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少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玄家有喜

第四百二十六章:玄家有喜

“不管如何,明日让大夫过来给你看看吧。”玄世璟笑道:“还有,别太勉强自己了,累了就休息,没必要一直配着我。”

玄世璟揽了秦冰月的肩膀,让秦冰月靠在自己的怀里。“嗯。”秦冰月低声应答道。

次日一早,玄世璟睁开眼睛,看着身旁的秦冰月,仍在熟睡,轻声起床,玄世璟穿好衣服,出了房间。

“来人。”

“少爷有何吩咐。”宅子里的下人来到玄世璟面前。

“去请个大夫过来。”玄世璟说道。

一觉醒来,玄世璟没有忘记昨天晚上与秦冰月说的话,总之,不管是秦冰月累了也好,还是怎么样,找个大夫过来看看,总会让人安心。

不多时,大夫提着箱子到了玄世璟的院子。

“少爷,大夫找来了。”下人说道。

“好,大夫,请随我来。”玄世璟请了大夫,往房间中走去。

这时候秦冰月已经醒来,穿了外套,坐在床上,见到玄世璟领了大夫过来,神色一愣:“夫君这一大早的起来出去,就是为了找大夫?”

“寻常时候,可都是冰月比为夫先醒来,昨日冰月说有些累了,今早起来,也就没打搅你,不管如何,先让大夫把把脉吧,你身子一向硬朗,别再是染了什么风寒,只是暂时未发病。”玄世璟笑道,随后对着大夫说道:“大夫,请。”

大夫躬身行了一礼,随后来到床榻前,跪坐秦冰月面前,为秦冰月诊脉。

诊脉诊着诊着,大夫的眉毛就挑了起来,一只手搭在秦冰月的脉搏上,另一只手不断的抚须。

“这个”

“大夫,到底怎么样了?”玄世璟问道。

昨天晚上的时候玄世璟也给秦冰月诊过脉,只是没发现有什么问题,所以今天要从外面请个经验丰富的大夫过来重新诊断一番。

“弱,太弱了。”大夫摇着头说道:“公爷,您夫人的身体没有大碍,只是,好像这老夫也不能确定,恐怕再过些时日才能下定论。”

“到底如何了?”玄世璟问道。

“公爷,您夫人这几天感到劳累,还需要多多休息一番,这还有个问题想要问问夫人。”大夫说道。

“大夫请问便是。”

“夫人上次月事,是什么时候。”大夫问道。

“约莫四十多天前,将近五十天前了。”秦冰月说道,她自己也好奇,为何这么长时间没有来月事了,此事虽说有些说不出口,但是讳疾忌医乃大忌,在大夫面前,也无需害羞。

“夫人这两日,可有头晕,乏力,嗜睡,食欲不振,偏食等症状?”大夫问道。

“确实感觉有些乏力,睡觉的时间比以往长了许多,再就是不喜油腻之物了。”秦冰月说道。

“这么说来,老夫要恭喜公爷和夫人了。”大夫笑意盈盈的拱手说道:“虽然现在脉象不显,但是从夫人的反应来看,十有八九,夫人这是怀孕了。”

“怀孕!”玄世璟大喜:“真的?!”

玄世璟虽说学过医,可是大夫说如今秦冰月的脉象是诊不出来的,只是凭借着现在秦冰月的身体反应来判断。

女子怀孕十多天便会有这等反应了,在这方面,大夫的话是不会错的,若非怀孕,秦冰月的身体又如何会出现这等反应?

“等再过上半个多月,便能诊脉确认了。”大夫说道:“在这期间,夫人切记,要养好身子,公爷与夫人夫妻之间”

“这个我知道。”玄世璟脸上的喜色无法抑制:“多谢大夫,我这就让人准备诊金。”

诊金是其次,赏钱才是大头,秦冰月怀孕,这对整个玄家大宅都是一件天大的喜事,晋阳年纪还小,虽说成亲将近一年,但是却从未与玄世璟行圆房之礼,而秦冰月,才是玄世璟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女人,玄世璟自平壤归来之后,也一直是秦冰月在伺候玄世璟。

大夫交代了一番之后,便领了诊金和赏钱,离开了玄家大宅。

房间里,玄世璟激动地将秦冰月抱起:“太好了,冰月!为夫要当爹了!”

“夫君。”秦冰月被玄世璟抱在怀里,脸红扑扑的:“快放我下来。”

玄世璟将秦冰月小心翼翼的放在床榻上:“冰月,往后府上的事就不要太操劳了,好好修养身体,每天吃完饭出去走动走动,我让人找俩大夫,住在府上,每天十二个时辰随时听命。”

“夫君无需如此紧张。”秦冰月笑道:“看夫君现在这样子,一点儿都不似平常那般稳重,倒像个小孩子。”

“哈哈哈哈哈,人逢喜事精神爽!”玄世璟笑道。

“夫君是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秦冰月问道。

“都喜欢!都是我的骨肉,为什么会这般问?”玄世璟说道:“你就安心吧,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为夫的心头肉,对了,这好消息,要赶紧告诉娘亲,让她也高兴一番,很早之前,娘亲就想要抱孙儿辈了。”

秦冰月点了点头:“夫君且去忙正事。”

“哪儿有什么正事,夫人怀孕,这对为夫来说,就是最大的正事。”玄世璟爽朗一笑:“来人,吩咐账房,今日府上所有人,本公要给他们发红利!派人去与老夫人报喜,还有长安那边,派人进宫,去给兕子报信。”

秦冰月怀孕,晋阳早晚也要知道,玄世璟坦诚相告,不藏着掖着,晋阳心里也不会有什么疙瘩,反过来,若是不告诉晋阳,这恐怕才会给晋阳心里添堵吧。

“是。”守在房间外的下人应声,随后便安排人去王氏的院子里报喜去了。

“夫君莫要闹腾,今日下午,夫君还要去书院呢,而且龙首原上新宫的事情,夫君也不可大意,昨天晚上不是也说了吗?那杜荷还在暗中虎视眈眈的盯着呢。”秦冰月说道:“虽说杜荷如今在长安已经无权无势,但是夫君不可不警惕,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毕竟杜府,曾经出了杜相这样的能臣,所留下的人脉,也是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