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闻边缘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七十九章:熟悉的公厕

第七十九章:熟悉的公厕

第二天季梧桐起的还算早,简单做了些早餐,然后把沉浸在睡梦中的白淼淼拽起来刷牙洗脸,吃了些东西后就带着她一起出门了。

之前那颗貌似挺有来头的狗牙被季梧桐找了个小布包装了起来,放在口袋里,这段时间比较忙,不过也通过邮件跟双胞胎莱斯兄弟联系过几回,今天就是约定好的日子了,虽然白淼淼表示没有兴趣与叶夕想要一起凑热闹这两件事比较出乎他的意料。

“喂喂喂,起床了起床了!”季梧桐手里拎着刚从街对面买的汤,用力地拍着叶夕的房门,使劲嚷嚷道。

要说今天之前他肯定是不敢这样的,在逆风三楼住着的几乎都是b市中不得了的人物,不过现在这一层除了面前叶夕的居所之外,其它房间都已经一个人也没有了,至于原因,自然是去支援省那边的特殊情况去了。

所以季梧桐也就没有之前那么多的顾忌,何况叫醒叶夕的时候突然一些,也能有效的避免她慢条斯理的起床后故意以某种比较暴力的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

大概过了三十秒后,穿着鹅黄色棉绒睡衣带着卡通睡帽的少女揉着眼睛打开了房门,睡眼惺忪嘟囔道:“唔,明明是周末啊,为什么周末还要这么早起啊……肚子好饿……”

“吃东西,然后准备出发。”季梧桐将排骨汤和一袋小笼包塞到她的手里,看着面前嘟着嘴不断揉着眼睛的叶夕,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地偏离开视线。

淡淡的香气在季梧桐鼻尖旁回荡着,叶夕那不算太长的柔顺黑发随意披散在她那有些单薄的肩膀上,从来不施粉黛的脸庞透着一股子娇憨与清纯,睡衣很宽松,穿在女孩瘦瘦的身体上有些松垮,抬手在脸上蹭来蹭去的样子就像一只正在给自己洗脸的喵星人。

并不惊艳,却给季梧桐一种很治愈的感觉。

【总觉得,这个家伙现在好耀眼啊……

偷偷地瞄了眼抱着热汤与包子兴高采烈冲进房间的叶夕,季梧桐不由自主的想着,随即又觉得自己特蠢,那家伙要么呆呆糯糯的,虽然跟自己差不多大反而跟个小孩似的,要么就是暴力恐怖思维敏捷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不说,每次看自己的时候都好像被欠了三百块钱似的,时不时的还会调戏自己一下……

这样的人完全不应该被耀眼来形容吧,刺眼还差不多!

“进来呆会儿?”叶夕忽然从门框伸出脑袋来,含含糊糊的问道,嘴里叼着半个包子,手里端着汤。

季梧桐耸了耸肩,反正这儿撑死了也就算是宿舍,又不是什么闺房,呆会儿就呆会儿呗,也就跟着走了进去。

“唔,好次……阔别已久的早饭啊……”叶夕在桌前坐下,吸溜一口汤,忽然转向季梧桐问道:“你怎么从刚才开始就不正眼看我?脸上有东西?”

嗯,的确如此,虽然在心中吐槽了一番有关于耀眼和刺眼的问题,但是季梧桐今天的确还没有光明正大的看过人家。

“你脸上要是有朵花,说不定我就盯着看了。”季梧桐靠在床边哼了一声,冲叶夕道:“我这叫绅士,何况你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要长相……呃……也就那么回事儿,我没事儿天天盯着你看干嘛?”

少女十分受伤的垂下头:“果然女孩子早上刚起床的时候和临睡觉前都是最没有魅力的么……”

“少来。”季梧桐撇嘴道:“人家那是说化妆前和卸妆后的时候,你天天素着个脸,跟这有啥关系。”

叶夕闻言沉思了一下,随后犹犹豫豫的说道:“要么……我也学习一下?化妆什么的?”

季梧桐连忙摇头:“算了算了,你这样已经挺好看了,刚才我就是被你的美貌所震惊到难以直视所以才偏移开视线的!你赶紧麻溜吃饭,然后准备出门了。”

“我可以把刚才你说的那些认为是傲娇之下用于掩饰态度而掩耳盗铃的心里话吗?”

“哈?你……”季梧桐定睛一看,果然不出所料,叶夕已经开始喂怀里的白狼式神肉包子了。

“那换个方式问。”叶夕随手摘下了头顶那可爱到爆的睡帽,把剩下的包子全都塞到白牙嘴里,轻轻拨弄了一下肩膀上的头发,回眸似笑非笑的问道:“是因为觉得化妆对皮肤不好?还是说,怕我太好看的话被别人关注太多呢?”

季梧桐抱着膀子扭过脸去,一脸不爽:“听不懂你说什么,虽然对你的颜值能够提高多少并不抱有期望,不过要是你能少被人注意些或许是好事,我真怕什么时候跟你一起走街上遇到不长眼的人然后溅一身血。”

“哦?”叶夕眨了眨眼,缓缓走近对方,之前的清纯娇憨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整个人都变得十分富有进攻性,与其此时清冷的气质混合在一起,让季梧桐觉得压迫感十足。

“我跟你讲再这样我就自己一个人过去了啊!”男生外强中干的威胁道。

“看来两者都有。”叶夕无视季梧桐的话,走到他面前轻声笑着:“不过听起来似乎还是后者的比例大一些呢~”

季梧桐一咬牙一跺脚,头也不回地夺门而出:“吃完了赶紧换衣服走了!”

叶夕看着自己的房门从外面呯地一声合上,半响后忽然咯咯笑了起来,她慢慢褪去了睡衣,用象征力在面前凝聚成一面波光粼粼的镜子,看着里面只穿着贴身内衣,肤若玉脂笑颜如花的亭亭少女,低声自语道:“敢说我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忘了上次鼻子流血的是谁了吧……哼……太大有什么好的!”

季梧桐在门外等了半晌才见叶夕推门出来,她雪白色的绒外套下是一件纯黑色的毛衣,下身则是有些帅气的小皮裤配长靴,似是精心挑选了一番的样子。

“走吧。”季梧桐呆了一下,随即连忙说道,率先转身下楼了。

叶夕吐了吐舌头,她现在已经收起了小白,毕竟就算是宠物狗也是不好带上车的,要是大白天还跑过去的话,不好隐蔽不说,季梧桐肯定又得抱怨一路。

两人就这样搭车到了中心区的金树街,那个设计简约典雅的公共厕所。

“b市这边交易所的入口好有个性呀。”叶夕和季梧桐一起走了进去,感觉有些怪怪的,不由得感叹道。

两人同时在面前洗手池上的镜面伸手一划,回头望去,各种形形色色的人或异类映入眼帘,已是出现在了另一个位面之中。

“你那边的交易所入口都是什么地方啊?”季梧桐边走边好奇的问道。

“钟表店游乐场鬼屋网吧隔间什么的~”叶夕笑道:“这里的人比我们那儿多好多啊,不愧是b市。”

季梧桐瞪着死鱼眼环顾了一圈:“是呗,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就直接被惊到了,现在这算是第二次来,还是挺惊悚的。”

这会儿正好一个浑身屎色的类人形生物从他面前走过,回头瞪了他一眼,这一眼特别有味道,让季梧桐差点没吐出来。

“如果所有的异类平时都能跟在这里似的那么温和就好了。”叶夕一脸向往的说道:“干嘛非得打打杀杀的呢。”

“得了吧,我觉得你跟打打杀杀这四个字儿挺配的。”季梧桐回道:“当然现在不算,现在如果要形容的话,傻乐天倒是蛮合适。”

“信不信我放小白咬你哦!”

“那我倒不怕,我主要怕你放小白之后,自己扑上来咬我……”

“嗷呜!!!”

“疼疼疼!你怎么跟淼淼那丫头似的!”

两人就这么一边聊着天一边走着,很快就溜达到了位于交易所一到三区的‘稀奇古怪’,也就是莱斯兄弟开的店。

“嘿!伙计!”少了一只耳朵的乔远远地就看见了季梧桐,开门走出来卖力的挥着手:“快点快点,我们已经等不及了!”

季梧桐连忙加快脚步走了过去,笑道:“不好意思,这段时间事情稍微有点多,否则的话早就过来了。”

“没事没事,正好我和费里手头还有点东西没弄完,刚刚好。”乔笑道,随即看到了正站在季梧桐身侧笑容腼腆的叶夕:“这位美女是?”

季梧桐做了个鬼脸:“控灵者,算是我的引导者,这次正好有空,就跟我一起过来看看,她对你们店里的东西都蛮感兴趣的。”

“你好。”叶夕点头道,反正是既然季梧桐觉得他们人不错,她也就毫不在意的直言不讳报了名字:“我叫叶夕,听梧桐说你们人很好。”

“乔,别挡在门口,快点让人家进来。”费里把脑袋从店里探出,他似乎遇到了一些麻烦,整张脸灰锵锵的,一头红发上不少烧焦的痕迹:“你们好,进来吧,已经安全了!”

乔狐疑地看着自己的双胞胎,问道:“你确定吗?费里?我真的不想在感受一次了,爆炸辣椒跳跳糖的研发我们可以暂缓一下。”

看到费里点了点头,乔才放心的伸手请季梧桐和叶夕进去:“来吧,之前出了个小小的意外,我想是我们搞错了配方的比例,试作品只是刚拆开了包装,还没等放进嘴里就已经爆炸了,而且威力是预想中的十六倍。”

“哦,是的~”看到三人进屋,坐在店内椅子上的费里轻快地接口道:“也许我们应该庆幸,嗯,还没有来得及把它们放进嘴里。”

季梧桐本来以为自己应该已经对这两个双胞胎的奇思妙想有一定免疫力了,结果看着费里那仿佛刚刚被一个集团军轰炸了两个月的模样,值得暗自震惊他们的生命力实在顽强。

而叶夕早就被店里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以及上面介绍用的标签迷住了,这个好奇心十分强烈的小姑娘从进门开始就在不断低呼:“哇哦!要是有这个的话老爸就不会一直在厕所里看书不出来了!如果有这个的话小时候就能装病避开老爸的课程了!如果有那个的话,我就可以拿去给老爸吃让他没空教育我了!这个好厉害,用它叫老爸起床的话,他以后肯定不会再想睡回笼觉了!!!”

听着少女的不断感叹,季梧桐不由得同情起那个素未谋面的伯父来,您这闺女确定是亲生的吗?

亲生女儿有一边看着爆炸马桶圈逃课糖恶作剧笔记回旋惊奇保龄球和会袭击要害的狂野闹钟一边想着自己老爸的吗?

不过莱斯兄弟倒是不介意,费里甚至十分欣赏的点着头,同时不断提出建议:“我想如果是老爸的话,叶姑娘你也许可是试试这个——脱发牙膏,令尊会发现他在刷牙照镜子的时候发际线正在飞快后退,一定会很有趣的。”

季梧桐叹了口气,拿出了狗牙:“这是答应你们的东西,希望能帮到忙。”

乔一把拿过,随手掏出了一个放大镜仔细的观察着,不断地感叹:“完美!这种不低但是也没有太强的驱邪力量,还有原材料比较容易打磨的特质,一定可以测试出黄金比例的!”

费里也凑了过来,看了两眼之后兴奋地拍了拍季梧桐的肩膀:“多谢啦伙计!我们说到做到,以后你来我们这里买东西一律五折,不管带多少人来都一样,而且叶姑娘刚才看上的那些‘对老爸用宝具’每样都会我们都送一个给她!”

“喂!什么叫‘对老爸用宝具’啊!走错片场了吧你们!老爸招你们惹你们了?那家伙的老爸不要面子的啊!”季梧桐终于按捺不住吐槽道。

叶夕却是嘻嘻一笑:“没关系啦,这种程度的恶作剧老爸不会生气的。”

费里和乔同时滑稽地鞠躬致意。

“另外,我们还有几个礼物给你。”费里对季梧桐说道。

乔拉开了身后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小玻璃瓶,里面装着两颗闪闪发光晶莹剔透的七彩糖果。

“这是啥?”季梧桐警惕的问道:“在你们店里看到的糖我总是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紧张感。”

费里摇了摇手指:“这可是压箱底的好东西!非卖品!是我和乔在一次不怎么成功的实验中获得的意外产物——假死糖!”

第七十九章:终