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少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四百一十五章:布局

第四百一十五章:布局

高士廉在书院里也待了不少时间了,玄世璟及玄世璟府上的人对书院的重视程度让高士廉也不得不多想,这明德书院绝对不会像是玄世璟所说的那样,只是为庄子上的孩子建造的书院,让庄子上的孩子们能够读书,若是如此,这书院何必将他找来做这书院的山长,还将萧瑀给拉了进来。

要是仅仅要教导庄子上的孩子,普通的教书先生在长安一抓一大把,何须费这么大的功夫,当时高士廉可还在朝堂之中,没有致仕呢。

虽说萧瑀六遭罢相,可是玄世璟和高士廉把注意打到萧瑀身上的时候,萧瑀还在朝堂上叱咤风云呢,两人也只是估摸着萧瑀会得罪李二陛下,然后再次被贬官。

结果真的是,玄世璟从平壤回来,萧瑀已经在书院教书了。

有萧瑀和高士廉在,书院也只是暂时的普通罢了。

玄世璟在着手布局,明德书院现在仅仅是一个小书院,有七十多个庄子上的孩子在书院里头,可是这书院对于玄世璟来说,就是一个试验,而这第一批孩子,是这个试验中的受惠者。

他不惜砸重金来建造书院,不断的往书院倒贴钱也要将书院开下去,高士廉想不出玄世璟别的用意,或许只是为了给大唐培养优秀的人才?

而这些人才日后若是进了朝廷,那可都是玄家的门生如此一来,玄家在大唐的根基,就稳了。

一步步的稳扎稳打,或许书院成熟了,需要等上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四十年,玄世璟等得起,他还年轻,若是玄世璟等不起,玄家还有后人,只要这玄家不倒,总会等到书院屹立于大唐的那一天,因为书院是玄家出资修建的,书院是玄家贴钱办起来的。

这书院,也算是玄世璟投资在东山县的产业了,虽说这样形容书院有辱斯文,但是事实上就是如此。

玄世璟虽然身处庙堂,但他从来不是个纯粹的文人,也不是个纯粹的官员。

“老师是希望这书院就此止步,还是继续发展呢?”玄世璟看着高士廉问道。

“若是于大唐有益,让它继续成长下去,又有何妨?”高士廉笑道:“老夫竭尽余生之全力,推你一把。”

玄世璟闻言,起身,恭恭敬敬的躬身行了一礼:“学生,多谢老师成全。”

“书院之事,非你一家之利,若说在当中受益最多的,还是书院里的这些学生,一入书院,或许能改变他们的命运。”高士廉说道。

高士廉也清楚,那些勋贵家的孩子,家里都自有人教导,他们看不上明德书院,或许也会有冲着自己和萧瑀的名头来的,但说到底,都是些在家族里几乎没有分量的孩子,除此之外,来报考书院的,大部分应该都是普通老百姓家的孩子,像东山县庄户家里的孩子,因为书院花费的不多普通老百姓若是省吃俭用一些,是能上的起书院,读的起书的。

“只是,书院这边,仅仅只有老夫与萧相公,还是远远不够的。”高士廉说道:“老夫与萧相公虽说仍旧有爵位在身,但毕竟人不在朝堂,虽有人脉,但是在各家利益面前,这些关系如同蛛网一般脆弱,所以,这学院,还需有个更强的靠山。”

“老师觉得,何人合适?”玄世璟问道。

“太子。”高士廉说道:“这书院现在在你这庄子上,不显山不露水,脸面还没有大到能够让陛下瞩目,而你与太子交情不错,将太子拉过来,最是合适,陛下不会有意见,太子也不会不乐意,若干年后,太子,将会成为这书院最强的靠山,至于现在,你这书院的牌匾,便是你最大的护佑,陛下最是重情谊,仅仅是这书院的名字,加上你的身份,即使现在有什么事,陛下也是偏向于你的。”

“只是,这贸然与太子开口,是不是有些太生硬。”玄世璟说道,自他从平壤回来,还没见过李承乾呢,前些日子去长安的时候虽然让人送了信请他们到东山县的庄子上来,可是到现在也没个回应,估计也是节近中秋,各人手里都有事情要忙吧。

“这倒无妨,此事利弊,太子心里清楚着呢。”高士廉笑道。

“若是将太子拉进书院,如何安排?”玄世璟问道,难不成让太子做个副山长?太子还是太子的时候,这名头倒也无所谓,只要高士廉在书院一天,做一天的书院的山长,即便太子变成了天子,也无所谓,毕竟连李承乾也是高士廉的学生,将来即便是李承乾继位,也还是高士廉的学生,见到高士廉也要尊称一声老师。

但若是高士廉不做书院的山长了呢?

“若是能将太子拉进书院,老夫这区区山长的位子有何好心疼,这山长的俸禄可有老夫在长安任职的时候领的多?”高士廉笑道:“无需担忧老夫。”

“老师高义,如此的话,等过了中秋,学生便去找太子商议此事,除此之外,学生要在书院上课的时间,就有劳老师安排了。”玄世璟拱手说道。

看得出来高士廉是真心为了书院打算,为书院找靠山是他提出来的,建议玄世璟去拉太子入伙,还将自己山长的位子给让出来了。

虽说只要高士廉在,李承乾绝对不会坐这山长的位子,但是态度一定要有,话说的也要漂亮。

“好。”高士廉应了下来。

中秋节当天,玄世璟是在自家过的,到了八月十六这天,玄世璟便带着晋阳去了长安,参加宫中的家宴,趁此机会,也让晋阳在宫中住两天。

宫中皇家的家宴上的时候,玄世璟和晋阳坐在了一席上,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宴席的气氛也活络了起来,玄世璟与李承乾凑在了一起,说起了书院的事儿。

“还有人会惦记你那书院?真是闲的。”李承乾笑道:“无妨,你那小书院,没人看在眼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