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食供应商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四百九十五章 论生日的重要性

第四百九十五章 论生日的重要性

“嗯?这个味道,楚枭你尝尝。”周世杰尝到第一口,立刻转头对楚枭说道。

“好的。”楚枭点头。

然后不慌不忙的先是喝了口迎客套餐里提供的白水,然后才夹起鱼片,开始吃。

“看来又是一道难以超越的菜。”李明辉心里叹气,但手上却不慢,也夹起一块准备吃。

“夹一块尝尝算了。”刘同小声的咕哝一句,然后准备夹鱼吃。

最先尝的周世杰则早就已经眯着眼,向着下一块鱼出发了。

这时候,楚枭的鱼肉才不过刚刚入口。

说起来拔丝鱼的做法真的很简单,不过就是把鱼片成花刀,切成蝴蝶型,然后裹上蛋液炸制,最后捞起来放到一边控油,剩下的就是小火熬糖浆,最后放鱼进去翻炒。

整个说起来这道菜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喀拉”鱼肉刚一入口,楚枭轻轻一咬,外层酥脆的包裹甜蜜糖汁的外壳就轻轻裂开,露出里面鲜嫩的鱼肉。

“嘶,挺烫。”楚枭含糊不清的说了句话。

外壳裂开后,伴随鱼肉一起流出的汤汁一下子浇在舌头上,因为有点烫,楚枭微微缩了缩舌头,这下舌尖明显的感觉到了一阵鲜甜弥漫开来。

其实每个人的舌头味觉能力都差不多,在哈佛的心理学教授埃德温?g?波林曾经发表的论文里说,舌头的每个部位能分辨的味道不同,但后来却被弗吉尼亚?科林斯打破了这样说法。

实际上只是舌头对于味觉的敏感度有差异,而且这个差异非常小,但是作为顶尖那一批厨师,楚枭的舌头无疑是特别敏感的。

是以焦脆外壳里包裹的鲜甜汤汁,让楚枭直接精神一震,好似一尾灵活的鱼儿游过。

“咔擦咔擦”楚枭两下咬碎外壳,里面嫩嫩的鱼肉一下子和脆脆的外壳相遇,一边是嫩的惊人的鱼肉,一边是香脆可口的鱼肉,中间是鲜美的鱼肉汤汁,直接统领了这两种口感。

就好似在嘴里开了一个舞会,每个人都是主角,但却又井然有序的被统领着,一波波的味觉极致享受在楚枭的嘴里爆发,然后流入胃里。

“想不到这鱼肉还能这么做。”楚枭感慨了一句,然后快速夹起一片鱼肉。

“可不是,一点不甜腻,还特别好嚼,这简直是给老头子我特意准备的,你们这些后辈少吃些。”周世杰老实不客气的说道。

“这您就错了,这鱼肉鲜甜,保持了最完美的鲜嫩口感,外壳酥脆却非常易于咀嚼,兼具美丽的蝴蝶形状和有趣的花纹,如此华丽自然适合我们这些年轻人。”楚枭毫不相让的说道。

“老师,您的三高可不是小事。”李明辉咽下一口鱼,一脸严肃的说道。

当然如果手上的动作在慢点就更有说服力了。

“对对对,师娘可是吩咐了,不能吃太甜的,再说前面几道菜您也这么说的。”说好只吃一片的刘同,早就忘记了,不停的夹着鱼肉往嘴里塞。

“你们这些小子,还和老头子抢吃的,真是不知羞耻。”周世杰嘴上气呼呼的,手上动作却不老,敏捷的夹走李明辉的鱼肉。

那动作堪比每天早上超市门口健步如飞争抢特价蔬菜的老头老太们,极其稳准狠。

“不愧是师傅看中的人,能把这么简单的拔丝鱼做的如此甜而不腻,而且完美发挥鱼肉的鲜美。”李明辉满足的放下筷子,心里暗暗感慨。

“说好的普通的拔丝鱼呢,怎么会这么好吃,不吃甜鱼都没办法拒绝了。”刘同忍不住叹气。

这小小店里,竟然有袁州这样一个高手,刘同两人服气了。

至于楚枭,则是再次拿出了他的小本子,“唰唰”的记录了下来。

拔丝鱼:简单明快的做法,高超纯熟的技巧,完美发挥了鱼的鲜美,融合进适当的甜味。

制作者:袁州。

楚枭的美食小本上一个人只有一道菜会记录在上面,而这是袁州的第二道菜。

两个并排在一起的制作者袁州,很是显眼。

“我看你就写个名字就行,不然小心装不下。”周世杰瞟了一眼,笑眯眯的说道。

“还不到时候。”楚枭合上小本子,认真的说道。

“随便你。”周会长并没有多说。

这边四人吃的那叫一个愉快,引得刚刚进来的乌海坐不住了。

“周佳,我也要一份全鱼宴。”乌海豪气的说道。

“请问您今天是什么重要日子吗?”周佳并没有记录,而是这样问道。

“你问这个做什么。”乌海徒然生出不好的预感。

那感觉具体形容就是,好似有刁民要阻止他吃美味的鱼。

“乌先生,您看这道菜的要求。”周佳面上微笑,心里却有些无奈。

这么贵的菜,还有这么多的要求,不愧是自家老板,就是任性。

“什么叫重要时候才能点。”乌海不明所以。

“老板说大约是重要的请客,或者生日之类的。”周佳笑着回答。

“生日?”乌海心里咯噔一下,这t就搞笑了啊。

“是的,所以您换一个?”周佳建议道。

乌海一个画家,平时只有别人请他吃饭的,他还很少请别人吃饭,也就是他妹妹或者经纪人郑家伟来吃过,别人他也不愿意带来。

所以请客这个重要的请客对于乌海来说,还真不容易,至于生日,乌海就忍不住要炸毛了。

“袁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出个新菜专门为难我吗!”乌海指着全鱼宴,摸着小胡子,瞪着眼问道。

“你按规矩来就行。”袁州淡淡的说道。

“规矩?别的不能吃两份,开始差点饿死我就不说了,你关店休息差点饿死我也不说了,但是你现在搞个生日才能点是什么意思!”乌海桩桩件件的数着袁州的罪行,痛心疾首的问道。

袁州看着激动的乌海心里有些莫名,但脸上还是淡淡的说道“这是规矩。”

“规矩个屁,我看你就是知道我闰年闰月生日,诚心不想我吃这菜,太可怕了,你怎么是这样的袁老板,这还是肉,不是素菜。”乌海的语气很是伤心,简直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但是袁州却在心里忍不住笑的打滚。

“闰年闰月生日,也就意味着一辈子都过不了几个生日。”袁州表示他真的没笑,真的。

“那你过过生日吗。”袁州绷着脸,一本正经的问道。

……

ps:每年都可以过生日的菜猫表示很幸福~啦啦啦啦~求正版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