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八百一十二章 白鹿的惊叹

    荒道人安身立命的本事是什么?

    修为吗?他也是从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散修,一步步的走到今天的,修为从来不是他安身立命的本钱。

    哪怕是现如今,他与人交际,也多是以同等修为,不给对方太过强大的压迫,也不会让对方轻视。

    而他真正的本事是看清局势,他不是那种居高临下,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人,他更多的是顺势而为。

    荒道人的行事原则是,从不主动与人结仇。

    哪怕对方是个普通人,他也绝不贸然结仇。

    毕竟他也有几十万岁了,见过太多今朝欺我少年穷,明日还你百倍恨。

    刚才听到明灯说起,白鹿居然得罪了白晨。

    这还得了,对方可是先后灭了两大绝顶宗门,而自己在他的手上,连一招都过不了。

    白鹿岂能胜的了白晨?

    白鹿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修为,自己尚且不敢招惹对方,白鹿怎么可能招惹的起?

    而且,刚才以明灯的口吻来看,明显是让白晨动了真怒,不然的话,也不会留下这样的话。

    而自己对白鹿的提醒,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毕竟自己和他也不过是有过几次交易,却没有太深的情谊,所以荒道人更不可能为了白鹿,开罪白晨。

    白鹿站在原地,看着荒道人离去。

    脑子里不断的响起荒道人的话,修为到了他和荒道人这等境界,这世上能够威胁到他们的人,已经非常少了,哪怕有人修为强过他们,也不可能莫名其妙的对他们动手。

    可是,刚才荒道人给他的警示,却说那个人是他们两人都惹不起。

    而且从明灯说出那句话后,荒道人在瞬间就摆明态度,与他撇清关系,完全违背了他对荒道人的认识。

    可见,荒道人对那个人有多敬畏,居然用惹不起来形容。

    难道是天外天的大能?甚至是更高的至强者?

    想到这里,白鹿的心情瞬间就沉了下来。

    一个大能进入白鹿城,自己居然毫无察觉。

    “那个姓白的人,来白鹿城多久了?”

    “一年有余。”

    “他在白鹿城有什么动静?”

    “开设了一家叫做如意坊的店铺,专卖法宝和定制法宝。”

    “他应该是修行有成的大能,怎么会开设这种店铺?”

    “应该是给他的弟子开设的,是个很小的小姑娘,今日我去如意坊的时候,看到那个小姑娘似乎哭的很伤心,像是被谁欺负了,而那位白前辈也是满脸的怒容,应该与他颁布的那个私人悬赏有关。”

    “那个被悬赏的人,与我们城主府有关?”

    “我查过了,那个人叫陈开衫,我们城主府并无这号人,只是不知道为何他会迁怒城主府。”

    明灯的语气突然一顿,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主人,他身边倒是有个随从,原本是我们城主府的人,也许我们可以从他的身上找到原因。”

    “嗯,去把那个随从招来。”

    不多时,明灯就把李元周带来了。

    “散修李元周,见过城主大人。”李元周面对白鹿,大气不敢喘,他可是知道面前的城主是一方大能。

    “你可知晓,为何你跟随的那个人,会迁怒城主府?”白鹿问道。

    “启禀城主大人,是因为先前有个修士,拿着白鹿令,去如意坊中借着城主府的名头欺负只身在如意坊内的阿珠小姐,阿珠小姐年岁尚浅,被吓得不敢多说话,可是后来白前辈来后,立刻勃然大怒。”

    白鹿听到此言,心情瞬间沉入谷底。

    那个陈开衫既然手持白鹿令,那和城主府肯定是脱不开干系。

    而在听说对方居然欺负一个小姑娘的时候,更是怒火中烧。

    “对了,你可知晓你追随的那人,他修为如何?”

    “小人不知。”

    “元周,你可想清楚了再回答。”明灯警告道。

    “小人的确不知。”

    “他从未在你面前表露过吗?”

    “是的,白前辈脾气很好,自到白鹿城后,从来未曾与人动手。”

    “一点迹象都没有?”

    李元周愣了一下,迟疑了半饷,白鹿看着李元周:“可是想到了什么?若是对本城主有用的信息,本城主会有重赏。”

    “城主大人,小人能问个问题吗?”

    “你说。”

    “城主大人,您能不能让一个没有灵根的人修炼?”

    “本城主虽说有天外境修为,可是也非至高天尊,如何能够行逆天之事。”

    “可是白前辈可以。”

    白鹿脸色微微一惊:“你所言属实?”

    “阿珠小姐没有灵根,可是她却在一年的时间里,筑基成功。”

    “那个叫做阿珠的小姑娘当真没有灵根?也许她是隐性灵根也不一定。”白鹿追问道。

    “属下虽说修为不高,可是这种事应该还是看的明白的,而且阿珠姑娘所修的功法非常奇特,我完全闻所未闻。”

    “哦?如何奇特?”

    “阿珠小姐能够通过炼制法宝就能提高修为。”

    “咦,还有此等神奇的功法?”

    明灯和白鹿都有些惊呆了,白鹿脸色越发的凝重:“这功法多半是那个人特意为他的弟子创造出来的吧,能够创造出此等功法的人,本城主自问办不到。”

    “主人也不用太过惊讶,也许对方的修为的确不弱,可是未必就比主人您强,毕竟创造一套奇功,是多方面的考量,而修为也非绝对的。”

    “不,你不明白,如果没有对道的极深理解,是不可能创造的出如此神奇的功法,单凭此点,对方的境界就比我高了不知道多少,而境界如此,修为又能差的到哪里去。”

    李元周心中更是震惊,白前辈是大能?

    而且听白鹿的意思,似乎连他都自愧不如。

    难怪了,难怪他胆敢要城主府给个说法。

    “明灯,立刻颁布通缉令,给我捉拿那个陈开衫!我要亲自向那位白先生赔罪。”

    “城主大人,白前辈不打算杀了陈开衫,不,准确的说是没打算那么轻易的放过他,因为今日是剐他脸上的一块肉,明天白前辈还打算再剐他一块肉,后天还要再剐一块肉。”

    白鹿和明灯都倒吸一口凉气,这也太狠了吧?

    “明灯,那便依那位白前辈的,城主府也发布同样的悬赏。”白鹿当机立断道。

    “那位白前辈对他的弟子极其喜爱?”

    “确实如此,白前辈平日虽说温和,可是对自己的弟子向来是有求必应,弟子需要什么,他就给什么。”

    “可否代为引荐?”白鹿这时候也不敢怠慢了。

    如果白晨不是怒极,也不可能颁布如此的悬赏。

    “小人可以帮城主大人代为引荐,不过白前辈是否见城主大人,小人不敢包票。”

    “有劳了。”

    白鹿的态度倒是让李元周受宠若惊,不过李元周倒是清醒,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毕竟他现在不是白鹿的人,而是白晨的人。

    很快,白鹿就得到了李元周的回信,让白鹿前往白晨府邸。

    白鹿来到白晨的府邸前,不由得抬起头看向府邸上空。

    “主人,怎么不走了?”

    “妙,妙啊!”

    明灯并不明白,白鹿口中的妙来自哪里。

    “主人,哪里妙了?”

    “小惊仙,大梵动,以绝博生,回去后,城主府也要改成这样的阵法。”白鹿嘴里念叨着。

    “主人,小人还是不明白。”

    “简单的说,就是对灵气的利用,比如说我们城主府的阵法对灵气的利用程度能达到六成灵气,可是这座府邸的阵法,却能够让灵气利用到九成以上,你可以想一下,这灵气的利用率直接差了三成。”

    “主人,那这阵法可会复杂?”

    “不在于复杂与否,而是奇思妙想,要说这阵法的布置,我也能做到,可是我却没有这个人这般的想法,这就是我们的差距,不得不说,单从这阵法来看,我就输给他了。”

    “主人能看的出其中玄妙,想必也差不了多少。”

    白鹿苦笑着摇了摇头:“差多了,差多了。”

    白鹿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这个阵法不是技术上的差距,白鹿本身对阵法也颇有研究,就比如说眼前这个阵法,他一眼就能看的出来。

    可是如果没有看到这个阵法之前,他绝对想不到阵法可以如此利用。

    这是境界上的差距,白鹿心中只有佩服,而他原本是来赔礼道歉的,此刻却更想与对方切磋阵法以及论道,当然了,还有求教关于阵法的一些东西。

    这时候,府门开了,陈汐琴走了出来。

    “两位,主人已经在里面等待多时,请随奴婢来。”

    白鹿与明灯进入府内,明灯越走就越是疑惑:“奇怪,这座府邸我来过几次,可是却感觉这里似是有变化,可是又说不上来哪里变化。”

    “这里的形没变,变的是势,果然是一方大能。”白鹿惊叹不已:“我曾经听闻世上有能够改变势的阵法大师,却一直无缘得见,如今却是真正的见到了。”

    “什么势?”明灯毕竟只是元婴修士,哪里听的懂这些高深的词汇。

    “阵法讲究的就是形与势,而形成则势成,大部分的阵法大师都是如此,包括我也如此,而此地却是势先成,而后才是形成,这才是阵法的宗师,我不能比,不能比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