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少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六章:高瞻远瞩

第四百一十六章:高瞻远瞩

“现在没有,但是不代表以后没有啊。”玄世璟回应道:“你也别忙着拒绝,书院以后的路还有很长,对你绝对有好处。”

李承乾一愣,随后反应过来:“我就知道你小子办事儿肯定不会这么简单,一个书院,当初信了你的邪,还真让书院收了你庄子上的那些孩子,这大半年自己还一直往里面倒贴钱,怎么想都不是你的做事风格,现在看来,你图谋的不小啊。”

“书院才刚刚起步,想要等到成熟,怎么说也得十几二十年,这么长的时间,当中发生什么事儿,谁知道?”玄世璟说道:“所以我的找个大人物为书院保驾护航,想来想去,就殿下你合适。”

“此事你问过父皇了吗?”李承乾问道。

他虽是太子,但是无论做什么事,想要不引火烧身,还是让李二陛下知道,这样最为稳妥。

“还没来的及与陛下说,现在东山县庄子上不过是个小书院罢了,殿下也说,除却书院落成的那几天,在长安城也没什么人注意。”玄世璟说道:“老师说,若是太子愿意,那这书院山长的位子,给殿下留着。”

李承乾摇了摇头:“不不不,这山长的位子还是老师坐着好,你是太傅的学生,本宫也是太傅的学生。”

“那殿下这事儿”玄世璟看着李承乾问道。

“我暂且口头上应你一声,此事待我禀明父皇之后,便给你明确的答复。”李承乾说道。

或许现在只是一桩小事罢了,但是李承乾身为太子,无论做什么,都要谨慎再三,即便朝中没有针对他弄出什么风浪,但是毕竟还要顾忌李二陛下那边,若是李二陛下不高兴,他这太子的位子一样坐不稳。

“好。”玄世璟说道。

如同高士廉所说的,这当中的利弊,李承乾回去之后自然会权衡清楚,书院背后有玄世璟这大财主,以后的的发展不可限量,这么大一好处落在李承乾面前,他不会不心动。

将来李承乾若是继位,那书院培养出来的人才,入了朝,做了官,那就是新帝的嫡系了,李承乾需要新贵来与朝中的老贵族形成对抗,否则他日李承乾坐了皇帝,也不过是被关中世家捆绑住手脚罢了。

十年,二十年,这时间听上去很长,但是却又如同白驹过隙,玄世璟对于书院的规划是宏远的,甚至可能不是一代而功。

十年育树,百年育人,明德书院是整个东山县,整个玄家的百年大计!

大唐官家不重视书院,朝廷的勋贵们也不可能让皇家重视民间的书院,因为一旦民间的人才大量涌入朝堂,那勋贵的势力就要被这些人所稀释,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而玄家没有这个顾虑,玄世璟勉强担得起“高瞻远瞩”这四个字,所以在他的影响下,整个玄家都理解玄世璟为何这么看重书院。

没有什么门第能够持续千百年久盛不衰的,即便是现在这些勋贵这么极力的维持自己的地位,这般阻止各种朝堂新的势力崛起,到最后结果还是一样的,所以不如看开一些。

只是玄世璟即便将这些话说出来,有谁会信?

玄世璟自己都不觉得玄家会兴盛过几百年若说如今这天下最强盛的家族,那就是李唐皇室了,可是历史上的李唐皇室强盛了几代?更何况那些高门大户了,所以说,目光长远些是没错,但是好歹也要目所能及啊,活在当下啊,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后代谁会知道?所以这一辈千打算万打算,又能打算多久?时间的长河又会有多少变化?

有句话叫做儿孙自有儿孙福,老一辈的能为他们奠定根基,但是却不能管他们一辈子。

宫中的家宴结束之后,玄世璟是一个人回去的,晋阳留在了皇宫之中,至少要在宫中住上十天半个月的,玄世璟就自己先回了道政坊的公主府,等到明天再回庄子上。

在长安玄世璟还有件事儿要办,那就是去见阎家兄弟,再去龙首原上走一趟,毕竟李二陛下让他督建新宫,至少要了解一下现在的进度。

万事开头难,如今修建新宫,也正是开头的时候。

龙首原上的徭役中秋节停工一天之后再次回到了龙首原上,围着永安宫开始修建地面,虽然没有具体的图纸,但是工部已经将大致的范围给规划出来了,新宫殿的修建就在这范围之内。

玄世璟先去了龙首原,之后才去了工部。

白天的时候,阎立德和阎立本兄弟都在工部,两人合计着绘制新宫的图纸,因此玄世璟一到工部,便有工部的官员引着玄世璟去见两人。

工部因为之前压价商人一事,负责此事的两人被李二陛下罢了官,虽说原因没有往外说,但是既然是罢官,这当中的门道,旁人心里恐怕也已经跟明镜儿似的了。

直到玄世璟进门的时候,兄弟两个还伏在桌案上勾勒着线条呢。

“两位大人。”玄世璟进了房间,见两人这般专注,不得不出声提醒两人。

这时候兄弟两个才抬起头来,见到玄世璟进来了,连忙拱手:“玄公。”

“两位大人。”玄世璟拱手还礼,他与阎立德一级,都是正三品,但是玄世璟的爵位却是比阎立德要高,所以阎家兄弟见到玄世璟,是要行礼的。

“今日到工部来,也是想要看看图纸进行的怎么样了。”玄世璟说明了来意。

阎立德笑了笑:“这些日子我与家弟一直在研究这新宫殿的图纸,再有两天时间,就能拿出第二套图纸了。”

“第二套?难不成第一套图纸不合陛下的心意吗?”玄世璟问道。

他也没想到阎家兄弟的工作效率这么高,但是看兄弟两人的面色,的确这些日子也没有怠慢这件事儿,俩人的脸色都蜡黄了,估计是经常熬夜的缘故。

阎立德摇了摇头:“并非如此,只是两套图纸送到陛下面前,好歹有个选择,毕竟新宫不是件小事儿,耗费如此多的民力,而这图纸,又是重中之重,不容半点儿差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