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透视小医神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355章 人心

第355章 人心

令牌打开了回到云下阴界的大门,刘芒回头看了一眼金乌神王所在之处,见他镇定自若,轻松应付三人,苦笑一声,也随师父一同进入大门。

一回到云下阴界,刘芒马上就察觉到天空的异象,环视四周,只见阵阵雷云涌向乱石城,顿时欣喜道:“元霸开始渡劫了!”

精心培养已久,终于出现了第一个仙王,刘芒甚是欣慰。

远处的乱石城之中,姬元霸直接以肉身的力量破开仙雷,高声呼喊,一拳破开一道雷霆,以肉身直接抗住了雷击,令人动容。

这时候的他身上已经有无尽仙力弥漫,虽然还没有踏过那一层境界,但姬元霸已经可以将仙力化为己用,这是跟随刘芒许久之后见他施展无师自通的小技巧,刚入门仙级时这个小技巧简直再实用不过,加上他半人半兽的身躯,无论雷劫怎么降临,已经很难再给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了。

第十趟雷劫过去,雷云终于散开,乱石城内,许多仙王见到这一幕,都是纷纷走上前来祝贺姬元霸渡劫成功。

“乱石城又多了一位强大仙王!”风漪仙君祝贺道。

这时周隆也是踏入了仙力空间内。刘芒从空中落下,轻轻拿起姬元霸的手:“你已经踏入仙境,大宗师级铸器师在向你招手,看样子你的未来也是不可限量。”

被刘芒夸奖,姬元霸豪情万丈:“我也感觉到自己可以更进一步了!”

踏入仙级,完成的是一个质变的过程,但在这个质变之前,是更加漫长的积累过程,否则也没有今日的强大。仙王尚且如此,更不必说想要成为神王究竟有多么困难了。

刘芒的身边多了一尊仙王,如虎添翼,姬元霸踏足仙王层面,也可以开始接手一些重要的事务,有他带头,众王也终于能够抬起头来。

刘芒感觉到肩上的包袱轻了些许,看向周狂,他似乎在回忆着什么,朝自己笑笑,道:“这些姑且不管,你猜金乌神王什么时候会回来找咱们?”

刘芒道:“他的实力看上去只有四星神王的实力,实际上却比这个层面的神王强太多,只靠那三人留不住他,如果是真的发生死战,起码要两天两夜时间才能出结果,但如果是金乌神王想走,他们也未见得留得住,但这样一来金乌神王也不会回到这边来了。”

周狂点点头,“言之有理,但如果他们直接往这个界面拉扯,乱石城也未必能守得住。金乌神王看起来不会这么不理智,不过还是要防一手才行。”

师徒二人直接在云下阴界的东南西北四个角落布下大阵,一旦有神王传送进来,会被阵法的力量直接封住一瞬间,这一瞬间足够影响胜局。

只是给神王的战斗锦上添花,这样的事情以他们这个层面可以做到,但如果说要参与到作战之中,还是太过勉强,一个不小心还会葬送掉自己的小命,很不值得。

逍遥仙君与金乌神王都使用过金乌钟,彼此之间有着互相理解之处,逍遥仙君看着金乌神王来了又走,心绪复杂,“本来我以为只要金乌神王死了一切就会结束,可现在我却不希望他死了。这场大战已经不少金乌神王一手造成,而是整个上位面蓄谋已久,哪怕金乌神王死了也无法平息。恰恰相反,如果金乌神王在这个节骨眼死了,反而会影响大局,让某些神王更加肆无忌惮。在以前他们从不过问中位面的事情,但这一趟既然下来,很可能会将事情做绝!中位面本来就没有多少神王,这一趟只怕要死绝了!”

刘芒自认为还没有到要操心所有人的那种境界,只要自己保护下的这部分人能够安然无恙,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至于其他人?那恐怕是救世主才能照顾到的角落吧!

中位面之大,超越了刘芒的想象,即便是这个大小,依然有不少神王在活跃,他们在上位面有彼此心照不宣的约定,但到了中位面这个约定就完全失效,争斗跟报复都已经不受约束了,强如神王没有条框限制,会给整个世界都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

这时,在外面等候的周琥冷不丁问了一句:“金乌神王来到了这里,那他的老窝岂不是没人看着了?”

疯仙周狂也是一个激灵,立即问经验最是老道的逍遥仙君:“知道这个消息的神王,有几个可能会铤而走险去端了金乌的老家?”

逍遥仙君这么一想,脸色顿时微微变化:“这样的话,起码有三个神王有概率这么做,他们都喜欢迂回着打,会想方设法提前解决掉金乌神王的基业,他本身不在的话,什么都保不住!”

刘芒仔细一想,却道:“不,这些人到了第七界,都是要被提前发现的,以你所提到的几个神王的力量,承受不住金乌神王之怒,他们固然会铤而走险,但却不是对付金乌神王的老窝,而是在那里等着。”

金乌神王与三个神王交手,无论结果如何,他都必须回到第七界去,如果到时候状态不是全盛,他所要面临的将是前所未有的偷袭!

逍遥仙君蹙眉,人心险恶,也只有刘芒这样设身处地地去想,才会想到这一招。

疯仙周狂乃是性情中人,直接拍桌:“这样便宜了小人,还让世间少了一尊火仙,怎么想都不服气。”

逍遥仙君道:“这些都是设想,也许第七界如今没有任何神王,毕竟那里还有金乌傀儡,想要不毁坏傀儡蹲金乌神王回去,难!”

刘芒却是道:“不管有没有人,这一趟都值得去,我可不认为金乌神王特意来到云下界只是为了打一声招呼,为此被三个神王困住,岂非得不偿失?难道以金乌神王的能耐算不到这一点?”

门外,清心道人淡淡道:“平常心处之,一切随心随缘,神王也罢仙王也罢,抵不过一个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