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少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很久之前的对头

第四百二十章:很久之前的对头

安置好马车,玄世璟和锦衣卫一同,带着这些孩子前往东市。

道政坊离着东市十分近,因为道政坊旁边就是玄武湖,玄武湖旁边就是玄家的产业玄武楼。正好就位于东市旁边。

七十多个孩子的队伍可不小,玄世璟打头领着他们,是几个锦衣卫护卫在队伍的两边,从道政坊的坊门走了出去。

这样的队伍走在街上,也引得不少人侧目。

这些孩子是什么身份?怎么在长安城逛个街身边儿都有这么多五大三粗的护卫跟着?

锦衣卫回到东山县庄子上之后就再也没有穿过官服,穿的都是玄家护卫的衣服,所以现在走在街上,没有人认得出这是曾经名动长安的锦衣卫。

一边走着,玄世璟一边为这些孩子解释沿途遇到的东西。

这些孩子第一次接触这般繁华的长安城,有不尽的好奇心,一路上不断的问这问那,旁边的锦衣卫一边看护着这些孩子一边为他们讲解。

有些地方他们虽然没有体验过,但是身为锦衣卫,他们在打听消息的时候,早就把长安城摸了个透彻。

不然当初从神侯府搬运进皇宫的那些庞大的资料都是哪儿来的?

东市应该说是长安城最繁华的地方,各国往来的商人都在这边聚集,至于西市,则是长安城或者说是大唐本土的商人聚集在西市,安家立业。

若是东西两市相对比的话,东市显得比西市高档一些,毕竟是大宗货物交易还有娱乐的地方,至于西市,现在的西市也只是长安百姓购买日常生活用品的地方,至于昭国坊,原本聚集着不少工匠,但是自从工学院开张之后,昭国坊的工匠就少了很多,现在加上龙首原那边修建新宫,这昭国坊内的工匠更是看不到一个了,全都被调派到龙首原上去了。

高士廉应该都将他那天说的话与这些学生说过了,若是实在不适合读书,两年之后没有通过考试的,他们可以选择进入道政坊的工学院,玄世璟觉得逛完了东西两市之后回到道政坊,让他们进工学院参观一番。

即便是读书没有天赋的孩子也无需害怕,将来进了工学院,一样有个出路,若是实在连工学院都带不动的孩子,那玄世璟是真的没办法了,读过书,识几个字,总能在庄子上找个好工作过下去的。

人生不只有读书,还有过日子,读书的目的,除却为了增长自己的知识与才华之外,在这年头,更重要的是过日子!

玄世璟很久没有在长安城这么走动了,他也没有穿的多么华丽,既然是作为这些孩子的先生,所以今天玄世璟穿了一身汝袍,跟普通的读书人没什么两样,但是却能看出来,他玄世璟,就是这些孩子的领头人,就是这些孩子的先生。

西市之中,斗鸡遛狗的勋贵子弟也不少,毕竟有不少闲着没事儿干而且还好这一口的。

这些孩子第一次到长安城,边走边看,免不得一个不注意就冲撞了这些纨绔子弟,但是只要锦衣卫好好说话,解释一番,那些人也不会与这些孩子计较,但是总有那么一两个小心眼儿的。

而这小心眼儿的,与玄世璟还算是故人。

“我当这是谁呢,这不是玄大公爷吗?怎么,打完仗回来没得个正儿八经的官做做,改带孩子了?”杜荷站在玄世璟对面,一脸的讥讽。

这些年玄世璟与杜荷再也没有了什么来往,甚至都没怎么见过面,但杜荷毕竟也是李二陛下的女婿,在皇宫之中的家宴上,还是能够看到的,不过两人从玄世璟小时候就不对盘,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因此两人一直没有什么交集。

但是今天却是在西市上遇到了。

如今的杜荷已经不是当年的翩翩少年了,玄世璟也长大了,杜荷的脸也沧桑了不少。

杜荷从来不是什么正经的人,即便是娶了公主,依旧是那幅德行,听说他夫人已经跟他分府了,因此杜荷更是放飞了自我,整日拿着他爹留给他的遗产在长安城中跟一帮狐朋狗友无所事事。

“杜大人。”玄世璟笑着拱了拱手:“我带着我的学生游览长安城,可没有冲撞了杜大人,杜大人何故拦了我们的去路啊?”

“这路这么宽,本大人也只是站在这儿而已,何谈拦了你们的去路?”杜荷笑道:“这旁边不是还有路吗?你们走便是。”

玄世璟也不与他争论,带着学生们便往旁边走。

可是杜荷却是后退一步,继续挡在了玄世璟面前。

“杜大人,请恕在下直言。”玄世璟笑道:“大人这是属于没事找事儿的。”

“玄公说话,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客气啊。”杜荷笑道:“你以为这么多年,我没去找你,我就忘了之前你带给我的屈辱了吗?因为你,我被太子从东宫赶了出来,因为你,这么多年,我在朝廷之中庸庸碌碌,不得重用,因为你,我现在连公主府都进不去了。”

玄世璟也是笑了,怎么什么事儿就要往他头上推?公主府进不去,能怨他吗?他玄世璟与他杜荷的夫人可是一点儿干系都没有,说的好像他玄世璟绿了他杜荷似的。

“我承认当初咱们是有点儿小冲突,但是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而且,当初我也没有去追究啊?”玄世璟笑道:“你将自己的无能怪在了我的头上,怎么听怎么不合理啊。”

“你觉得与你没关系?当初太子若不是为你出气,我如何会被解除在东宫的职务?”杜荷说道:“若不是你将我调戏你家那丫头的消息传出去,公主又怎么会对我如此冷淡,一个丫头而已,值得你这么护着?白送给我我还不要呢!”

“简直给脸不要脸。”玄世璟冷下脸来怒道。

杜荷这样的,就是属于不要脸的,天底下谁都错了,就他一个人没错,当初东宫裁剪官员是因为东宫官员尸位素餐,整天不干正事儿,所以李二陛下才下旨,肃清东宫。

他杜荷没有作为,这事儿也能怪在玄世璟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