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少

第四百二十五章:人各有志

    “即便是现在不带他们去,等到将来他们长大了,仍旧会去见识长安的繁华,只是现在与以后不一样,自然效果也就不一样了,见识过长安的繁华之后,告诉他们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想要见识更多,开拓更宽广的天地,那就暂时好好读书吧,两年之后,有人会接触更广阔的天空,有人会局限于长安,或许有人,仍旧留在这庄子上,不努力,一切都是空谈。”玄世璟说道:“就如同之前的锦衣卫,若是当年他们在庄子上不好好练功,不努力的接触别的东西,去学习,他们也不会被我调到长安来,终其一生,都不会步入官途,最多也只是跟着商会去走南闯北罢了,但是现在呢?他们个个都是官身,去过辽东,立过军功,只要他们愿意,高官厚禄朝廷不会吝啬,他们接触过长安形形色色的人,上至达官显贵,下至平民百姓,这比之商队护卫如何?”

    “自然是好的。”高峻笑道:“从公爷儿时,属下就发现,侯爷与寻常人不同。”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咱们当年估计可是长安城勋贵当中最穷的一家了。”说起这个,玄世璟哈哈大笑,他也猜到了他那个便宜老爹玄明德的来历了,只是在大唐混着混着,把自己的命给丢在这儿了,还真是倒霉。

    虽说子不言父过,但是玄世璟对玄明德的认同感,确实不高,唯一一点要感激玄明德的是,他给现在的自己打下的基础,但愿当年葬身玄武门的玄明德,能够回老家吧虽然,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祈愿罢了。

    当年,玄世璟也想着,人重活一回,好好享受享受,可是那时候的家,他享受不起来,有封地,有庄户,大灾之年连绵不断,四岁那年,大唐连长安周边的百姓都吃不上饭,潞州的生意不好做,府上的仓库里都能跑老鼠这种情况下,玄世璟如何视而不见?

    “天佑玄家啊。”高峻感慨道:“玄家就只有公爷这么一个后人,所幸,公爷很有出息,很厉害。”

    玄世璟笑了笑:“你可别夸我了,聪明的孩子可容易早夭,若是当年我不那么聪明,或许也就不会遭那样的劫难了不是。”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公爷历经劫难,这往后剩下的,不就是源源不断的福气了嘛。”高峻说道。

    “我说高峻,行啊你,这么多年我还头一次知道你这么能说会道,怎么,今儿个没喝酒,喝了蜂蜜了?”玄世璟调侃道。

    “嘿嘿,属下这说的这都是实话。”高峻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马车车队背对着夕阳朝着东山县庄子上行驶,到了庄子上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那些锦衣卫们驾着马车将这些孩子悉数送回家,这才回了自己住的地方。

    玄世璟回了宅子,厨房里给他留了晚饭,热了之后送去了书房。

    “夫君今日带着庄子上的孩子们去长安,感觉如何?”秦冰月问道。

    “好不错,不过这些孩子平静下心思来,怕是还得用上个一两天,就看老师还有萧相公如何引导了。”玄世璟笑道:“估计明日去书院,老师会与我说起这问题吧。”

    “说起来,夫君将这些孩子带出去,也是无意间给这些孩子立了一个小目标。”秦冰月笑道:“见识过长安的繁华,与庄子上一对比,这些孩子将来,都是向往长安的吧。”

    “人各有志,到了一定的地步,反而并不在意长安那等喧闹之地,就像你家夫君我,又或者是老师,还有萧相公,反而喜欢这风景优美而质朴的东山县。”玄世璟说道:“这些孩子的未来不应该被安排,而是看他们自己,能走出一条什么样的路。”

    “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像夫君这般豁达的。”秦冰月感慨道:“夫君始终是与他人不同的。”

    玄世璟被秦冰月说的这话弄的一愣,随后笑了笑:“或许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虽说玄世璟的意识来自千年之后,可无论是千年前还是千年后,玄世璟的骨子里,流的都是炎黄子孙的血,皮骨皆是华夏人,所以,也没什么不一样的。

    “倒是在长安遇到的一个人,让我有些介意。”玄世璟说道。

    “谁?”

    “杜荷。”

    “杜荷?”秦冰月好奇道:“夫君与杜荷又有什么过节,而且往常,从来没有听说过夫君与这杜荷有过来往啊,最多也就是在宫中参加家宴的时候能够见到一面。”

    “是啊,可是杜荷偏偏就把他自己的遭遇,全都记恨在我身上,我也没办法啊。”玄世璟笑道:“你说这气人不气人。”

    玄世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豁达,无缘无故的被人记恨,被疯狗咬,被坏了心情他还能够无动于衷,那样的人就不是人了,而是木头了。

    “夫君何故被杜荷记恨,总该有个起因吧?”秦冰月问道。

    玄世璟无奈苦笑,将与杜荷之间的事说给了秦冰月听,秦冰月听完之后,只是说了四个字。

    无妄之灾。

    “不管是不是无妄之灾,杜荷现在就像是条疯狗一样,在长安城与我有了争执,往后肯定会砸背地里动手脚,来给我添麻烦,而如今,能够最大程度动摇我的,就是龙首原上的新宫殿了。”玄世璟笑道:“陛下委任我督建新宫,整个长安城可谓是人尽皆知。”

    “那夫君,是否要让锦衣卫去盯住杜荷?”秦冰月说道。

    “这只不过是我自己的猜测罢了,暂时无需兴师动众,而且,龙首原上现在还没到紧要关头,出些小事也未尝不是好事,如此一来,更能让我看清楚户部和工部是如何处理问题的。”玄世璟说道:“龙首原上若是在这两天出事,杜荷才会有嫌疑,到那时候再让锦衣卫去看住他也不迟。”

    秦冰月点了点头。

    “别的且不说,倒是你,看你今天,脸色有些不好,怎么了?”玄世璟看着秦冰月问道。

    “可能是有些累了吧。”秦冰月笑道:“休息一阵就没事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