂上一遍!

    “哼!不过是三十三天之一的无上常融天而已,凭你们的实力,又能奈我二人何?”

    血袍青年冷笑一声,再次嗤道。

    “你!”

    “阁下真是好大的口气!”

    “如此目中无人,莫非是想一战不成?”

    此话,引得在场的诸多年轻强者心中怒火更盛,不少人都踏步而出,大声呼喝了起来,欲行一战!

    既然是来到了神魔战境中,那说明对方也是斩真境界的修为!

    这边现在可是凝聚了诸多势力的弟子,想要碾压那二人简直易如反掌,不可能谁都如那年轻的禹清神皇那般变态!

    “就你们这些土鸡瓦狗,连一个杜少甫都战不过,还想镇压我二人,简直不自量力!”

    血袍青年旁边,黑袍青年说着,浑身突然升腾起一股恐怖的气势,波动出可怕的杀伐之气,犹如瀚海幽渊一般,深不可测!

    就是这样的一股气势,蓦地冲击而出,犹如浊浪穿空惊涛拍岸,发出洪水咆哮之音,向着诸多年轻的强者席卷过去,霎时将场间掀了一个人仰马翻,根本无法抗衡得住!

    “不朽强者!”

    很快,有人认识到了那黑袍青年的实力,不由得是惊骇出声。

    “神魔战境之中,怎么会出现不朽强者!”

    所有人目光都凝重了起来,感觉不可思议,难以相信!

    他们进入这里的时间并不算长,时至今日,也不过才是过去了数年,并且神魔战境中都是极为年轻的强者,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几乎不可能从斩真突破到不朽才对!

    但为何,那黑袍青年却是做到了!

    这,让各大势力的弟子都无法明白!

    “东离赤凰沈言,好久不见!”

    正在诸人震惊之中,杜少甫却是开口了。

    他轻轻在虚空里踏出数步,淡淡地出声说道。

    不错,面前的那血袍青年和黑袍青年,正是杜少甫早年在神武世界时的旧识,来自光明神庭的东离赤凰和玄符门的沈言二人,与杜少甫之间恩怨颇深!

    当初,杜少甫离开古荒大陆,赶回荒国的途中曾与他们相遇,即将将二人击杀之时,将臣突然出现,请求自己饶了他们的性命!

    自那以后,杜少甫就从未再见过东离赤凰和沈言,亦是没有见过将臣!

    不过,神武世界魔教大劫结束之后,杜少甫从石棺之中醒来,父亲杜庭轩等人曾经告诉过他,在魔神被自己消耗至死后,又行复活,最后将臣突然杀到,最终结束了魔神的性命,大劫才真正的宣告结束!

    在将臣出现的同时,东离赤凰和沈言也与之相随,并且实力变得极度可怕,碾压几位天圣之境的魔皇!

    解决掉魔神和几位魔皇以后,将臣又是带着二人离开,自此不见踪影!

    在那以后,荒国和三陆九州一界域的诸多强者都做过推测,想要获知将臣的来历,但都没有任何结果!

    杜少甫曾经想过,会不会在三十三天内再次见到将臣,自己与他当初有着不浅的交情,解决魔神一事,有着他极大的功劳!

    意外的是,今日在此居然遇见了东离赤凰和沈言,并且在杜少甫的观察之下,不但是沈言,就连赤离赤凰也一样是达到了不朽一重天的境界,可谓神速,这让他惊异!

    “桀桀桀……杜少甫,的确是好久不见!”

    东离赤凰双眸微微眯着,口中发出阴恻恻的笑声,听得人浑身发寒!

    他目视着杜少甫,一点也没有故人相见的样子,反而是带着浓浓的敌意!

    “你们怎么会在神魔战境之中,将臣呢?”

    杜少甫皱起了眉头,如是问道。

    往日的恩怨已经过去很多年,他不想再度提起,恰好东离赤凰和沈言又是将臣的手下,自己也不想与他们旧事重提!

    只不过,看东离赤凰那丝毫不加掩饰的敌意,让杜少甫心里如何也不可能快意!

    “桀桀……杜少甫,我二人出现在神魔战境之中,正是为你而来!”

    东离赤凰怪笑不断,回应道:“另外,大人的事情又岂是你所能够打听的!”

    他目视着杜少甫,眼神之中蕴含着诉说不尽的冷意。

    “原来禹清神皇与这二人相识!”

    “他们之间似乎关系并不和谐,应该是敌人!”

    “不朽强者进入神魔战境,为了禹清神皇而来!”

    “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周围,无上常融天的诸多年轻强者都议论了起来,弄清了一些关系。

    “既然是为禹清神皇而来,那咱们就静观其变好了!”

    所有人的心里都冒出了这样的想法,他们不想插手其中,不朽强者让所有人都心中忌惮!

    要知道,此时大多数人都身负重伤,在与杜少甫的争斗之中消耗甚大,再去与不朽强者交锋的话,下场不容乐观!

    最重要的是,另一位血袍青年,想必也是一位不朽,加起来就是两位,足以横扫他们这些人了!

    只是不知道,那禹清神皇是否能够抗衡住一位!

    这时候,甚至有各大势力的强者在想,等那两位不朽强者将杜少甫击杀之后,自己会不会还有机会得到莲花宝物!

    “为我而来!”

    听到东离赤凰的话,杜少甫眼神一凝,道:“莫非,你们还是因为往日的仇怨,想要杀我?”

    他话语释放出森冷之意,不闪不避地看着二人。

    “桀桀……你只说对了一半,我二人根本不在乎往日的那点仇怨!不过,此番来到神魔战境,的确是来杀你的!”

    沈言上前一步,逼视着杜少甫,说道。

    “难道,你们是受将臣指派?”

    杜少甫的心脏陡然快速跳动了起来,这样问道。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自己与将臣交情甚深,曾经并肩作战过,并且对方也没有要杀死自己的理由才对!

    然而,东离赤凰和沈言乃是将臣马首是瞻,如果没有他的允许,这二人怎么敢杀自己?

    “哼!如果大人想要杀你的话,你杜少甫即便是有一万条命,也早已死无葬身之地!”

    沈言冷哼一声,继而又道:“大人念着旧情不想杀你,但我二人却是一定要拿走你的命!废话无需多说,今日,就让一切在这里了结吧!从今往后,世上再无杜少甫!”

    他一步踏出,浑身气机翻涌,瞬间弥漫铺展在虚空之中,不断地攀升着!

    这样的恐怖气机,让杜少甫的眼神狠狠地一挑,沈言的气势之中,居然是携带着灵魂法则和物质法则两种力量波动!

    “两种原始法则踏进不朽境界!”

    “这人的实力,居然如此可怕!”

    “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实力这般恐怖!”

    不光是杜少甫震惊了,就连其他所有的强者亦都是感到惊骇万分!

    以两种原始法则力量超越不朽境界,这世上不说没有,但绝对是稀少的,每一个都是举世难寻的存在!

    前面,他们就见识过杜少甫施展过空间法则和物质法则两大原始法则,但他只是斩真境界,最终能不能以这两大法则的力量达到不朽,还是难以料定之事!

    但现在,那名叫沈言的青年,却就是一位实打实的这类强者!

    “杜少甫,准备授首吧!”

    东离赤凰也是开口,一层血浪从他躯体上冲腾出现,在高天之上起舞扭转,化作了一条红光四溢的巨龙!

    这龙身上波动出震天慑地的杀伐凶戾之气,让所有人都目动,诸多大势力的弟子,忍不住往后退去,不敢靠近!

    而同时,所有强者再次被震撼到了!

    “又是两种原始法则,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在诸人的观察之下,那无边的杀伐阴戾气息里,亦是有着灵魂法则和物质法则两种至强力量,并且有了一定的融合!

    这就可怕了,如此恐怖的强者,今日在此竟然一举出现了两位!

    “竟然都达到了这般境界,看来你们的境遇不一般啊!”

    杜少甫的神情有些严肃了起来,东离赤凰和沈言的气息虽然都只是刚刚达到不朽一重天,但各自拥有两种原始法则在身,他们所能展现出来的实力,绝对恐怖!

    如今,杜少甫有信心面对不朽两重天修为者而不落下风,但东离赤凰和沈言二人加起来,已然拥有了不弱于不朽两重天修为者的战力,甚至还要犹胜一筹,绝对强悍!

    “这样麻烦了,神皇不知道能不能敌得住!”

    “他刚刚经过一番战斗,应该有着不少的消耗,此时再面对两位不朽强者,恐怕会很危险!”

    “这种层次的争斗,我们根本帮不上什么忙了,不朽强者出手,就算只是一些余波,也不是我们能够承受的!”

    孟东阳滕远山张浩然三人,一个个神情凝重无比。

    他们都为杜少甫感到担心,那两个青年的实力让人忌惮,自己三人又无力出手帮忙,贸然上去的话,结果只会是送死!

    “杜兄弟虽然才斩真圆满,但实力不俗,他应该能顶住一会!咱们先按兵不动,见机行事!”

    萧云亦是目露担忧,沉着声音对滕远山三人说道。

    “杜少甫,去死吧!杀!”

    沈言不再多语,身形悍然扑杀而出!

    一层层恐怖的法则之力从他身上波动升腾,影响了整个这一片空间!

    那灵魂法则在震动,使得周围的诸多斩真境强者感到一阵心神恍惚,快要站立不稳,体内生机也飞速的流逝而去!

    面对这般可怕的场面,没有人敢在中心地带逗留,迅速退到了远处,胆战心惊!

    “杀!”

    东离赤凰也是高喝着,那条血色的巨龙身躯横亘在虚空之中,将空间压塌,化作混沌!

    龙尾横抽,荡击九天十地,直扫杜少甫而来!

    “想要杀我,那就看你二人有没有那个本事了!我当年能够一次次镇压你们,今日照样可以!”

    杜少甫的话语沉了下去,既然无可避免这一战,那索性就战个痛快好了!

    至于东离赤凰和沈言这二人与将臣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此时已经没有必要再去关注!

    对于想杀自己的人,只有将他们镇压!

    “嗷吼……”

    杜少甫话语一落,喉咙间再次爆发出一声龙吟,青灵铠甲第二变施展而出,青龙之躯当空起舞!

    与此同时,九尊神雷鼎围绕着他的龙躯不停地飞旋,将虚空砸出一个个恐怖的黑洞!

    “嗡嗡……”

    杜少甫的一双龙爪不停地结印,伴随着明烈的光芒闪耀而起,一轮巨大的虚空八卦图形浮现而出,盘踞在天穹之上!

    在这八卦图形下,道道闪电纵横肆意,滔滔洪水荡击九天,片片烈焰熊熊灼烧,阵阵风声呼嚎嘶吼……

    那九天在演化,那厚土在震动!

    层层诡秘的力量不停地交织纠缠,彼此缭绕,演化出世间的万事万物!

    在杜少甫的八卦图形覆盖之下,物质法则衍生出了诸般物质形态,空间法则形成独特的领域,灵魂法则赋予无数事物生命,犹如活过来了一般!

    这特殊的地带,居然还有着时间流转,与外界格格不入,似是从这方世界独立了出去!

    杜少甫一出手,就是最强实力,四大原始法则全部动空而起,可怕无比!

    这方世界里的一切,皆是潜伏着可怕无比的爆发之力,那条青龙就是这片空间的主宰,其中的九尊紫雷玄鼎,更像是镇世之物!

    远处,数十位年轻子弟见到这一幕,每个人的眼珠子都快了瞪了出来,全都是骇然无比地看着杜少甫的方向!

    “那禹……禹清神皇……居然……居然……掌握了全部……全部的四大原始法则!”

    “不……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世上怎么会有人掌握四种原始法则!”

    有强者喃喃开口,喉咙上下不停地滚动,吞咽着唾沫,说话都不利索!

    他们今天所受到的震惊太多太大了,简直就是颠覆了所有的认知,杜少甫的恐怖,让所有人一次次刷新了想象力!

    没有人敢于相信这一切,均感觉太过于虚幻,一点也不真实!

    然而杜少甫的表现又是亲眼所见,四大原始法则的力量恢弘炽盛,容不得任何人去否决!

    这……

    众人已经不知道如何去想,只感觉头脑发木,整个人的脑海里都是充满了震惊!

    “这样的实力,就算是面对不朽二重天的强者也能够一战了啊!”

    苏莫炎连彩云池远林萧云这四人脸庞僵硬,彼此对望了一眼之后,在心里如是想道。

    他们毫不怀疑,杜少甫先前如果不是保留了一部分实力,哪怕是最强的三大圣地所有人齐上,也无法抵挡住他!

    这个青年实在是……太变态了!

    如此可怕的事情要是传到三十三天之中,绝对是要掀起恐怖的波澜,令举世震惊!

    “只是不知道,杜兄弟能够抗衡住那两位年轻强者!”

    许久之后,萧云才渐渐让心里的震惊之意平复了些许,如是想到。

    那两位年轻人亦是非常恐怖,都掌握了物质灵魂两种原始法则的力量,与杜少甫拼杀起来,怕会是一场龙争虎斗!

    萧云无法预料到结果,三人都是这世上难以见到的强者,但杜少甫在境界上劣势非常明显,恐怕不容易硬抗下来!

    “这是陛下突破斩真圆满之后,第一次同时施展四大原始法则,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战力!”

    滕远山张浩然孟东阳三人亦都在心里暗暗想着,因为早已被杜少甫震惊过了,他们此时的情绪是所有人中相对最平静的!

    他们很期待杜少甫这一战,但同时也在为他感到担心,毕竟其所要面对的敌人,也恐怖无边!

    “杜兄弟,加油啊!”

    萧云捏紧了拳头,暗自为杜少甫打气,希望他能够抵挡下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