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闻边缘

第一卷:边缘人 第七十七章:感觉你像一个人

    三水绝星,是一种偶然中的偶然,预示着在当前冥池狱汌泉幽三颗祸星交汇之时,出生于邪寒之时极冰之日祸水之刻的女婴,五个条件缺一不可,千百年来几乎没有几个这种女孩出现,至于为什么说女孩,因为犯三水绝星的孩子是不可能活到成人之时的。

    她们往往在小时候就会克死父母,以及血缘关系亲密的家人,命运多舛,受尽折磨,却无一不在十六岁之前就殒命于世,这个世界上各种千奇百怪的诅咒和说法有太多,不过三水绝星在众多诡异中也算是一种极端,无论是哪个女孩撞到了,都会无一例外的在童年时期就横死于世。

    而这些孩子往往都是天资聪慧,不但智商奇高,成熟极早,而且几乎无论有没有血统或者变异都会具备象征力的潜质,就像某一代役魔三使中的一人说过的,如果能够成功的让这么一个孩子撑过那命中注定的磨难,前途不可限量。

    崇祯年间边缘人中的寒狱使邢风,便是问过了那一代神算有关于陈思的消息,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前往那荒无人烟的小镇,结果却终究是晚了一步,不仅没有救出陈思,还没有赶上去就那一百多口人的命。

    那一年,命犯三水绝星的陈思葬身于妖井之下,被寒狱使邢风带到了当年的顺天府,也是现在的b市封印了起来,前些日子,妖井终于突破了束缚,其中的戾气却是没有丝毫减少,它深深地恨着当初逼死那个女孩的人,也顺带的恨上了整个人类,于是它复苏后第一件事就是血祭了一个醉酒后的行人,但多年来被那森寒的冰棺所镇压,枯井妖的实力甚至还不如它刚刚觉醒的时候,能应付白淼淼一时,靠的还是那个当年邢风丢到它体内的勾玉!

    边载玉!

    那是当年极为强大的边缘人才有可能拥有的一种高级媒介,产量极低,而且找到一块适合自己属性的边载玉更是难上加难,可能也只有已经无需外物提升的役魔使才能如此轻易地将其丢到井中,只为慰藉一个苦命女孩的灵魂。

    这种玉现在已经绝迹于世间,内部藏着的力量与象征力极为契合,而且只需要稍微引动就可以释放出一方境界不低的边境,消耗却是极小,而且本身的属性如果与使用者契合的话,更能成倍的加强其主人的力量。

    这口妖井虽然不是边缘人,也更不可能有象征力,但是因为它近千年来都跟其内部深处的边载玉在一起,而且一开始的力量弱小,却是逐渐被其同化,妖力完全变成了寒冰属性,同时这一丝契合也让它有了施放一个小边境的能力。

    于是,自身的妖境结合边境,硬是让它构建了一套错位空间出来,当然,并不是真正的空间错位,而是将边境与妖境相融,用井口作为衔接点,造成了一种假象,而这种假象却可以真的转移一定程度的事物,比如白淼淼之前的攻击……

    但是妖毕竟是妖,无法调动象征力的它对边境的掌控是极差的,就在白淼淼看透了它伎俩的那一刻开始,它便已经输了!!

    白淼淼身处井底,天上的太阳是妖井的井口处,但她身侧的妖井却并非虚假,她探头下去的话甚至能看到蚂蚁般大小的自己,说到底,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悖论而已,但既然是悖论,就应该是在现实中不成立的,那井妖穷极力量,也只能简单的用两境交叠这种粗劣的手法勉力维持这个虚假的悖论。

    于是,在白淼淼使尽全力施展而出的大鬼啸击中了那实为井口的太阳时,虚假的悖论已经崩坏,那妖井再也无法维持边载玉中的力量,让那鬼啸从自己的体内喷薄而出,片刻之后,那太阳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硕大的空洞洞的井口,在那井口之中,又是两道威势极强的鬼啸喷射而出,直接灌入白淼淼面前的井中!!

    哗啦……

    一层薄薄的水出现在满地黄沙之上,冲走了遍地的残骸,这是妖力崩溃,妖境即将消散的征兆。

    这妖井已经不行了……

    白淼淼见状也是松了口气,脸上的白骨鬼面慢慢消散,她小脸苍白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忽然有些后怕,感觉自己到底还是资历太浅,如果是叶夕在这里的话,虽然头脑上可能并不如自己快,但是以她对各种异类的了解和象征力的掌控程度,一眼看破那妖井的伎俩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果然还是太自以为是了……”女孩苦笑着,这才是个最低级的d级任务,自己一个人处理掉就几乎用出了浑身解数,要不是反应及时,可能这具傀儡肉身就真的交代在这儿了,那可会让她心疼好一阵子,而且特别丢人。

    就在这时,之前那低沉而苍老的声音又忽地在她耳边响起。

    “你过来……一下……”

    “还没死?”白淼淼一惊,却是没有丝毫走过去的打算,开玩笑,自己刚把这个妖物几乎弄死,这会儿人家油尽灯枯的时候让自己过去,万一来个回光返照破釜沉舟或者同归于尽玉石俱焚什么的,可就麻烦了!

    “没死……也不远了……你可以,过来井口,让我再看看……你么?”

    那声音正在逐渐变得微弱,语气中也忽然出现了一丝恳求与柔软。

    但白淼淼可不是普通的小姑娘,她一点动的意思都没有,只是冲天翻了个白眼:“你想得美,等你死透了我倒是可以过去看看,现在免谈!”

    那妖井沉默了半晌,随即继续发出声音道:“好吧,那……你听我讲个故事,然后,我有东西给你,在我的灵智毁灭之后,你在原地找一找……”

    白淼淼挑了挑眉:“你说吧,不过最好抓紧时间,我看你快要完了。”

    的确如此,说话间,那原本薄薄的一层水已经没过了她的小腿,和那口枯井三分之一的高度平齐了,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枯井本身也在逐渐崩裂……

    “那是在好几百年前的事了……”枯井道:“最开始的我,只是一口普通的井而已……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忽然有一天,有一个女孩……”

    就这样,它就这样平板的陈述着,一口井和一名叫陈思的女孩相遇的故事,故事很短,因为它们认识没有几年,那个女孩就永远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

    在故事的最后,那妖井的声音已经微不可查:“虽然对不起那位对我高抬贵手的先生,但我却始终无法释怀,我也并没有想存活太久,我知道,这个世界有无数像那个先生一样的人,就是你们……这种人……但我还是,想在被你们毁灭之前,向人类……复仇……”

    白淼淼就这样一言不发了听完了这个短短的,比起很多网络上扯淡的东西都简单得多的故事,没有什么爱恨纠葛没有什么跌宕起伏,只是一口井和一个女孩很简单很单纯的友谊,但最后,她却站起身来,缓步走了过去,站在了井边……

    “你怎么知道我跟她很像的……?”白淼淼望向井底,一汪清泉正逐渐的充盈起来,她淡淡的问道。

    “感觉……”那枯井的声音已经仿佛梦呓:“你们很像,很像,你看。”

    “是么?”白淼淼耸了耸肩,看着那几乎溢出的井水中与自己完全不同的,另一个女孩的倒影,却是笑道:“是啊,真挺像的,你就把我当成她吧。”

    水波微动……

    最后,一块冰蓝色的勾玉从里面浮现而出,出现在白淼淼……不,陈思的倒影那捧着的双手中。

    轻轻拾起这块分量重到出奇的边载玉,白淼淼伸手拂过那已经重归寂静的水波,感知着那彻底溃散的妖力,柔声笑道:“睡吧。”

    轰~!!

    妖境崩塌,倾盆的河水疯狂泼洒而下,白淼淼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比例正在飞速变大,看来之前自己刚进入这个地方的时候,就已经直接出现在井底了!

    “切……装好人什么的累死了。”女孩伸了个懒腰,回忆着之前那倒影中陌生女孩的模样,苦笑道:“明明一点也不像吧,但是刚才那种情况,这种话怎么说的出口啊……”

    她抬手用仅剩的象征力给自己加持了一道分水咒,看着手中那正闪耀着深蓝色光纹的边载玉,郑重的低声道:“我一定会好好保存它的……既然,我在与你认识的那个家伙同样的命运中,挣扎着坚持了下来!”

    就在这时,随着比例的变大,她的脑袋已经浮出了水面,一口清新的空气从口鼻之处传来,身旁两声‘噗通!’几乎同时响起!

    白淼淼转头望去,发现季梧桐和叶夕均是一脸狼狈的站在水中,头发湿漉漉的,一脸茫然。

    周围的路人都以一种十分惊悚的眼光瞧着他们,嗯,顺带捎上了白淼淼。

    “怎么回事!?”季梧桐晕乎乎的晃了晃脑袋:“那丫头不是直接就进去妖境的吗?怎么咱俩就直接进河里了呢?”

    叶夕要比他清醒些,原本望向季梧桐的眼神几乎是在白淼淼出现的同时就转移到了她身上:“你出来了?!”

    “因为你们实在是太笨太慢啦,本小姐一个人就全都搞定了!”白淼淼笑嘻嘻的低声道,随即冲后知后觉看向自己貌似正准备发火打屁股的季梧桐眨了眨眼睛:“咱们,是不是先解释一下?”

    这会儿,终于有个路人大妈实在看不过眼出声了:“那啥,孩砸们啊,你们这是干什么呢?你们住那家医……不是,你们住哪儿啊?能听懂大妈说话不?”

    后面是一堆掏出手机准备拍照的!

    “那个!不是!”一看人家估摸着把自己当做从精神病院或者其它类似组织逃出来的可疑人士了,季梧桐连忙起身摆手道:“那个,那个啥,其实我们三个是……是跳水爱好者来着!”

    说完他就后悔了,这事儿要是处理的不好,估计明天的‘哔~’博头条就变成了——‘震惊!三名跳水爱好者突袭朋金元桥前后的惊天轶事!’

    “闭嘴!”叶夕狠狠地给了他这一肘子,一把揽过季梧桐的肩膀,装模作样的一顿安抚,然后回头冲围观人群歉然道:“实在对不起大家,我表哥精神方面有点……那个,给大家添麻烦了,我和妹妹也是刚找到他,之前一没注意就让他给跑出来了!”

    白淼淼也立刻心领神会,跟周围的人不断鞠躬:“实在不好意思,我哥哥给大家添麻烦了!他不太愿意去医院……”

    那楚楚可怜的表情那悲伤婉转的语气那天真无邪的神态!捧个小金人完全不是问题!

    当然,她也没忘了偷偷用震字诀扰乱了一下周围手机的电磁感应,那些拍照的围观群众们估计注定要出一笔观演费了。

    说着两人就不顾季梧桐半真半假的挣扎,拼着命的把他拉走了!

    留下背后一片窃窃私语声……

    “唉,你说那孩子生的挺干净,怎么年轻轻的……”

    “现在这社会啊,估计是学习压力过大了吧,迟早我也……”

    “你小子再废话今天回家就多做两套真题!”

    “那两个小姑娘真可怜,摊上这么一个哥哥。”

    “人家说是表哥!可能俩人小时候青梅竹马,长大了其中一个家中却突生变故,刺激之下成了这副模样,表妹不离不弃,舍弃千万家业在身旁照料有加……”

    “哥们儿,抱歉打断一下,这是我名片,您有兴趣来媒体工作吗?”

    “幸会幸会……”

    ……

    “你们听听!你们听听!”绕到附近放好遮蔽术式的三人这会儿已经转了回来,叶夕捂着嘴几乎直不起腰来,季梧桐这会儿正掐着白淼淼的耳朵不断地数落着:“你知不知道自己下去多久啊!两个小时啊!我俩真以为你这丫头要凉了!虽然你本来就是凉的,但是也不带这么没责任感的吧”

    “咳咳。”叶夕一脸严肃:“少说两句,淼淼都受伤了。”

    “没说你是吧!”季梧桐立刻炸毛:“你是看我有多不顺眼啊!怎么着就你表哥了?!怎么着我神经就出问题了?!我要真是你表哥你长这么大不知道都胖几圈了我跟你讲!!!”

    白淼淼站在两人身旁不住的摇着头,心中却是想起了那个比自己早生了几百年,素未谋面过的女孩……

    活着的感觉,真好。

    第七十七章: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