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透视小医神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354章 追击

第354章 追击

三位神王,各自到来,远远地封锁住了这一方位的气机,他们来到中位面的根本目的本来就是要治一治金乌神王,不能让他太过猖狂,至于其他的,其实都不过是顺便罢了。只不过有时候计划赶不上变化,在这路上遇到了仇家,互相对峙,居然维持而来足足一个月时间。

但无论是多大的冤家,此刻却已经站稳了对位,准备仙解决了金乌神王再来解决恩恩怨怨。

刘芒暗中偷偷打量这三位,他们气机内敛,并没有直接释放,而是悄无声息地靠近,在短时内占据了最完美的位置。

天时地利人和,面对三位神王的围剿,金乌神王丝毫不荒,轻轻一掌将周狂与刘芒师徒二人推出去,离开此地数里远,这才开始释放神王气机,金色双翼在他的身后展开,口中发出一声悠长的鸣叫声。

金乌鸣,天下绝。

只见漫天的火之力被调动而来,紧紧包裹者金乌神王的身躯,他盯着三个方位站定的神王,低哼一声,一步重重踏出,五星神王气息爆发开来,让人连双眼都无法睁开。

远远看去,金乌神王已经彻底被火之力覆盖,磅礴的气机从这三角阵法内来回震荡,虽然没有传出,依然看得人身心俱震。

周狂嘟囔道:“若是在这里结束一切,也就简单了。”但显然这个想法只能停留在脑海之中无法成为现实。

刘芒远远凝视着这一幕,决定带着师父直接远遁,这一场架打不起来,试探偏多,不管他们怎么交战,都不关刘芒的事情,只要不战到云下阴界,他们就一直是安全的。

他倒不会去期待这三位神王能拿金乌神王怎么样,事实上即便他们真的能将金乌神王扼杀在此地,这场纷争也不会就此停息。大战早已经开始,金乌神王的苏醒只是一个契机,真正在交战的是这些神王自己。

刘芒不愿久留,准备直接用令牌传送走,没想到令牌还没有打开,便被一道光芒射穿。

刘芒微眯起双眼,看向射来光芒的方向。

四位仙王不疾不徐地赶过来,当先的那人身着紫色道袍,道:“还好赶上了,一直没能逮到金乌余孽,今天可算遇到了!”

“薛大哥,他们二人看上去不像啊!”一名女弟子问道。

“废话,难道坏人会将这两个字写在自己的脸上?自然是暗中行动。他们用的心法跟这金乌是一样的,他们不是谁信?”

那女弟子深感有理,看向这边的目光也多了几分鄙夷。

紫衣男子的修为在七劫仙王之上,单论实力高度的话,要留住刘芒跟周狂问题不大,但他却没有意识到自己招惹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正要开口审问,却见刘芒已经缓缓拔剑。

他厉声问道:“难道你还想要反抗?身为金乌的余党,难道你们还想否认不成?”

刘芒从容答道:“答案都在剑上,看看是你的哪里先得到答案了。”

说吧,业火重剑轻描淡写地递出去,众弟子们纷纷感觉到一股雄浑气焰忽然冲击而来,都是脸色巨变,连连后撤。

刘芒却是先一步踏在他们的退路上,这么一来,顿时有两名弟子被烈火包围,惨叫起来。

紫衣男子的修为要高于其他人一截,见到这一幕,当机立断对刘芒动手,细剑从腰间出鞘,要直接将刘芒的手臂斩断。可疯仙周狂就在一旁看着,岂会给他机会?蝴蝶刀顷刻间脱手而出,与那细剑碰撞在一处,重新收回手中,业火凤凰在头顶盘旋,发出长啸声。

周狂那边轻描淡写,紫衣男子这边却是吃力地接住细剑,剑上颤抖的力量依然没能平息下来,以至于后边出手之际都出现了极大的破绽。

“哼,雕虫小技,看我直接破除!”紫衣男子深知这力量来源于火,须斩断火之力而非蝴蝶刀,遂劈斩虚空,直接断了火之力的供给。

可他这一拖延,却也给了刘芒出手的时间,这边业火重剑横扫千军,一剑将紫衣男子与三个同门分开,那女弟子喊了声师兄,最先被击飞,嘤嘤哭泣,甚是凄惨。刘芒却没有留手,他知道这个女弟子其实拥有着跟那紫衣男子一样的实力,这是在虚晃一招罢了,对方不知道他的六识之术能够感知一切,已经将他的想法看得一清二楚。

这一剑说是辣手摧花都不为过,将三个弟子全部掀飞,连带着身上的仙器也第一时间击破了,刘芒出手之际就没有留情的打算,那女弟子固然是隐藏修为,但其余二人的的确确只有四劫仙王的实力,在这一剑之下吐血倒飞,在烈火覆盖之下无法动弹。

而那女子也一改先前娇滴滴的声色,表情变得冷冽起来。

刘芒笑道:“这才像话,扮猪吃老虎的把戏少用,否则容易被老虎一口全部吞了!”

女子冷声道:“谁是老虎谁是猪还不一定,你的修为欺压一下他们弱小不成问题,但面对我,你的小命却不保了!”

刘芒挑眉,将业火重剑换成了能够进行近身战的居合伞,道:“是么?七劫冰仙,难道天下无敌?你来对付我,绝对会后悔。”

女弟子薄怒,直接带着三尺青峰冲击而来,人还没到近前,只听见一声惨叫,那紫衣男子全身鲜血燃烧,两只手臂已经不翼而飞,疯仙周狂乘胜追击,蝴蝶刀从空中落下,作势要将其一分为二。

“师兄!”女子凄厉喊道,瞬间抱住男子闪开,但这一刀岂是这样轻易可以躲开?疯仙周狂食指轻动,将女子的背部几乎完全剖开,这女子也是坚强,居然一声不吭,咬着牙将空间大门打开,将同门全部推了进去后,怨恨地看着二人,也跳了进去。

周狂道:“哼,这小娘们真是不知死活,还敢替人挡刀!换做为师以前的暴脾气,直接就追过去了。不过现在权宜之计还是先回去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