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八百一十四章 把脸上的肉留下

    “白鹿道友,不用太客气,我们还是按照原来的方式交流吧。”荒道人淡然道:“不知道你在此有何贵干?”

    “自然是等荒道友你的。”

    “等我?”

    “我想荒道友与那位白前辈,应该有什么事需要在下效劳的吧。”

    “呵呵……恐怕这次的事情,你还真帮不上忙。”荒道人笑着摇了摇头。

    白鹿的脸上露出失望之色,荒道人拍了拍白鹿的肩膀:“不过你也别气馁,白先生落脚白鹿城,你可以说是得天独厚,只要和他处好关系,比什么都强。”

    白鹿眼前一亮,这才反应过来。

    之前他一直在担心白晨和他算账,所以没想到这茬。

    现在经由荒道人这么一点醒,立刻就想到了。

    在白鹿城的另外一个方向,陈开衫正得意于自己今天坑到的那件中品法宝。

    没想到区区一千下品灵石,居然能够骗到一个中品法宝。

    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白捡的一样。

    至于说害怕对方来报复他,先不说那个被吓破胆的小丫头,哪怕他的师尊来,他也不怕。

    这白鹿城的规矩,可是谁都不允许破坏的。

    只要破坏了白鹿城的规矩,那么谁就要被城主府通缉。

    更何况,自己手持着白鹿令,对方更不敢声张了。

    这枚白鹿令是他从另外一个同伙手行换来的,不得不说,这白鹿令还真的挺好用的。

    在白鹿城中,有这枚白鹿令,可以说是横行无忌。

    他就用白鹿令占了好几次便宜,可以说是无往不利。

    这时候,路对面过来一人,那人一看到陈开衫,先是愣了一下。

    “开衫道友!好久不见。”对面那人主动与陈开衫打招呼。

    “你是郭何道友?哈哈……许久不见。”

    能够被陈开衫称之为道友的,当然是他的同道中人。

    两人都曾经干过拦路抢劫,杀人越货的勾当。

    不过也仅仅只是点头交,甚至理论上他们还算是仇敌,毕竟是同行。

    只不过合作过两次,而且都是在不情愿的情况下,被迫合作的。

    如果是在城外的话,他们估计就不会这么友好了,很可能是见面就是飞剑。

    可是在白鹿城内,陈开衫倒是不怕对方动手,所以同样与对方打招呼。

    郭何来到陈开衫面前:“开衫道友这是要去哪里?”

    “没打算去哪里,倒是郭何道友你,怎么来白鹿城了?”

    “呵呵……我在这附近有一个大买卖。”

    “哦?大买卖!?”陈开衫眼睛一亮,大家都是同道中人,陈开衫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什么杀人越货的勾当。

    “这……不好说。”郭何笑呵呵的说道。

    “郭何道友,你要么不说,要么就别话说一半,你说一半话吊我胃口?”陈开衫不满的说道。

    “我是怕隔墙有耳。”郭何笑着说道。

    “四下无人,有必要这么小心吗,而且以你修为,难道还不能传音吗。”

    “此事牵扯太大,若是有修为高过你我二人的大修士偷听的话,即便传音也不安全。”

    “此事难道牵扯到大修士不成?”

    “正是如此,才要倍加小心。”郭何无奈的说道。

    “罢了罢了,既然道友不愿意说,那我也不勉强。”

    “其实我是想说的,毕竟我现在也缺人手。”郭何左右看了眼,跟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勾了勾指头。

    陈开衫疑惑的凑上前去,就在这时候,郭何毫无征兆的动手了,飞剑飞快的掠过。

    陈开衫早有防备,哪怕是在白鹿城中,他也不敢完全的放松警惕。

    所以在郭何动手的刹那间,他就反应过来,飞身退后。

    “就知道你有问题!”陈开衫咬牙切齿的看着郭何:“郭何,你敢在白鹿城动手,你死定了,你以为这样就能得手吗?”

    “呵呵……”郭何笑了起来:“我已经得手了。”

    说着,郭何捡起地上的一块肉,陈开衫阴着脸,脸颊火辣辣的疼。

    虽然刚才郭何偷袭没有得手,可是左边脸颊上却被削下来一块肉。

    “得手?这点小伤对我来说,连伤都算不上,你哪里得手了?”

    可是这时候,郭何却拿着那块肉,转身就跑。

    陈开衫傻眼了,这郭何是白痴吧?

    削下自己脸上的一块肉,那就算得手了?

    而且还兴高采烈的跑走?

    “该死,这郭何是个疯子吧。”陈开衫气不打一处来,虽然没什么大碍,可是脸上被削下来一块肉,还是让他感觉到疼痛。

    而郭何已经跑走了,他连撒气的地方都没有。

    陈开衫捂着脸离开,可是没走多久,面前却出来两个修士。

    “你是陈开衫!?”

    “你们认错人了。”陈开衫阴着脸说道。

    “没认错,你就是陈开衫,我见过你。”其中一人道。

    “两位,这里是白鹿城,你们最好考虑清楚再动手。”

    “就是知道这里是白鹿城,所以我们才找你。”

    “大哥,他已经被人得手了,你看他的脸。”

    “没事,他右边脸还完好着。”

    陈开衫听的一头雾水,听不明白这对修士兄弟在说什么。

    “小子,识相的就自己把右边脸上的肉给老子剐下来,不然我们兄弟动手的话,指不定要剐下多少肉。”

    怎么回事,这两个修士也冲着自己脸上的肉。

    怎么和郭何一样?

    难道自己脸上的肉是灵石塑的吗?

    怎么一个个的都想要自己脸上的肉?

    “看来你是不打算主动点了,只能我们帮你了。”两兄弟恶狠狠的看着陈开衫。

    陈开衫转身就逃,那两兄弟一见陈开衫要跑,立刻大叫着追过去。

    “别跑,留下脸上的肉……”

    陈开衫又惊又怒,可是他哪里敢停下脚步,这两个疯子,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可惜白鹿城不能飞,陈开衫只能加快速度飞奔。

    不过跑到一条街拐角,正好看到一队白鹿城的巡逻过来。

    “救命……救命……我被人追杀了。”陈开衫连忙呼救道。

    那队巡逻一见陈开衫重伤,再看到陈开衫背后追着的两兄弟,立刻将陈开衫护在身后,同时各自拿出自己的法宝兵器。

    “站住,胆敢在白鹿城动手斗法,找死!还不束手就擒。”

    “他是陈开衫!”

    “什么?”

    “他就是陈开衫?”

    那队巡逻猛的转头看向陈开衫,陈开衫感觉自己头皮发麻。

    怎么回事?这些巡逻的眼神怎么也和他们一样?

    “把脸上的肉给我留下!”巡逻居然对他动手了。

    陈开衫眼见挡不住了,突然一个身影冲了出来,替他挡住了那些巡逻的攻击。

    陈开衫大喜,刚要道谢,可是那个帮他挡下攻击的修士,居然大叫起来:“他脸上的肉是我的!”

    陈开衫吓得转身就跑,哪里还敢停留。

    “该死,别跑!留下脸上的肉。”

    那修士也不和巡逻打了,直接追向陈开衫。

    “陈开衫是我们的!快追……”巡逻大叫道。

    “陈开衫是我们先发现的,他脸上的肉是我们的!”修士兄弟也在大叫。

    疯了,都疯了,陈开衫惊恐万分。

    他不断的跑着,可是他发现,身后追杀他的修士,越来越多。

    因为大家都不能飞,所以速度都不算快,可是随着陈开衫不断的奔逃,越来越多的修士加入了追杀他的行列中。

    陈开衫从来没这么刺激过,被几十个修士追杀。

    如果是要杀他倒也罢了,偏偏对方只要他脸上的一块肉。

    这就让他完全无法理解,无法理解啊!

    突然,一股恐怖的气息从前面扑面而来,一个老者挡住了陈开衫的去路。

    元婴老怪!陈开衫的脸色一变。

    “前辈……”

    元婴老怪根本就不与陈开衫废话,一把抓住陈开衫的脖子。

    可是他正要下杀手的时候,陈开衫身上突然青光一闪,震开了元婴老怪的手掌。

    “咦?”陈开衫惊讶的发现,这件法宝居然在没祭炼的情况下自动护主。

    怪了,前面郭何对自己下手的时候,为什么这件法宝没有发动?

    难道需要别人对自己下杀手,才会激发吗?

    应该是这样吧。

    不过这件法宝倒是不愧为中品法宝,居然连元婴老怪都能震开。

    “把法宝和脸上的肉留下。”元婴老怪虽然被震开,不过并未受伤。

    陈开衫怎么可能听从对方的要求,转身就逃。

    元婴老怪立刻射出飞剑,直取陈开衫而去。

    可是法宝再次发动,保护住陈开衫。

    陈开衫头也不回的逃离现场,不过元婴老怪却没有继续追击。

    “罢了,原本只是想拿下此人,与如意坊以及城主府套点交情。”

    陈开衫感觉身后元婴老怪没追来,微微松了口气。

    如果元婴老怪追杀自己的话,自己铁定无路可逃。

    可是现在他也无法松口气,毕竟还有几十个修士在追杀自己。

    甚至连一些筑基小修士都加入到追杀自己的行列之中,想到这里,陈开衫就一阵怨恨。

    等自己逃过这劫,一定要一个个给他们好看。

    只是,他们为什么不怕白鹿城的规矩,甚至就连城主府的巡逻都加入到追杀自己的行列之中。

    更关键的一点是,他们全部都认识自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