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少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三章:十六王宅的外来客

第四百二十三章:十六王宅的外来客

李治的孩子就是在十六王宅当中出生的,或许陛下知道这个消息,但是却没有任何表示,没有任何松动的迹象,连同长孙皇后也是如此,这样的李治,杜荷如何将自己的身家性命托付给他?

杜荷只是想要报复玄世璟,但是若是前提是搭上他的身家性命,那他还真得好好考虑考虑了。

“杜兄,你还在犹豫什么?”李安俨见杜荷久久不说话,出言催促道:“杜兄你仔细想想,现在你除却一个杜相儿子的名头,还有你这一条命,还有什么可失去的!”

李安俨的紧紧的盯着杜荷,若是杜荷不答应,恐怕过了今天晚上,这世上就再无杜荷此人了。

杜荷既然知道了他的目的,他的计划,若是不加入他们,那就只能让杜荷永远闭嘴了,杜荷与他自己的命,他还是选择自己。

“够了!”杜荷打断了李安俨的话:“我知道了,李兄有什么安排就尽管安排吧。”

杜荷这话,便是答应了李安俨与他共同谋事,帮着李治东山再起,甚至更进一步,这是一场赌上身家性命的翻身仗。

“杜兄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李安俨笑道:“杜兄放心,玄世璟那边,为兄定会帮你,不过,事情还要一步一步的来,虽然现在不能让玄世璟翻不过身来,但是给他制造些麻烦,还是可以的。”

“既然决定要帮晋王,万事凶险,需得小心谨慎。”杜荷冷着脸说道:“莫要因为一点小事,漏了马脚,将咱们全搭进去。”

“此事杜兄放心,交给为兄编号。”李安俨笑道。

长安城的十六王宅是平静的,住在这里面的这些个闲散王爷们整日里无所事事还有吃有喝的,虽然手中无权,但是荣华富贵却不缺,身份地位也有,还差什么呢?

被当成猪一样圈养?有什么关系?他们还敢反抗吗?若是不按照当前的生活方式继续生活下去,别说荣华富贵了,恐怕连命都没了。

十六王宅当中的王爷,大多都是李渊的儿子,与李二陛下关系好的,从头到尾都是顺民的,支持李二陛下的,都被放任到外面任职去了,而住在里头的,都是与李二陛下关系不怎么样,甚至往年都有问鼎皇位心思的。

所以他们不敢翘着尾巴过日子,与李二陛下对着干,即便是被豢养在这十六王宅,反正日子过的好,时间一长,心志也被消磨个干净,也就这样得过且过了。

虽说日子才仅仅过了一年多,但是现在的李治比起一年前意气风发的晋王李治,真的是沧桑了不少,生活在十六王宅之中,却是没有王爷的身份,连宅子里的下人都看不起李治。

原本的晋王妃跟着李治搬到了十六王宅之中,在这大宅子的小院子里,为李治生下了儿子,取名李忠。

自从进了这十六王宅之后,李治也想了许多,或许日后这般,他的父皇终有一天,念及父子之情,将自己放出去,说不定

他为儿子取名‘忠’字,也是在向李二陛下表心意,若是能触动李二陛下,那他也就不必像现在这般,在这十六王宅之中过这般日子了。

李治看了看在床上守着孩子的王氏,心里涌出一股愧疚,王氏自从跟了他之后,就没有过过几天好日子,刚刚成亲,自己心里装着别人,冷落了王氏,后来在封地的时候,王氏跟着自己提心吊胆,到最后,还来了这十六王府。

原本自己的父皇念及王氏怀孕,准许他不入十六王宅,在原本的晋王府当中安心养胎的,但是王氏却毅然决然的跟着他。

因为王氏说,孩子出生,不能没有父亲的照看。

李治也明白,这不过是王氏想要与他同甘共苦的借口罢了

虽说如此只是不知道仍旧在感业寺的武姐姐如何了

李二陛下处置武媚的事,没几个人知道,而感业寺当中几乎都是先皇的妃子,整个寺庙都十分封闭,几乎没人能够进去,所以武媚的事儿,也就封闭在那个小圈子里了。

感业寺当中的尼姑都是从后宫出来的,能活到先皇去世,都不是简单的人物,有些事,自己心里清楚就好,想要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想要活命,须知祸从口出。

到了傍晚,李治的房间门被人轻轻敲响。

“谁!”李治坐在桌旁,冲着外面喊道。

“殿下莫要声张,小人是来给殿下送信的。”外面的人压低了声音说道。

李治皱了皱眉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了房门前。

“夫君,外面是何人?”王氏坐在床上问道。

李治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是既然来了,总要见见才是。”

王氏闻言,将床帘放了下来,遮住了她与孩子。

李治所居住的院落十分简陋,房间就这么一个,所以也顾不得什么失礼不失礼了,将床帘放下,李治在卧室外的正厅见人,外头的人也是看不到王氏和孩子的。

李治见到王氏将床帘放下,这才打开房门,见到房间外面站着一宅子内小厮打扮的中年男子。

“你是何人?”李治问道。

“殿下,可否入内说话,有重要之事,与殿下说。”那人说道。

李治上下打量了这人一番,将人请进了房间。

“进来吧。”李治让开了身子。

“多谢殿下。”那人抱拳说道,随后看了看四周,闪身进入了李治的房间。

李治关上房门,转身走到桌前坐下,对着那人说道:“有什么话坐下说吧。”

那人听从了李治的话,坐在了李治对面,随后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殿下,这是我家公子拖小人带给殿下的,还请殿下过目。”

“你家公子?”李治好奇,他都已经沦落到这个模样了,还有谁会记得他这个从来就没有受到过重视的皇子?

虽说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李治还是接过了那人给他的信,将信拆开,仔细的浏览了起来。

信是李安俨写给李治的,信里面也说了李安俨愿意投效他,而且在两三年前的时候李安俨就已经开始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