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少

第四百二十四章:令人心动的机会

    “李安俨他怎么会选择我?”李治看向那人问道:“你家公子也是奇怪。”

    “如今殿下的处境,相信我家公子一回,又有何妨。”那人说道:“公子既是忠心投效,外面也有公子等人帮您联络”

    “一切都掌控在你家公子手中,我也只不过是你家公子想要的一个名头罢了,是也不是?”李治虽然现在落魄,但是脑子没有坏掉,李安俨一切都准备好了,为什么现在才来投奔自己,自己现在不过是个一无所有的皇子不是吗?

    准备了这么久,当初怎么不见李安俨来找自己呢?

    而现在,最有可能的便是李安俨看重的,只是他的身份,他现在的状态,觉得自己无法拒绝他的条件

    “公子如何想的小人不知,小人只是替公子送信罢了,至于殿下如何做,小人也无法干预。”那人说道:“信已送到,小人不便再此久留,告辞。”

    说完,那人起身,打开房门,探出头去四下张望了一番,随后离开了李治的房间。

    李治坐在那里,手里仅仅的攥着李安俨给他的亲笔信。

    这是个机会,但也是份危险,要如何选择?

    不得不说,对于李安俨信上所说的,李治还是比较心动的,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慢慢的对自己的父皇已经失去了信心,连李忠出生,宫中都不曾派人来过问,他的余生,还会有机会离开这十六王宅吗?

    “夫君”听到外面人已经走了的动静,王氏从床上下来,来到李治身边。

    “唉~~~”李治叹息一声,将手中的那封信放在桌子上,右手食指弯曲,不断的敲击着那封信。

    “夫君可是为难了?”王氏轻声问道。

    李治点头:“是啊,现在有个机会摆在面前,一个很让人心动的机会,只是这机会,前路艰难,踏错一步,便是灭顶之灾。”

    “妾身看夫君这般,定然是心动了吧。”王氏说道。

    “心动啊。”李治笑道:“你我二人,困在这大宅子,虽不缺衣少食,但这毕竟不是个好地方啊,原以为父皇母后仍旧能顾念一丝骨肉亲情,可是,连忠儿出生,宫中都没有过问,莫说过问了,连一丝一豪的消息都没有,着实让我心寒啊。”

    李治承认,他心动了,至于李安俨图谋什么,无非便是高官厚禄,权利财富,若与李安俨联合,真能事成,李治可以满足他!

    李治没有李安俨,他可以等,可以缓缓图之,但是李安俨没有李治,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事,因为他名不正,言不顺,不是李唐皇室!若是没有李治,李安俨准备的再如何充足,也不过是做些无用功。

    李安俨是被东宫裁撤下来的官员,朝廷不会再重用他,太子不会再让他回东宫,他就只能在外头闲散着,游手好闲。

    李治也有自己的打算,若是抓住这个机会,成了,则后半生屹立在权利的巅峰,若是不成,大不了就是被发配到其它地方,总比圈禁在这十六王宅里要好的多。虽然一切都是李安俨在准备,掌握在李安俨手中,可李安俨还不是要发誓效忠自己,事成之后,他李安俨,仍旧是一条狗,一条李家的狗,一条他李治的狗。

    “夫君如何去做,妾身不多做干涉,若是夫君想去做,觉得能成,妾身只有在夫君身后,全力支持夫君。”王氏说道。

    无论是李治还是王氏,都还年轻,从心底里都不愿在这十六王宅庸庸碌碌的度过他们的下半生。

    既然机会摆在眼前,那就值得放手一搏。

    若是失败了王氏和李治不约而同将目光放在了床上正在襁褓中熟睡的婴儿,至少后继有人了。

    孩子的父母或许可以在这大宅子之中老死,可是孩子不行,孩子的父母可以抓住机会放手一搏,即便是失败了,获罪了,可是孩子不行。

    但若是成功了,等待着的孩子,将会有光明的未来,宽阔的道路。

    这也算是李治为了自己的孩子做出的努力了吧

    “好!”李治点头,原本死气沉沉的李治,再次回到了当初意气风发的时候,有了李安俨在外面帮着谋划,有了帮手,成了一半了。

    李治心里也明白,现在整个长安城,甚至整个大唐,都已经将晋王李治给遗忘了,正好,这样的话,李治在这王宅之中谋划什么,只要不闹出事情来,谁都不会知道,然后再等到时机成熟,一鸣惊人!

    挡在李治面前的有三人,一个是当今太子李承乾,还有魏王李泰,这两个是他的亲哥哥,另一个就是李恪,即便是太子倒台,还有魏王,还有李恪,若是三人都没了竞争太子的资格,那李治,势必将重新进入朝堂诸臣的眼中。

    只因为他是嫡出的皇子!

    朝中的大臣们连李治被贬到十六王宅的真相都不知道,只是知道李治在就藩期间犯了错,被玄世璟带回长安,接着就被贬了,朝臣们怎么向大理寺打听消息,奈何戴胄那老狐狸就是不开口。

    皇家也没脸大到将儿子和老子的女人私通的事儿昭告于天下,所以李二陛下这是下了封口令了,这老子还活着呢,就被儿子给戴了绿帽子,这哪儿成。

    事情决定了,李治反而不着急了,无论如何,主动权都要掌握在自己手里,既然说考虑一番再回应李安俨,那过几日,那联络自己的人,一定会再登门拜访。

    玄世璟带着学生们回了庄子上,从长安城回来的一路上,这些孩子们的情绪一直很高涨,玄世璟带他们见识了一个以往从来未曾见到过的世界,或许,这一下午一节课所学到的东西,比之前两三天学到的都要多,而且都是实实在在摆在自己眼前的真正的活灵活现的东西。

    回去的路上,玄世璟没有坐在车厢中,而是坐在了外面,旁边高峻驾驶着马车。

    “公爷,看来那些孩子都很高兴呢。”高峻笑道:“这多亏了侯爷您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