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闻边缘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七十六章:崇祯妖井

第七十六章:崇祯妖井

明,崇祯十三年

西北地区有一小镇,规模不大,百户人家,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听当地老人说似乎若干年前此处也是一大有来头的地界儿,可怜朝不负惜,早已落寞成一个连名字都没人知道的地方了……

镇上的人多以耕地放畜为生,老人和女孩子占了大多数,毕竟但凡稍微有些志向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在这个鬼地方庸庸碌碌地过上一辈子~

这些年旱灾日渐严重,原本规模就很小的镇子更是显得尤为艰难,河水早已经干了,最近的大城要走上二十几里路,路途漫长不说,还有一定的危险性,大概从两年前开始,总计一百二十口人唯一能够依仗的便是那位于小镇中央的最后一口井了,每天提桶打水的人总是络绎不绝,拜得这井所赐,日子哪怕再难,都还没有人死……

说到这里,关于下面的一句话大家心里应该也都有数了~

可惜,好景不长!

尽管这唯一一口井的生命力是旺盛了些,但这等大旱之年,水总会有没了的时候,数月过后,就在崇祯帝诏辑那会儿,镇子里这口唯一能让大家赖以生存的井,也没水了。

人类这种生物十分坚强,只要有一根救命稻草都可以顽强的活下去,但是倘若连唯一的希望都没了,那么此时脆弱的神经就会占据有利位置,能够轻易将人带入到疯狂之中,疯狂之下,总有疯狂之举。

那会儿自然知识别说普及了,就连那些大学士们都没有弄明白,老百姓哪知道什么天气地质大气洋流什么的,再加上大家又都没什么文化,思前想后,得嘞!肯定是咱们犯错误了,老天爷打算制裁咱们呢,不然这井怎么会干?

但是这犯错误也得有个说法啊,起初大家还算比较理智,再加上手中尚有点积水,所以基本就是组织组织念念经文,请几个酒肉和尚过来做一番法式,龙王啥的倒是没召唤出来,白花花的银子却是被拿走了不少,有效的减少了大家的负担。

日积月累之下,那根紧绷的弦终于断了……

陈思那年十岁,也是镇子上的一百二十口人之一,只不过是个孤儿,虽然无论是名字还是长相都比较中性,但的确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小女孩,而在社会进步到一定程度之前,女孩的身份都是比较容易被麻烦找上来的。

国内国外均是如此,还记得当年大肆抓捕烧死女巫的事儿吗?咋就没听有啥男巫需要大家找一找,烧一烧什么的?到底还是觉得人家姑娘家家的好欺负,有什么屎盆子都往女的身上扣,要是倒退到母系社会那会儿,看谁有那么大胆子。

言归歪传,陈思人如其名,是个挺能琢磨的姑娘,父母早亡,这些年基本一直都靠邻里邻居接济为生,倒不是大家人有多好,主要都是那几户家里有小子的,琢磨着咱们从小开始培养,反正这姑娘生的又不磕碜,到时候一看情况合适直接订下门童养媳之类的,又不用下聘又不用干啥的,多划算个事儿啊~

所以这些年虽然生活艰难,陈思倒是也没有什么被冻死饿死的危险,平时就住在东南角的草房中,没事儿呢,就喜欢在镇中央的井边坐着,有些日子一坐就是一天……

这本来倒是没什么,但是一到了这种时候,就麻烦了……

话说这天,陈思依然坐在井边,一边沉思,一边跟身旁的井说这话。

“井啊井啊,你说,为什么连你也没水了呐~”女孩晃着脑袋,摸了摸干裂的嘴唇,哑着嗓子问道:“再这样下去,我们都要渴死啦~”

井自然是不会说话的,也没办法回答。

陈思自然也是知道的,所以只是继续说道:“听说别的地方已经开始死人了,本来以为你能一直陪我们坚持下去,结果连你也没水啦……”

远处,隐隐有争吵声和脚步声传来。

“爹和娘亲当年好像就是跳到你里面自尽的呢,我是听王婆子说的。”陈思把下巴放在自己曲起的膝盖上:“本来因为这个你是遭人嫌弃的,大家都不愿意来你这儿打水,咱俩都孤零零的,我才喜欢找你说话,没想到呀,最后这些日子你竟然都成了大家的救命稻草啦~”

井似乎还是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任谁也不会看到,在那井底深处,竟慢慢开始出现了一丝湿润。

“可能我活不了多久了。”年幼的陈思对着枯井,竟然露出了一丝成熟的微笑:“这种天灾,总需要做些事来安抚人心的,咱们镇子这么多人,只有我无依无靠,还喜欢找你说话,现在你也不行了,那我可能也快了吧……”

说罢,她站起身来,原本平常脸上的木讷已经完全消失不见,只是带着一缕淡淡的笑意目睹着远处熙熙攘攘的人群离自己越来越近,隐隐还有嘈杂声传来……

“妖女!把那个妖女杀了!”

“对,就是因为她,咱们最后一口井都没水啦!”

“肯定是陈思天天坐在井边,用了邪术!”

“我不管了,今天必须得除掉这个妖女!”

……

“可惜啊……”女孩留恋的看了一眼天空,低声道:“本来,还想走出这个地方,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呢,还有,找到和我一样,与众不同的人。”

她的手中,隐隐有寒气拂过,冻彻人心。

也许只要她愿意,哪怕这些人就算再多上个几倍都奈何不了她,也许这些人说的没错,自己的确是妖女,因为正常人类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力量呢?

可惜,可惜了……

当着所有人的面,陈思散去了手中的寒气,鞠躬致意,随即,纵身投入井中……

血染井下沙,陈思就这么死了……

简简单单的,死掉了。

就在镇子中的人看到这‘妖女’竟然自尽,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时,不消半个时辰,竟然天降大雨!一时间众人均是欢呼雀跃,还不忘损上那么两句!

“你看你看,这妖女一死,老天爷马上就下雨了!”

“可不是嘛!我看是她觉得自己瞒不住了,害怕咱们了,就自己找死了!”

“管她死不死呢,有水了!我们死不了了!”

……

乱声中,却没有人听到那井中似是响起了一阵啼哭之声!

常年的日积月累,加上一个天生具有灵力的人不断陪在自己身边,最后甚至用血染红了自己,那口井,终于破开了灵封,成妖了!!!

如果自己觉醒的还能再早一些……

如果这场该死的雨来得早一些……

如果这帮愚昧的人头脑清醒些…

她就不会死了!!

但是,现在她死了!!就一起全都去死吧!!!

半空中的雨水,渐渐地变得无比浑浊,黄中带红的井水,也不断地从井口喷涌而出!镇子里的人却没有察觉,只是自顾自的狂欢着跳着笑着!

次日……

一个鹤发童颜的男子来到了此地,手中托着一块深蓝色的八卦盘,当他走到那口妖井边的时候,周围是整整齐齐的一百一十九具尸体!整个镇子的人,无一活口,无一例外!!

“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吗?”他微微叹了口气,将目光投向井底,一个女孩似是安详的睡着,但已经没有了一丝声息。

这井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一股浊流忽然凭空出现在井中,冲那人射去!

“凝!”

此人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个字,这妖井竟已经发现自己无法再运用一丝一毫的力量,深入骨髓的寒意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的涌来!

“也罢,念你修为不易,最后又为她提供了长眠之所,就饶了你吧。”他散去了那恐怖的象征力叹息道:“但是这上百条人命不得不有个交代,我之后会把你镇压在顺天府,若有朝一日你的戾气消失,就好好修炼吧,若你再出来害人,自会有人收拾掉你的。”

说罢他祭出一枚冰蓝色的勾玉,投入井中,那妖井变瞬间被冻结在原地,失去了对力量的控制,一座巨大的冰棺刹那间便已塑成。

“可惜,我注定路上耽搁,晚到了这一天。”如此深不可测之人苦笑一声:“果然是救不了啊,命犯冥池狱汌泉幽,三水绝星……可惜了,若是能收你为徒,下一届三魔使中,必有你一席之地,可惜,可惜,人不能胜天。”

就在这时,空气中一阵水波涌动,一位面色冷峻唇红齿白的年轻人出现在他身侧,轻声道:“寒狱使大人,大旱还在持续,我等还是速速启程吧,还有上万条人命……”

“你先去吧。”崇祯年间边缘人中的役魔三使之一,寒狱使邢风淡淡的说道:“我去处理一些事,先去一趟顺天府,唉,上万条人命重要,但这条已经没了的命,难道就不重要了么……”

年轻人只是点了点头,顺从的站在一旁,作为当下最被看好的役魔三使继承人之一,同时象征力偏向水系的他,是万万不能得罪到面前这个人的。

于是,这一天,顺天府的某处多了一口旁人看不见的枯井,而若干个世纪后,那方地界已经变成了巨大的古玩市场,上面,还有一座桥……

……

二十一世纪,b市橙韵区,朋金元桥

季梧桐和叶夕已经等得有些焦急了,白淼淼自从入水到现在已经超过了两个小时,依然没有丝毫动静,此时两人正在纠结是否要不顾旁人发现,直接下水寻人。

“等会儿……再等五分钟,相信那个丫头。”叶夕沉声道,但感知已经努力催动到极限,疯狂的在水面拂过。

季梧桐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将象征力发动,表情被面具遮蔽着,站在叶夕身侧一动不动。

一分钟后,水面忽然浮现起一丝嫣红!

“血!”叶夕惊呼了一声,结果只听噗通一声,季梧桐已经消失在他身边,却是在看见那水中之血的瞬间就腾空跃起

叶夕也不再顾忌太多,纵身跃下!

……

时间倒退到半小时之前

水下,妖境中

白淼淼此时的状态已经差的不能再差,象征力消耗已然过半不说,这具傀儡肉身上也多出了许多伤口,其中有一些是被那井中浊流溅射到的焦痕,更多的则是被她自己的力量所搞出的伤势。

无论她使用什么办法去攻击这口井,却是每次都会被莫名其妙的从哪个地方反弹回来,威力越大,受的伤就越重。

“不行,我需要冷静……”女孩翻身又躲过了两道水流,同时一掌拍在身后,震碎了两具骸骨,低声自语道,她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操控那些实力不值一提的残骸了。

“这个空间有问题,按理说它的力量不可能超过我的实力上限……”微微喘息着,白淼淼皱眉道:“那么问题出在哪儿呢?它本身的实力真的很弱,那些水有些麻烦但是也还算容易对付,但一直这么耗下去肯定不行,井……井……唔……这个有问题的妖境……”

忽然,白淼淼眼前一亮!

“该不会是!”她再度进入原本为了节省体力而散去的鬼化状态,整个人向那口井扑去,汹涌的浊流完全无法阻止白淼淼的动作,八卦掌中攻防皆宜的回流护体式在她周身旋起了一道不断激荡的气墙,十几秒内,她便冲到了那口枯井的旁边!

“因为比较忌惮你忽然爆发,一直没有接近,所以我才一直被误导!”白淼淼冷笑道:“你根本不会反弹或者吸收我的攻击,只不过因为身为‘井’的特质,再配合你的妖境,在这个地方形成了一个伪错位空间,我现在身处的位置其实并不是这里,而是……”

她探头一看,果然,在井口下,有一方小小的沙地,在那沙地中,自己俯身的模样尽显于眼中!

而正上方对应的位置则是……

“太阳是井口!”

将鬼化停止,把剩余的大部分象征力全部调动起来,完全没有配合任何字诀或者术式,白淼淼轻轻对上双手的拇指和食指,在身前形成一个框框……

“大鬼啸!!!”

与此同时,身旁的井口也射出了一模一样的鬼啸洪流,两道充斥着阴冷与负能量的纯粹鬼力一前一后冲向那天上的烈日!

第七十六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