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皇武神

第1589章 历尽屈辱,苦命鸳鸯(求月票)

    天宫宫殿的西北角,有一座孤零零的小木屋,虽然整个宫殿建筑群是依山而建,并没有什么宫墙,但因为这座小木屋的位置实在太偏僻,又太小太简陋,因此,跟那座气势恢宏的宫殿建筑群相比,它就显得十分的孤独和不起眼。

    可这个小木屋一旦被人看到,又会觉得它格外的扎眼,实在是跟整座天宫格格不入,因为它的存在,破坏了巨大天宫的整体美感。

    秦秋月和宁天涯,就栖身在这座孤零零的小木屋之中,他们住在这里,已经有四个月时间了。

    这座简陋的小木屋,乃是秦秋月在五个多月之前,也就是四月份的时候,赶到天剑宗之后,亲手搭建而成。

    由于她一到天剑宗,见到狄小真的瞬间,就被对方制住了穴道,此后再也无法使用体内真气,因此,秦秋月只是搭建这一个小木屋,就耗费了一个月的光景。

    狄小真不许秦秋月砍伐天峰上的一草一木,所以她搭建小木屋的所有木材,都不得不一步步走下山去,在远离天峰的地方,砍伐木材,然后再将那些木材一点点儿背上天峰,然后一点点儿的将小木屋给搭建起来。

    然而这些羞辱,对秦秋月来说,还只是最基本的,甚至是微不足道。

    秦秋月既然来了,就没得选择,狄小真要求她必须住在天峰之上,但却不许她住在宫殿里,她要想有一个栖身之所,就必须要亲手建屋,要建屋就必须要砍伐木材,然而对于已经失去了武功,甚至连气力都不如正常女人的秦秋月来说,要砍伐木材,要建屋居住,她就不得不需要工具。

    工具当然不是白给的,整个天剑宗都是狄小真一个人说了算,她不发话,谁都不敢借给秦秋月任何工具。

    于是秦秋月就成了狄小真的贴身婢女,她白天要小心侍奉狄小真,等狄小真休息了或者开始修炼了,她才有机会去照顾宁天涯,如此几天几夜之后,她才得到了一把斧头。

    而且这把斧头还没有开刃,是钝的。

    狄小真心态早已彻底扭曲,羞辱人的手段,已经被她发挥到了淋漓尽致。

    但秦秋月却不得不忍受这些,因为房子只要建不成,走火入魔经脉寸断的宁天涯,就只能躺在冰冷的悬崖峭壁上,根本没有人管。

    秦秋月来到天剑宗的第一天,狄小真就对她说过一句话:“悬崖就在那里,受不了你随时可以死,我保证不会有任何人阻拦。但只能你一个人死,宁天涯欠我的债,我还要他慢慢还。”

    秦秋月沉默以对。

    秦秋月来了之后,第一眼看到宁天涯躺在地上的样子,就已经知道,除了她之外,整个天剑宗,再无一人会照顾宁天涯。

    可她经脉被封,武功尽失,在狄小真派的专人看守之下,就连杀了宁天涯再陪他一起死,都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连陪着宁天涯共死都不可能,如果来了只是为了死在宁天涯前头,她又为何要来?

    狄小真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才敢无视秦秋月的骄傲和倔强,更不担心她会自绝而亡,才可以尽情的,肆意的羞辱她,折磨她!

    因为这本就是狄小真让秦秋月来照顾宁天涯的目的,而且是唯一目的!

    于是,狄小真的羞辱在继续,简直是花样频出,秦秋月的衣食住行都被死死限制,而且就算是在这种情况下,秦秋月还必须要侍奉好狄小真,任由对方呼来喝去,一个不慎,狄小真只要随便找个理由,就对她非打即骂。

    但就是在这样艰难的境地之下,秦秋月依然平静如波,淡然处之,并且一天天,一点点的,把这个小木屋给建了起来,终于给了宁天涯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宁天涯虽然走火入魔经脉寸断,但他的神智却是清醒的,他那时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秦秋月一天天迅速消瘦下去,他心中的悲痛可想而知。

    他们曾经有过这样一番对话。

    “秋月,士可杀不可辱,你无需为我忍受这些屈辱,咱们可以死,区别只是先后而已,你先去,我绝食就是。”

    然而秦秋月只是轻轻为他掖好被角,对他温柔一笑:“如果连这点儿羞辱我都承受不住,那我来这里做什么?”

    “这十九年的经历,我还没有为你讲完;我们的女儿灵雨,到底有多么优秀,你还都没听过,我们为什么要死?”

    “那都是快乐的事情,跟那些事情相比,这点儿痛苦根本不算什么,好好活着。”

    两人的这些对话,当然一字不漏的都传到了狄小真的耳朵里,这让她彻底发疯,于是她歇斯底里,变本加厉起来。

    狄小真早已发现了秦秋月体内拥有大量的仙灵气,她欣喜若狂,每天在折磨秦秋月的同时,开始吸收她体内的仙灵气。

    最终,她将秦秋月体内的仙灵气,吸收的干干净净,全部化为己有,并且自身境界,从练气六层巅峰,一直冲到了练气八层巅峰!

    吸收完了秦秋月体内的仙灵气之后,狄小真又往秦秋月体内打入了一道刚猛剑气,每到子夜时分,这道剑气就会开始肆虐,破坏秦秋月的身体经脉,让她夜不能寐。

    就这样,日复一日,时间一天天过去,秦秋月和宁天涯,这一对苦命鸳鸯,在这天剑宗,生生熬了半年之久!

    小木屋的位置,是狄小真亲自指定的,她故意选择在了天峰的西北角的悬崖上,因为那里几乎终年不见阳光。

    上午,太阳升起的时候,小木屋恰好被东边的一座高峰阻挡,不到十一点钟,阳光根本照不到这里;而等下午日头偏西之后,这里又会被西边更高的托木尔峰遮挡住了阳光,彻底进入了阴影当中,山风一吹,阴冷无比。

    只有天气晴朗的正午时分,小木屋才能够得到一丝阳光的照射。

    更狠辣的是,到了晚上,狄小真根本不允许秦秋月生火,简陋的小木屋,除了能够遮风挡雨之外,根本不能抵御一丁点儿的寒冷。

    秦秋月来的时候是四月份,然后天气越来越热,她在这里经历了一个夏天,那时还稍微好一些,但现在已经过了中秋,外面的温度早已降到了零度以下,所以他们除了忍饥挨饿之外,还要忍受着寒冷的侵袭。

    但是今天,九月二十六号深夜,秦秋月在天宫的晚宴结束,回到小木屋之后,竟突兀地生起了火。

    小木屋只有两间,虽然十分简陋,但却被秦秋月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粗糙的石质火盆,火盆里面堆满了干燥的木柴,被秦秋月点燃,此刻火光熊熊,把整个小木屋映照的通红一片,从未有过的暖和。

    火盆旁边,秦秋月穿着粗布衣衫,一头长发包裹在粗布头巾里面,她粗糙的长满茧子的手中,握着一根半米多长的木柴,不停拨弄着火盆里的柴火,努力让火盆燃烧的更旺一些。

    现在的秦秋月,早已没有了在清水市的美妇模样,她脸色枯黄,瘦的皮包骨,眼窝深陷下去,颧骨突出出来,比原来起码瘦了四十多斤,胳膊还没有手中的木柴粗,骨瘦不如柴!

    原本,已经达到了先天二层境界,并且得到了凌云的海量仙灵气洗筋伐髓的她,至少年轻了十岁,看起来也就二十岁的模样,但她在天剑宗被折磨了五个多月之后,此刻看上去,还不如一个五十多岁的普通农妇!

    秦秋月此刻的样子,就算凌云和宁灵雨到了这里,不仔细辨认的话,也不敢相认,因为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但唯一没有变的,是秦秋月的那一双美眸,虽然眼窝深陷,可她的一双眼睛,却依然明亮有神,目光中包含着坚定,不屈,淡然,以及心疼……还有满足之意,正嘴角儿含笑,痴痴地望着前面床上躺着的那个人,宁天涯!

    跟秦秋月相比,宁天涯更加不成人形!

    他平躺在木板床上,身下铺着厚厚的茅草,身上盖着一层陈旧的破烂棉被,只从那床棉被勾勒出来的形状,就可以看出,宁天涯比现在的秦秋月还要瘦,已经是真正的皮包骨,他脸上更是如此,在火光中看去,就仿佛只是一张皮贴在了一个骷髅头上,脸色乌青,形状可怖,很是瘆人。

    宁天涯躺在那里,睁大着眼睛,望着木屋屋顶,原本浑浊无神的眼睛,竟渐渐绽放出了神采。

    半晌之后,宁天涯努力扭动了一下脖子,可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很快又扭了回去,依旧望着天花板,喃喃说道:“秋月,我要死了……终于……可以死了。”

    “恩。”

    这一次,秦秋月没有说任何安慰的话,她反而嫣然一笑:“不怕,有我在,我会陪着你的。”

    秦秋月当然早已看出,此刻的宁天涯,早已是油尽灯枯,神仙难救了。

    宁天涯的眼睛恢复神采,只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

    “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难看?”

    秦秋月忽然站起身,又轻轻俯在床头,凝视着宁天涯的恐怖脸庞,又是嫣然一笑道:“跟二十年前相比,是有些难看。不过,我现在也不好看,不过这没什么,人死了之后,都会化作一堆枯骨而已。”

    “秋月,我是个罪人,想不到当年一遇,竟然会把你害成这样……”

    秦秋月听到这一句,却是坚定摇头:“天涯,你不要这么说,就算当初我们真的对不起她,如今也早已还清了,我们现在,再也不欠任何人的!”

    “哈哈哈哈……”

    秦秋月话音未落,就听到身后响起了一阵疯狂大笑:“真是好一对历尽屈辱的苦命鸳鸯啊,到了这种时候,竟然还在那里郎情妾意!”

    说话的人自然是狄小真,她话语中包含着无限的嫉妒与愤恨,声音尖锐无比:“再也不欠任何人的?说的轻巧!”

    …………

    恩,这章确实虐了点儿,但下一章就好了。

    谢谢大家的推荐票和月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