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韩娱之透视未来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一六八章 现状

第一六八章 现状

见刘大神被自己一句话弄得苦恼不堪,罗君宁不由得笑了起来,果然,婚姻对男人而言是很苦恼的呀。

正巧,权侑莉和sunny具荷拉有说有笑的回来,看到罗君宁时开心的挥了挥手,要不是有镜头在跟着,估计早就小跑上前了,这个女孩,明明只是和罗君宁分开了一小会儿,再次相见时却依然这样开心,而罗君宁呢,想到身边刘在石的苦恼,他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自己结婚时的场景,也不知道自己那时会不会像现在的刘在石如此苦恼。

当然,如果是在选新娘的方面,罗君宁的确会感觉到苦恼:权侑莉郑秀妍李智贤……哎!

“作家ni,在石oppa,你们怎么在偷懒呀,工作做好了吗?”sunny的一句话就直接将休息的罗君宁和刘在石重新拉进了镜头里,然后还煞有介事的围着修建完毕的栅栏鸡舍打转,左一句右一句的挑剔着,就好像部分无良的包工头借此想要扣押工钱的举措一样,让罗君宁哭笑不得。

在‘青春的家’事件之后,罗君宁就完全淡出了镜头之外,认真的观察着每个成员在镜头前的表现,尤其是具荷拉,这个女孩可是还跟他说过想要退出节目的,幸好这个女孩在镜头前的表现还不错,不然罗君宁还真的要好好‘教育’一下这个女孩,至于说让具荷拉离开这类话估计是不会提的,他还指望着这个节目能够给kara带去一些正面影响呢,别看罗君宁一直没有刻意表现出什么,但他的心底,还是对韩胜妍有着一份心。

然后就是朴素妍以及其它女孩,对于女孩们的某些小心思,罗君宁心知肚明,只是一直装做不知道而已。

今天和朴素妍之间发生的一些事情,让罗君宁觉得或许应该抽时间把这些事情一一都解决掉,虽然被漂亮有才华的女孩们暗恋是一种相当让人自豪的事情,但这对现在的罗君宁来说却是一种负担,但如何在不伤害她们的前提下解决这些事情却是让罗君宁有些头疼,总不能全部整理成兄妹关系吧?

对了,权侑莉之前还提醒过他,朴素妍和他是同年的亲故,就算朴素妍一直叫他‘oppa’,可真要整理成兄妹关系,那也只能是两个字:呵呵。

最后,罗君宁关注的目光就只剩下权侑莉了,毕竟是自己的女友,放在最后压轴是必须的,而且权侑莉是他所组建的‘g7’的核心,在整个节目的拍摄期间,给g7分别塑造形象和定位的过程中,权侑莉无疑是处于第一顺位,国民媳妇是罗君宁想给权侑莉打造的第一个标签,这可以让权侑莉吸引更多的粉丝,也能满足他身为权侑莉男友的一点小心思,当然这也要看权侑莉自己的表现,好在权侑莉这两次拍摄时的表现都还不错,虽然因为第一次以固定嘉宾的身份参加这类节目有些生疏,但从她的表现看得出来,她已经渐渐适应了,再按照罗君宁的计划,国民媳妇的称呼也不应该离她太远。

相较而言,sunny具荷拉以及金泫雅的表现却是让罗君宁眼前一亮。

sunny给人的感觉一直是活泼可爱,从当初在美国见识过sunny柔弱的一面之后,罗君宁便再也没有机会见到那样的sunny,要不是那次美国行给他留下深刻记忆的人和事太多,他都要怀疑那次美国行是不是他做的梦了,因为眼前的sunny和当初的sunny给人的感觉就完全是两种,不过这对而言却是相当不错的,这位少女时代的活力素也渐渐成为了的活力素。

具荷拉则是以小跟班的形象出现,时不时的吐槽几句说几个冷笑话让现场突然冷却,也是相当不错的画面,在剪辑时加一些冷风吹过合适的音效以及一些图案,就很容易让这种冷场变成让观众发笑的场景,这也是罗君宁不太愿意让具荷拉逃跑的原因之一。

至于金泫雅,g7里的忙内,和平时的活泼不同,在拍摄时金泫雅要显得安静不少,但因为害怕某些以前没见过的虫子什么对姐姐们的安排不太满意的时候,她那默默的站在角落里嘟嘴的模样也是相当不错的风景。

最后还得感谢刘在石刘大神,要是没有这位大神在,g7想要真正进入状态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而现在,罗君宁觉得自己所拉起来的g7比‘看’到的g7要好得多,剔除了一些无脑刻意的搞笑环节,用更合理更自然的方式给人呈现出g7从陌生到熟悉从无到有的建设属于自己的偶像院落的温馨,还有苦与甜。

这种类似养成的效果,从无到有的成就感,也是罗君宁准备呈现给观众们的。

今天的拍摄在g7和工作人员们彼此之间的问候声中落下了帷幕,累了大半天的g7们都回去休息了,罗君宁却是和pd,以及刘在石金申英在总结着今天的拍摄情况,以期能够拍摄出效果更好的节目,这期间刘大神就不说了,他对综艺的敏感度还是很高的,提出的几个问题有大有小,却也恰好提到了点子上,算是弥补了一些罗君宁的视角盲区,倒是金申英偶尔出声提及一两处,从女性的角度,同样给罗君宁提供了不少的灵感。

这样的‘小聚’从上一次拍摄就已经有了,这一次也算是轻车熟路,不过这一次的会议并没有开太久,pd也好,刘大神也好,金申英也好,在看到出现在门口的身影时,都是微笑着道别离开。

“oppa,我没有打扰你们工作吧?”权侑莉小声说道,脸上带着红晕,这是被刘在石几人刚刚的问候声给羞的,也是担心自己打扰了罗君宁的工作的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