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八百一十三章 千面大盗

    相较于明灯来过几次,他只是感觉到这个府邸有所变化,可是却始终找不到哪里变化。

    而白鹿虽然没来过这里,可是他却能够感觉到府邸之中的势的存在。

    陈汐琴把两人带到了后面的树林,此地幽静祥和,明灯和白鹿都感觉到心境微微一震。

    “怪了,此地灵气与外面一般,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阵法,为何会有此种感觉?”白鹿皱眉说道,同时转头看向明灯:“你以前来的时候,可有这种感觉?”

    “没有,这林子我以前也来过两次,种植的不过是普通的灵树,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

    “此地蕴含着道的力量,奇怪,太奇怪了。”

    白鹿走了几步,突然脚下踢到一块石头,白鹿捡起石头看了看:“这是……大能修士道的碎片!”

    这个碎片如果是完整的话,应该是一个修为与自己相当的大能,只是,不知道何缘故,碎片落在此地。

    可是又走了几步,白鹿发现旁边的树杆上,也有一个痕迹,仔细一看,又是一个道的碎片。

    再走几步,又发现了道的碎片。

    而这些碎片并非同一个修士的,每个碎片都来自不同的修士大能。

    不管是树木还是石头,都是原本就属于这片树林的,这些道的碎片,则是被人随意的撒在这里,然后道的碎片与花草树木石头融合在一起。

    越走越深,白鹿就越是震惊,因为他在沿途已经发现了几十个大能修士的道的碎片。

    并且其中一些道的碎片,它们的主人生前比自己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可是现在,他们全部都道消身陨,只留下这些道的碎片,证明着他们曾经存在过。

    白鹿越走就越是惊恐,这些道的碎片,它们的主人都是被那个人杀死的?

    此刻的白鹿,隐隐的察觉到,为什么荒道人在听说,自己招惹了那个人之后,直接和自己撇清关系。

    为什么会说,自己和他都招惹不起这个人。

    这个树林里怕是有上千大能的道的碎片吧?

    这些人都是被那个人所杀?

    这个人到底有多大的凶性,才会杀这么多大能?

    白鹿已经害怕了,如果这次事情没处理好的话,自己很可能也会变成这里的道的碎片中的一员。

    远远的就听到了白晨正在讲道,白鹿和明灯也已经看到人影。

    不过白鹿却有意放慢的脚步,对方知道他来了,不过并未停下讲道。

    白鹿发现,那个人的弟子修为都很低,其中一个是海族少女,看起来有筑基后期的修为,应该不出半年,就能够结丹,另外一个少年有筑基中期的修为,所以那个人讲的道也是比较低级的,可是却一点都不粗浅。

    白鹿又发现了那个人一个长处,名师!

    白鹿不禁感慨,如果自己的师尊也有这等水准,自己何苦会困于天外境这么长的时间。

    白鹿发现,明灯似乎也听的入迷,心中更是感慨。

    明灯都已经有元婴境界了,可是听对方给筑基修士讲道,却能够听的入迷,可见对方的水平有多高。

    正在这时候,对方突然中断了讲道:“今天就讲到这里,你们回去吧,还是老规矩,一个时辰冥想,一个时辰修炼,剩下的时间自由活动,子夜前必须回府。”

    白晨打发了兰心和阿山,两人立刻起身跳起来,不过阿山看到来人的时候,眼中射出一道精光。

    他可是听说了,今天自己的妹妹被欺负了。

    按说这事该他这个哥哥出头,不过他也明白,自己没这能耐,所以只能白晨出头。

    他也没仗着白晨的威势,只是不满的看了眼明灯和白鹿,然后与兰心一同离开。

    “主人。”陈汐琴恭恭敬敬的见礼。

    “汐琴,你和你姐应该有很长时间没回家看看了吧,今天回去看看家人。”

    “是,主人。”

    陈汐琴和陈长媛的时间比较充沛,不过她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府中,一个月也不会回去一次。

    陈汐琴走后,白鹿上前几步:“见过尊驾。”

    “你是来问罪的还是来解释的?”白晨问道。

    “在下是来解释的。”白鹿没有低声下气,不过也没表现的过于强硬。

    “我听着。”

    “那块白鹿令是真的,不过在十年前,就已经遗失了。”

    “这个解释不够充分。”

    这种解释就好像是某些部门出事了,然后临时工顶缸一样。

    这时候,明灯开口道:“白前辈,您可还记得您初来白鹿城的时候,灵石被抢的事情吗?”

    白鹿一诧,这个白前辈被抢过灵石?

    白鹿城有这种能够抢劫他灵石的人吗?

    “与这块白鹿令有关?”

    “这块白鹿令本是我家主人的一个晚辈所持,而十年前那位晚辈遭遇戒杀,这件事并不私密,在白鹿城住上十年以上的修士,都知道这件事,李元周也知道这件事。”

    “这还不足以洗脱你们的嫌疑。”

    “白鹿令一共十二块,全部是由我的晚辈所持有,除了他们之外,外人是不会有白鹿令的。”白鹿说道:“十二块白鹿令能够整合成一件完整的灵宝,我可以叫来目前十一个持有白鹿令的晚辈,然后在尊驾面前整合,而尊驾应该知道在下的真正身份,常理也能推断的出,我不可能把十一块令牌给自己的晚辈,然后再把一块令牌给不相干的人吧。”

    “别告诉我,一伙歹人杀了你的晚辈,而你却任凭对方逍遥法外,十年的时间,足够你为自己的晚辈报仇了吧。”

    “不是在下不想报仇,实在是找不到对方,哪怕我亲自出手,依然难寻对方踪迹,对方太过隐蔽了,而唯一的线索就是那块白鹿令上,原本是想要捉拿那人的,不过尊驾却没打算直接动手,所以在下只能暂时的偃旗息鼓。”

    “一点线索都没有?”

    “在下倒是有一些线索。”

    突然,一个声音在树林外传来,荒道人来了。

    荒道人漫步而来,白鹿瞳孔骤然收缩,他突然发现,自己看不懂荒道人了。

    这人真的是荒道人吗?

    他的气息怎么变的这么强大?

    “荒道人,你来做什么?”

    “我是来和尊驾做个交易的,正巧听到你们的谈话。”

    “你无声无息跑进来,没把我府邸的阵法破坏了吧?”

    “我怎么敢破坏阵法。”荒道人苦笑道。

    “你说你有那些人的信息?”

    “是的,在我认识的人里,有个叫做千面大盗的大能,天外天境界的大能,也许白鹿城的事情,就是他干的。”

    “千面大盗?”白晨眉头一挑。

    “对,他的功法奇特,能够化身千万,每一个化身都有他的千分之一修为,而他就靠着自己的化身,组建修士强盗团伙,这些化身分部在各方都城,专门以劫掠打杀为活。”

    “这么说,欺负我弟子的,就是那个千面大盗?”

    “不,不是他,应该是他其中一个修士强盗团伙中的成员。”

    “你手上有千面大盗的消息?”

    “有,而我此来与尊驾交易的内容,原本也和这个千面大盗有关。”

    “哦,你要做什么交易?”

    “稍候在下再与尊驾详说,现在尊驾是不是先与白鹿道友解决一下纠纷?”

    白晨看向白鹿:“你虽然是异类,不过白鹿城在你的治理下相当不错,所以我才会选择在此落脚,不过我不喜欢别人欺负我的弟子,所以我希望以后不会再发生同样的事情,特别是打着你们城主府的名号,你明白吗?”

    “在下明白。”

    “关于这次的事情,我也不希望你插手,我会用我自己的方法解决。”

    “自然。”

    “没其他事了,请便吧。”

    白鹿和明灯离去,对于这个结果,白鹿还是比较满意的。

    至少这只是一个误会,而没有演变成更大的冲突。

    不过对于荒道人与白晨的交易,白鹿却有些上心。

    他重新认识了荒道人,他现在才发现,荒道人居然是个天元至强者。

    而更恐怖的是,他有如此修为,依然不敢和白晨为敌。

    也就是说,白晨至少也是天元至强者,也许是至强者之中的绝顶人物。

    这样两个至强者的交易,让白鹿越发的心动。

    可惜,他不知道交易内幕,所以根本就无法横插一杆。

    不然的话,能够有两个天元至强者的扶持,也许自己能够一举突破天外境,踏入天外天的境界。

    念及此处,白鹿的这个念头就越发的不可收拾。

    白鹿出了府邸后,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站在门外守候。

    “主人,我们在此做什么?”

    “等荒道友。”

    “主人,那位荒前辈先前的态度明确与您划清关系,恐怕是个利益至上的人,不易拉拢。”

    “我自然知道他的心性,不过却可以试一试。”

    不多时,荒道人就出来了,看到门外站着的白鹿,露出微微一笑。

    “白鹿道友,你还有事吗?”

    “荒前辈,在下有礼了。”

    此刻的白鹿不再称呼对方为道友,而是前辈,他这是表明一种态度,以低姿态与对方交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