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移动藏经阁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三千八百一十一章 兴师问罪

第三千八百一十一章 兴师问罪

三人连忙把先前的事情说了一遍,李元周听到三人的话,不禁眉头紧锁起来。

“那人真有白鹿令?”李元周问道。

“的确是有白鹿令。”

李元周的心情顿时沉了下来,对方既然能拿出白鹿令,那么至少与城主府有些瓜葛。

“此事我会与白前辈说明,你们暂且留在店中帮忙照看。”

“李叔叔,不要跟师尊说,不然的话,我们如意坊可能就开不下去了。”阿珠可怜楚楚的拉着李元周的袖子。

李元周收起凝重的神色,带着几分笑容道:“阿珠小姐放心,前辈知道该怎么做的。”

其实他心里也没底,毕竟对方是城主府,如果白晨的态度太强硬的话,很可能会闹翻。

李元周向三人点了点头后,便径直的出了如意坊。

不多时,李元周与白晨就回来了。

“你们三人,把事情的始末再说一遍。”白晨的脸色冷峻无比。

阿珠此刻泪痕未干,白晨心疼的抱着阿珠不断安抚着。

三人又把事情始末详尽的重述一遍,白晨的脸色越发的冷清。

“李元周。”

“晚辈在。”

“去给我传个消息,今天凌晨之前,谁人能够把那个陈开衫脸上剐掉一块肉,就能到如意坊领取一万下品灵石。”

“前辈,即便您让晚辈传递这个消息,恐怕也是于事无补吧,没有人敢在白鹿城动手的。”李元周劝说道。

“没有什么敢与不敢,只有收获不足以让他们承担风险,既然一万下品灵石不够,那就十万下品灵石好了,而且我每天都要他一块肉。”白晨淡然说道:“把我的话传出去。”

“额……是一万下品灵石还是十万?”

“十万,对我来说,一万还是十万,没什么差别。”

“是,晚辈这便去传消息。”

“前辈,如果我们把他整个人捉来,不知道有多少赏钱?”空山眼珠子一转,问道。

“我只要他一块肉,每天一块肉,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三人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他们明白了白晨的意思。

白晨不打算杀陈开衫,只要剐他的肉,而且一天一次。

白晨要李元周把消息传出去,就是要让陈开衫知道。

十万下品灵石,这可不是小数目,他们也心动了。

“前辈,这个消息如果传到陈开衫的耳中,恐怕他会直接逃出白鹿城。”

“他手上拿着我炼制的法宝,他逃的到哪里去?他哪里都去不了。”

……

“听说了吗,白鹿城里整传着一个消息,说是如果谁人能够将一个叫做陈开衫的修士脸上剐一块肉,就能获得十万下品灵石。”

“咦,陈开衫,我知道这个修士,我和他做过交易,为人嚣张跋扈。”

“十万下品灵石虽然多,可是风险却也不小,陈开衫现在在白鹿城中,在白鹿城里动手,风险太大了。”

“那又怎么样,只要找个没人的地方下手不就可以了吗。”

“白鹿城城主可是大能,在白鹿城中动手,绝难逃脱他的法眼,更何况,即便我们得手了,去兑现灵石,一样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话是这么说,只是,那十万下品灵石实在是太诱人了。”

“灵石再如何诱人,也要有命花才可以。”

说实话,心动的人不少,可是真正敢付诸行动的人却不多。

不过这个消息,毫无意外的传到了城主府内。

明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脸色微微一诧,转身便向着书房过去。

他知道如意坊是谁开的,他与白晨还有过一面之缘。

叩叩——

“进来。”书房内传来一人的声音。

“老爷。”

进入书房后,明灯恭恭敬敬的行礼。

“何事?”

“有人在白鹿城中,明目张胆的颁布悬赏,高额悬赏一个修士。”

“嗯?既然如此,就将那个半步悬赏的人拿下就是了。”

“可是,那个人的修为恐怕不弱。”

“那又如何,白鹿城的规矩,没有任何人能够违背,谁都不可以。”白鹿城主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道。

“能否容小人先去交涉一下?问明因由,再做打算?”

“可以,去吧。”

明灯退出书房后,直奔如意坊而去。

到了如意坊,明灯就看到李元周这个曾经的老部下。

“元周,那位白前辈可在?”

“在,管事老爷,前辈现在在后堂。”

“带我去见他。”

“好。”

李元周目光闪烁,说实话,他在白晨的府里做事,倒是轻松自在,白晨偶尔的赏赐,还有修行上的指点,都对他有不小的帮助,所以他是不愿意白晨出事的。

可是如今,出了这档子的事情,他的心情更是担心。

白晨对自己的弟子一向护短,而他的行事向来说一不二,而今又发生这种事,他生怕白晨与城主府发生正面冲突。

“明灯见过白前辈。”

“嗯,你来了。”白晨轻描淡写的看了眼明灯,阿珠还在白晨的怀里抽泣,心情也稍微平复了一下。

“白前辈,我先前听说了一个传闻,还请白前辈解释一下。”

“没什么好解释的,该解释的应该是你们城主府才对,我希望在子夜之前,能够得到你们城主府的解释,如果没有解释的话,那么你们城主府也不需要再存在了。”

“白前辈,你这是何意?”明灯眉头一拧,白晨这语气,明显是在兴师问罪。

先不说这事与自己城主府本来没什么关系,哪怕真的与城主府有什么瓜葛,对方又凭什么让城主府给他解释?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没心情陪你叙旧,请便。”

“那么在下告辞了。”明灯转身就走,脸色也非常的难看。

白鹿城屹立十万年,还没有遇到过如此威胁。

这可真是头一遭的事情,那位白前辈在自己的面前算是前辈,可是在城主的面前,恐怕连孙子都算不上吧。

也许是城主蛰伏太久,未曾露面,以至于心中什么人都以为城主的威严散尽。

想到这里,明灯立刻就加快脚步,匆匆回到城主府,直奔书房而去。

“城主。”

“事情都办妥了吗?”

“没有。”明灯坦言说道。

“嗯?怎么回事?”

“那人不但对小人的交涉置之不理,反而要城主府给他一个解释,他还说,如果城主府不能在子夜之前给他一个交代,那么城主府就没必要存在下去了。”

“他真这么说?”

“是。”

“……”

白鹿城主沉吟了许久:“他颁布私人悬赏,可与城主府有关?”

“此事,属下尚未调查。”

“将当事人全部带到我面前。”白鹿城主道。

就在这时候,一个下人匆匆跑了进来:“城主,外面有个道人,说是您的旧识,想要与您见面。”

“哦?他叫什么?”

“他说他叫荒道人。”

“咦,原来是荒道人来了,速速带他进来……罢了,我亲自去迎接他。”

白鹿城主的语气里颇为重视,明灯心中有些诧异,自家主子可是天外境大能,能够让他重视的对象,至少也是同辈大能吧。

“明灯,你去将荒道人请到前厅,我这就过去……记得莫要失了礼数。”

“是,主人。”

有白鹿城主的叮嘱,明灯自然不敢怠慢。

不多时,白鹿城主就到了前厅。

“道友,许久不见,近来可好?”

“倒是没白鹿道友这么自在,建立如此偌大的白鹿城,这可是大手笔啊,又治理的如此井井有条,便是我等修士,也没你这能耐。”

“道友过奖了,不过是在下已入瓶颈,知道晋升无望,只能将心思花在这治理白鹿城上,不似道友你,想必这千年来,修为又有不小进境吧?”

“还好还好,呵呵……”

荒道人与人交际,向来是咦同辈的身份论交,如果对象只是天人境以下的,他也会装作天人境以下的修士,如果是天人境以上的,就比如说白鹿城主,他是天外境的大能,荒道人也装成天外境的同辈修士。

“荒道友可是又得了什么宝贝,跑我这来与我交换?”

“不是,我是来打听一个人的,我上次见他,他说已经落脚白鹿城,所以这才到你这里打听一下。”

“哦?不知道姓甚名谁?”

“姓白,他身边带着三个孩子,其中一个是海族,另外两个则是人族的小孩。”

“咦?”就在这时候,明灯突然发出一声惊疑。

“明灯,你知道这人?”

“主人,此人就是如意坊的主人,也就是刚才说要我们城主府给个交代的那个人。”

“额……”

荒道人的脸色微微一变:“白鹿道友,我突然记起来,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再见。”

说罢,荒道人也不顾礼仪,转身就直接出了前厅。

白鹿城主直接被荒道人这般举动搞懵了,这是什么情况?

前面不是还谈的好好的吗?怎么荒道人这般举动。

白鹿城主直接一个闪身拦住荒道人:“道友,你认得那个人?”

“认得。”荒道人点点头,只是语气里多了几分疏离,没有了刚见面的时候那种亲近。

“那个姓白的也是同辈修士?”

“白鹿道友,我只想和你说,不要招惹他,你惹不起他,我也惹不起他,如果你有得罪他的地方,最好尽早做弥补,不要等到他找上门来后再做打算,这算是我对你的忠告,再见,再也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