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韩娱之透视未来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一六七章 苦恼的刘大神

第一六七章 苦恼的刘大神

上一次拍摄时,罗君宁便以作家的身份被g7使唤成了‘帮工’,当时带头的同样是权侑莉,而现在,再次祭出权侑莉这个大杀器,罗君宁再一次妥协了。

刘在石笑呵呵的迎接罗君宁:“君宁呀,这一次又是我们合作了,嘿嘿!”

“哥,你别笑得这么猥琐好不好,很渗人的。”罗君宁夸张的抖了抖胳膊,顿时让刘在石的脸黑了下来,他也不管刘大神的反应,苦着脸看向面前这只昂头盯着自己的‘青春’,小声嘀咕道:“这么肥一只鸡,不早点拿去炖了吃了,还要帮它修建栅栏鸡窝,这待遇,也真没谁了。”

给青春修建‘新家’是g7的集体决定,对此刘在石和金申英也表示了同意,至于罗君宁的意见……谁让你这位节目的真正掌控者要把大部分的决定权交给g7呢,这下活该自己受罪。

不过,看着罗君宁在镜头头挥洒自如的模样,刘大神也只能在心里感慨罗君宁的适应性之强,不但做幕后工作几乎做到了一个极致,连走到镜头前也有不俗的表现,这就是真正的天才吗?

刘大神心头感慨,手上的动作却不慢,一边和罗君宁‘斗嘴’一边在青春的‘监督’下给它建新家,而另外一边的g7则是已经去为今天晚餐的食材做努力了,毕竟是节目期间,总不能像中午那样蹭罗君宁的午餐吃,她们今天的工作是和金申英一起帮忙清扫偶像村摘辣椒以及一些留守老人的部分家庭工作,在原版里是有捡银杏的环节,罗君宁本来是觉得很不错的内容,可惜时节不对,现在才五月,而银杏的果实生白果成熟期是在每年的9月,罗君宁还没有夸张到可以扭转植物生长期的能力,也只能做罢。

修建栅栏的工作并不算太重,说说笑笑的,拖了近两个小时也已经完成了。

罗君宁和刘在石把青春放进新家,然后就招呼vj关掉了摄像机。

初夏进行这些工作还是比较热的,在摄像机关掉之后,就有人给罗君宁和刘在石送上了泛着冷气的饮料,罗君宁喝了几口驱散了一下暑气,然后拍了拍脸,苦笑道:“在石哥,你说我对这档节目的定位是不是有了些偏差?”

“偏差?没注意到呀。”刘在石眉头微皱,仔细想了想,并没有觉得这档节目里有什么大的疏漏,唯一让他感觉到别扭的就是固定嘉宾g7在节目里的定位和‘权利’比以前他所经历过的节目有很大的差别,但因为有罗君宁在,他也习惯了节目里可能出现的异常,就像当初刚出来的时候一样,谁又知道一个没成长的小子能够制作出一档几乎成了当下户外综艺模版的节目呢?

可刘在石还是有些担心,不是担心节目出了什么漏子,而是担心罗君宁的心乱了,作为的作家,如果罗君宁的心乱了,对节目的影响实在太大了,眼下的形势很好活力四射,刘在石不想看到这样一档潜力十足的节目出现问题,“君宁,是不是最近……心情不好?”

罗君宁好笑的看了刘在石一眼,这位蚂蚱大神就是这样,明明许多事都可以直说,却是顾忌这顾忌那的,想问自己是不是被感情问题困扰住了才会如此就直接问嘛,自己又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还能为此而发脾气不是?

“不是,单纯是节目上的定位。原本我是想在节目里塑造一种嘉宾和节目组斗智斗勇的形势的,这会让节目多一份看点,也可以让g7在这样的‘争斗’中变得更加团结,可是上一次拍摄的时候我没忍住,走到镜头里帮侑莉,现在……虽然自夸不太合适,但我毕竟是作家,都已经进镜头里当‘帮工’了,还怎么塑这种形势?”罗君宁苦笑道。

“这不是必须的吧?”刘在石问道,见罗君宁点头,便笑了起来:“既然不是必要的,那就这样吧,这档节目里的看点已经够多了,若是一次性添加的元素太多,反而可能会让观众感觉太复杂,有时候,简单一点,更容易深入人心。而且你的出镜,相信也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看点。”

谈到节目内容,刘在石明显要开朗许多。

罗君宁仔细想了想,虽然并没有完全想通,但也是同意了刘在石的说法,毕竟是国民c,他对节目的看法也是很重要的,或许,他原本对想要大改的想法本就是错的,不过好在现在节目刚开始拍第二期,他的许多打算都还没有落实,也还有足够的空间做调整。

g7还没有回答,罗君宁也不打算去找她们,免得引起一些误会,而工作上的事情他还要冷静下来想一想,也就不再和刘在石谈工作上的事情:“在石哥,婚礼准备得怎么样了?当初我可是给了你和嫂子很多便利的,你们的婚礼日期都已经定了下来,我却还没有收到你们的请柬,不会是哥你忘记了吧?”

“怎么会呢,不过还要几天,我的婚宴请帖就会做好了。”

刘在石连忙说道,幸福的面容中带起一抹苦恼。

认真算起来,罗君宁还真是刘在石和罗静恩的恋情中相当大的助力,当初要不是罗君宁给刘在石留出了机会,刘大神想要追到bc的人气主播可能还要花费更多的力气,而如今两人终于修成正果,婚宴也定在了两个月之后,他当然不可能会忘记罗君宁,无论是从私人交情还是工作上,都不可能也不应该忘记罗君宁,他苦恼的是自己的人脉太广,要发的请帖实在太多了,到现在,他整理出来的宾客名单就超过了三百多人,这还是关系近的朋友,关系稍疏离的一些不知道还有多少,但也不能忽略掉。

最近刘在石一直在为这件事头疼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